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甜妻,宠定了〕〔惊龙战神叶天帝〕〔风浅薇云凉泽〕〔我是系统管理员〕〔天才神医宠妃〕〔大流寇〕〔冷先生的甜婚指南〕〔上门女婿叶辰〕〔最后一曲倾国倾城〕〔阮苏〕〔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叶辰萧初然章节目〕〔专属甜宠送上门〕〔盖世战神之萧破天〕〔唐楚楚江辰〕〔穹顶之上〕〔江辰与唐楚楚〕〔万界圆梦师〕〔我每天随机一个新〕〔大唐的旗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是反派白月光 第3章 傅以臣
    即使有副手帮忙,拿到药还是费了一些功夫。花知雪在拿到药之后也没再多停留,提着药便和王姨回到郊区的房子里。

    她刚从浴室出来。

    刚挂完电话的王姨眉间染上喜色。

    似又担心惊扰到她,特地将声音压低了些这才向她报喜。

    “小姐,琴老爷来的电话,说是大家子一起吃个饭。”

    在这个节骨眼上?

    “是要去见姐姐吗?”

    刚洗完澡出来的花知雪捋了捋自己的卷发,推着轮椅慢条斯理的来到王姨身边。

    “是,琴老爷旧友的儿子会来接您。”

    王姨满眼欣喜笑着拿过梳子替她梳头。

    “旧友的儿子?”

    “是啊,和南少爷差不多大,也是今日才过来的,老爷应该是想着让你们小辈熟悉一下。”

    王姨将她的发打理好,又替她理了理衣领。

    她穿着件素白雪纺长裙,外搭杏色小披肩,披肩系带垂下两只毛绒绒的白团子,俏皮又可爱。

    花知雪叹息。

    她懒洋洋地瘫在轮椅上,单手托腮兴致缺缺小声嘀咕道,“我能不去吗?”

    王姨一愣有些为难,“应该…不能。”

    人都亲自过来接了,哪有不去的道理?琴老爷或许也根本没想过她不太愿意。

    “唉。”

    她是真不想去。

    好端端的往人多的地方跑,没几个小时末世就来了,她赶着过去送人头吗?

    “小姐您就别唉声叹气了,我看出去转换一下心情也好,老爷旧友的儿子也该到了……”

    王姨叨叨絮絮推着她下楼。

    可当门打开她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粗犷的越野车时,却在这一刻倏然愣住。

    身形挺拔的男人衔着雪茄,手肘慵懒地搭在车窗上。

    飘渺的烟雾将他的侧脸棱角分明的轮廓晕染朦胧,那如同出鞘的刀般,锐利的视线在她看向他的那一刻便向她扫来。

    只是在看到她时。

    他明显也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下一秒,这份意外就被他眸中的饶有兴致所替代。

    男人慢条斯理地搁下雪茄,眉峰轻轻挑起,意味不明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琴仙儿?”

    花知雪抿唇攥紧膝上的毛毯,这还是不久前他递还过来的。

    谁能想到居然会有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这巧合未免也太巧了些。

    “傅少帅知道小姐?”

    没等花知雪接话,王姨惊喜的目光在这两人间看来看去。

    那位傅少帅敛了神色笑道,“是,来时听琴叔说了,阿姨叫我以臣就行。”

    他下了车,身上穿的军装前襟领口的扣子未扣,隐约可以看见微微露出来的白衬衫翻领。

    花知雪的目光往他的腹部瞄去,却下意识的忽略了向她走来的男人。

    “琴小姐很在意?”

    只是稍微俯身,他的唇就在不经意间擦过她的耳畔,徒留温热暧昧。

    “你的伤……”

    她惊退,却躲无可躲。

    傅以臣的手趁势娴熟地绕过她的背后落向她的腰肢,在她这一瞬退缩时,他便将她整个人儿拦腰抱起带上车内。

    “只是小伤。”

    他说的漫不经心,看上去也确实不是很在意。

    花知雪被他这句说得不知该怎么接。

    王姨忙着将她的轮椅折叠,倒是不曾注意这两人在悄悄咬耳朵。

    傅少帅。

    傅以臣。

    全书里最神秘的反派,也是个给自己注射病毒最后活下来的狠人,没人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不是最后他主动选择退让,恐怕末世也不会那么快结束。

    “少帅……”

    花知雪抿唇看着这个把她放在副驾驶座上,还低头给她系安全带的男人。

    “嗯。”傅以臣头也不抬。

    “能把王姨一起带上吗?”

    这话说出来傅以臣手上的动作一顿,还以为她想说什么,结果就这么件小事还要小心翼翼的来问他?

    他看上去有这么不近人情吗?

    “知道了。”

    傅以臣抬手摩挲了一会下颔,转身又下了车去帮王姨抬她的轮椅放上去。

    没一会儿,王姨就走到车窗旁。

    “小姐,是您让我一块去吗?”

    花知雪颔首,“我自己一个人待会还要麻烦少帅,王姨一起过来也有个照应。”

    她想象不出傅以臣照顾她的场面。

    可能他也未必那么好心,花知雪也不想和他牵扯过深,承他的人情实在是太难还了。

    “小姐说的是。”

    王姨也不再推辞,坐到了后座上。

    一路上缄默无言,只有笼罩在安静下的繁华城市和不断飞逝而过的模糊的景。

    花知雪抵着椅背,望着车窗外结伴同行的人们出神。

    “叮咚!”

    花知雪拿在手中的手机屏幕忽然一亮,紧接着就振动起来,她拿起电话,看到备注上“谨时哥哥”这四个字,沉默接通。

    “仙儿,你现在在哪?”

    南谨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一向冷静的他竟然也会有这样急切的一面,电话那头南谨时的背景音很吵。

    似乎在人很多的地方。

    “我和傅少帅还有王姨在一起。”

    说罢,她瞄了一眼身边那个始终淡然自若的男人。

    傅以臣似乎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他放缓车速慢慢停靠在僻静的路旁。

    似乎是想等她讲完电话。

    “那就好,你们现在不要过来,琴老爷他…身体不太好,今晚就不用聚了。”

    电话那边的南谨时声音依旧沉稳。

    不过不难听出,他对现状似乎也感到有些棘手。

    “谨时哥哥,怎么了?”

    她对这琴老爷没印象,自然也没什么感情。

    毕竟花知雪这身体也不是真从娘胎出来的,还是西帝一手把她捏出来放进这里,自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情了。

    照顾她的也就南谨时和王姨。

    “仙儿,老爷发高烧昏迷不醒,现在我们在医院。”

    南谨时那边的声音很嘈杂。

    隐约还能听见旁人急促的叫喊,和什么东西拖拖拉拉的声音。

    “我要过去吗?”

    不过还没等那边的南谨时回话,她的手机就被傅以臣从她手里夺走按下免提键。

    “哪家医院?”

    那边的南谨时听到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如实道,“中央大道的那家。”

    处于市中心的医院。

    “行。”

    他挂了电话就将手机递还给花知雪,踩下油门调转方向。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穿梭在轮回乐园〕〔一万年新手保护期〕〔大奉打更人〕〔萧破天〕〔都市隐龙叶辰〕〔我的首富外公〕〔穿越星际之做个美〕〔重生格格种田忙〕〔长夜余火〕〔重生八零养娃日常〕〔这个诅咒太棒了〕〔全娱乐圈都知道我〕〔萧破天盖世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