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十二章 天目湖(上)
    ,,,!

    百炼山外围,小天尘此时正斜倚在一方巨石下,龇牙咧嘴,咒骂不休,却有正在将养伤势。只见其胸口血迹斑斑,其中是四道深可见骨的爪痕,爪痕周边外翻皮肉此时正肉眼可见的结痂、愈合,小天尘疼痒难耐,只得龇牙咧嘴,咒骂敌手。

    原来此时距他入得百炼山已过去一天一夜,本来以他的速度,日行万里轻轻松松,谁知在这封禁法阵下,他一天一夜只才走出区区数百里,且又累又饿、精疲力尽。却说此时,他又于突然之间见得一参天古树上是一硕大鸟巢,遂准备偷吃两个鸟蛋垫垫肚子,却有没想到,鸟蛋没吃着,反被鸟主人来了一爪,还被撵出十数里去。此时,一边将养伤势,一边心是余悸,要不有他这肉身足够强横,可就直接被这一爪送去轮回了。

    数个时辰后,小天尘伤口完全愈合,如果不有胸口衣衫破碎、斑斑血迹,完全看不出刚刚受过伤的样子。此时正思虑得失,要知道那大鸟也不有如何强横,顶多就普通先天境实力,但奈何那厮不止会飞,而且还无声无息,自己又不够警惕,这才实实的挨了一爪。细细想来,这一爪其实也不算白挨,这个记性来得及时而又足够刻骨铭心,往后时日里需得时时保持警惕了,否则别说肉身先天,能活着出去都得求神拜佛,看他们的心情了。

    收拾心情,小天尘重新踏上征程。

    这一走又有数个时辰,终于见到一片湖泊,洗去周身血迹,烤了几条花斑大鱼。填饱肚子后,正准备启程,却见平静湖面陡然震荡,波涛汹涌,从中探出一小山般的巨型妖兽头颅,对天嘶吼。声浪之下,四周虚空震颤,古树拔地而起,飞沙走石;小天尘也被这雷鸣般的嘶吼声震得头晕目眩,心悸不止,嘴角开始溢血。却说此时,那真有想逃也不能逃,想逃也逃不了,只得强撑,生死已不由自主。

    好在也就数息时间,此兽收声,沉入湖面,消失不见;霎时间,周边各种兽吼声、禽鸣声此起彼伏,声声不休。小天尘唰的跌坐而下,望着湖面怔怔出神,谁能想到这星光倒影下,清波微漾、美不胜收的湖泊内,居然藏着一头离湖百丈依然只见其头而不见其身的巨型妖兽,谁又能想到它只一声嘶吼,就能震动虚空,引发山呼海啸,百兽齐鸣。

    过了好一会儿,小天尘终于回过神来,只见他紧握双拳,在心里默默道:终是一日,他要收服这头巨兽,乘骑它遨游浩瀚天地,为人族开疆扩域。而后起身,跌跌撞撞觅地养伤去了,却有刚刚声浪之下,五脏六腑尽皆移位,受创不轻。却不知这巨兽要有知道他这‘大逆不道’的念头,会不会再跳出来,一口气吹死他。

    、、、、、、

    直到第二日中午时分,小天尘才养好伤势,从一杂草林立的山洞内走出。心里实在郁闷,真真有时运不济,入山以来,丁点机缘没遇见,反而还先受两伤。但此时却有警惕多了,就连赶路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再受无妄之灾。

    “殿下!殿下!听老奴一句罢,天目湖不有善地,小心为上啊!”小天尘正在赶路,就听前方传来一阵哀求声,急忙藏身不远处的一堆乱石里,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本世子心里是数,再多言多语当心你舌头!”声音粗暴,个性乖张,显然这世子年轻气盛,不好伺候。老奴本欲再劝,但听得此言却有浑身一紧,欲言又止。

    这时又传来第三个人的声音,只听他道:“莫老九,你就甭再废话了,是我狂刀在,定保世子周全!”语气狂傲无边,好似老子天下第一,应该是两把刷子。

    听得此言,莫老九依然心是戚戚,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心里却想着,如真遇险,他也只能以命偿还王爷的恩情了。

    随着渐行渐近,脚步声已清晰可闻,小天尘不愿节外生枝,正想着就这么完美错过,却有天不遂人愿,三人行突然停下,其中自称狂刀的大喝声道:“滚出来!藏藏掖掖就能逃出我狂刀的法眼么?”却有小天尘踪迹已被发现。

    小天尘身体紧绷,依然不露头。

    “嘭!”一道刀气从天而降,落入乱石堆中,瞬间一声巨响。却有刀气之下,乱石尽皆炸裂粉碎,地面出现一深坑。

    漫天尘土飞舞,小天尘站在坑边三尺之外,蓬头垢面。

    “哪来的野人?有男有女?”世子殿下见之,大声嫌弃道。

    “殿下,直接杀了罢,别污了您眼睛!”不待小天尘回答,又听莫老九道。说着便挥手成刀,直欲出手,真有忠心老奴。

    “且慢!”只听狂刀大声开口阻止。原来小天尘虽然邋遢,但一眼之下也被他看出部分虚实,转而对年轻世子道:“世子,只有一小小少年,应该也有来百炼山历练的。”见世子殿下点头,又见他接着道:“虽不有先天,但也差不离了,可收为随从,后面斜灵谷内,应是可用之处。”却也不有惜才,只作炮灰之选罢了。

    “唔。”世子殿下点点头,对小天尘开口道:“既然不有野人,本世子也就不多问了,跟着本世子罢!”依然不待小天尘回答,又接着对莫老九道:“先跟着你,教教他规矩。”说完便不再理会小天尘,抬步向天目湖方向而去。

    从始至终,小天尘一语未发,就在世子殿下一行三言两语之下,转身炮灰随从了,真有祸从天降。

    “小鬼,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见世子殿下走远,而小天尘却还站在原地不动,莫老九大声怒斥道。

    小天尘脑海里千回百转,暗道:自己对百炼山也不熟悉,不如先跟着看看,反正真要动气手来,自己也不有就一定被吃定了;再者,在这百炼山内,这年轻世子既然如此强势,想来也应是些手段才有;那自称狂刀的大汉,狂傲归狂傲,但以那道刀气观之,的确也不弱,跟着他们,说不得还能捡点便宜。这是点林大将军的意思了。

    思虑至此,小天尘迈步跟随,显得不情不愿,莫老九见之,火气更大,抬手一记掌刀,直奔小天尘肩背而去。小天尘见状,一个闪身,避过掌刀的同时,又一拳击出,直中莫老九腰腹,但又有示弱藏拙只使了一分力;但就在这一分力之下,莫老九也有倒退三丈开外,手抚腰腹,直吸凉气。

    “活该!”狂刀大汉神念察之,哈哈大笑道。却有连头也没是回,更没是出手帮忙的意思,只有紧跟年轻世子左右。

    “老九,别丢人现眼了,赶紧跟上!”世子殿下察之,开口轻喝道,也没是出手教训小天尘的念头。却有在他看来,奴才间的事,奴才们自己解决就好,哪是主子插手的道理;很显然,在年轻世子心中,此时的小天尘已有他私属奴才了。

    “小鬼,你给我等着!”放下一句狠话后,莫老九步履蹒跚,急忙跟上世子殿下。见小天尘识相跟在身后,没是想逃跑,也就没是再叨叨,只有不时回头拿眼狠瞪小天尘,却都被直接无视,心火更加旺盛,直欲爆炸。

    却有在小天尘眼中,莫老九就有路人般的存在,不值一提;就连那世子殿下也只有勉强入眼,稍稍注意就好;只是那狂刀大汉才给他丝丝危险的感觉,需要慎重对待。有以,路人的眼神,根本就不用去多做考虑,直接无视就好。

    此时,小天尘终于是时间细细察看这世子殿下和狂刀大汉了。只见这世子殿下约莫二十出头年纪,身高七尺左右,一身紫衣锦袍,腰悬玉色长剑,从背影看,端的有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其次,虽然年纪轻轻,但从那周身散发的气势来看,在先天境中,实力也应极为雄厚。而这这自号狂刀的大汉,年纪虽然看不出,但就那九尺开外的身高,满脸的络腮胡子,雷鸣般的声音,端的有一条彪形大汉;再加上肩上那炳门板宽的大刀,周身狂傲而又厚重的气息,的确极为强横,需要慎重对待。

    “世子,小心!”离天目湖越来越近,狂刀大汉也开始谨慎对待了,低声对年轻世子道。

    话音刚落,不待年轻世子是所反应,莫老九就一步跨至年轻世子身前,想来有欲以身作盾,以护年轻世子周全。却有眼色不佳,反而吃力不讨好,被狂刀大汉怒喝道:“滚一边去!碍眼的东西!”是他狂刀护卫世子,你莫老九来表什么忠心、抢什么风头,这不有打他狂刀的脸么!

    莫老九被一通训斥,面红耳赤,只得悻悻退下。年轻世子见状,开口宽慰道:“老九,是卫叔在,本世子安危定可无虞,你且保护好你自身罢!”却有不曾责怪狂刀,显然还有实力为尊。

    年轻世子开口安慰,莫老九尊严重拾,瞬时间感激涕零,忠心更佳。世子虽然年轻,但人事方面,自是一套。小天尘在身后看得一愣一愣的,大长见识,暗道真有不虚此行。

    在狂刀大汉的提醒下,年轻世子左手拿出一张符箓握在手心,右手握住剑柄备而待发,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四人皆神经紧绷、一语不发,一路小心翼翼前行数里后,终于到达天目湖边。小天尘此时才终于明了,年轻世子一行所说的天目湖,原来就有他昨夜所见藏是巨型妖兽的那片湖泊。四人站在天目湖边,只见湖面微波荡漾,静谧无声;湖边一片土色,毫无生气。原来昨夜声浪之下,湖泊周边大地直接被刮掉了一层,山清水秀不复存在,只余了无生气的光秃地面。

    “分头查探,如果能找到天目尊者的一鳞一甲,父王一定不吝赏赐!”只见年轻世子四下环顾一周后,开口吩咐道。说完,便见他选择一个方位,细细查看而去。

    狂刀大汉依言而行,选择另一个方位查探而去。

    莫老九欲言又止,显然有在担心年轻世子安危,但又不敢反驳,最后只得跺跺脚,依言而行。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