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锦鲤系统超旺夫〕〔拳倾星河〕〔农家娇娘〕〔修真大福星〕〔从帝王墓开始探秘〕〔一世独尊〕〔神医弃妃在后宫乘〕〔清妾〕〔与你尽余生〕〔华笙江流〕〔战神军王叶玄苏轻〕〔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南风过境,你我皆〕〔臣服宋绾陆薄川〕〔我成了护夫狂魔〕〔顾景琛〕〔威震八方〕〔云七念〕〔抖音完结云七念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67章 要带她走
    ,

    “你不必与我多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

    清月敛眸握紧了腰间的长剑,她眼神清明,望向花知雪的目光里是不容置喙的坚定和自信。

    琴仙儿的所作所为,这段时间里她算是看透了。

    易岑不在就勾结魔族,她到底有何居心?

    “师姐就凭太上长老的一面之词,断定仙儿是恶人吗?”

    花知雪的美眸里是难以掩饰的惊讶,犹如见到偶像本人与照片不符,梦想直接崩塌。

    她抬起小手轻掩红唇,一副欲言又止又有些难为情的模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若有证据,拿出来啊。”

    花知雪的迟迟不说话,反而惹得清月不快了。

    那副样子吞吞吐吐的样子,难道真的另有隐情吗,是自己误会她了?

    可是师父明明说过易岑生死未卜。

    再加上易岑如此紧张琴仙儿,不是她害的又是谁?

    “师姐可曾听过摄魂术?”

    花知雪躲闪着清月的视线,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她不安地低下头俏脸苍白捏紧了自己的衣袖。

    “自然知道,那是直接摄取对方记忆的……”

    清月听她这么问当即就开口接道,可话还没说完她就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问这个?

    清月猛地向花知雪看去,却看见她勉强对她露出一笑,素手一抬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做什么?!”

    清月被她的举动惊到了,她眼睁睁地看着花知雪的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师姐……这是仙儿的记忆,你且看吧。”

    花知雪倒在地上气若游丝,一团温和的白光也从她的身体里飘了出来,停留在清月的眼前。

    “你……”

    清月楞楞地看着她的气息逐渐微弱下去。

    眼前的白光散发着柔和的光晕,一如琴仙儿身上纯净的气息。

    清月看着这团白光心生胆怯,她竟然有些不敢接了。

    犹豫了半响。

    她看着早已昏迷过去的琴仙儿,和她身上似是时有时无的微弱气息。

    最终清月还是伸手接住了那团柔和的光。

    有关于易岑的一切,不论是多细微的事她都想知道。

    清月闭上双眼,花知雪分离出来的部分记忆也纷涌而来。

    ……

    魔气所化的黑烟突兀地出现在清月和花知雪见面相谈的地方,待黑雾散去,景奕的身影也重新出现。

    “琴……”

    还未等他说完,他看到了眼前的花知雪。

    她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苍白的俏脸和前额密布的汗珠,还有她自身极不稳定的气息。

    赤瞳的杀意在霎时迸发,他一卷袖直接将她带起拥入怀中。

    景奕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清月。

    她身上浮沉着的柔和光晕,赫然是他怀中人灵魂的气息。

    “…他真的值得你为他做到这种地步吗?”

    景奕的嗓音低沉的可怕,他搂紧了怀中昏迷不醒的人儿,却又不舍弄疼昏迷中的她。

    名为妒恨的情绪,在刹那间就将他的所有思绪吞没侵占。

    想将她据为己有的自私想法。

    一旦有了苗头冒出来后就不可遏制。

    易岑,又是易岑。

    这是第几次?他已经数不清了。

    为了他,她甚至甘愿对自己使用摄魂术?

    景奕的心脏像是被硬生生碾碎般绞痛。

    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哪怕她不愿意,他也不会再把她留下了,这只会重蹈覆辙,上演他经历过的悲剧。

    景奕垂眸看着怀中的人,目光淡漠却又有对她仅存的柔情。

    “我带你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