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娱乐王朝〕〔天降三宝:虐渣妈〕〔天下第肆〕〔邪龙道〕〔八零宠婚:甜妻太〕〔奋斗在沙俄〕〔天降六宝:追我妈〕〔姜暖霍北辰〕〔至尊弃婿〕〔龙尊一怒〕〔盛翰鈺时莜萱〕〔王牌神婿〕〔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豪婿〕〔废婿崛起〕〔姜岁岁霍临西〕〔韩三千苏迎夏〕〔华丽逆袭韩三千〕〔豪婿((超级女婿〕〔家族禁令韩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十章 司马青山(上)
    ,,,!

    “唔,不错,不错!小哥儿的确有一手!”通玄老者大赞道,只见他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如正值壮年般豪爽得一塌糊涂。

    小天尘憨厚一笑,却是有点不好意思,这手艺好不好,莫老九应是最有发言权的,但现在好处却全被他得了去。是以,憨厚一笑后,只顾狼吐虎咽,却是没有答话。

    小天尘没有答话,莫迦南三人也更不好答话,是以,和天尘一样,都只是狼吞虎咽,好似生怕慢得一口,就连骨头都不会有剩下的了。

    旁边年轻少女样子就要文雅多了,只见她贝齿轻合,细嚼慢咽,连声音都不曾发出一点。

    端的是“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一时三刻之间,一坛两尺余高‘灵皇玉春’就见坛底,而高丈许、重数千斤的金背黑熊也被“五”人吃得精光,只余几块大骨头能见证其也曾存在于世的痕迹。

    一番酒足饭饱之后,通玄老者开口唏嘘道:“多年不曾如此尽兴了,感谢诸位盛情款待,老朽这厢有礼了!”说完,就欲起身行礼感谢了。

    这可把小天尘四人吓得不轻,这通玄老者一番相处下来后,虽然显得极为和善可亲,但毕竟是前辈高人,前辈高人跟你客气,不论真心还是假意,你后生小辈要是连一点眼力见也没有,就大大咧咧生受下来,说轻了只是会惹得前辈高人一时不快,说重了那就无意于是自断前程、自寻死路。

    是以,都急忙起身道:“前辈安坐!前辈安坐!”其中狂刀卫光修为最高,遂以其为主,听他道:“前辈赏光,是我等三生有幸,荣幸之至,何来感谢之言,这愧煞我等了!”言辞恳切,就差没捶胸顿足了。说完,见通玄老者果然安坐,小天尘又接着道:“真正该感谢的是小子们才对,前辈赏赐的灵酒,却是一口没有少喝。”语气羞涩,显得忸怩不安。

    通玄老者其实就一直安坐如山,根本就没有过要真个起身感谢的动作。小天尘四人见得,却是额头冷汗直冒后怕不已,庆幸反应够快,否则真让这通玄老者尴尬起身,想想这后果,浑身一个机灵。同时,心里也吐槽不已,这些前辈高人真是性情古怪,明明没有这个意思,却偏偏非要这么说,他们这些后生小辈一个不小心就领悟不到,结果就是犯下大错,甚至惹下大祸,真真是有理都没地方可说去。

    通玄老者见小天尘忸怩不安的样子,大笑道:“小哥儿手艺出众,酒量也是可以,下次老朽遇着好食材时,定还要来叨扰一番,小哥儿可不要见怪哦!”

    “就等着前辈赏光呢!”小天尘高声回道,一副恨不得立即化身专职大厨,为前辈鞍前马后的样子。却是林大将军耳濡目染之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拎得门儿清;当然,这脸皮也是“炼”得极为厚实了,“心里话”张口即来,神色姿态也恰到好处,不见一丝生涩。

    “哈哈哈、、、、、、”通玄老者一连串大笑声,却是未见告别,就已携年轻少女踏天而去。

    真是来如风去如风,洒脱不羁,小天尘看得羡慕不已。

    直到通玄老者和年轻少女踪隐声匿之时,小天尘四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在这百炼山内遇着前辈高人,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好了,前辈已走远,我们也出发吧!”狂刀卫光边说边使眼色,一行四人即急行而去,一路默不作声。直到走出上百里后,狂刀卫光再次开口道:“现在应该安全了!”却是先前对通玄老者仍然抱有警惕之心。要知道现在已入得百炼山內围,危险随时可见,一旦遇着通玄老者这般的前辈高人或大妖,一万个小心谨慎都不够。

    “是人是妖?”莫迦南开口追问道。

    “是人无疑,通玄境的大妖,哪怕掩饰的再好,我也能窥得一二!”狂刀卫光回道。

    听得此言,莫迦南终于放心下来。是人就好,是人就没有安全之虞了,是妖的话,就难说了。

    “妖兽化身人形,最低也得通玄境才可,那年轻少女无论如何都不会是通玄境罢?”小天尘开口质疑道。却是在他眼里,那年轻少女看起来也就和他一般大小,境界至多也就先天境,万万不可能是通玄境大妖而化,遂觉得狂刀卫光和莫迦南的担心有点过了。

    “眼见未必为真,耳听未必为实,通玄境的大妖,就是化作一三岁小童也毫不稀奇。要知道我人族通玄大限也就区区千年,而妖族,三五千年只是寻常,而其中寿命长久者如玄龟一族,通玄境就可有万年寿。它们三五百年修至通玄,化作人形后,也就如我人族少男少女模样。”莫迦南见小天尘质疑,耐心解释道。

    “那如何才能分辨?”小天尘追问道。

    “要么境界比它们高,一眼就可看穿;要么修炼的功法特殊,可以感应到妖气;要么像卫叔这般,人族血气浓烈纯正,对阶位相差不大的妖兽妖气会有自然排斥,可借此窥探一二;至于还有没有其他方法,我却是不知了。”莫迦南回道。

    原来如此,小天尘直觉大长见识,果然一个人枯坐修炼,远不如出来历练修行。洞中枯坐,虽然进境平稳安全,但往往也代表进境缓慢,甚至会在某一关卡被困,不得突破。而历练修行寻找机缘,不止可勇猛精进,还可丰富见闻,互相印证,少走弯路;虽然有安全之虞、陨落之危,但不经磨炼,又凭何攀登绝巅,成道为峰。

    小天尘正在沉思,却被一道戏谑声打断,只听得:“哟!这不是莫家小六么?真是好巧!”

    小天尘四人停下赶路,向声音方向望去,只见一年轻公子领着十余人的小队伍由远及近,不待莫迦南开口,又听他戏谑道:“咦?你们这是掉进狼窝了还是被天打雷劈了?”原来他见小天尘四人除了狂刀卫光,其他三人皆衣衫褴褛,一副乞丐束装,因此戏谑嘲讽,不过还真他娘的猜得贼准。

    “司马小光,你这臭嘴就不知道收敛一下么?”莫迦南恨恨道,语气悲愤。显然悲惨遭遇又被无端提起,心里气愤难平。

    “咦?还真掉进狼窝了?”年轻公子听得莫迦南语气,开口疑惑道,却是没有戏谑嘲讽之意了。

    “干你屁事!你不是打死也不入百炼山的么?怎的又有勇气进来了?”莫迦南听得更加气急,骂骂咧咧道。

    年轻公子一行终于走近小天尘四人身前,却没有先回答莫迦南的话,而是向狂刀卫光行礼道:“见过卫叔!”不待狂刀卫光回话,又接着道:“卫叔不见清瘦,真是可喜可贺!但就苦了小侄啦,想念卫叔想得都瘦了好大一圈!”说完,还拿双手叉腰比划,生怕狂刀卫光不信似的。

    狂刀卫光见状好似无奈,开口回道:“见过青山世子。”说完便闭口不言,只是面露微笑。

    年轻公子讨了个没趣,又转头对莫迦南道:“我那老爹见你们都来了,非得要我也来走一遭,如之奈何啊?”说完,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生无可念的样子。

    旁边莫老九此时开口道:“见过青山殿下!”

    年轻公子听得,瞬间从生无可念中回转,开口激动道:“原来是老九啊,我想你想得都瘦了好大一圈啦!”说完,又开始拿双手叉腰比划,好似怕莫老九也不信似的,比划完,又道:“我说老九啊,跟着小六子有什么出息,不如跟着我那,顿顿吃香的喝辣的,只需一年,你就能有卫叔这般强壮体格,小娘子见到,还不得疯了般往你怀里钻!”这却是当着莫迦南的面挖人了,不见任何忌讳,但从语气中也能听出的确诚意满满。

    听得此言,莫老九也不见尴尬,如狂刀卫光一样,闭口不言,面露微笑,好似对这般状况早已司空见惯。而狂刀卫光被年轻公子言语开刷,也不见懊恼,依然面带微笑,像没听见似的。

    听得年轻公子当面挖他的人,莫迦南也不计较,当没听见似的,又开口道:“司马小光,你这是来观光的还是来历练的?”原来年轻公子一行足足十五人,其中护卫装扮的就一十有二,另外二人却是一对年轻侍女,长得还一模一样,应是一胞双胎之出,遂有此一问。

    “没办法呀,我也不想,但重任在身那!这要是一个磕磕擦擦不小心毁了我盛世容颜,那不知多少大姑娘小媳妇会伤心欲绝呢!于心是在不忍,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年轻公子双手一摊,语气悲愤莫名,无奈至极,又是一副无可奈何、生无可念的样子。

    年轻公子这一番言语、神情、动作,小天尘“崇拜”的无以复加,又恨不得立马狠狠揍他一顿。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脸皮有这么厚实的人,跟他一比,自己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莫迦南见得小天尘神情,深知其内心想法,因为他初见司马小光时,也是这般,恨不得立马狠狠揍他一顿。因此,生怕小天尘真把想法付诸行动,遂急忙开口介绍道:“大哥,这是我‘生死兄弟’司马青山,出自大族司马家,是当今司马四爷的二子,外号司马小光,大哥叫他小光就好!”‘生死兄弟’四字却咬得很重,显然也不尽实。

    听得莫迦南介绍,司马青山震惊异常,而莫迦南却毫不理会,又接着对他道:“小光,这是我大哥林霸天,你叫大哥或霸天大哥都行,大哥他出自隐世世家,不比得你我两家差了!”说完,也不顾司马青山震惊的表情,又接着轻喝道:“还不快见过大哥!”语气急促,尽显焦躁,好似生怕司马青山叫得慢了,小天尘就要出手了似的。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