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铁血神医〕〔第一豪门周天〕〔洪荒之逍遥小剑仙〕〔我在魔法世界开创〕〔周天李若雪〕〔千古第一圣贤〕〔苏晴云千帆〕〔周天李若诗〕〔云千帆苏晴无弹窗〕〔周天〕〔捡个世子来种田〕〔至尊强婿〕〔我的昨日恋歌〕〔至尊强婿〕〔蓝海囚牢云千帆是〕〔诅咒之龙〕〔最强狂婿〕〔无敌王婿〕〔最强狂婿〕〔无敌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66章 谢邀,在对线
    ,

    清月听到花知雪之前那一番话,只觉得自己一阵头晕目眩,实在是被气的不轻。

    清白?

    琴仙儿能给她证明什么清白?无非就是辩解罢了,多说无益。

    强忍下心头的盛怒,清月转身直接离开了长辈们商谈的地方。

    太上长老有意想叫回她,不过转念一想也不知他想起了什么,叹息一声又摇摇头作罢。

    “那我先和师姐过去了。”

    花知雪象征性地和秋迟打了声招呼,秋迟也故作高深对她微微颔首沉声道。

    “去吧,你们到底还是同门,不可自相残杀。”

    这番话说的于情于理,看似说给花知雪听,实则也是给太上长老吃了一颗定心丸。

    掌门都亲自开口了。

    清月就算再怎么不喜欢花知雪,也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残害同门这种事她做不出来。

    不过,她可以为易岑讨回一个公道,不能残害同门,那她就教训一下琴仙儿好了。

    花知雪始终落了一步跟在清月的身后。

    沿途顺便欣赏一下青山派的风景,看清月越走越往偏僻地方去的架势,这大概是女主打算教她做人要打脸的节奏。

    过了良久。

    清月终于在青山派的某座偏僻小山旁停下了,她转过身,不咸不淡地开口道。

    “琴仙儿,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装了。”

    还是来了,女主手撕白莲花的戏码。

    “师姐说的是,既然如此,仙儿也不装了。”

    花知雪惋惜地叹息一声,她抬起手拢了拢耳边的鬓发,目光淡然却忧伤地望向远处的天边。

    她的红唇嗫嚅着,似是唏嘘流逝的时光,却又像是感慨回不去的过往。

    “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

    清月还以为她要说些什么,却被她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给说得愣住了。

    清月皱着眉打量起四周。

    何时有风了?她怎么不知道?

    “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师姐,真相只有一个,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啊。”

    花知雪眼角含泪,她伤心欲绝地抓住了清月的手臂。

    清月被她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别跟我套近乎,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知怎的,琴仙儿这副模样她看着实在是感到不安,再看她言行措辞,难道……事情还有别的转机?

    “师姐可知你离开秘境后发生了什么?”

    花知雪止了泪,不过却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语气,既像是试探又像是纠结。

    清月见她咬唇欲言又止,又似是于心不忍的模样,心里的在意最终还是大过了她对琴仙儿的偏见。

    “发生了何事?”

    若她没有记错,此次的秘境里湖中城会开启。

    事关重大,如若不然,她又岂会去找到雷音子向他借来名额呢?

    只不过她没能待到那时候罢了。

    “入湖中城后,我便与易岑哥哥分开了……”

    花知雪黯然神伤,她抿了抿唇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情愿,又像是在诉说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最终还是把怀名姝的事告诉了清月。

    “你是说,师弟身边多了别的女子?”

    清月听完后惊愕不已,照琴仙儿的说法,那女子还是主动缠上易岑的。

    虽然清月也知道师弟是人中之龙。

    受欢迎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被一个女子缠上还与对方同行?

    不过她也不是愚笨的人,不可能琴仙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更何况,她与琴仙儿结下了梁子。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凭什么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一万年新手保护期〕〔穿梭在轮回乐园〕〔萧破天〕〔我花开后百花杀〕〔我的首富外公〕〔王爷,你家王妃又〕〔重生八零养娃日常〕〔重生格格种田忙〕〔穿越星际之做个美〕〔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全娱乐圈都知道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