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行走于神话的巫〕〔诸天莽帝〕〔离婚后,渣夫成了〕〔See no[电竞]〕〔唐晓晓韶华庭〕〔最强妖孽天王〕〔锦衣卫之风雪传〕〔我竟是个召唤兽〕〔文明与守护〕〔往事如梦2001〕〔贫僧法海佛门世尊〕〔妖孽接法咒〕〔海贼之海军路飞〕〔开局混沌神体〕〔我的双眼变异了〕〔乃木坂中的黑粉头〕〔这剑道还挺好走〕〔国潮1980〕〔武侠惟我独尊〕〔一世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万年当奶爸 第二十二章 求 饶
    谭潇水就淡淡的走开了。没有多想什么。更没有去计较这女医托,见了老道出面,就没有继续求他了,还是觉得他太年轻,依然信不过。

    不过,他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感觉到这女医托夫妇,就像苍蝇似的,搅乱了这里优雅舒适的环境。

    “宝贝,我们到山上的游乐园玩去,去坐飞机,骑马。”

    “不,不,不,现在不去。我要玩老鹰抓小鸡。”小家伙正和两给小道士,玩得非常开心呢。根本不想离开。

    谭潇水忍不住苦笑,只能依了女儿。只要她玩得开心,就是最好的。

    他就和女儿一起去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这时,红叶道长把赵小茵夫妇带进了道观里,念了几句口诀,烧了一个符纸,化了一碗水,让张涛喝下。

    张涛忙端着红叶道长化的水,往嘴里倒。

    然后,让他很痛苦,也很绝望的是,这传说法术很高超的红叶道长化的水,一样的喝不进,从嘴里直溜溜的流了出来。

    赵小茵就急了:“你不是红叶道长啊。那你帮我找红叶道长来吧。求求你了。”

    “这就是我们红叶道长。”傍边的道士忙说。

    “啊!你就是红叶道长啊。那我老公怎么喝不进你化的符水啊。”赵小茵当即蒙圈。

    红叶道长满眼黑线,没想到这张涛,竟然连他化的符纸水都喝不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就在给张涛把脉,查看病情。

    这一探脉,他更是满眼黑线。探不到任何的信息。

    这就怪了。这脉象没有异象,邪气不见踪影。就是一般的闪了一下舌头,不是撞了邪气,也就是体内的经脉一时受阻,而产生的抽搐发生的啊。

    现在是,任何信息都没有,红叶道长很是疑惑。

    凝思了好一阵子,红叶道长似乎明白了,这男子可能是冲撞了谭师尊后,闪的舌。那就不同了,凭着谭师尊的修为,要惩罚这男子,他当然没有那个能力找出原因来,更是治不好的。

    他就淡淡的说:“昨天你得罪了什么人吗?”

    赵小茵夫妇当即惊疑着,忙想着昨天的情况。

    然后,他们忙摇头:“没有,没有得罪谁啊。”

    “再想想,闪了舌头之前,说过什么话。”红叶道长提醒着。

    赵小茵夫妇再想了一番后,男医托就激动了,忙比划着手势,就是表述不清楚。

    “写下来。”红叶道长示意道士拿笔和纸给张涛。

    “原来如此。那恕贫道无能为力了。”红叶道长看了张涛写的情况,释凝了。

    早知道这事情,别说他治不好,就是能治好,都不会出手了。

    敢骂谭师尊的人,就是在骂他,不,是在骂他的师父。他作为方外之人,最看重的就是师父了。尊师如敬父母一般。

    那现在,他也明白谭师尊的意思,让这男人自生自灭。

    “求求你,道长。求求你,救救我老公吧。他现在,不被痛死,都会被饿死的。求你救救我老公吧。”赵小茵一下子跪在了红叶道长面前,磕头恳求着。

    “他这是,恶有恶报啊,求贫道也没有用。贫道的修为,不能违背天神之意。恕贫道无能为力。”红叶道长淡淡的转身出去了。

    赵小茵当即急得绝望的跌坐在地上了。

    张涛更感觉到绝望。

    医生治不好他,法术高超的红叶道长也治不好他,还说是不能违背天神之意。

    那天神是什么啊?自己昨天什么时候得罪了天神?得罪什么天神了?

    他刚才不是告诉了红叶道长,当时就是问了那年轻人挂号的事情……

    “啊……”张涛一想起昨天跟那小伙子搭讪的情况,问是不是他家人病了后,被那小伙子给回了一句“……乱诅咒别人,不怕闪着舌头啊。”就马上闪了舌头。

    那年轻人就是天神啊?还有,他开到自己妻舅当时被他的手轻轻的一拿,就痛得要死,明显的高人啊。

    “啊……啊……”张涛立即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道观,一下跪在了正逗着女儿玩的谭潇水面前。不停的磕头求饶,就是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的叫喊着。

    “你求他有什么用啊。红叶道长都没办法,他就是一个医托,吹牛的。求他就是被他耍了。”赵小茵之前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找谭潇水的。

    这遇到了红叶道长了,她当然不再抱着暗试试的心态。现在红叶道长都说没办法,她只有绝望着。

    张涛却还在不停的向谭潇水磕头求饶。

    赵小茵就去拉起他,他忙拉着了妻子,要她跪下,一起求谭潇水。不停的指着谭潇水,又指了指天,比划着。

    意思告诉她,谭潇水就是红叶道长说的天神。

    “你痛疯了啊。什么意思啊?”女医托很悲伤的痛哭着。把那些游人都吸引过来,成了吃瓜群众。

    “你老公的病,要想被治好。那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红叶道长看到这闪了舌头的男子醒悟了,还是忍不住提醒着女医托。

    赵小茵已经痛哭得晕晕乎乎了,更是不敢相信,谭潇水比红叶道长还厉害,没有去求谭潇水。

    谭潇水,觉得这些害人的医托,就是人渣。救了他们,就等于是害了别人,他当然不会被这男子的求饶打动,就抱起了女儿说:“我们去游乐园玩,好不好。这里不好玩了。”

    “哎,去游乐园,骑马。”小家伙被这医托一闹,也是打破了好玩的气氛,当即答应了。

    “跟伯伯再见。”谭潇水教育着女儿,跟红叶道长礼貌的道别。

    “伯伯再见。”小家伙很萌的向红叶道长挥着小手。

    红叶道长当即激动得满脸红光。知道是谭师尊抬举他了。可是,他也明白,当着这么多香客和游人,他这么一把年纪了,也不好自降身份,要小家伙叫老大哥。

    那不笑了大家的大牙,他都可以打赌,撞墙。

    不过,他也会变通,挥挥手:“小公主再见。”

    他想挽留,却明白,现在谭师尊要走,就是被这两个医托烦的。他就不只好先人谭师尊离开,别被这两个医托继续烦扰了。

    “啊,啊,啊……”张涛见谭潇水要走了,忙一把抱着了他的腿,继续的猛磕头求饶着。

    可不敢让他丢下了自己,那自己就是死路一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我的巨星老婆〕〔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