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爹地拜拜啦时〕〔重生女首富:娇养〕〔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三百一十章 各方势力的深层博弈
    圣者教会的主要成员是修士,虽然他们的修行出来之后相比起圣音教会的修士有着区别,但是还是能够让人很明显的看出他们使用的是圣力。

    力量并不会差,甚至更强,但问题就在于太过于‘显眼’了,做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要是被人看到就知道你是教会的。

    但是一个庞大的势力,不可能没有一些阴暗存在其中。

    因此教会要么打着做好事幌子做一些坏事,对其进行掩藏,要么便是想办法弄一批不用圣力的成员。

    这其中不少教会都为之发愁过,但是也都渐渐找到了自己的办法。

    有的教会暗中圈养了一批其他职业者,这是最为普遍的方法,让这些人帮教会干活,只是这种方法代价不小,其他职业的晋升也总是要各种资源的,并且他们也不一定甘心总是呆在暗地里。

    有的教会成立了特殊的组织,利用某种方式,将圣力的一些性质改变,最后弄出一种特殊的职业,以半脱离教会的姿态,去干黑活,有信仰支撑,他们要可靠许多,但是信仰有时候也会变质,这种干黑活的人一变质,总是容易弄出大问题。

    当然圣者教会的办法就更加简单粗暴了,他们找到一些罪犯,暗中将他们救了下来,并对他们进行了某种仪式,这让他们必须服从教会。

    并且这些罪犯是类似于消耗品,圣者教会的仪式,让他们无法反抗圣者教会的任何命令,每当教会相关人员,对他们下达圣令,他们就必须接受。

    只不过圣令和仪式相关,每个罪犯能承受的圣令是有极限的,一般能一到三个圣令,过多的话,会直接撑破对方的思维能力,令其变成白痴,所以最为优先的圣令自然是不能暴露和教会的关系。

    虽然承受的圣令有限,但是教会对于这些罪犯的掌控力度还是十分强,这些罪犯在接受仪式的改造后,就必须要靠着仪式维持,才能长久活下去,在外面时间越长,他们的生命力消耗就越快。

    只要这些人不想死,那就必须要完成教会给予的任务,然后回到教会之中,重新接受仪式对他们的身体的维护。

    当然被控制的罪犯也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可惜的是,他们的时间不过,处于仪式之中,他的思维和身体都是会受到限制,根本无法思考怎么解决仪式的问题。

    而等到从仪式中出来,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先不说圣令带来的问题,等他们研究出反制仪式的办法的时候,他们早就因为缺失仪式的维护而死去了。

    恶爪魔自然不想要一种处于教会的掌控之中,他绝对不甘心自己就这样一直被掌控到死。

    因此在抢到了账本之后,他并没有立马去和圣者教会的人会和。

    他能够接受的圣令只有两个,一个自然是不泄露自身和圣者教会的关系,另一个则是完成这一次的任务,最大限度的夺取账本。

    但是对于夺取账本之后的行为,已经没有足够的圣令来进行操控了。

    “利用账本来当做筹码,向有能力救治我的人寻求帮助。”恶爪魔如此想到。

    他并不是想要让人帮忙将身上的仪式解除,他无法叫人说出那些仪式的具体步骤,因为那些步骤和教会有着明显的关系,一旦说出,就违反了第一圣令。

    他想要做的是再一次开启凝聚功绩的机会,一旦凝聚功绩成功,借助突破返阶段时,功绩的反哺能够对他的身体进行一次本质上提升,这种提升极有可能让他突破仪式的限制。

    只是凝聚功绩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他来说。

    当年他已经完成了凝聚功绩的大多数步骤,生命力也开始活跃了起来,生命力就要和事迹完成联系的时候,他被人阻止了。

    那个人是圣者教会的修士,对方将他打了个半死,然后一把将他丢在了一边,看都不看他一眼便离开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得救了,却没有想到,很快就有着圣者教会的人出现,将他带了回去。

    在那一次凝聚过程中,他支出了大量的生命力,身体陷入了亏空,事迹过了几年,虽然还有不少人记得,但是已经没有人传唱了。

    “我需要让他们再一次想起对我的恐惧。”恶爪魔想到,他的目光不由得看向那边一个在路边玩耍的儿童,不由得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的上嘴唇。

    只是他将这种冲动快速压制了下去,他现在正在被三方追捕,无论是萨里子爵,还是格文王子的人,又或者是其他贵族都在暗中寻找着他。

    甚至连圣者教会,在一段时间看不到他回去,也会来找他。

    这种时候,任何多余的行为,都只会暴露自己的位置,改变生命气息的手段不是万能的,一旦被发现,他没有把握再一次逃跑。

    “还是需要先找到盟友再说。”恶爪魔摁耐住自己那破坏的欲望,生命气息再一次发生改变,向着另一处地方跑去。

    而在恶爪魔逃跑的这段时间之中,各种博弈也在不断的进行。

    格文王子一方面去解决城市内返阶段强者大战的问题,一方面不断的给几个贵族施压,同时暗中给予一些好处,打算攻破贵族的联盟。

    效果有,但是有限,贵族就算要卖队友,也要看到足够的利益才会卖,而现在的问题在于萨里家族已经注定被打死了,那为什么不一口咬定是萨里家族呢?

    卖其他的队友,还有可能引起其他队友的反扑,踩萨里家族,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了,因此对于格文王子的施压,他们会服软,但是想要他们交出更多的信息,那就算了。

    除了这种心思之外,还有着圣者教会也在一直进行各种影响,他们暗示那些贵族,账本在自己的手上,让那些贵族们顶住格文的压力,他们会负责之后的善后工作。

    等一切都完成之后,走私军械的生意还能够继续。

    对于贵族来说,他们不想承担利益的损失,如果还能够继续走私军械,那就更好了。

    相比起格文王子一定会封锁这条利益线,圣者教会要的虽然多,但起码还有着收益。

    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这个时候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暗骂,都怪那谁谁谁,具体提议撇开圣者教会单干。

    完全忘记了之前提议撇开圣者教会时,他们每一个人都选择了同意。

    各方势力不断的合纵连横,利益交换,各种手段不断用出,为的就是将更多的人拉拢到自己这一边,起码不能让对方倒向另一边。

    而在这种利益交锋之中,账本便成为了关键。

    这东西即是罪证,又是一份利益分配的保障,当然也有不少人想要寻找萨巴的踪迹,想要釜底抽薪,获得那批军械作为利益补充。

    可惜的是,萨巴仿佛死了一般,那些人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现在奈瑟已经获得了足够的优势,军械现在在他手上。

    “所以账本不能落在圣者教会的人手上。”奈瑟很快确定了这一点,圣者教会的人如果掌握账本,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压下这一次事件,将军械走私这条利益线隐下来。

    而这条利益线如果还在的话,那么奈瑟手中这批军械便会贬值,只有这是短时间内最后一批军械,这批货物的价值才能直线上升。

    并且少了收益的贵族,对于发动战争,才不会那么抵触。

    走私军械的一般是老牌贵族,他们有着各种产业保证利益,有着各种人脉关系,是既得利益者之一,一般情况下,发动战争是制造竞争者,因此老牌贵族是反对战争的。

    只有老牌贵族损失的足够多,战争才有机会继续。

    “所以得想办法,将账本毁掉。”奈瑟摸着下巴想到,那种混乱的情况,对于拿着军械的他,才是最有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万族之劫〕〔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