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最强弃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末日乐园〕〔诸天万界监狱长〕〔都市逍遥医神〕〔苏厨〕〔穿成短命女配之后〕〔爆笑穿越:皇后娘〕〔末世胖妹逆袭记〕〔我要做一条咸鱼〕〔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陆太太复婚吧〕〔从斗罗开始当太子〕〔女皇我本就是大佬〕〔盖世群英〕〔锦绣良缘之田园俏〕〔斗罗之魔君〕〔弑神赤龙〕〔反派就很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三百二十六章 冲突
    阿扎·盖恩斯。

    这个人是圣者教会内部公认的天才,对于各种神术的理解几乎是一看就会,并且立马能够举一反三,而且到了最后,其对于圣力的运用已经不局限于神术了。

    他们之前也都十分崇拜这个天才,认为他能够完成常人不能完成的事。

    只是令他感觉复杂的是,这个天才是被他们荆棘一脉的人发觉的,也是他们开始培养的。

    之前在他的帮助下,他们荆棘一脉的力量不断增长,本以为他会成为他们的领袖,然后带领他们,成为圣者教会的主导者。

    然而在前一段时间,他就离开了荆棘一脉,直接投靠了流河一脉,然后开始反过来遏制荆棘一脉的一些事。

    圣者教会内部主要分为三脉,分别是对应着圣地流河之路的流河一脉,以及荆棘之袍的荆棘一脉,还有其他一脉。

    毕竟流河之路和荆棘之袍,还有圣者之冠以及人子之血是圣者教会的圣物,人神便是靠着这四个事物,成为了人神,而其中圣者之冠人神就没有传下来,人子之血到底是什么,也没有人清楚。

    因此依靠着一个圣物一个圣地,圣者教会内部就分为了两个主要流派,其他寻找圣者之冠和人子之血的修士则成为了另外一脉,被认为是追寻一脉。

    除此之外还有着一些隐秘部门并没有明确的分为那个流派。

    比如人神离开之前曾向他的门徒细说十五句话语,根据这十五句话语,他的门徒组成了隐秘部门,那个部门一直留存至今,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影响也巨大。

    荆棘一脉和流河一脉在早期还没有分的那么明显,但是随着荆棘之袍和流河之路的功效不同,两派也分的越来越明显。

    迪之子追寻着流河所在,经历苦难1,他将苦难抽取出来,化作了荆棘。

    又用手将荆棘编织成袍子,穿戴在身。

    刺扎入身体之中,属于凡俗的鲜血,从身体流干。

    鲜血落在地上,流淌向远方,变得肮脏。

    ——《神言·人子记事》

    圣者教会认为,人是肮脏的,这一点从其他神言中也能够找到相应的记载。

    羊被牧羊人得以净化,是将其放在水中,而人是由牧羊人三滴血化作的,第一滴滴在了刀上,第二滴滴在了狼骨上,第三滴是掉在了地上。

    水是纯净的,而大地布满灰尘是肮脏的,血液落在地上便是一个变肮脏的过程,而人是由牧羊人三子繁衍的伊和迪作为始祖。

    换句话说从源头上来说,人就不纯净,体内的肮脏需要通过苦难,来得以净化。

    他们承认自身的肮脏,正视这种肮脏,不会因为自身的罪恶而有负罪感,也不会因为他人的罪恶而贬低罪犯,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收留那些罪犯的原因。

    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罪人,谁也不比谁高一等,他们都需要苦难荆棘的救赎。

    只是他们是有着救赎之心,而那些罪犯没有,所以那些罪犯才需要圣令仪式的束缚。

    如果他们能够参悟救赎之心,甚至能够直接加入到圣者教会之中。

    这是现在圣者教会荆棘一脉的主要思想,也是和流河派冲突最大的地方。

    当然这种冲突还只是内部利益的争夺,远远没有达到要分裂的地步。

    阿扎不认同人都是一样这种理论,他鄙视那些罪犯,认为就算所有人都留着肮脏之血,那些一辈子什么错事都没做过的人,也远比那些罪犯高尚。

    他在之前先现在的荆棘之主提议取消圣令仪式,遭受到拒绝后,便直接投靠了流河一脉,然后在这一次圣者教会派遣罪犯的时候,直接卡住圣者教会的其他支援,形成了一种博弈。

    目前看来,在这这一次斗争博弈中,是他们输了。

    只是这些修士复杂的眼神,仿佛和阿扎没有半点关系,他此刻正打量着奈瑟,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如果说夏亚等人是凭借丰富的经验,来判断出奈瑟那充斥着野心的本质,那么阿扎便是以某种超越常人的直觉,来直接判定奈瑟是罪人。

    “你是谁?”阿扎开口质问道,然后缓缓转过了身,捏了捏拳头,身上的圣力开始凝聚。

    如果刚才不是他出手抢先一步杀死恶爪魔,现在恶爪魔应该已经被奈瑟抓住了。

    奈瑟那一刀以拦截为主,之后那隐而将至的一刀虽然带着杀意,但是却是以切断恶爪魔生命结构为主,能够断绝恶爪魔的生机,却不会将恶爪魔的身体破坏的太彻底。

    从那样一具尸体上,能够获得太多的东西。

    就算不提他那种直觉感知到奈瑟的邪恶,单单就奈瑟的行为,也让他不喜。

    “这么急着杀人灭口么?”奈瑟收起刀,对于阿扎表现出来的敌意和实力,完全不惧,直接开口指责。

    如果是之前是为了留一丝余地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为了将冲突对立起来,否则血脉议会反而难以支持自己。

    进退之间需要的是度,之前压的太过,所以要给一点余地,而现在对方的高手到来,就不能退的太多,要不然就是示弱了。

    阿扎的气势变得更冷,不管如何,圣者教会都是将他养大的地方,是他的家,因此哪怕圣者教会有些事情他看不惯,那也是他自身内部进行整改,轮不到外人来质疑做文章。

    “这不需要你知道,你既然不交身份,那我就将你当做是不明身份的危险人物对待了。”阿扎向着这边靠近,下一刻白光一闪,他便已经来到了奈瑟的面前。

    圣力之中蕴含着他坚定不移的信仰,那精神意志已经全部顺着圣力全部倾泻了出来。

    意志不坚定的人,遇见这种攻击,只会感觉精神意志受到影响,再也逃不出这种拳头的笼罩,因为内心已经先一步被拳头打中了。

    恶爪魔已经凝聚了功绩,虽然因为被反噬重伤,但是本质已经开始提升,他和阿扎的差距还远远不至于毫无抵抗之力被杀。

    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拉胯,在于他之前已经输给阿扎一次,在见到阿扎的时候,内心的阴影被触动,让阿扎的拳头变得无可抵挡。

    一拳接不下来,那就没有人能够接下来他的第二拳。

    这种次数攻击的方式,加上对方修士的身份,令奈瑟原本还有些平静的内心,波动了一下。

    阿扎内心一片坚定,察觉到对方内心的波动,挥舞出的拳头越发的沉重。

    他已经赢了,但是面对他的拳头精神不够坚定的话,只会败亡在其上。

    只是下一刻,另一股意志涌现,他的拳头正中奈瑟的掌心,被他单手握住。

    虎口崩裂,鲜血飞溅落在奈瑟的脸上,他右手手臂肌肉暴起,衣袖之下一些毛发悄然长出。

    奈瑟的手指也死死的扣住阿扎的拳头,一点一点摁下去,血肉塌陷,疼痛令阿扎皱起眉头,再一次打量起奈瑟,似乎察觉到什么,向着奈瑟的右臂看去。

    然而这个时候奈瑟的右臂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一丝丝黑烟缠绕着奈瑟的身体,那一闪而逝的气息被掩盖,令阿扎也察觉不出什么问题。

    金曾经说过,他的黑烟很擅长隐藏。

    所以他的意志或许会波动,但是绝对不会服输。

    奈瑟松开阿扎的拳头,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将有些变位的骨头掰正,伤口渐渐恢复如此。

    天空之中星灵飞来,一道道力场扭动,将周围的环境改变。

    术法书漂浮起来,在奈瑟身边翻开,一点金色闪电从其中溢出。

    身边的气势在多种要素加持下,微微转动,一点一点开始积蓄,如同黑云一般,向着阿扎压过去。

    阿扎收敛自己的心神,甩动自己的拳头,身上圣力的光辉沉下,然而却并不是打算放手,而是力量凝聚起来,准备势大的一记。

    “两位暂且停手吧。”也就在这个时候劝架的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玩家凶猛〕〔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