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旷世神婿〕〔我是赘婿〕〔赘婿当道〕〔夫人饶命:将军的〕〔脉脉春风,冰雪消〕〔王者战神江南〕〔冤家路窄:医妃概〕〔一世豪婿岳风〕〔岳风〕〔妻来孕转〕〔王者废婿岳风〕〔神级狂婿〕〔当时曾许诺〕〔给我老婆打一千亿〕〔我怎么就成灾星了〕〔旷世神婿全部目录〕〔乔舜辰秦静温〕〔一孕双宝:总裁爹〕〔我是岳风〕〔爹地,妈咪要逃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68章 被带走了
    ,

    摄魂术的副作用对于花知雪来说,伤害也并没有那么大。

    甚至还让她美美的睡饱了一觉。

    只不过,她现在感觉自己可能没睡醒。

    躺在不远处软榻的俊美青年,紧闭着双目呼吸均匀,紧抿的薄唇和高挺的鼻梁,刀刻般棱角分明。

    褪去了平日里受魔气影响的邪性。

    这时的他看上去和花知雪在禁地中初见的冷峻少年一般无二。

    明明也没过多久,她却觉得恍如隔世。

    仿佛曾经那个少年在一夜间长大了。

    花知雪看着景奕陷入熟睡中的模样,悄悄地从床上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边。

    好像没被发现?

    她试探性地抬起手戳了戳他的脸颊。

    咦?

    很软,景奕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瘦。

    往另一边捏捏,这边好像也一样软,还挺均匀的。

    还没等她将手抽离,指尖刚离开他的面颊。

    她却蓦然被景奕握住了,错愕之下四目相对时,看到的是他重新睁开的赤红双眸。

    那道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花知雪忽然有一种小伎俩被戳破的尴尬感,她赶紧把手抽了回来和景奕拉开距离。

    “魔君大人,好巧。”

    这敷衍的场面话一说出口,花知雪就后悔了。

    巧?巧个屁。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种地方,周围都是浓重的魔气。

    好在她自己没修为在身。

    这要是个修炼的正常人在这,估计自身的灵气都会被魔气给同化了。

    她也隐约猜出来这是什么地方了。

    “嗯,很巧。”

    景奕没在第一时间起来,他磁嗓慵懒淡淡的应了她一声。

    分明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花知雪却觉得他话语中带有笑意。

    错觉?

    他看上去心情好像还不错。

    景奕起身随意理了下自己的长袍,这才将目光转向她。

    “你与清月见面后,是我把你带回来的,这里是魔域。”

    “那青山派那边?”

    青山派的地盘在仙域与魔域的边界线,算是比较偏僻的小门派了。

    “和师尊说过了,他同意我带你走。”

    景奕一边束起他那如墨般的发,一边漫不经心地答道。

    “那师姐?”

    花知雪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打听起清月来。

    “她好像去沽国找线索了,问她做什么?”

    见她醒了之后第一时间就问起清月,景奕不禁皱起了眉。

    清月怎么对她的她不知道吗?

    不仅如此,她还伤了自己对自己用什么摄魂术,当真是把他给气到了。

    何必与那种人浪费口舌?

    误会就误会吧,若有冒犯者屡次不改,甚至还得寸进尺的,直接杀了便是。

    景奕对清月可没什么好感。

    他找到她的时候,甚至都对清月起杀心了。

    若不是顾及到她的一部分灵魂记忆在清月身上,恐怕他就直接下手了。

    他很怕她一睡不醒,带她回来的这段时间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幸好,她没有昏迷太久。

    “我只是在想,师姐对易岑哥哥用情至深,能撮合一下总归是好的。”

    花知雪托腮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自己的发尾。

    现阶段看来,易岑是很珍惜她这个妹妹的,至于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老实说,她也不太懂易岑是个什么态度。

    因为他表达的实在是太模糊不清了。

    更何况易岑看上去好像对女主也比较特殊,而且女主都要来上演手撕白莲花的戏码了。

    她现在不给自己洗白脱身。

    以后只会越卷越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