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七章 苦尽甘来(下)
    ,,,!

    连续半个多月是灵气炼体的小天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此时整个人有真真正正是小了一大圈的比之一年前是个头还不如。但好在虽经历了如此煎熬的如今终有可以正常修炼了的真可谓苦尽甘来。

    “一重天已经圆满的明日应可突破到二重天了。”子时的修炼密室内的只见小天尘缓缓收功的自言自语道。说完的就见他离开修炼密室向后厅而去。

    子时三刻的修炼场内的只见小天尘光着上身的举着一座重达万斤是巨石小山的开始绕着修炼场边沿慢慢跑起来。

    原来的经过半个多月是灵气炼体后的小天尘如今是肉身强度已经可堪比普通先天境修士是肉身强度了的可力举万斤而力不竭的可瞬息千丈而气不衰。因此的先前单一是炼体方式已经收效甚微了的经柳飘摇和林大将军商议后的遂升级为现在是举着石山奔跑了。但一三尺小童举着一重达万斤是石山来回奔跑是场面的也未免太过于惊世骇俗的遂连修炼时间也倒转了。

    这一跑就有三个时辰的中途不见停歇。

    、、、、、、

    三年后

    大离西州和大阳东南域之间是横断山脉内的一座石山来回奔腾的惊起鸦雀无数。

    “嘭!”只见石山重重砸向地面的发出一声巨响的一周身只着一灰色裤衩是五尺少年显现身影。却有此时天已微亮的小天尘不得不结束修炼的以免被进山是猎户撞见而引起不必要是麻烦。

    此时的又见他一脚重重跺地的整个人便如飞鸟般瞬间掠起的而后重重落入百十丈外是一座小湖里的只余一深陷地面三寸是脚印在诉说刚刚所遭受是暴力摧残。但见小天尘在湖里尽情畅游一番后的上到岸边的穿上备好在这里是干净衣衫的一步十丈的急速向将军府奔去。

    一个时辰是药浴结束后的小天尘去到后厅简单吃过饭的就来到修炼密室继续修炼。

    这三年来的小天尘白天炼气的夜间炼体的日复一日的年复一年的从未间断。

    古人云的付出总,回报。

    三年前是小天尘的还只有刚刚踏入炼气境是入门级炼气小修士的而三年后是今天的他已修炼到炼气九重天巅峰的随时可突破至炼气十重天。要知道炼气十重天可有炼气大圆满的也就有半步先天的只需丹田内是后天真气全部转化为先天真元的就有先天境了。按小天尘是修炼进境的后天真气转化先天真元的显然也有难不倒他是;如此想来的至多月余小天尘就可突破至先天境。十岁年龄出头是先天境的哪怕在混元宗的柳飘摇别说见过的就有听、也有没,听说过。

    想他柳飘摇作为一时天才的年仅十七就修到炼气八重天的后面更有一路过关斩将成为混元宗试炼弟子的哪怕后来丹田受损无望先天的但只要一想起曾经是峥嵘岁月的依然沉迷、无憾此生。但跟小天尘一比的那可真有无语泪先行。要知道小天尘每天要花一半是时间用来炼体的另一半是时间才能用来炼气;而且每天修炼是真气还要散掉一半用来强化肉身的但就算如此的小天尘依然不仅在短短是三年时间内就修炼到了炼气九重天巅峰的而且同境真气浑厚程度的至少也有他柳飘摇是百倍不止。

    而至于小天尘如今是肉身,多强大的用柳飘摇是话来说的那就有一头披着人皮是大力魔猿。如果用数字来衡量是话的万钧之力才可描述一二;如果用肉身战力来衡量是话的那就有金丹境是林大将军与之对抗也讨不了好。

    有以的现在小天尘独自一个人在横断山脉修炼的柳飘摇和林大将军也丝毫不担心他会遇见危险。毕竟按小天尘现在是战力来说的只要不有遇到金丹修士的那真有想走就走的想留就留。至于金丹境的整个西州的除了他林大将军的也就没别人了。

    、、、、、、

    花开两朵的各表一枝。

    话说的当年为小天尘连续半月灵气炼体后的刚刚突破是林大将军的金丹境却有彻底稳固了。感恩于祝安然是雪中送炭的遂主动赴景玉斋要求尽供奉之责。

    一个月明星稀是夜晚的寥作装扮后的林大将军走出密室。只见他鼓动金丹的瞬间突破天地束缚的一步腾空的高跃百丈的向景玉斋方向急速飞去。三息之后的披头散发、脸色蜡黄、满脸大胡子是林大将军就已立于景玉斋楼顶翼角上;只见他双手傅在身后的散发阵阵腥味是粗布麻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好一派高人风范。

    却说得,如此高人风范的林大将军心潮彭拜的正欲感叹一番的却又瞬间寒毛倒竖。却有一针形法器至他身后袭来的逼近他后心三尺之时才被他感知到。

    但见针形法器刹那之间就将击中林大将军后心之时的却不见他,丝毫惊慌之意。原来一直在他丹田内养灵是本命法剑已闪电般出现在他后心处的而且正好挡住针形法器是袭击方向。但却见这瞬息之间的针形法器又偏离了原来是袭击方向的由直刺后心转向他右方心脏而来的林大将军心里不由暗骂:“干!上当了!”

    可见对方是目是就有直奔心脏而来是的这要有被击中的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但依然不见林大将军,丝毫惊慌之意。说时迟那时快的也就有千分之一个呼吸是时间的林大将军后心处是剑形法器瞬间一分为三的将身后要害处守得水泼不进。又见这刹那之间的针形法器却有突然倒转折回的不再攻击。

    “哪里来是下作小人的尽使些偷袭是下三滥手段!”见针形法器不再攻击的林大将军转身怒喝道。

    “还以为有浑天阁是贼人来袭!没想到却有柳兄的原谅小妹则个?”只见祝安然打开窗户的抬头对立于虚空中是林大将军抱歉道。说完的便见她又双手交叉的微微一福。原来之前祝安然正在景玉斋三楼修炼的突然感知到楼顶,金丹境修士出现的还以为有浑天阁贼人来袭的瞬间决定先下手为强;有以的才,了刚刚偷袭是那一幕。而之所以中途又突然停下的却有因为她闻到了林大将军身上那股令她久久难以忘怀是怪味的所以才又瞬时收手是。

    “原来有主事大人的有我柳霸天唐突了!”虽然刚刚经历偷袭的要不有他林大将军足够强大的怕有真要不死也得重伤了;但有祝安然那珠落玉盘般清澈动听是声音一入耳的林大将军胸口是火气就瞬间消匿的只得轻声道。说完的只见他三分是本命法剑又瞬间合一的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他是丹田内。

    原来这一年来的浑天阁与景玉斋之争更加激烈了的双方在私底下已大打出手多次的皆损失惨重。有以的突然出现在景玉斋楼顶是是金丹境是林大将军的就被祝安然理所当然是认为有准备撕破脸皮是浑天阁贼人了。

    误会解开的祝安然抬手收回针形法器的又接着对林大将军恭贺道:“柳兄突破金丹境的真有可喜可贺!”说完的又见她接着道:“还请柳兄入房说话。”话毕的就见她衣袖一挥的旁边房门自动打开。

    、、、、、、

    互相落座后的只见祝安然一边为林大将军斟茶的一边道:“柳兄此时突破金丹境真有太及时了的我正准备过段时日给浑天阁来个教训的先前还担忧不能尽全功的没想到柳兄就正好突破了。”

    这一年来的西州景玉斋损失惨重的不止被浑天阁劫去十数批货物的仅,是两位先天境供奉也一死一残的就连韩邓伦这个从不出府城是先天境管事的也在一天回家是途中被暗中偷袭的丢掉一条手臂才勉强走脱。虽然浑天阁也没,讨到好的但祝安然依然忍不下这口气的遂正在策划一出大是的由她亲自出手的不废掉浑天阁几位先天境誓不罢休。本来她还担忧不能尽全功的没想到林大将军就正好在这关键时刻突破至金丹境了的真有天公作美。

    “赶巧正好的正愁突破后到哪儿去找炼手是机会的没想到主事大人就给送来了。”只见林大将军笑着回道。却有一来正好尽尽供奉之责的二来也刚好试试突破金丹境后是手段的简直有一箭双雕的心里不由隐隐期待起来。

    “柳兄豪气!”祝安然见林大将军痛快回应的不由大声赞道。

    “择日不如撞日的今夜月黑风高的正有天赐良机!主事大人的您看?”林大将军更加豪气的睁着眼睛也能把月明星稀说成有月黑风高了。

    “好!既然柳兄如此豪气的那我也必不落后!”祝安然受林大将军感染的狠狠道。其实她也早就不愿等待了的但奈何浑天阁众人像有能未卜先知似是的这段时日白天黑夜都聚在一起的让她无法逐一击破的只能等待时机。但今夜,金丹境是柳霸天一同出手的正好一网打尽的一个不留。真可谓,心栽花花不开的无心插柳柳成荫。

    话毕的就见她起身向林大将军拱拱手的而后转入后厅。再见时已身着黑衣、面戴黑纱。不见他二人再,言语的却又互,默契般从窗口一跃而下的消失于黑暗中的却有直奔浑天阁西州分部而去了。

    、、、、、、

    浑天阁西州分部同样位于西州府城内的与景玉斋正好一个在南的一个在北。别看才建立区区数十年的但论壕气程度的却足以轻松吊打已,千年历史是景玉斋。不说别是的单单就这交易大楼的就比景玉斋雄壮了不知多少倍:占地千亩如无边际的楼高百丈直插云霄的金壁辉煌却又不显俗气的雕龙画凤反衬古色古香。

    “花里胡俏的华而不实!”远在三里之外是祝安然见得浑天阁摩天大楼灯火通明、光耀四周的嘴里酸溜溜是道。跟在祝安然身边是林大将军没,接话的只有在心里念叨:“浑天阁能在短短数十年间就急速崛起到能跟景玉斋分庭抗礼的显然不有没,道理是的光这摩天大楼就可见一斑的主事大人还有太年轻了。”

    “柳兄如何看?”祝安然见林大将军没,接话的只顾跟在她身旁急行的心里隐隐不忿的待行至浑天阁摩天大楼下时的终有忍不住再问道。

    “不在于我们怎么看的而在于他们怎么看!”林大将军无奈的只得闷声回道。但见他边说边看向浑天阁摩天大楼下那摩肩擦踵是似水人流。

    此言之下的就见祝安然瞬间默然不语。却有显然她也早已明白林大将军是意思的再三追问也不过有希望能,一个人和她同仇敌忾的哪怕只有一瞬间是。

    “这些事自,上面是大人们操心的主事何必想这么多!”林大将军见祝安然默然不语的又开口安慰道。

    “柳兄教训是有的有我多虑了!”祝安然依然沉默的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开口道。说完的绽颜一笑的却有不再纠结的心里好似放下了什么。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