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刑警家的小丫头〕〔药户娇妃她又美又〕〔桃源村学霸的追兄〕〔大明豪贾〕〔萧家上门女婿〕〔大尾巴夜游记〕〔忘川花未央〕〔二进制亡者列车〕〔我真是星球最高长〕〔我有现金一百亿〕〔荣宁〕〔我在动漫世界苟到〕〔萧初然〕〔末世女小七的农家〕〔璀璨人生叶云辰〕〔最强村医〕〔血色圣歌〕〔我的派派能提现〕〔镖行四海〕〔配音天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4章 撩拨
    ,

    “师兄,这都是误会!”

    白袍少女急忙解释起来。

    可花知雪手里还拿着白袍少女递给她的小盒子,这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快到让花知雪在一眨眼的功夫里,就被人给打横抱起来了。

    她看向抱着自己的这个青年,感觉有些亲切。

    易岑。

    好像是男主来着。

    某天觉醒之后就一飞冲天,和女主清月携手拯救天下。

    男主有个妹妹,还是在微末之时认的,而妹妹也是他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

    后来死了被一笔带过了,反正是她这个倒霉蛋。

    她连名字都不配拥有,只配活在回忆里,而且回忆还不全。

    成了太上长老第二位亲传弟子的易岑,已经不再是往日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吊车尾外门弟子了。

    他现在有足够的能力和身份庇护她。

    “归真丹,还真是舍得。师妹,你就和执法长老解释去吧。”

    易岑冷眼看着白袍少女,把花知雪手里的小盒子扔在她脸上。

    白袍少女被砸到了额头一声也不敢吭。

    大局已定。

    随后赶来的其他几位同门带着执法长老从远处赶过来。

    他们一眼就看见了风头正盛的易岑师兄抱着他的妹妹琴仙儿。

    “仙儿,我们走吧。”

    易岑转过身挡住了随后赶过来的弟子的视线,不让他们看到花知雪。

    他话语温柔一如以往,拥着花知雪便往太上长老亲赐的洞府而去。

    “易岑哥哥……?”

    男主这赶路的速度也太快了些。

    她这一路上被抱着要维持自己的形象,没被吹变形已经很努力了,哪里还有心思跟他搭话。

    现在这不,易岑把她带进新赐的洞府里。

    花知雪捋了捋自己的乱发这才开口。

    “怎么了?快快换上,不然生病了。”

    易岑这里没有女子的衣服,他翻找了大半天也只能找出一件他自己的递给她。

    花知雪看着眼前这青年红了耳根也不敢看她,不免哑然失笑。

    不过她还是接过了易岑递来的衣服甜甜一笑。

    “那就谢谢哥哥了。”

    易岑被她的声音吸引,又情不自禁地看向她。待看到那湿透的薄薄寝衣贴在她身上时,他红了脸赶紧落荒而逃。

    “我先去为你寻软骨丹的解药!”

    在易岑之前的第一位亲传弟子是清月,她是月银之体,取月之精华。

    和炎阳之体相辅相成。

    两人一起修炼那是事半功倍的事,自然是天生一对般配至极。

    按照故事的正常发展,也是清月和易岑力挽狂澜。

    最后拯救了众生。

    这两人也水到渠成在一起了。

    不过最初的男主心里仍旧藏着他的白月光,和女主发展起来也是因为女主某些方面与他的白月光相似。

    花知雪发现她看的那些书,作者好像都极其偏爱白月光这个设定啊。

    非得每个男主都得有个白月光,要不连反派也有白月光。

    换下身上湿透的寝衣拿柔软的毛巾擦干了身子。

    她现在使劲还很费力,花知雪只能磨磨蹭蹭的把易岑给她的那件白衫慢吞吞的换上。

    这应该是易岑的旧衣。

    她穿在身上也只是大了几分。

    花知雪慵懒的半倚在软榻上,随手捋着自己那头如瀑的青丝。

    她实在是没搞懂这个时代的女人是怎么扎头发的。

    看着像披又不披,头发也没全盘起来,反而弄了些奇怪的团团在头顶正中。

    这样也就算了。

    头顶上那颗发团子还得戳根银针进去。

    是银针吧?

    她也不知道那根东西该怎么称呼,总之跟被人揍了一拳,脑袋上鼓起一个包一样。

    反正以她的审美是欣赏不来。

    幸好她现在遇到的男主和反派没弄这些稀奇古怪的发型。

    不然再帅她也能出戏。

    “仙儿,我给你寻了些吃食回来,还有那瓶灵液之精我也给你要回来了。”

    从外面回来的易岑端着盘糕点进来了,待看到她光着脚丫半躺在软榻上,身上穿着的是他的衣裳裹着她娇小身子。

    易岑只觉自己脸上滚烫。

    再看那柔软顺滑的青丝未被束起,反而从她瘦削的肩上乖巧垂落在精致的鹅蛋脸旁。

    易岑抿紧了唇红着脸把视线瞥开。

    花知雪自然是看到了他的反应,倒是没想到现在这年纪的男主还挺纯情。

    “多大人了还这般任性。”

    说是这么说。

    他却伸出手穿过她腋下又将她轻松打横抱起。易岑向一旁的矮桌走去,他把端来的糕点都放在了那边。

    花知雪也顺势伸出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倒也没太抵触。

    反正她中了软骨丹浑身都使不上劲。

    刚刚换个衣服擦身子又折腾,现在自然是动都不想动了。

    再说她一向是娇养惯了的,易岑还能这样宠着她当妹妹也不错。

    花知雪不经意抬眸,却瞥见了他红透的耳根。

    “易岑哥哥可是觉得热?”

    她弯眸笑着伸手戳了下易岑的脸蛋,从微凉的纤指上传过来的,是滚烫的热度在蔓延。

    哎,被她这么一说他脸都红透了。

    “仙儿,不要胡闹,先吃点东西。”

    易岑抬起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小手拉下,仙儿现在左右不过是十四五的年纪。

    总归是爱胡闹的性子。

    可现在他也由不得她这样用自己的健康来闹。

    “一点劲都使不上,易岑哥哥喂我可好?”

    花知雪随口调笑起易岑来。

    她看着这样青涩的男主,总不免生起了些逗弄他的心思。

    可没想到易岑虽红着脸,却真的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糕点递到了她嘴边。

    “吃吧。”

    花知雪惊异。

    她可没想到这样薄脸皮的易岑竟然还真喂了,不过意外归意外,她还是张唇咬了一口他递到嘴角的糕点。

    入口软糯清甜,味道好极了。

    易岑的视线却全然不敢落在她身上,只是沉默的等她吃完再喂。

    不知不觉中花知雪一个糕点就下肚了,仍有些意犹未尽。

    虽然她是觉得这里的造型都奇奇怪怪的,不过吃的零食是真的没话说。

    太香了。

    尤其是易岑还抱着她,现在初秋的时节有些冷。

    他身上暖乎乎的跟个小火炉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炎阳之体的缘故。

    “易岑哥哥,你不用去见太上长老吗?”

    言外之意就是。

    你不去修炼的吗?

    还在这里喂她吃东西?

    花知雪咀嚼着他递来的又一块糕点,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问道。

    易岑这才看向她。

    看到她嘴角的糕点屑,他伸出手动作笨拙却小心翼翼为她擦拭干净。

    他的目光放柔几分,声音温润如玉,“不了,在仙儿恢复之前我哪也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