刚刚更新: 〔执着随风再不爱你〕〔不败战神杨辰〕〔苏家小姐是个傻子〕〔赵旭〕〔天医归来秦羽夏晓〕〔至尊神婿〕〔都市古仙医叶不凡〕〔近身狂婿〕〔代号修罗〕〔圣虚最新章节〕〔反派大佬的农家媳〕〔人到中年〕〔海贼之炎帝降临〕〔万界陨灭〕〔诸天之开局被识破〕〔穿成七零极品假千〕〔砸进纷乱中〕〔环球封神〕〔重生农门小当家〕〔神器大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两百零七章 再一次获得能力砝码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脉能力再一次发生了异变,有着一些什么东西,正在生成。

    “砝码?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生成?”奈瑟皱起了眉头。

    不过相对于上一次近乎于瞬间生成,这一次的砝码生成显得十分缓慢,奈瑟估计起码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上一次生成砝码是在他逃出罗亚城之后,而这一次却是在击败了利刃组之后。

    难道自己获得砝码的方式,是完成一件事么?

    “但是这个完成一件事的范围可是十分大,我早上成功起床,也是完成一件事,我吃掉午餐也是完成了一件事,显然砝码的出现,不单单是完成一件事这么简单。”

    “或许要等我的血脉能力更进一步,我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料。”

    血脉术士这个职业的关键便在于探索血脉之中的力量,能够从血脉之中迅速的完成了原始的积累,站在先祖的肩膀上,以血脉能力,快速的凝聚仪轨。

    奈瑟血脉能力虽然用的不少,但是探索血脉却进行的不多,唯一一次收获,还是从自己父亲那里获得高级祝福术。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奈瑟的能力,主要是由自身的过往组成,正是因为他曾经有过穿越的过往,因此权重能力才发展出穿越的效果。

    先祖在这过程之中,更多的只是提供力量。

    奈瑟前段时间,有着安东尼和金这两位老师直接一对一教导,每天都有着大量的知识摆在他的面前,他又何必舍近求远,自己去血脉中苦苦挖掘不确定是什么能力的血脉知识呢。

    不过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自己或许也需要重视一下血脉的记忆了。

    随着奈瑟从高楼之中走出,整座城堡都发起了欢呼。

    罗尼家族这些年受到的气不小,其他贵族或明或暗的压迫,已经让不少罗尼家家臣心态渐渐不对了。

    这个时候一场胜利,一个优秀的继承人,来宣告罗尼家逐渐摆脱泥潭,振奋人心的效果确实不错。

    看着这一幕,莫娜露出满意的微笑,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就由她去继承疯伯爵这个爵位,哪怕是自己陷入疯狂,罗尼家族,也能被奈瑟撑起来。

    却在这个时候,奈瑟转过身来看向她。

    莫娜仔细看着对方的面孔,这才惊觉对方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她大致也是这般年岁,便从梅纳家族出来,回到罗尼家族,开始支撑这个家族。

    想到这一定,莫娜吐了口气,站出来,开始一声声吩咐,将现场所有事情全部处理好。

    奈瑟虽然证明了他的本事,但是莫娜绝对不要再让奈瑟去和曾经的她一般,年纪轻轻便要去撑起一个家族。

    “奈瑟,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莫娜认真的说道。

    奈瑟点了点头,拖着利刃便回去休息了,他也没有逞强一定要自己去处理一切,他毕竟才刚来不久,对于城堡以及罗尼家族还不熟悉。

    匆匆的处理了一下利刃,奈瑟吩咐人带下去关押看管,便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阿尔法,你该减肥了!”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抱怨,奈瑟从床上醒了过来。

    只见阿尔法正蹲在奈瑟的胸口,圆润的肥肉赘下来,将它的脚给遮了起来。

    一双墨绿色的眼睛,正盯着奈瑟,满脸的无辜。

    挪了挪身子,将一只黄色的胖鸟露了出来。

    看到奈瑟坐起了身子,它连忙挥舞着翅膀,艰难的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奈瑟的脑袋上,挪了挪身体,快速安窝。

    伸手按在旁边的衣服上,正想发动丝线术法,将衣服穿戴在身上。

    奈瑟却停了下来。

    他站起身来,将衣服带在镜子面前,不再动用术法,一件一件慢悠悠的穿戴好。

    感觉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发生了变化。

    摇响铃铛,立马便有侍者进门,为奈瑟安排好了早起的一切事宜。

    洗漱,早餐,床铺整理。

    坐在餐桌前,奈瑟甚至有兴趣喝了一点酒。

    直到这一刻,奈瑟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从脱离罗亚转生精灵世界之后,奈瑟的精神力便一直处于绷紧的状态。

    进入奥德,塔尔的效忠,接着便卷入罗尼家的各种事情,被法尔家邀请去参加宴会,骑士修行的突破,阿尔瓦的诅咒,接连的刺杀,算计,谋划军械,制作术法道具,术师修行的突破,面对利刃组的袭击。

    等等等等。

    在处理完大部分事情之后,奈瑟总算略微放松了下来。

    “不错不错,再给我来一份。”西瑟夫端着碟子坐在了奈瑟的旁边,对着身后的侍女说道。

    然后转过头看向奈瑟。

    “看样子你放松的不错,但还是太紧绷了,要不要去红街放松一下,我知道一个地方,只要三塔金,保证你浑身都松下……”

    “咳咳咳!”咳嗽声打断了西瑟夫的言论,蕾嘉娜连忙来到奈瑟的旁边,看了眼西瑟夫之后,悄然在奈瑟耳边进行汇报。

    “我已经在利刃的身上植入了死气,只需要引动,死气会在瞬间破坏他的生命循环。”

    “另外昨天战斗之后的缴获,也进行分类识别,其中包括那三把用过的强光匕首。”

    “知道了,你也早点去休息一下。”奈瑟点了点头,他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蕾嘉娜又何尝不是如此。

    随着蕾嘉娜退下,奈瑟才看向了西瑟夫。

    “西瑟夫先生你还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我正好需要一些事情想要请教你。”

    “并不是教学,你也不是我老师,只是我自费来进行请教,一堂课一塔金,想想,只要三堂课,你就能去红街浑身放松……”

    西瑟夫神情一怔,随后还是搓着手说道:“先说好,先给钱!”

    奈瑟点了点头,接下来,奈瑟上午从西瑟夫这里进一步学习血脉术士的知识,下午去看完了疯伯爵,研究怎么解决疯伯爵的问题,然后还去参观了罗尼家后院的马场,学习了马术。

    晚餐之后,和莫娜商谈罗尼家族的各种状况,以及接下来的各种计划。

    不过军械的事情,奈瑟暂时没有和莫娜交谈,并不是不信任莫娜,而是不信任莫娜身边的一些人。

    可以预料的是,罗尼家绝对有其他人安插的间谍,这些间谍可能来自周边的贵族,可能来自奥德地区的支柱法尔家族,可能来自于血脉议会,也可能来自皇室。

    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将一些关乎重大的消息随意透漏,是对于周围人的不负责。

    结束完充实而又安详的一天,奈瑟再一次进入了水面,同时安心等待着萨巴的消息。

    他相信,随着利刃组失败的消息传播开来,萨巴对于基多的事情,必然会产生改变,至于会是往好还是往坏,那就只能看萨巴自己怎么想的了。

    只是他大概率还是会选择先接触基多。

    带着这些念头,奈瑟再一次闭上眼睛休息。

    不过这两天奈瑟是放松了,但是法隆·萨里·雷诺兹却放松不下来。

    看着自己过去最爱的女人,法隆脸色变得铁青,他颤抖的伸出手想要将对方揽入怀中,却在下一刻直接背过身子去,然后吐了出来。

    自从昨晚去橡果领发动能力,被奈瑟施加过诅咒之后,他便感觉到一些异样。

    原本以为诅咒已经被解除掉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回到家之后,本来打算招来情人放松一下,却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他的审美观似乎发生了变化,过去觉得美丽的东西,现在只要一看到,便会觉得恶心。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现在最为关键问题是。

    “谁来搭把手,去帮我这桶粪抬上车!”一个粗糙的女声响起。

    法隆的神情就是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