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炼气五千年方羽〕〔无敌小神医〕〔史上最强练气期方〕〔史上最强炼气期(〕〔无敌小神医〕〔炼气炼了五千年〕〔最强练气师〕〔史上最强炼气期〕〔王者战神〕〔陆先生,爱妻请克〕〔江山谋之锦绣医缘〕〔龙魂丹尊〕〔龙隐宁欣〕〔废土特产供应商〕〔穿越星际:妻荣夫〕〔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盛世无双:毒医太〕〔闪婚娇妻是哑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三十七章 身剑
    ,,,!

    却说小天尘踏入剑气之中后,一步落地,就见眼前漫天剑气尽皆消失不见。

    正纳闷儿之间,却见有真龙临世,一爪至天上来。前一刻还遥不可见,后一刻就破空身前;只见龙影浴火,煞气滔天,利爪携钩,身若冰寒。小天尘不见惊慌,而是瞬间一拳击出,不闻金戈之声,但见爪断影散。

    接着一步向前,又见猛虎出山,前一刹那还远在天边,后一刹那就近在眼前。只见其头若玉山,眼若磨盘,舌若挂瀑,齿若巨镰,虎啸伴随风雷,煞气夹杂血腥,气势滔天。小天尘不为所动,仍只是一拳击出,拳小而速缓,但力强且势足,不闻虎啸声匿,就见影消虎残。

    接着继续向前,又见青蛇阻路,其上有白鸟衔环。小天尘偶见此景不明所以,正欲一拳击碎,却听得青蛇开口:“奴家苦等三生三世,奈何公子竟凉薄如斯!”声音凄凄切切惨惨,说完,便蛇目紧闭,直欲求死。

    小天尘见状,一头雾水,任他想破头也不解其意。但既然不解其意,那就不求其意,既然直欲求死,那就送你归西;遂一拳击出,就见蛇毙鸟散,而后继续向前。

    却是青蛇剑意自讨没趣了。本是青蛇化凡、白鸟朝凤的佳人美景,奈何遇到了黄口初哥又赤子童心的小天尘,入眼的却是青蛇悬盘、白鸟衔环的阻路妖怪;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只有一拳,既称你心意,又解我忧烦。

    小天尘一步一步向前,却见一步一步间剑意具现。有群狼环视,有魔猿临天;有一脚入蛇窟,有一步见天颜;有六月飞雪,有乌云盖天;有青天白日但天塌地陷,有鸟语花香但风火连天。

    三百丈剑气蕴千百种剑意,千百种剑意现千百种风情,但小天尘却是不解风情的二愣小子,都只有一拳,如一拳不解,那便两拳。就这么简单粗暴的闯过了这考验剑道领悟的身剑关,却是与剑修一点儿也搭不上边。如有九天宗先辈见此情此景,不知是否会被气得活过来,也一拳锤死小天尘,如一拳锤不死,就锤两拳,锤死为止。

    却说小天尘过得身剑关后,只是拿眼扫了一下四周,就直接盘膝坐下调息恢复去了。原来身剑关中,表面上他只是简单的一拳两拳就击碎了剑意具现,看似轻松至极,实则拳拳皆已竭尽全力;浑身真气更是早在百丈剑气之前就已消耗见底,而后两百余丈皆是全凭强横的肉身修为才得以度过。而至通关后,不止浑身真气耗光,就连肉身也至极限;此时浑身气力尽去,没有一摊而下也只是在强撑而已。

    却是剑意就是剑意,除却轩辕北风这等绝世天骄外,至少也得金丹通玄才可领悟的强大剑道境界,本身也具有几分金丹通玄的强大实力,不是阿猫阿狗随随便便就能横推而过的。

    此时,只见正调息恢复的小天尘,刚运转功法一息之间,周身灵气就已浓稠如三月晨雾;三息之间,就见灵雾布雨,哗哗而下;十息不到,浑厚于普通炼气九重天修士百倍的真气就已尽复。但小天尘却没有停将下来,而是继续运转功法,却是在开始恢复肉身了。

    时间缓缓逝去,足足百息之后,小天尘才停止运转功法,肉身终于也恢复如初。但见他此时表情却是惊喜异常,却是恢复之后,不仅真气又洗练了一遍,在肉身上,他也觉察到了一丝丝进步,而这种进步,他已有数月之久没有觉察过了。

    虽然惊喜异常,但脑海里却是懵懵懂懂。自从数月前他肉身修为臻至现在的巅峰境界后,任凭他如何刻苦修炼,也再没有哪怕一丝丝进步;但此时,他第一次如此竭尽全力直至气力耗光,却终于有了那久违的进步的感觉。是以,在他想来,这或可是一个在肉身上可以继续进步的修炼方法,但又不敢确定,因此懵懵懂懂。但不管如何,有了方向,就终是令人惊喜的,就算不能以此证得肉身先天,只要可继续强大下去,他也心满意足。

    此时,只见恢复完全的小天尘来回踱步,一副恨不得再闯个百八十遍身剑关的样子,却是找到了继续强大肉身的方法,他已经迫不及待了。来来回回数十遍后,终于平静下来,心里暗道,此次助得莫迦南取得不灭剑意后,就立即去找一个类似身剑关的地方,好好修炼一番再说。

    想到这,终于想起了此行目的,也想起了与轩辕北风相较之事,心里又暗道,轩辕北风以剑道修为度过身剑关,而后在此处映照下他的红尘剑意,而自己以肉身修为度过身剑关,是不是也应该在此处映照下自己的拳意?否则不就被轩辕北风比了下去么。

    思来想去,直觉有理。遂见他正身面对漫天剑气,瞬间右腿后撤半步、身斜,右手握拳、右臂后轮,口中大喝一声的同时,一拳刹那间挥出,拳势直奔剑气之中而去。而后就见一拳之下,身前剑气瞬间汹涌翻腾,露出一个数十丈大小的拳洞,数息之后才重新睨合。

    小天尘见状,心满意足,口中嘻嘻道:“百年之后拳意种子诞生,不知会便宜了哪个后辈!嘿嘿!”却是对自己拳意必能映照剑气之中深信不疑,同时也是好奇后来者不见剑意只见拳意该作何感想。

    留下拳意后,小天尘终于有时间向剑意留存处细看去。

    只见六层入口两侧墙面前,各有九座石灯,每座石灯均高九尺,由三尺等座、三尺灯身、三尺灯芯组成;又见灯座三尺呈四四方方,灯身九尺似九品莲台,灯芯三寸如石剑无锋。但此时仍然亮着的却只有左三右四七座,且一座如大日耀眼,一座如青月拂面,其余五座虽也亮着,但在此二座石灯前却显黯淡无光。

    小天尘见状,心里了然,想来那大日耀眼的应该就是不灭剑意了,那青月拂面的应该就是红尘剑意了,而那些黯淡无光的应该就是普通剑意了。

    正思虑间,却感知身后剑气波动,转身而观,就见小胖子曾高持剑而出,却是他也闯过了这考验剑道领悟的身剑关。但见他刚一度关,就一个踉跄,差点与地面来个狗啃屎的亲密接触,还好反应够快,瞬间以剑抵身,勉强立稳身形,未曾真个迎面瘫下。又见他发髻散乱,周身衣衫爪撕啃咬之迹、雷劈火烧之迹随处可见,除此之外,还有血渍污迹附身;却是虽然度过了身剑关,但也明显是吃尽了苦头,不再如术剑关中只是真元气力消耗而已。

    却说小胖子曾高拿出全部实力,以最快速度过了身剑关,还没来得及自我感叹一番,就见小天尘已立于身前。而且看他周身状况,衣衫不曾破得一点,发髻不曾乱得一分,就连羽毛发簪也是不偏不倚,显然是没费多大力气就轻松过了这身剑关;再看自己这一身上下和所耗时间,两相对比之下,直觉差距越来越大,心里瞬间一暗,却是再一次被小天尘好好打击了一番。

    原以为终于可以扳回一局,却没想到反而被打击得更惨,个中滋味实在难受。但他也同莫迦南和司马青山一样,终于也对小天尘心服口服了;是以,心里虽然有千般滋味,但还是立即开口恭维道:“大哥不愧是大哥,总能比小弟快得一筹,小弟佩服!”

    “二弟何来此言,为兄只是占了肉身的便宜,论剑术与二弟相差,却是不可以道理计!”小天尘听得,神情一肃,谦虚回道。说完,又见他握拳来回相抡;显然,口中虽然谦虚不已,实则却是沾沾自喜,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就是这般简单直接。

    小胖子曾高见状,咧嘴一笑,却是也没往心里去,而是又接着道:“大哥谦虚了!”言语恳切,却是发自内心,不论原因如何,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服就是服,不必藏藏掖掖,也不必口是心非。说完,接着又道:“二弟先恢复一番。”话毕,便盘膝坐下调息恢复去了,却也如小天尘先前一般,连剑意也懒得瞧上一眼,先恢复自身才是正事。

    小天尘听得,点点头,也不再言语。

    小胖子曾高陷入调息恢复,此处又恢复宁静,小天尘也无事可做,遂也盘膝坐下,洗练真气去了。

    数百息后,只见黑衣青年宇文益初也从剑气之中踏出,第三个过了这身剑关。只是他的模样与小胖子曾高相比起来,更加凄惨;头发被烧掉大半,眉毛不见踪影,嘴角不停溢血,浑身上下也破破烂烂、血迹斑斑,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地方。

    只见他出得漫天剑气后,立即立剑抵身,而后抬头看了一眼四周。见小天尘一尘不染安坐如山,心道果然如此;又见小胖子曾高正处于调息恢复之中,周身气势如风吹海浪一般一圈一圈往外散发,显然也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却是也应比自己早过关很久才是。而后,就见他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对小天尘点点头,就找地方调息恢复去了。

    又数十息后,只见莫迦南也终于踏出剑气,第四个过了这身剑关。只见他与宇文益初也相差不多,浑身上下没一块完好无损的地方,呈半斤八两之势。只见他出得身剑关后,就直接一坐而下,开始调息恢复了。却是在他心中,对小天尘充满信心,一定会比自己先过得这身剑关,是以,自己只管恢复自身就好,有大哥小天尘在,无需担忧任何其他。

    一时间寂静无声,该调息恢复的调息恢复,该修炼的修炼,谁也不曾开口说话,谁也不曾关注其他。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