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旷世神婿〕〔我是赘婿〕〔赘婿当道〕〔夫人饶命:将军的〕〔脉脉春风,冰雪消〕〔王者战神江南〕〔冤家路窄:医妃概〕〔一世豪婿岳风〕〔岳风〕〔妻来孕转〕〔王者废婿岳风〕〔神级狂婿〕〔当时曾许诺〕〔给我老婆打一千亿〕〔我怎么就成灾星了〕〔旷世神婿全部目录〕〔乔舜辰秦静温〕〔一孕双宝:总裁爹〕〔我是岳风〕〔爹地,妈咪要逃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5章 调虎离山
    ,

    撩完是要负责的?

    可她一向都是吃完擦嘴就跑,根本不带负责的那种。

    易岑对她也太好了。

    还真的到了寸步不离守在她身边的那种地步。

    修行之人是不畏寒的。

    不过花知雪现在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那个软骨丹也就十二个时辰的效用而已,到了晚上都开始恢复了。

    然而易岑好像根本没有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

    花知雪已经恢复了些。

    走路和自己吃饭都不成问题,也不用易岑来喂。

    修行之人不吃不喝是常态了。

    不过易岑为了陪她还是会象征性的吃那么几口,然后就是看她自己吃的津津有味。

    “易岑哥哥,以后我也叫你师兄吧。”

    花知雪舀起一勺粥送进嘴里,粥还烫着。

    不过好像是易岑亲手熬的,味道竟然还不错。

    “为什么?”

    易岑不解地看向她。

    从小到大她都是跟在他身边喊他哥哥的,这一下要改变他可想不出原因。

    “因为别人都叫你易岑师兄啊。”

    她又拿起一块今天易岑喂过她的糕点吃。

    随便扯出了一个理由。

    好,她承认她是不想时时刻刻叫他哥哥了。

    这男主以后毕竟还得跟女主在一起的。

    要是那时候她还叫他哥哥,指不定女主要来上演一场正宫手撕白莲花女配的戏码。

    那不好意思,她不奉陪。

    她还没闲到给自己找麻烦。

    而且以她现在的实力也未必打得过女主啊。

    人女主实力出众又是太上长老第一个收的弟子,是妥妥的高冷女神设定没错了。

    还上进努力。

    和她这样只想着躺的咸鱼完全不一样。

    况且她是一个人蓄无害的小白花,要把这白莲的清香贯彻到底。

    就当她发个善心做个好人。

    成人之美嘛。

    女主没见过不予评价。

    反正没针对她,她也没打算抢人家男主。

    虽然男主也挺好的,也符合她的理想型之一,不过她总不能吊着不放吧。

    她,莫得感情,撩了也不会负责。

    “不行。”

    易岑垂下视线。

    方才还温柔的看着她吃东西,现在再看过去他已经是面无表情。

    花知雪没想到他会这么坚决的拒绝了自己的提议。

    这倒是有些意想不到。

    不过也在预料之中。

    “仙儿,如今我已经能保护你了,多依赖我一下又有何妨?”

    易岑抬起头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眼中流露出来的真挚和些许紧张也表明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所想。

    在他最微末的时候,是琴仙儿陪在他身边。

    现在他有能力也有实力。

    该轮到他履行自己作为哥哥的职责,庇护琴仙儿的后半生了。

    唉,有点难搞。

    花知雪咕噜咕噜喝完剩下那点粥。

    意犹未尽砸吧着嘴,正准备酝酿着说词来忽悠他。

    然而话没说出口就先被人打断了。

    “大师兄可在?太上长老请您过去!”

    男弟子的一声远喝中气十足,从洞府门口直接传进府内。

    花知雪瞅了眼易岑,识趣的没吭声。

    她捧起陶制小茶杯抿了口热茶。

    准备看戏。

    感觉要有事情发生。

    易岑现在成了青山派里所有人的大师兄。

    为什么是大师兄呢?

    因为太上长老实际上和掌门是同辈,两个人都很厉害压根就分不出高下。

    最后还是太上长老选择退了一步。

    掌门也成了掌门。

    如今掌门也没再收弟子,唯一的弟子也是被关进禁地里的景奕。

    还怪惨的。

    易岑拿起一件他的披风为花知雪披上。

    这才起身走到洞府前开门说道,“师父寻我有何事?”

    “太上长老说时机已到,要带大师兄和大师姐去外面游历呢。”

    传话的男弟子有心探头。

    他想看看易岑的洞府内到底是不是金屋藏娇。

    这一路过来,他可没少听到旁人说大师兄府内藏了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奈何易岑宛如城墙般挡在他面前。

    他是什么也没看见。

    不过眼角的余光时不时能瞥见一道素白的倩影,更是惹得他心痒痒。

    “师父可有说何时出发?”

    易岑沉吟了片刻似是在考虑什么。

    “这倒没有,大师兄亲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传话的男弟子收了目光摇摇头。

    他就是被一个师姐拉住托传话的,哪里知道太上长老找大师兄要干什么。

    “好,那我等晚些再过去。”

    易岑说着正准备关上阵法隐匿洞府。

    那男弟子急了眼赶紧阻止,“不行啊大师兄,那让我传话的师姐让我叫你速速过去!”

    师姐?

    易岑手上的动作停了。

    他回头犹豫地看了眼又倚在软榻上翻着话本看的花知雪。

    如果是大师姐的话,那他确实不能不去了。

    想起那样貌气质皆清冷出尘的女人。

    还有她时不时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

    易岑和男弟子沟通几句后,便转身回了洞府。

    “哥哥怎么折回来了?要去直接去就是。”

    他们二人的对话清清楚楚的落进了花知雪的耳中。

    倒不是她要偷听。

    易岑根本没打算防备她,也没有布下什么隔音阵法。

    她也听到那传话男弟子说到师姐的时候,易岑的坚决也动摇了。

    想来应该是女主清月吧。

    她在原著里一直把易岑当弟弟般对待。

    各种无微不至的关心。

    和她这个需要易岑操心的妹妹不一样。

    “仙儿,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此次一去我要同师姐去秘境,短时间内怕是回不来。”

    易岑摇着头坐到她身边。

    看她穿的单薄,无奈叹息又耐着性子帮她拉上薄被盖好。

    “我知道,易岑哥哥去就是,机会来之不易可不能错过。”

    秘境嘛,和女主去。

    两个人,孤男寡女干柴烈火。

    又经历困难,会发生什么也说不准。

    典型的增进感情的安排啊。

    她是闲得蛋疼才会去拦易岑。

    这太上长老在原著里可没少帮着给男女主助攻,那她也当回好人呗。

    搬来小板凳嗑瓜子看戏。

    “不过秘境还有大半个月才开启,不该这么早就来找我才对。”

    易岑有些想不明白。

    太上长老让他在这段时间内赶紧提升实力,为半个月后进秘境做好准备。

    可是也不该这么早就来找他。

    毕竟这距离太上长老嘱咐完他还没过两天呢。

    难道秘境有了变故?

    “易岑哥哥,你就去看看吧。”

    花知雪看着易岑一颗心都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也知道他估计是在挂记刚刚那传话的男弟子说的。

    这男主人设就是重情重义。

    正派的很。

    和她这个乖戾邪乎的人是截然相反。

    她做事随心所欲,易岑却不一样。

    “那仙儿没有恢复实力之前不准出去。”

    要说他的软肋。

    可能也就只有琴仙儿一人。

    现在她实力尚未彻底恢复,否则凭她这古灵精怪的劲也是不会有人能轻易找她麻烦。

    “是是是我知道,哥哥快去吧。”

    花知雪耐着性子哄易岑离开。

    总算是把这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看着她的大金毛给哄出去了。

    她也想当个乖乖听话的好孩子呀。

    只不过总有人闲的没事做,看她过得滋润就连带着也看她不顺眼。

    就比如。

    这一出调虎离山的拙劣戏码,还是她玩烂剩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