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地表最狂男人楚烈〕〔不败神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末世女小七的农家〕〔修罗剑神〕〔BOSS来袭:甜妻一〕〔大宋清欢〕〔我成了霸总亲闺女〕〔有空间种药忙〕〔木叶老魔头想当个〕〔退役战神杨辰秦惜〕〔九重华锦〕〔拼搏年代〕〔她有一间时空小屋〕〔超神春野樱〕〔成了明日末世的NP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三百零九章 利与弊与措施的机会
    贝塔极为聪慧的点了点头,对于它来说,奈瑟是一个极为危险,却又极为重要的存在。

    奈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让它完全没有察觉到,随后奈瑟展开的气息,却令它身体之中焦躁的气息为之一顿,变得平静了起来。

    这让贝塔在瞬间便确定了放弃抵抗,表示臣服。

    它哈着舌头,跟在奈瑟的身后来到了据点之中,隐约间感知到了些什么便抬起头向奈瑟低声吼叫了两声。

    他们这些被元素使残骸侵蚀的生命体,相互之间其实都有着一些模糊的感应,这也是它之前发狂似的想要逃离那些人的原因。

    它的本能在提醒着它,越是使用那些火焰能力,它就死的越快,吞噬掉其他的侵蚀者也是如此,那只会让它的燃烧速度加快。

    奈瑟早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术法·通晓动物,这个术法是源自于精灵世界的秘术,在被奈瑟进行修改后,变成了能在这个世界施展的术法。

    效果是能让人大致清楚动物的话语,并且能够让人察觉到动物行动的轨迹。

    “不用担心……”

    奈瑟还没说完,据点的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一个人红着双眼迅速锁定了大黑狗。

    这个人同样还保存着一些理智,只是他并没有什么特殊体质,而是他本身拥有维阶段的骑士修行,在生命结构被侵蚀异化之后,第一时间便打算以自身的精神意志去控制那些异化的结构。

    可惜维阶段的骑士对于生命之力的操控,远远无法解决生命结构异化的副作用,他也只能循着感应,饮鸩止渴般的去寻找更多的残骸,期望着之后能够寻找到转机。

    “贵族么?”那人第一时间观察奈瑟的手背,确定上面没有纹章之后,便放下心来。

    “我已经今非昔比了,获得了火焰神力的我……”

    只是这一次轮到他没有把话说完,便被无形之刃刺穿了脑袋,尸体很快就被人拖走。

    奥德城内依旧混乱着,不过好在圣者教会及时反应了过来,派出了不少的修士,到处镇压混乱,总算将骚乱渐渐镇压下来。

    但是一些动静还是不由得传递出来。

    萨里子爵拄着杖剑,开始分辨那一个才是夺回账本的机会。

    他看向自己的手背,在那里手背上的圆环纹章,已经有着一半黯淡下去,仿佛一个时钟,在不停的走动。

    圆满的奉献时刻,在发动之后是有着时间限制的,一旦到达时间,纹章就要继续积蓄错失的机会,等待下一次圆满。

    秘密庄园一战,他抓住了一次次机会,终于是将元素使击退,然而账本却并没有落在他的手上,而是被人带走了。

    但是混战一起来,元素使便已经用出了全力,萨里子爵开启能力后,虽然有着一次次机会到来,元素使也因为之前的敌意损失了最为强大的身体,但是到底还是给萨里子爵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加上暗中还有着莫里斯这个家伙捣乱,最终抢走账本的居然是那个恶爪魔。

    那家伙的能力十分的诡异,在几个拥有英雄阶的战力的人交战中,准确的抓住了机会,抢先拿到了账本。

    而萨里子爵想要抢回来的时候,却又遭遇了元素使的反击,没能把握住拿起账本的机会。

    在抢走账本之后,恶爪魔便快速脱身,随后气息彻底消失。

    这个时候人们才想起了恶爪魔最为出名的能力,便是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生命气息。

    骑士修行到了高阶段,对于身体的掌控能力已经到达了一定程度,操控生命之力调整自己的面容并不算困难。

    只不过这种改变面目的办法,对于普通人来说还算好用,但是对于高手来说,他们的感知都能准确的去察觉对方的生命气息,通过生命气息、精神气息来进行分别。

    生命气息并非一成不变,从初生之时圆满的生命气息,到年老时那死气沉沉的生命气息。

    只是那种改变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发生的。

    因此对于生命气息的操作,一般是将其进行潜藏,不让其他人察觉。

    而恶爪魔之所以能够以邪道的方式去凝练功绩,在闯出偌大名声后才被抓住,靠的就是这一手改变生命气息,让人很难抓到他。

    混战随着恶爪魔的逃离而结束,账本是最为重要的东西,当时在场的三方全部都去追寻恶爪魔的位置,然后沿着他的轨迹,不断发生各种争斗。

    “必须要在这段时间内找到恶爪魔。”萨里子爵看着手上的刻度,时间不够了,一旦能力的时间结束,他就会立马被打回原形,这种遍地是机会的感觉也会消失。

    这样想着的萨里子爵又察觉到一个机会降临。

    那个机会仿佛一闪而逝,并且正在越来越淡。

    “那个方向,似乎是罗尼家的秘密据点?”萨里子爵这样想着。

    各大家族其实都在收集各种有用的没用的信息,那片地区大致属于那个家族的,他们其实心中都有着一些数。

    加上之前利刃组的冲突,萨里家族其实是很想找罗尼家的麻烦,收集信息自然更加卖力,只是之后被法尔家摁了下去。

    “罗尼家有什么东西能够帮助我的么?”萨里子爵想到,现在的这些机会,都是他曾经错失的机会,借助这种因果关系,他能够借助能力分析出这个机会能够给自己带来些什么。

    比如他曾经错失过两次最大的机会便是当初几次上战场的机会,尤其是第二次,他将上战场的机会让给了另一个纹章继承人。

    现在想想,当时如果换做是他的话,是有不小几率凝聚功绩的。

    如果这一次的机会是由那几次错失机会换来的,那就能够推断出这个机会是带给他凝聚功绩机会的,甚至能够通过机会的大小,来大致判断出能让自己凝聚功绩的几率提高多少。

    “希望是关于账本的机会……”这样想着的萨里子爵细细去查探,但是探查的结果让他心中一惊。

    “大致能让我凝聚功绩的几率提高10%……”

    他现在如果不作出改变,凝聚功绩的几率大概是0,提高10%的几率,这已经是一种十分恐怖的提升了。

    之前追寻元素使的残骸,也只能大概提高5%左右。

    当然这种数据只是他凭借能力带来的感知,进行模糊的判断而来,不可能完全准确。

    只是略微思考之后,萨里子爵便打算放弃这个机会。

    机会是在那里,几率应该也错不了,但是机会到底只是机会,要看你自己能不能抓得住。

    并且这个机会之中是不会计算你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损失多少的,自己去罗尼家的据点,要舍弃多少利益,要为之付出什么代价,这些机会都不会明说。

    总之机会摆在那里了,你能不能把握是你的事,把握不了那就算了。

    萨里子爵不可能放着关乎家族利益的账本不去找,而是去找罗尼家讨论凝聚功绩的事。

    坐在据点之中的奈瑟有些奇怪的抬起头,刚才似乎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他的感知,冥冥之中告诉他会有客人来,但是很快那种感知又退去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这一次谋划其实并没有获得最大的利益。”奈瑟结合现在的形势情报,开始回顾自己的这一次争取的利用,开始反思总结。

    将某个参与军械走私的家族推出去给格文王子当靶子,然后浑水摸鱼,截取掉最后这一批军械。

    这个靶子,其实最好选择格拉家族,这样才对罗尼家族最有利,能够破除掉这三个家族对罗尼家的封锁。

    毕竟自己解决掉法隆的问题,萨里家明面上已经和罗尼家两清了,单纯解决掉萨里家对罗尼家没有什么好处。

    可惜的是格拉家隐藏的太好了,莫里斯也是一个老狐狸,奈瑟只能将萨里家当做靶子推给了格文王子。

    “如果能和萨里子爵合作,说不定还能反过来将格拉家族拉下水,可惜我和萨里家族没有什么合作基础。”

    分析着现在的局势,奈瑟摇了摇头,萨里家现在其实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止损,二是多拉几个垫背的。

    在萨里家已经明确要遭难的情况下,格拉家也被拉出来分担后果,对于萨里家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奈瑟很快放弃了这种想法,转而思考自己怎么样才能在这一次动乱中,为罗尼家吸取更多的好处。

    “不能让格文真正获得账本,他要是大获全胜,就不一定肯发动第四次北询之战了。”奈瑟想到,探寻每个人的利益点,就能够清晰的发现要怎样做才能获得对方的支持。

    格文要的是国王之位,发动战争成功固然能够让他距离王位更近,但是战争却不一定能够成功,这里面是有着风险的,在此之前格文距离王位越近,他同意发动战争的可能就越低。

    “那么能让账本落在圣者教会手中么?”奈瑟细细思考到,他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恶爪魔这些突然出现在秘密庄园的罪犯,应该是圣者教会的人手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万族之劫〕〔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