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卖猪肉的 187 不怼不舒服斯基
    果不其然,跟王泉猜想的一样。

    一开始上菜,王泉这一桌立马变成了吸引眼球的地方,有种整个店里最闪亮的仔的感觉。

    两个人,点了这么多?

    在周围人惊奇的目光中,张舒面不改色心不跳,豪气十足的把一大盘子牛肉卷倒入红油翻腾的锅内,之后随意的扫视一圈,看到别的桌子上的菜品后,眉头微蹙,又是问道:“他们这里还有串串?”

    王泉扛不住了,一只手挡着侧脸声劝道:“咱先把这些吃完,吃完再好不好?”

    张舒瞪了他一眼,目光最终停留在他那只挡着侧脸的手上,冷哼道:“你觉得我很丢人吗?”

    有研究表明,人在危急时刻,很有可能爆发出超出常人的力量和速度。

    求生欲爆棚的王泉,展现了臂起落的极限速度。

    惊奇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正常。

    “你把我骗到山城准备干啥?”

    吃饭的时候张舒问了一句,王泉利用美食把自己骗来,肯定有其他目的。

    脆生生的鸭肠真的很好吃,咽下嘴里的食物,王泉贱兮兮的道:“就是为了陪你玩玩呀。”

    “人话。”

    “额,过来看看市场,准备把那些冻品猪脑卖了。”

    完,王泉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脆美的鸭肠也不吃了,盯着张舒看了好半天,疑惑问道:“你最近变了。”

    张舒刚刚从锅里夹起一片毛肚,听到这句话,直接把毛肚放下,又是上下打量自己一番,心里暗暗嘀咕,没胖呀,前几天刚刚称过的。

    疑惑看着王泉问道:“哪里变了?”

    王泉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出来,关系着自己以后的家庭地位,能争取肯定不能怂。

    “你刚才跟我话的口气,让我想到了你家那两位,咱妈平时怼咱爸就是这种感觉。”

    不是嫌我胖了?

    张舒松口气,重新夹起毛肚,沾上干料,“正经一点不好吗?你非要贱兮兮的模样。”

    王泉想都没想,顺嘴秃噜出来一句。

    “你爸也是贱……”

    最后的话没出来,张舒的眼神带着刀子。

    过了好大一会儿,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我要是生意失败了,你还会陪在我身边吗?”

    完之后,就变得忐忑起来。

    放下筷子,张舒凝视着王泉,郑重问道:“咱俩认识的时候,你很有钱吗?”

    你很有钱吗?

    这几个字宛如一盆冰水,一下子将王泉浇腥,让他瞬间认清自己,想要些什么,讪笑一声,不再话。

    且不认识的时候如何,订婚之后,张舒前前后后从娘家掏出来多少钱,全都给了自己,就凭这一点,王泉就没有反驳的底气。

    同时,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服务员。”

    被怼了,心情反而舒爽,看着继续埋头奋战的张舒,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冲着不远处的姑娘招了招手,等她过来之后,王泉道:“牛宝,你们这里有吗?”

    张舒莫名其妙的看了王泉一眼,同时心里疑惑,牛宝是啥玩意儿?

    姑娘脸色微微一红,不着痕迹的看了张舒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给我来一颗。”

    来一颗?

    姑娘只觉得脸蛋发烫,眼神变得更加不自然了,微微低头,声道:“先生,我们这里的牛宝都是一片一片的卖。”

    这时候,张舒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儿了。

    看看人家姑娘那副羞涩样子,使劲儿脑补一通之后,终于猜到了,顿时恶狠狠的瞪了王泉一眼。

    王泉毫不在乎,冲着姑娘道:“那就先给我来五片。”

    姑娘红着脸逃跑了。

    ……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嘉木丝机场,外面温度4摄氏度……”

    清脆的播报音出现,郝金磊听到4摄氏度这几个字,嘴角露出得意的笑,还好自己聪明,提前查看了天气预报,特意准备了外套。

    起身从行李架中拿出随身携带的背包,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外套,郝金磊自信从容的走下飞机。

    刚刚走出舱门,郝金磊脸上的笑意就不见了。

    猎猎风声,裹挟着寒意扑面而来。

    一丝不苟的发行瞬间凌乱,郝金磊傻眼了,这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在自己过往经历中,南方也有过零下的气温,只是南方的寒冷跟北方不同。早已习惯了南方无声无息的冬天,突然遇到这种粗狂奔放的寒冷,郝金磊懵逼了。

    不上寒风刺骨,也不上凛冽如刀,就是特么的冷,有种被寒风吹透身体的感觉,从里到外,心里哇凉哇凉的。

    哆哆嗦嗦的跟着人们来到提取行礼的地方,看着别人从行李箱中拿出毛衣,郝金磊更是懊恼。

    好容易出来了,扫视一圈,看到接机人手里举着的牌子,郝金磊如同失散多年的归家浪子一般,急匆匆的跑过去。

    上了车,郝金磊才找到安全的感觉。

    “郝经理第一次来东北吧?”

    接机的人叫石金泉,一家商贸公司的老板,注意到郝金磊心有余悸的表情,笑呵呵是着。

    郝金磊很是尴尬,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忍不住自嘲笑着,“明明温度不是很低,怎么能这么冷呢?”

    石金泉坏笑一声,又是看了郝金磊一眼,道:“咱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买衣服,要不然你这一身真的扛不住。”

    郝金磊赶紧摇头,道:“我只是准备的不充分,我带着行李箱呢,里面有几件厚衣服。”

    “你带的有羽绒服吗?”

    郝金磊愣住了,明天才是国庆节,这个月份,我带羽绒服干啥?

    “按照正常情况,十月份这里就有雨夹雪了,气温会降到零下,一般的羽绒服都不一定能扛得住,你确定不用买衣服?”

    十月份雨夹雪?

    我没来过东北,你别骗我!

    郝金磊眼睛瞪的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石金泉。

    石金泉也是个妙人儿,郝金磊越是表现出畏惧,他就越想逗逗他,嘿嘿笑道:“郝经理听过那句话吗?”

    “什么话?”

    不知道怎么着,总觉得他下面的话会更加过分,郝金磊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在俺们东北……”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