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出山〕〔夫人每天都打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当医生开了外挂〕〔太子妃她命中带煞〕〔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神级主夫〕〔傅爷怀里的假千金〕〔唐爷你脸不要了〕〔农女医妃富甲天下〕〔我只想被各位打死〕〔没有人比我更懂剧〕〔洪荒关系户〕〔错过高考,系统教〕〔穿成五个反派大佬〕〔第一兵王〕〔我和校草有个婚约〕〔纨绔天医〕〔农家丑妻〕〔龙门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三百一十七章 让
    奈瑟将一切都放下之后,开始安心修行。

    权重能力调配,加强自身的心神调控能力,一心二用,一部分精神去细细研究精神力运转模式,另一部精神则是开推动生命力来进行命状图的修行。

    他现在基本上属于两种职业一块修行,最近也在修行之余,想着怎么统合这两种修行方式,好让自己能够进一步解放自身的精力。

    “主要涉及精神和生命的交互机制,一旦将这方面研究明白,就能够开始研究,怎么在以修行精神修为的时候,直接调动命状图修行,而不是要现在一心二用,同时进行占用精力。”

    对于精神和生命的交互机制,奈瑟的略有研究,但是不够深入,目前唯一的建树便是魔力逆冲洗脑。

    想要让精神和生命的修行进行统一,还得有一段路需要走。

    结束了这两种修行之后,奈瑟略微总结收获后,便又再一次将精神意志沉入到生命力之中。

    生命之力不断的流动,顺着一些联系,奈瑟的精神意志再一次来到了自身的血脉之中。

    血脉术士这个职业靠的便是一次次沟通血脉,挖掘自身的血脉中潜力,沟通自身的先祖。

    奈瑟沉入血脉,感知着血脉中的信息,然后一点一点的摸索。

    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挖宝,或者是第一世那些抽卡游戏,你一次次努力,便能从血脉中收获一份份品质不同的信息资料。

    比如奈瑟第一次收获的是他父亲给予他的祝福术。

    往后的修行也获得了一些林林种种的收获,比如男女房中战斗术,男女野外战斗术,男女水中战斗术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星的战斗经验,比如某位先祖就曾经在血脉之中留下了如何战胜吸血鬼的经验。

    “冲上去,砍,砍完看死没死,没死继续砍。”

    这就是那位先祖的经验之谈,砍死粗暴的经验,其实也蕴含了不少的技巧,在血脉的画面之中,先祖的每一次砍动,其实都是剑技。

    有点类似于萨里子爵的临界剑术,都是生命力形成的生命力场来带动某种自然之力,从而取得超越凡俗的力量。

    那位先祖的‘砍’,会带动某种特殊的自然之力,让自身的砍动基本无法抵抗,同时还附带引动周围所有力量一同斩击的作用。

    总之只要被这位先祖冲到附近,让他砍出来第一剑,那么他面前的什么东西都会被斩断,后来细细翻阅那一段信息,奈瑟还从那位先祖的‘冲上去’这一行动中,学习到某种带有锁定意味的步法。

    当然这种满是干货的传承信息,血脉之中还是不多,多是一些男女天空战斗术之类的东西。

    这一次奈瑟也只是习惯性搜索,更多的目的是为了加强血脉的觉醒能力,权重这个能力奈瑟已经摸索出了很多的用处,其中最为主要的自然是穿越转生其他世界。

    转生砝码的来源一直有些不明不白,如果能够弄明白砝码的来源,利用转生世界的时间流差别,奈瑟能够极快的提升自身的能力,尽早站上这个世界的大舞台。

    没有英雄阶的战斗力,甚至没有真正踏足返阶段,在那些真正的强者眼中,那都是小打小闹。

    然而这一次,奈瑟渐渐察觉到了血脉中某种异动,显然血脉之中隐藏的某个先祖的精神意志,被奈瑟的探寻而激活了。

    奈瑟的内心没有什么波动,血脉中的异动并不算强烈,要么是这个先祖的意志过于久远,要么是传承的信息不算多。

    极有可能又是某种战斗术。

    只是这种想法一闪而逝,那种异动很快便快速的扩大,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强行进入到奈瑟的血脉之中。

    在略微接触之后,那个意志停止了进入,并且有着炙热的光闪动,渐渐汇聚在了一起。

    “让!”

    看着那跳动的光,奈瑟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奈瑟是半纯种,也就是父系一脉是异种,按理来说,血脉也只有父系一脉的。

    然而奈瑟的母系一脉也不简单,圣骑士家族,也是家族传承,也有着血脉流传,只是不是以罪的形势。

    奈瑟身上到底还是有着圣骑士家族的血,并且还有着某个仪式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神之泪仪式,其对奈瑟造成的影响,让圣骑士家族的血脉,没有因为异种的血脉而被彻底覆盖。

    也因此奈瑟这一次血脉术士的修行,激活了血脉中母系一脉的精神意志。

    而对于拥有超凡感知的让来说,这种触动,他不可能不知道。

    甚至循着这种触动,他甚至能够直接进入奈瑟的血脉之中,利用奈瑟的血脉来对付奈瑟,只不过他放弃了。

    并不是因为对于奈瑟这个外孙还有着任何的情感,也不是因为奈瑟对他进行了防备,而是因为奈瑟的血对于他来说,太过于肮脏。

    身为一名苦修士,让可是不会去接触罪的血脉。

    他只是通过这种联系,传递过来一部分力量,遥遥的和自己这个外孙见上一面而已。

    “看来你最近过得很不错。”让感知着奈瑟的状态,随后开口说道:“我现在倒是有点后悔,当时没有直接杀掉你了。”

    “那倒是多谢手下留情。”奈瑟收敛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身的愤怒爆发出来,他可以愤怒,但那要等到他战胜让,站在对方尸体上的时候,他那发泄出来的愤怒,才有着意义。

    “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些事情么?”奈瑟观察着让现在存在的形式,压下心中的杂念,一边询问,一边开始研究学习。

    不论自身和让有着怎么样的深仇大恨,对方的强大不会因为自己的仇恨而有任何的削减,向强者学习,这是通向强者之路的一条捷径。

    当然也只能是学习,而不能说模仿,奈瑟敢肯定,单就这一次见面,让就绝对给自己埋下了陷阱。

    对于自己这个外公,奈瑟很清楚他的性格,理性到近神,拥有着绝对正确的信念,绝对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动作。

    “艾登被我惩罚去了希图国处理海妖的后续,那个名为弗拉的小修士也会随我上大雪山,你猜还有谁与之同行?”

    虽然说是让奈瑟猜,但是让并没有丝毫的停顿,便直接说出了答案。

    “你在罗亚的那个妹妹,莉娜·博库。”

    “她有着不错的天赋,似乎还一直想要找到你这个哥哥,询问个明白。”

    奈瑟心中隐约有着预料,在听到让的话语之后,却并没有过多的震动。

    以绝对的理性,去追寻神所留下的正确,让·里格斯便是这样的人,他做出什么事情都不让奈瑟奇怪。

    “如果只是如此,那就给我离开吧!”奈瑟精神意志一震,掀起血脉的力量,将气势术法使用入微,直接将他的意志排挤了出去。

    连续检查了许多次,确定让没有留下什么手段之后,奈瑟才从血脉之中退出。

    轻轻摩挲着手上的黑烟宝石,奈瑟的气息变得凶厉了起来,几只黄色的小鸟飞了起来,躺在一边吐着舌头的贝塔僵硬着身体,忍受着体内的高温不敢动弹。

    等了一段时间之后,奈瑟的气息才慢慢平稳了下去。

    负面情绪能够带给人向前进步的动力,然而对于术师来说,负面情绪长久的憋在心中,会对自己的精神力运行模式不利,甚至会影响精神力的属性,适当的发泄有助于自身的精神力进步。

    调节过自身情绪后,奈瑟挥手让贝塔过来,揉了揉它的脑袋,奈瑟开始正常的思考。

    将之前情绪发泄期间设想的计划大部分推翻。

    人需要有着强大的自我管理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够一步步的走向成功,不至于被各种情绪影响,陷入负面情绪的恶性循环。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界的最终冲突终于开始爆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