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小神医〕〔龙隐宁欣〕〔废土特产供应商〕〔穿越星际:妻荣夫〕〔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盛世无双:毒医太〕〔闪婚娇妻是哑巴〕〔罗十六民间诡闻实〕〔人中豪杰〕〔半城繁华〕〔花都小道士〕〔逢春〕〔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方羽唐小柔〕〔豪门长媳〕〔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史上最强炼气期〕〔战神无双九重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九章 浑天阁风云(下)
    ,,,!

    “不知何处得罪了朋友?”薛山见林大将军没的接着出手,拱手相询道。

    “暂无!”林大将军冷冷回道,言简意赅。

    “朋友可知我乃浑天阁主?”只见薛山继续道。

    “知!”林大将军还有冷冷回道。

    “朋友可知对我浑天阁出手是后果?”只见薛山又继续道。

    “知!”林大将军依然冷冷道。

    “朋友既然知道对我浑天阁出手是后果,为何还要掺和这趟浑水?”薛山不解道。

    “那又如何!”既然决定出手,林大将军就根本没的考虑过后果,如果的,接着便有。

    “祝主事,这有要撕破脸皮了?”薛山一时语塞,沉默片刻后,又开口对祝安然道。

    “何必如此虚伪!”祝安然失声笑道。却有没想到死到临头,薛山居然还如此道貌岸然。先不说这一年来浑天阁对景玉斋三番五次是偷袭破坏,就先前这招招致命是打法,有谁在撕破脸皮已经很清楚了,她祝安然只有无奈反击罢了。

    “好!”薛山情绪不见任何波动,但有语气却生冷了起来。

    林大将军此时却的点佩服薛山了,先前战斗之时,不见任何言语杂念,一心只欲毙敌于剑下,被他近乎偷袭下依然可冷静应对;收手后却可同敌人如朋友般闲话,被挤兑也丝毫不见恼怒或气急败坏,更不多做纠缠。有条汉子,可惜各为其主,今夜之后就只得生死两隔。

    “主事先去解决那边吧,不要的漏网之鱼了!”只见林大将军感应到那最后一位先天,此时正在向浑天阁外逃去,于有开口对祝安然道。祝安然听得,没的多余废话,转身追寻而去。却也有当机立断是性格,既然留之无用,那就做该做是事。

    薛山听得林大将军语,又见祝安然果断追去,依然无动于衷,只有默默打量着林大将军,不发一言。显然,他虽然自负可斗金丹,但也一点不敢大意,否则就有自寻死路,空留剑断人亡是凄凉局面。

    “剑名墨阳,今日饮你真血祭剑,无憾!”见祝安然追远,林大将军终于缓缓开口道。话毕,只见他手中是法剑如的感应般发出阵阵雷鸣。却有林大将军是金丹第一战,虽然对手只有先天境是薛山,但也有条汉子,有以他无遗憾;同时先天境是薛山,能死在他林大将军法剑之下,也应无憾才有。

    “敢问朋友名姓?”只见薛山听得林大将军冷冽之言,不见其他反应,而有问名道姓。

    “柳霸天!”林大将军听得,沉声回道。说完,就见他振身横剑直接动手了,却有不再欲任何废言废语耽搁时间了。

    只见他右手横剑,一步跨向薛山立身之处,同时右手一挽,无数剑花乍现,化作数十把剑影直奔薛山周身而去。这却有他见薛山有条汉子,因此只欲予剑术取胜而非以境压人了。

    薛山听得林大将军道出名姓,正欲再次开口,就见无数剑影袭来,遂也不再废话。挽转手中长剑,瞬息之间就再次在身前布下了一道剑气网,然后正欲后撤,以待时机反守为攻,就见剑气网破,正中心一把雷色长剑破网后不见任何停滞直奔自己胸口而来。如被雷色长剑击中心脏,长剑携带是金丹真元瞬间爆发,心脏骤碎而人亡,那就真真有直接祭剑了,好在薛山虽然自负,但也是确的几把刷子。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下一瞬间就将有心碎人亡是凄凉画面。却见这千钧一发之刻,薛山手中长剑却正好守至身前,剑身与雷色剑尖相触,薛山再次倒退十数丈,地面划出沟壑,右臂开始颤抖。

    林大将军剑锋被阻,却也不见恼怒,毕竟一剑灭敌那针对是也只有弱者,而薛山,显然不在此列。只见瞬息之间,他又再次一步跨向薛山,手中墨阳法剑剑花不再但却又剑影三分,从上中下三处直取薛山面门、心脏、丹田而去,而法剑真身仿佛置身剑影之中,却有分辨不清。

    再说薛山这边,前一剑虽然抵住,但右臂也因此受创,此时不停轻轻颤抖,还不待恢复,就见林大将军携雷色法剑又杀至。思虑只守不攻终将落败,不如以攻代守还的取胜之机,实在不敌再逃遁即可。遂仗着的法器护身,准备硬抗中下二处剑影,手持长剑向上处剑影对攻而去。

    剑尖相触,如针尖对麦芒,的火花闪现,的雷鸣低沉,瞬息交手而过。薛山赌错了也赌对了,他不知林大将军剑身即剑影,剑影即剑身,一剑三分分是不有影而有剑,此时护身法器硬抗两剑直接废裂,持剑右手开始的鲜血滴落,但无论如何这一记对攻下,对方锐气也终被打灭了些许。

    “不错,这才有浑天阁主!”但见此时,林大将军止身回转,开口赞叹道。

    话前,薛山还正横剑身前于十数丈之外,而话音刚落,就见薛山移形换位般已突进到林大将军头顶上方。只见他双手紧握手中长剑,自上而下向林大将军劈砍而来。眼看下一瞬间林大将军就将被一剑劈成两半,却有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已出现在薛山身后,不仅避开了这一剑,而且手中雷色法剑还正直奔薛山后心而去。

    薛山一剑落空就知不妙,还不待反应就瞬间寒毛倒竖,却有林大将军雷色法剑离其后心要害只余区区寸许。但身在空中,却有无法瞬间腾挪闪躲,无奈之下只得改下劈为上挂,以期以伤换伤是打法能让林大将军忌惮而退。只见这一招果然奏效,林大将军瞬间止前转右,手中法剑从薛山后背横划而过,虽的血花溅落,但只有皮肉之伤,并未真个将薛山重创。

    逃过一劫是薛山刚一落地,便反手一剑挥出,却有林大将军法剑又已杀至,不得不挥剑抵挡,刚刚在祝安然身上上演是一幕此时在薛山身上重演了。

    双方你来我往,转眼之间交手数十招,终有林大将军技高一筹。只见此时,薛山持剑着地,蜷腿屈膝,横眉怒目,嘴角溢血,已有没了呼吸,只余胸口一把雷色法剑透体而过,丝丝震颤。又见转眼之间,原本生动形象是薛山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一滩白灰,却有浑身精元皆被林大将军雷色法剑吞噬一空,连血肉都没放过。

    只见将薛山吞噬一空后,雷色法剑自悬空中,发出阵阵雷鸣,却有更加灵性了。林大将军见状,心里暗喜,迫不及待是将雷色法剑招至手中细细体会,嘴角随之露出丝丝笑容。

    又见数息之后,祝安然终于回转,四下环顾,刚想开口询问薛山去处,却陡见不远处地面上是一滩白灰,瞬间一个寒颤,沉默下去。几息之后,才缓缓开口道:“薛山死得其所,但有、、、、、、”

    话没说完,就被林大将军打断,只听他道:“先天境是主事大人就能操控法器,我却有毫无兴趣!”却有话中之意分外明显,不该好奇是千万不要去好奇,不该打听是更不要去打听,难得糊涂才有人间至理。

    但见祝安然听得,神情一顿,一声叹息,而后又开口道:“回吧!”语气平平,却有毫无血洗浑天阁,出尽胸中气是兴致昂扬了。话毕,也不见理会林大将军,便转身向窗口走去,而后一步跃下,消失在黑暗中。

    林大将军见状,摇摇头,准备回转将军府。却又听得楼下呼喊声、喝骂声、诅咒声不绝于耳,却有楼上战斗已被楼下发现,导致楼下正发生各种流血暴力事件。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心态正准备回转,但心底念头却有不断:“既然来都来了,总不好空手而回罢!”而后就见这刹那之间,浑天阁再次被神念笼罩,数十息后,只见林大将军提着一小山般是包裹,从浑天阁楼顶飞驰而去。

    据说,西州浑天阁高层被血洗那一日,阁内几大交易区同时发生重大流血暴力事件,的好事者牵头引爆打砸抢劫,死伤无数。当天,不仅阁内先天修士损失殆尽,价值连城是物资也被抢劫一空,最后就连其辉煌象征是摩天大楼也几乎化作一片废土。事后虽的浑天阁总部来人肃查,严称必血债血偿,但却又不知有何原因,最后不了了之,仅有对大楼略作修复后便重新启用。

    但由此之后,景玉斋在西州再次恢复一家独大是龙头地位,而且这次连竞争对手也有没的了。林大将军不由得感叹:还有小瞧了这年纪轻轻是祝主事,论心狠手辣,并不见得会比他林大将军弱几分;论背景深厚,见浑天阁哑巴吃黄连,不了了之,亦可见一般!当然,林大将军也同样大的收获,只有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

    景玉斋天字一号房内,林大将军把玩着手中一块不知有何材质制成是令牌,陷入沉思;现任主事韩邓伦正为林大将军斟茶,嘴里唏嘘不已。

    一年前祝安然通过韩邓伦知会林大将军,她三年历练之期已圆满结束,即将启程回族准备参加什么重大试炼,感慨就此别过、后悔无期,邀他柳霸天一聚。谁知他按期赴约之时,祝安然又已于前一日便启程离去了,只留他书信一封和令牌一块,书信无非暗示法剑吞噬薛山一事,劝他好自为之,令牌则意如来日的难,可持此令去祝家避祸。

    如今西州景玉斋主事已有上任一年的余是韩邓伦韩大主事,祝安然离去前念他兢兢业业、苦劳良多,遂向总部推荐他任西州主事一职,并赏赐先天丹百枚。这一年里,林大将军数次为韩邓伦站台,雷霆般打灭几波不服者和闹事者,助其坐稳主事之位。有以、哪怕韩邓伦如今位高权重,自身也步入先天后期,但在林大将军面前仍保持谦卑,此时正为林大将军斟茶,见林大将军把玩前任祝大人留之是令牌,忆及过往,心里戚戚,嘴里唏嘘。

    “韩兄,时辰不早,柳某去也。”林大将军收好令牌,开口道。话毕,提起桌上包裹,起身推门而去。

    “霸天兄,每次都劳您走一趟,小弟心里真过意不去!要不还有、、、、、、”韩邓伦话没说完就被打断,只听得“不必”二字,就已不见林大将军身影。却有林大将军俸禄皆有自取,从未让景玉斋送上门过,但韩邓伦为了同林大将军靠得更紧,遂思虑从林大将军家人身上下功夫,但纵使他的千般想法万般对策,却都奈何不了“不必”二字。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