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甜妻,宠定了〕〔惊龙战神叶天帝〕〔风浅薇云凉泽〕〔我是系统管理员〕〔天才神医宠妃〕〔大流寇〕〔冷先生的甜婚指南〕〔上门女婿叶辰〕〔最后一曲倾国倾城〕〔阮苏〕〔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叶辰萧初然章节目〕〔专属甜宠送上门〕〔盖世战神之萧破天〕〔唐楚楚江辰〕〔穹顶之上〕〔江辰与唐楚楚〕〔万界圆梦师〕〔我每天随机一个新〕〔大唐的旗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65章 争男人宣示主权?
    ,

    “你……!”

    太上长老被景奕这句话呛得无法反驳,景奕如今是代表魔族而来,身后站着魔帝。

    若是各宗门联合倒是不惧魔族。

    不过只有一个青山派,与魔族相争无异于以卵击石。

    “此次魔君带诚意而来商谈魂族之事,太上长老此举可是要将青山派置于险地?”

    掌门咄咄逼人的发问和魔族的施压,终于让太上长老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他只是丢了一个徒儿。

    到底还是宗门更重要些,徒儿可以没有宗门不能没有。

    魔君也曾是掌门的弟子。

    他这番出面已经是表态保定这琴仙儿了。

    到底还是同出一师,左右还是有点同门情意在。

    “月儿,罢了!”

    太上长老气愤拂袖重新坐下。

    虽然他妥协了,可心里总归还是不太情愿的。

    不过为了大局,也只能如此了。

    而在他身边的清月则像是感到不可思议般,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太上长老。

    “师父三思啊,师弟都是因为她才生死未卜,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放过她?!”

    明明师父应该和她同一阵线才对。

    太上长老的妥协在清月看来,反而是背叛了她和易岑。

    她不能理解,明明阻碍他们的人就在面前,为什么太上长老还要忍让?那不就表示她清月怕了琴仙儿吗?

    这口气,无论如何她都是咽不下去的。

    清月愤恨的目光落在了被景奕护在身后的花知雪身上,只不过魔君的这番举动更是让她从心底瞧不起琴仙儿。

    不过是只会依靠男子得到庇护罢了。

    曾经是易岑,现在又是魔君了吗?

    真是个不要脸的墙头草!

    她抢走了她曾经拥有的一切,不管是她以为能一直互相陪伴的易岑,还是在弟子们心中的位置和大师姐的名号。

    清月如何不恨她?

    从神坛跌落在谷底,她已经摔的粉身碎骨了。

    自从她硬闯易岑洞府一时被捅出去,她在青山派的威望就下降了不少。

    后来,是这琴仙儿趁虚而入,把她该有的一切都抢走了。

    这个梁子早就结下了。

    只是她一直都念在她是同门的份上,没有找她清算。

    不过如今,作为她最后底线的易岑下落不明。

    清月已经不想再继续忍耐下去了。

    不管太上长老为什么会退缩,她也要用自己的方式找回公道。

    清月握紧了拳。

    她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景奕护在身后的花知雪。

    “若你识趣不想沦落到背负通敌的骂名,就随我出来。”

    说罢,她又看向自己的师父和掌门。

    “这是弟子与她的私事,还请前辈们不要过多干涉。”

    她伸出手直指向魔君身后的琴仙儿。

    话说得直白又不客气。

    景奕皱眉不语,将目光落在身边的花知雪身上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而秋迟看似是在沉思,实则时不时在给花知雪打眼色,像是在揶揄又像是想看好戏。

    “师姐对仙儿的误会太深了,仙儿愿随师姐去自证清白。”

    花知雪低下头温吞的轻轻答道。

    这幅模样和被正牌夫人欺负的无辜小白花一般无二,旁观者看到的那是一个清纯不做作。

    反倒是清月看起来盛气凌人。

    活脱脱一副妒妇之相。

    花知雪先给景奕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又不动声色地白了秋迟一眼。

    敢情秋迟就是故意把她叫过来的,好看她和清月上演个修罗场吧。

    两个女人一台戏。

    为了争一个男人头破血流又勾心斗角?

    她还没把自己当成什么苦情虐恋,又爱而不得的主人公。

    没事那么卑微,放着个人不当非得做个舔狗?

    花知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冷笑不迭。

    她的世界不像清月这样,还没狭隘到只能装得下一个男人,得不到就要死要活的,别人看不上还低声下气去纠纠缠缠。

    不过既然清月都主动找她对线来了。

    那就接着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梭在轮回乐园〕〔全职艺术家〕〔一万年新手保护期〕〔都市隐龙叶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完〕〔开局地摊卖大力〕〔万族之劫〕〔剑卒过河〕〔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有神仙技能〕〔这个诅咒太棒了〕〔萧破天〕〔世子很凶〕〔大周仙吏〕〔南方有云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