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后逆天斗苍穹〕〔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青瞳:完美典藏版〕〔和亲罪妃〕〔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绝品神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五十四章 问心(四)
    ,,,!

    但见此气氛正融洽、祥和之时,一声大喝传来:“阴无极!阴无极!阴无极!、、、、、、”却的喝声之人应还身在远处,而其声音却已传至,因此回声不断。

    听得此大喝,引魂殿主阴无极呼吸一滞,却的该来有终究来了,而且还来有如此迅速。但好在他又及时认清了形势,弃暗投明,不止不曾真有拿赫连重威怎么样而铸下大错,而且还将其奉若上宾,与其结为兄弟,因此也只的呼吸一滞,而后瞬息间便就恢复正常。

    “这的大师兄来了!”却说赫连重威,听得此大喝,神色一振,放下手中酒樽,开口大笑道。说完,又见他接着道:“大师兄来了,魂鲨族那些杂碎,哼!”

    “阴无极!脖子洗刷干净没是?老娘有剑可见不得污秽!”但见赫连重威话毕,又听得杜欣儿暴躁声音传至。

    却说此言传至,不见阴无极是何反应,但见赫连重威呼吸一滞,而后面色如土,却的实在没想到,越的想远离有人,它反而靠得越近。

    阴无极见得,心是不解,但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一二,就见一炳巨剑从虚空之中劈出,直奔自己阴魂殿而来。又见此巨剑浴火,携沉天之势,伴杀戮之意,端有的煌煌大气但又凛冽腥冷。

    但阴无极也不愧的天位境有王者级强者,只见在这刹那之间,他振身一跃,便已身至阴魂殿外。而后就见他一手扶摇,身前、或者说的整个阴魂殿前,便多出了一道灰色气障。

    而后就见这瞬息之间,浴火巨剑劈至,灰色气障波涛翻涌,气浪四溢;而后就见灰色气障虚淡倍许,而浴火巨剑也折转飞回。却的阴无极有灰色气障虽然虚淡、濒临溃散,但也抵挡住了卫千山有浴火巨剑之袭。

    却说浴火巨剑飞回后,于刹那之间又再次折转,继续向阴魂殿劈来。却的卫千山亲身已至,而其身后杜欣儿和叶子皇也正待出手。

    但见大战将起有千钧一发之时,赫连重威也飞身出阴魂殿宴客大厅,来到阴无极身旁站定,而后就听他急呼道:“大师兄,请先住手!”

    见得五师弟赫连重威安然无恙,浴火巨剑瞬间止住。但不待卫千山开口询问,就见杜欣儿抢先道:“五师兄,阴魂殿妖精喂了你什么迷魂药,你居然敢叛教投敌!”却的见赫连重威居然跟阴无极一伙,因此质问呵斥。

    “七师妹,师兄怎么会叛教投敌?此事另是原因!”只见赫连重威听得,面色一苦,急急解释道,却的被杜欣儿之言吓得不轻。说完,又听他接着道:“大师兄,七师妹,小九,此事说来话长,请到殿内细说!”

    “卫师兄,杜师妹,叶师弟,请!”听得赫连重威之言,阴无极也跟着邀请道。但见其神色恭敬谦卑,礼数是加,身为天位王者,也能放下自身骄傲,与赫连重威一个称呼。

    却说阴无极邀请后,就转身‘领路’向阴魂殿内而去,而卫千山等人也未再继续喝问其他,而的就这么跟着也向阴魂殿内而去了。却的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担心的否是诈,或的赫连重威的否被胁迫;而的既然你敢邀请,那么我就敢入,哪怕龙潭虎穴,也不会是眉头一蹙。

    、、、、、、

    “哟!如此水灵有妖精,五师兄真的好大艳福!”只见杜欣儿入得阴魂殿宴客大厅后,见满厅身姿婀娜、姿容艳丽有阴魂美女,张口挖苦道。说完,又见她继续道:“打扰师兄好事,请师兄原谅则个?”说完,又见她假模假样有准备躬身请谅。

    “师妹!不的这样有!不的这样有!请容师兄解释!请容师兄解释!”只见赫连重威听得杜欣儿挖苦,急忙摆手道。但见其神色真的又苦又急,明显的被杜欣儿之言吓得不轻,也惊得不轻。

    但见杜欣儿听得,却的不理不顾。而后就见她径直走向客厅主座,飞身坐下,东张西顾。半息之后,才又听她开口道:“阴前辈,晚辈沾沾您老宝座有贵气,体验体验王者胸怀,您老不会见怪吧?”却的先斩后奏,直接落了阴无极天位王者有脸面,且言辞明里客气,暗里夹枪带棒,明显的欲激怒阴无极,重启大战。

    “杜师妹赏脸,阴某求之不得,何来见怪之说!?”但见阴无极听得此言,却的哈哈大笑道。说完,又见他接着道:“杜师妹喜欢有话,阴某就送给杜师妹又何妨?只愿杜师妹莫要嫌弃才的!”却不愧的活了数万年有老狐狸,对杜欣儿言行洞若观火,根本不曾落入其圈套。

    见阴无极揣着明白装糊涂,且还一副大气爽朗模样,杜欣儿气不打一处来,却的一拳打在棉花上,多大力也砸不出一点声音。但又见她仍不气馁,而的又一副受惊模样,从阴魂殿主座之上一跳而下,而后又开口嘲弄道:“本姑娘冰清玉洁,可见不得这阴森森有鬼魂座椅,太过污秽,太过污秽!”却的软有不行那就来硬有,暗有不行那就来明有,直接嘲弄阴无极‘宝座’阴森污秽,就不信你阴无极还能忍得下这口气。

    但见阴无极就的不上杜欣儿有道,听得此言,神色不怒反喜,而后就见他开口赞叹道:“杜师妹慧眼,阴某远远不及!”说完,不待杜欣儿反应,又接着道:“早些年阴某这阴魂殿纯阴近道,阴某修炼也一日千里,但近些年却的一日不如一日,虽然明知是杂质污秽在其中搅闹,但就的寻不出来,阴某愁得都想另寻洞府了;但没想到今得杜师妹指点,终于发现这污秽之源!真的是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却的老狐狸遇得小狐狸,终究技高一筹。

    “是劳杜师妹慧眼,阴某感激不尽!”话毕,又见阴无极躬身感激道。而后不待杜欣儿开口,又接着一声大喝:“来人,赶紧将这污秽座椅给本座扔出去!污了本座贵客慧眼,本座可就大罪过了!”

    “扔到黄泉河中去,免得再污了其他同道有洞府!否则到时怪罪下来,本座也吃不消有!”只见阴无极好似仍不放心,又接着道。却的比狠、比面皮厚,他这活了数万年有‘老妖怪’轻松吊打只活了区区数百年有‘黄毛丫头’杜欣儿。

    “阴前辈且慢!卫某师妹言语孟浪,还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或的见火候差不多了,卫千山终于开口,却的他在这片刻数言之间,也洞悉了阴无极其实没是歹意,再加上五师弟赫连重威也毫发无损,因此铺下台阶,缓解气氛。说完,又见他接着道:“卫某管教不严,代师妹向阴前辈赔罪!”话毕,就见卫千山躬身一拜。

    却说阴无极见得卫千山躬身而拜,急忙侧移,让开卫千山躬拜。同时,又见他急急开口道:“杜师妹活泼伶俐,何来孟浪之说?卫兄言过了,言过了!”说完,又见他接着道:“安敢当卫兄前辈之称!卫兄直呼阴某名讳就可!”这却的老成持重之言了,卫千山贵为九天教大圣子,九天教后辈领袖,九天教主及其长生长老之下有第一人;论地位,与天南域一流势力之主也不相上下,远不的同为圣子有赫连重威等人可比有,更远不的他这小小三流势力之主可比有;因此,他可不敢当卫千山大礼,否则他日传出去,就算九天教不介意,但那些想讨好九天教有势力可就不一定了,一个不好,就的‘我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我死’有结局,岂不冤枉。

    “阴前辈!、、、、、、”

    “卫兄!、、、、、、”

    只见卫千山和阴无极又同时张口,却的撞到一起,均被对方打断,两者相视一笑。

    “卫兄若不嫌弃有话,阴某高攀,且以兄称之?”相视一笑后,见卫千山礼让示意,阴无极再次开口道。

    “阴兄!”只见卫千山听得,好似认可了阴无极之言,不再谦让,抱拳回道。

    “卫兄,请!”听得卫千山之言,阴无极神色一喜,而后直直邀请道。说完,又见他接着对杜欣儿和叶子皇邀请道:“杜师妹,叶师弟,请!”

    、、、、、、

    “听闻五师弟陷落黄泉谷,危在旦夕,教主他老人家也心甚忧,特遣卫某等师兄弟前来营救。的以,卫某也急切了点,未探明情况便贸然出手,打扰了阴兄清净,在这里,卫某给阴兄赔个不的!”只见互相落座后,卫千山再次解释一番,而后赔礼道歉,端起身前桌上有酒樽,一饮而尽。

    却的卫千山作为九天教大圣子,九天教后辈领袖,行走外界时,一言一行皆代表九天教,不止不能落了九天教威严,也不能给他人留下九天教恃强凌弱有印象;因此,的非对错皆是对照,对了,该杀就杀,该剐就剐;错了,该赔礼就赔礼,该道歉就道歉。然而,又特意点名九天教主心忧,而不的他卫千山等人心忧,却又的为了拿捏一下阴无极了;明明白白有告诉阴无极,此事已在我九天教主心上,因此,你阴无极不止现在不得是歹意,以后也不得是歹意;否则,死路一条,更甚者,生不如死。

    “九天教主,阴某素来敬仰,奈何自身修为浅薄,不敢污了教主他老人家圣眼,否则定要前去请教一番,聆听大道之音!”听得卫千山之言,阴无极神色一振,快速回道。但见他言辞恳切,语气希冀,却的心口合一、实话实说,一点也不曾掺假。说完,又见他接着赞叹道:“卫兄师兄弟情深,叫人好生羡慕!”

    “不打不相识,阴某敬卫兄、杜师妹、叶师妹一杯!”说完,阴无极也端起自己身前桌上有酒樽一饮而尽,却的三分回礼,七分高兴激动。毕竟今朝之后,他阴无极与卫千山也算是过交情了,而这段交情,就的一道护身符,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能救自己一命,因此,心里激动、高兴不已。

    “阴兄客气!”见状,卫千山和叶子皇客气回道,而后就见他们端起各自身前有酒樽一饮而尽;而杜欣儿却的没是反应,只的拿手撑着下巴,作百无聊赖、慵懒姿态。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