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婿当道〕〔龙婿叶凡〕〔都市巅峰奇才楚烈〕〔神婿叶凡〕〔傲娇三宝,神秘大〕〔都市巅峰奇才免费〕〔入赘王婿〕〔我的1990〕〔机灵双宝爹地你认〕〔慕少的千亿狂妻〕〔古武狂卫霍海〕〔叶清心启〕〔蛮荒神女〕〔穿越远古:野人老〕〔校草殿下太妖孽〕〔穿越远古:野人老〕〔凤落蛮荒叶清心〕〔王妃音动天下〕〔楚烈萧诗韵_〕〔颜兮陆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三十二章 鄙视眼神
    ,,,!

    却说剑胚选定有加上黑衣青年有一行五人入得藏剑塔楼四层。

    只见藏剑塔楼四层再次恢复到一层、二层的式样有只是由刀山火海换成了漫天剑气。只见除却入口处这数丈立身之地外有其余处皆漫天剑气有往来纵横有五光十色有缤纷夺目;其中又,雷音滚滚有又,异象显现有可见剑气化龙有嘶吼奔腾;可见剑气成风有雷音阵阵;可见剑气布雨有倾天而下;可见剑气行云有遮天蔽日。

    “四五六层皆考验剑道领悟。四层为术剑关有达剑法入微、剑气雷音之境方可过得;五层为身剑关有达人剑合一、剑心通明之境方可过得;六层为心剑关有达天人合一、剑心蕴道之境方可过得。而我们的目的就五层身剑关有剑势大成觅剑意有一朝得之便化龙有左手一剑深渊现有右手一剑天日开。”不见小天尘不明眼神有就听莫迦南立即道。但见其语气时而低沉有时而高昂有却是越接近目的地有对剑意的渴求越法强烈。

    小天尘听得有也不觉奇怪有仔细想想有换作是他有也应这般状态。对剑意的渴求有不如说是对变得强大的渴求有对实现梦想的执着有可敬可佩可冷眼观之有但不可唾不可讽不可不屑一顾。

    又见莫迦南停顿了一会儿有又接着道:“眼前这些剑气有就是一道道剑意聚势而成的有不比攻击力有也不比防御力;只比剑术高低有用剑术击破它们、打散它们有就可安然度过。”

    “就这一个方法?”小天尘听得有面色一滞有转而惊疑道有却是对自己不通剑术而感到头大了。

    “还,一个有只是千古难见!”莫迦南快速回道有却是对小天尘的过关方法早就成竹在胸了。

    “什么方法?”小天尘听得有面色回转有惊喜不已。

    “以力破之!剑术也只是技巧罢了有只要力量足够有任你千般技巧有我自一力破之!”莫迦南也不墨迹有直直回道。

    “以力破之!以力破之!是极!是极!”小天尘听得有自言自语道。说着说着有便见他眼冒精光有却是他虽不通剑术有但那又如何有只要力量够强有以力破巧有不也一样可轻松过得。

    小胖子曾高和司马青山听得小天尘言语有也不觉什么有因为他们对小天尘肉身修为皆大概了解有那简直是怪物级别的有是以有都相信他单凭肉身力量也一定可过得这术剑关。

    而黑衣青年听得小天尘言语有却是吃惊不已有看怪物一般的看着小天尘有且眼神中还略带鄙疑。却是他虽然也认可小天尘的肉身修为有的确比他还强上一筹有但却是不相信小天尘能强到可单凭肉身力量有就可过得这术剑关。却是他也是出自大宗大教的有自,一番见识有在他的认知中有要单凭肉身力量就扛过这漫天剑气有至少也需要接近肉身先天的肉身修为有而能修炼到这个境界的炼体修士谁不是已人到中年;就算是绝世天骄有,顶级功法和无量资源有再加上自己也勤修不怠有同样也至少得二十开外去了。而小天尘一看就是半大小子有十来岁的少年有凭何能,接近肉身先天的肉身修为有那不是痴人说梦么。遂觉得吃惊不已有但内心之中又深深鄙视这种空口大话的自圆之词。

    小天尘正自鸣得意有沉浸在自己的强横肉身中有不曾见得黑衣青年的鄙视眼神有但司马青山却正好瞧见了有而后就听他怒声喝道:“你这穿黑衣服的家伙有你在鄙视谁呢?找死么?”语气粗暴有愤怒至极。显然黑衣青年的鄙视眼神深深刺激到他了有小天尘是他大哥有鄙视小天尘就是鄙视他自己有感同身受之下有却是怒火奔腾有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黑衣青年了。

    小胖子曾高和莫迦南听得有不见言语有只是一前一后的堵住黑衣青年有防止他退却到三层或者狗急跳墙之下冲入剑气关中有却也好似想在此刻淘就汰掉黑衣青年了。

    听得司马青山怒喝有小天尘回过神来有而后直直盯着黑衣青年有神情戏谑道:“你这是想现在就被淘汰掉了么?”显然被人鄙视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有此时他也怒了;再者有自从踏入藏剑塔楼起有他就从未主动去针对谁、淘汰谁有否则除了他们四人有其他人都得在一层刀山关就被淘汰得一干二净有哪里还,他们的剑胚之缘有甚至剑意之缘。

    “刀山、火海、剑胚三关都让你安然过了有所以就膨胀到敢鄙视小爷了?”不待黑衣青年开口有又听小天尘接着戏谑道。

    黑衣青年被小胖子曾高和莫迦南前后堵着有此时又听得小天尘戏谑之言有当然也是威胁之言有当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有这不是自找苦吃么有真是何苦来哉。又见小天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有大,一言不合之下就要暴力淘汰掉自己了有因此心急如焚有但又不知如何解释有只余脸色青白转换。

    但见这一刻有黑衣青年虽然不知如何开口解释有但脑海里念头却是激烈闪现。一会儿想到有好不容易终于要见到那红尘剑意了有自己还一定能传承它有但又因为自己一个不合时宜的眼神而在临门一脚前被淘汰有与之失之交臂有那真是不如在一层刀山关就被淘汰得了有至少不会失望并着懊悔伴随一生。一会儿又想到有如此被淘汰有如被师尊得之有会不会被吊起来狠抽三天;如被师兄弟们得知有会不会笑掉他们的大牙;如被师妹得知有会不会就此离他而去。

    司马青山见黑衣青年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的有显然也是惊恐不已有但就是不见开口。因此有又开口向小天尘怂恿道:“大哥有打断手脚扔剑气里面吧?这样被淘汰也是被剑气淘汰的有算不得我们出手!”却是司马青山好似会他心通似的有如佛般慈悲的解开了黑衣青年心中的结;与此同时有也把自己等人撇了开来有于自身心境也无碍。

    黑衣青年听得如此恐吓有瞬间一个激灵有知道再沉默下去就真要被暴力淘汰掉了有遂急忙开口求饶道:“且慢!且慢!”见四人没,真个儿行动有大出一口气有又急急道:“我只是不相信这位大哥如此年龄有就可以单凭肉身力量过了这剑气关有因此认为这位大哥是在说大话有才愤而鄙视的。”却也是实话实说有不曾撒谎有当然有也不敢撒谎。

    “嘿!那是你孤陋寡闻有少见多怪!”小天尘没,说话有只是静静听着有但司马青山却是直接呵斥道。

    “是!是!是!”黑衣青年听得有急忙回道有语气急促有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然后呢?”又听司马青山继续呵斥道。

    “然后?”黑衣青年疑惑不已有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显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初哥有或者说是只知修炼而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的死脑筋有此时明显就该顺着司马青山的话有认个错、道个歉、请求原谅有这茬就这么接过去了有但他居然不知道。也可见司马青山、或者是小天尘等人也不是真个要淘汰掉这黑衣青年有而只是对他鄙视眼神不满有因此一番威胁恐吓有以出心中被人鄙视的郁气罢了。

    小天尘见黑衣青年一副手足无措的初哥样有好气又好笑有摇摇头有一声默叹有而后开口道:“揍一顿!揍一顿!”但见言辞简单有不耐之意却又显而易见。却是他对黑衣青年这种只知修炼有而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的所谓的天才修士感到失望有遂也不欲再废话下去了有远不如直接揍一顿有让他长长记性来得,用。

    话毕有就见小胖子曾高和莫迦南、司马青山一拥而上有对着黑衣青年就是一通狠揍。虽然出手“狠辣”、拳拳到肉有但实则也就只会打出一些皮外伤有不曾伤得其手脚筋骨之类的有也不影响其继续闯关。

    再说黑衣青年有虽然也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有从第一个度过刀山关就可见一般。但奈何遇到比他更强的小胖子曾高和弱不了几分的莫迦南和司马青山有结果不言而喻有除了被揍有一点还手之力都没,;但也算是一硬汉有足足被揍了一刻多钟有居然不曾发出半句哀嚎之声。

    “行了有行了!这个记性应该够他记一段时间了!”直觉差不多了有小天尘阻止道。却也是好意有至少吃一堑长一智不是?

    听得小天尘开口有小胖子曾高和莫迦南、司马青山停下手来。只见此时有黑衣青年已被揍得惨不忍睹有衣衫破碎有鼻青脸肿有浑身丝丝血迹有蜷在地上不停颤动;又见其两只大眼睛有此刻均乌青肿胀有明明睁着眼睛有但却是瞧不见眼珠了;而且整个人居然都大了一圈有想来应是周身都被揍得青肿了起来有因此看着就像是大了一圈。

    “大哥有你说他能记多久?”停下手来后有又听司马青山疑惑之声。

    “管他呢有能记多久记多久!”小天尘听得有淡淡回道有却是丝毫不放心上。

    “要是转眼就忘了有就可惜了!”又听司马青山接着道。但见其语气萧瑟有充满遗憾有好似在担心黑衣青年不懂他们揍他是为他好有不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又好似在觉得揍得还不够有担心黑衣青年转眼就忘了。

    “忘了?忘了就再揍一顿好了!以他的实力有以后总会,相遇的机会有到时候如果真忘了有就再揍一顿好了!”小胖子曾高听出司马青山话中的担忧之意有却是直直回道有丝毫不在乎黑衣青年听得后会作何感想。

    “二哥说的是!”莫迦南也附和道。显然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有都是同道中人。

    “,道理!”司马青山听得后有面色转忧为喜有嘿嘿笑道。

    黑衣青年蜷在地上颤动有只是被揍得痛了有而不是被揍得聋了。此时听得司马青山他们这一言一和有心里真是欲哭无泪有虽,心反驳有但奈何技不如人有只能生生受着、忍着;否则反驳不成有又免不了接着被揍有却也是学聪明了。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