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医女:神秘相〕〔开局签到一个财神〕〔七国神级熊孩子〕〔逆命相师〕〔重生一千次〕〔北境战神杨辰〕〔逍遥战神〕〔超级龙婿〕〔成神从败家开始〕〔全娱乐圈都知道我〕〔宁西河畔大地情〕〔仙国大暴君〕〔团宠小萌妃:王爷〕〔我能看到准确率〕〔影帝影后今天又撒〕〔林羽江颜〕〔厉爷,团宠夫人是〕〔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大佬们今天又喜当〕〔主角叫赵云柳如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10章 这是天选之子
    ,

    裁判长老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十道身影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全部都动了。

    他们各自踩着自己熟悉的步法,目标统一是中间的花知雪。

    “师妹,切记做人不可太自满!”

    这十人中率先冲到她面前的不出意外是凌仕。

    这凌仕虽然嘴毒又小人还是个伪君子。

    可奈何人家实力还真挺强的。

    花知雪站在原地不为所动,看着距离她越来越近的凌仕似笑非笑。

    凌仕手中的掐着震云诀,这是一套属于中上的功法。

    威力可不小,以掌力强大著称。

    眼看着越来越近,他眼里的阴毒也变得清晰起来。

    凌仕一掌推出直接印在花知雪的身上!

    可当他把手推出去的时候,他的手不仅没有落在花知雪的身上,反而还觉得落在了一堵弹性极好又软绵绵的墙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他用力推出的手掌在刹那就被巨大的反弹力给弹了回来。

    凌仕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

    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跟被弹飞了一样。

    慌乱之中调整灵力,竟然一丝都调动不起来,他直接被甩飞到比武场边缘。

    再差一点点,他就掉下去被淘汰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仕稳下身形站好,等他看向花知雪那边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幕。

    各种各样绚烂的法术在空中绽放。

    那场面犹如夏日里最盛大的烟火宴,一起在空中绽放旋转飞起来的,还有内门的一众高手。

    啊,江武绽放出了热烈的火红烟火。

    啊,顾朗竟是青翠欲滴的碧青烟火。

    这两人的在空中飞着的时候不小心撞在一起,竟然又被弹开飞的更远了,连人的踪影都找不到了。

    凌仕这时忽然有些庆幸起自己实力高深。

    看着天上那群被弹来弹去满天飞,下都下不来的同门,他默默地选择往后退了一步。

    “师妹,告辞。”

    这回凌仕认认真真拱手行了一礼,沉稳迈开步子自己走下来比武场。

    或许,他是这比武场里唯一一个自己能正常走下来的吧。

    “这……这到底是什么术法!”

    围观的一众弟子目瞪口呆,想象之中的那种惊天大战没有出现。

    他们一头热血,此时此刻直接被人用一盆冷水从头到脚全浇灭了。

    不过这个场景怎么看着……莫名的心痒痒又很让人解气呢?

    尤其是内门弟子,心里那叫一个畅快啊。

    他们不止一次去请内门前十的师兄师姐赐教,然而对方都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当着其他人的面前虐他们一顿不说还装了个逼,打完之后讲的话都是屁话和没讲一样。

    白白送上门给人虐。

    不知不觉中,他们看向花知雪的目光里充满了敬畏和肃然。

    这才是吾辈楷模!

    “啊这……这。”

    裁判长老看着最后一个被弹飞出去的内门前十,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他也惊呆了啊。

    当裁判这么多年来,还没见过这样奇怪的术法。

    “我叫琴仙儿。”

    花知雪跟个没事人一样笑吟吟地凑过去。

    “……外门弟子琴仙儿获得秘境名额,有想挑战者皆可上比武场。”

    裁判长老在她期待的目光下朗声宣布,众弟子选择性忽视后面那句话。

    不敢动不敢动,谁动谁上天。

    全场哗啦啦地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恭喜这位幸运的外门弟子琴仙儿得到了秘境的名额。

    “掌门,这……”

    长老的脸色倒不太好了,他们活那么多年也从未见过这等术法啊,而且这赢的是不是有那么亿点点随便?

    他宝贝弟子现在还不知道躺在哪个角落呢。

    “诸位道友稍安勿躁,看来我青山派是要大兴啊。”

    掌门抚掌哈哈大笑,长老们不解其意,弟子们更是不懂他在说什么。

    只见掌门从高处落下,停在了花知雪的身边

    花知雪:???

    掌门慈祥地笑着,用关爱智…智慧的弟子们的目光看向四周,朗声宣布,“我青山派何能何德,竟出了万年一遇的天选之子!”

    说罢,他神色激动拉起花知雪的手腕高高地举起来。

    “这可是未来足以角逐仙帝的天选之子啊!”

    花知雪:等等,这帽子是不是扣大了??

    一众弟子:woc?!竟然是这么厉害的存在!

    长老们:祖坟冒青烟啊!!!

    天选之子,她要被掌门的这个梗坑死了。

    掌门笑呵呵的把她的手放下,给了她一个让她自行发挥的眼神。

    掌门:赫赫,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谁还不是穿来的?

    花知雪发现一道道狂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就连易岑竟然也不例外。

    这下是真洗不白了。

    她扶着前额眼前一翻,又娇弱地倒了下去,很适时的“晕”一下。

    幸好易岑不是没心的,看到她晕了赶紧过来把她打横抱起。

    “掌门师叔,这……”

    易岑拥着花知雪有些担心地看着怀中脸色苍白的娇小美人。哪怕从掌门口中得知她是天选之子,可在易岑心里她还是他的仙儿。

    “无妨,不过是修炼未开又透支使用灵力这才晕了过去。”

    要不是她自制力好,还真想从易岑怀里跳出来狠狠给这信口胡说的糟老头子踢几脚。

    她见过能编,还没见过这么会编的!

    这人穿过来之前是个狗仔吗???

    “那就好。”

    易岑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却依然搂紧了她。

    这样有良心的小伙子以后给她来一沓。

    “嗯,先把人带去我那边吧,总归是要好好调养一番的。”

    然后她又听见掌门这个老不羞又在装高深,易岑居然还真信了乖乖的跟他走。

    花知雪小心翼翼睁开一条缝儿看向走在前面带路的掌门。

    看到的却不是之前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而是位面如冠玉目似朗星,仙风道骨的出尘男子。

    不过掌门似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

    一垂眸便瞥向她,还是那个慈眉善目的掌门,却恰好和她来了个四目相对。

    花知雪只能作罢专心装晕。

    “把她放下吧,待调理完后自会让她回去见你。”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彻底远离尘世的喧嚣,掌门的声音这才淡淡传来。

    “那便有劳掌门师叔了。”

    花知雪感觉到易岑把自己轻轻放下,起身告辞后便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穿梭在轮回乐园〕〔都市隐龙叶辰〕〔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一万年新手保护期〕〔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剑卒过河〕〔开局地摊卖大力〕〔南方有云烟〕〔从西游开始练习反〕〔高天策高微微〕〔超级姑爷箫权〕〔我真没想当训练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