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旷世神婿〕〔我是赘婿〕〔赘婿当道〕〔夫人饶命:将军的〕〔脉脉春风,冰雪消〕〔王者战神江南〕〔冤家路窄:医妃概〕〔一世豪婿岳风〕〔岳风〕〔妻来孕转〕〔王者废婿岳风〕〔神级狂婿〕〔当时曾许诺〕〔给我老婆打一千亿〕〔我怎么就成灾星了〕〔旷世神婿全部目录〕〔乔舜辰秦静温〕〔一孕双宝:总裁爹〕〔我是岳风〕〔爹地,妈咪要逃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129章 说你爱我
    “你!”

    她急忙捂住破碎的布帛,景奕却趁势揽过她的腰肢将人打横抱起。

    “堂堂魔帝大人来仙宫——”

    还未等她说完,景奕掀开纱帐将她扔在床上,他的唇便紧接着覆上来将她的话语吞没。

    景奕并无平日里的爱惜,搂着她的手臂猛然收紧似要让她嵌入自己的身体中。

    这般自暴自弃的颓丧。

    带着一种想要与她同归于尽的歇斯底里,他只是一味而宣泄着,从唇角到脖颈,又像是个惩罚,在她的白皙的肌肤上烙印下属于他的痕迹。

    花知雪的红唇微颤。

    就连淡淡的血味漫入口中也不自知,只是初次见到比那时还要疯狂的他。

    “够了…”

    她咬紧下唇伸手推开埋首在她颈肩的男人,景奕顺势抬起头,却不曾从她身上离开。

    “你可曾对我动过心?”

    他眯起赤红的双眸捏着她的下颔,居高临下却又冷漠的看着她,那双瞳孔里装满盛怒,却仍有些许被他藏的很好的期待。

    花知雪抿着唇,闭上双眼转过头。

    “不曾。”

    她回答的果决又干净利落,让他心口的痛楚愈发加深。

    “看着我说。”

    景奕呼吸微重,语气中的焦躁和不耐却分明是想在她身上寻求那一缕渺茫的希望。

    他俯身轻咬住她柔软的耳垂。

    一改先前吻她时的粗暴,而是温柔地厮磨起来。

    “别这样……”

    她嘤咛一声低声道,被他的举动给撩拨的有些情迷意乱,只是理智的防线依旧牢固。

    “那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景奕停下动作,染上**的视线带着强烈的占有和期待落在她的身上。

    她知道。

    但是她不可能给景奕希望。

    “魔帝大人,说这些煞风景的话作甚?”

    花知雪倏然娇笑一声,软糯的嗓音带着撒娇的意味,她主动伸出双手攀上他的脖颈将自己送上,迷离的双眸水光潋滟却勾人心魄。

    “琴仙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的声音冰冷而低沉,亦有压抑躁动**的痛苦。

    柔软的娇躯主动贴上他的怀中,直接挑起景奕那根紧绷的心弦,他的手掌覆在她的腰间,在这样暧昧的氛围下仿佛随时都会擦枪走火。

    她从不拒绝他的拥抱他的吻,甚至连身体都可以给他。

    可偏偏这一颗心容不下他。

    她以最残酷的方式将他的希望粉碎。

    “嗯,仙儿自然是知道的。”

    双手搂着他脖颈的人儿忽然笑了笑,又如同一只猫儿般撒娇似的蹭了蹭他。

    萦绕在她身边的是那份独属于他的气息。

    也唯有此刻,她才能最后再贪恋一下。

    花知雪很清楚,一旦景奕撕破这层薄薄的窗纸来询问她想要得到回应的时候,她和景奕之间就再也回不去了。

    若是他没有主动捅破这层纸。

    或许他们还会保持着朦胧的暧昧若即若离吧。

    “你既然知道就不该挑拨我。”

    景奕声音沙哑却加重力道将人搂紧,那份想要将她彻底占有的想法却叫嚣得愈发厉害,源源不断地灼烧着他的理智。

    煎熬又痛苦。

    可他还是没能得到她的心,哪怕将她占有又有何意义?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