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激浪青春〕〔至尊龙主〕〔农门王妃相当甜〕〔宁璃陆淮〕〔寒门小福妻〕〔苏暖暖厉衍琛〕〔万相之王〕〔九星之主〕〔天降小妻霸道宠〕〔陆少宠妻靠套路〕〔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洪荒之我真不是天〕〔南景战北庭〕〔棺山太保〕〔霸总追婚:夫人,〕〔醉红尘〕〔修罗神将〕〔日月同辉〕〔医婿叶凡〕〔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六十八章 又惊又喜(上)
    ,,,!

    将军府,修炼密室之中。

    “尘儿!可有机缘证得肉身先天?”只见林大将军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小天尘,迫不及待道。而旁边柳飘摇,神情也与林大将军如出一辙,急不可耐;但见其听得林大将军问话之后,双耳居然直竖了起来。

    “爹!打听别人修为境界可是犯忌讳的事!”只见小天尘居然也耍起宝来,不但不好好回答,反而还振振有词的开口教训林大将军道。

    “啪!”只见林大将军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小天尘挠头不已,而后又见他接着轻喝道:“我叫你犯忌讳!快说!”

    “证得!证得!”挨了一巴掌,小天尘一下就老实了,简洁明了道。

    “好!好!好!”

    “哈哈哈!、、、、、、”

    只见林大将军和柳飘听得,惊喜非常,连连道好,而后又开口哈哈大笑起来。

    但又见不足一息时间,林大将军又止住笑声,开口继续道:“有何凭依?”却应是仍不放心,生怕小天尘哄骗于他,因此又有此一问。

    “力量倍之,生生不息!”小天尘简简单单,八字以回。

    “好!”

    “哈哈哈!、、、、、、”

    只见林大将军听得,振臂一握,沉声道,而后再次开口哈哈大笑起来。却是此简单八字,就足以证明小天尘是真的已证肉身先天之境,他也终于放下心来,开怀大笑。

    但见这一笑就持续了足足十数息之久,而至停下来后,又见林大将军拍拍小天尘的肩膀道:“想必其中定然艰辛异常,爹就不问了,但能证得肉身先天,一切都是值得的!”

    “今后大道一片坦途,你可莫要因证得肉身先天就懈怠了去,辜负了这一身绝世天赋!”又见林大将军继续道,语重心长。

    话毕,只见柳飘摇也接着道:“尘儿,今次你打下如此坚实根基,必当风云化龙,乘风而起!”

    “但你需记住,万万不可因此而恃才傲物、狂妄自大,需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切未成长起来的天骄都算不得真正的天骄!”

    “当然,韬光养晦也大可不必,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却是担心小天尘证得肉身先天后,会因此而恃才傲物、狂妄自大,为他道途增加不必要的磨难,因此谆谆教诲道。

    “是!爹,外爷!”只见小天尘听得后,神情一肃,而后躬身一拜,斩钉截铁道。

    林大将军剑招,点点头,欣慰一笑,暗道:“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柳飘摇见状,欣慰一笑,一边点头一边轻抚长须,暗道:“有孙如此,无憾矣!”

    “嗯?”又见林大将军欣慰一笑后,又瞬间面色一紧,鼻音浓重道。而后便又听他开口道:“你炼气已至先天?”却是至小天尘回转时起,他就对小天尘是否已证得肉身先天心心念念,甚至都因此而没有细细探查过小天尘的炼气修为;而此时,小天尘肉身先天之迷解开之后,他才发现小天尘炼气修为也同样修至了先天境。

    “哈哈哈!当然!而且还是先天中期!”只见小天尘听得,哈哈大笑道,显得极为兴奋。

    “炼气十重突破的?”又听林大将军沉声道。但见其语气神情,却是毫无兴奋之意,反而给人一种阴云密布的错觉。

    “什么?炼气先天!?”柳飘摇听得后,也惊疑出声。而且语气之中也是隐隐含怒,明显的有惊无喜。

    “天极境先天中期!”小天尘六感灵觉,林大将军和柳飘摇的暗怒,他又岂会觉察不到,因此直截了当的道出他的先天中期是天极境炼气的先天中期,而非炼气十重的先天中期,打消他们心中的担忧和惊怒。

    “天极境先天中期!?”只见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听得后,异口同声道。话毕,又见他们神情呆滞,嘴巴都忘了合上,却是真的被小天尘惊呆了。

    却是肉身先天之境,如无意外,小天尘定可修得,无非受些磨难、吃点苦头罢了,毕竟他身具灵体,本就与肉身先天相差不离。但天极境炼气先天,却是真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因为能修得天极境炼气先天的功法,那都是人族大秘,岂是出身世俗、毫无背景的小天尘可以轻易修得的;而且在他们心里,就算小天尘入了混元宗,不历经重重考验,也绝对修不成天极境炼气先天的。但万万没想到,小天尘只是去百炼山走了一遭,就不止修得肉身先天,连天极境炼气先天也一并修得了,惊喜之下,整个人都呆住了。

    “爹!外爷!”见林大将军和柳飘摇神情呆滞,小天尘一边于他们眼前挥手,一边开口轻声道。

    “哈哈哈!、、、、、、”只见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回过神来,先是面面相觑,而后又再次大笑出声。却是有心栽花花并开,无心插柳柳亦荫,双喜临门,双喜临门。

    “尘儿,咳!咳!咳!”林大将军惊喜之下,刚想说些什么,却是笑得岔气,自个儿呛着自个儿了。

    “哈哈哈!好!好!好!”柳飘摇惊喜之下,连连道好。却是此时,除了一个好字,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字可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了。

    “爹!、、、、、、”见林大将军呛着,小天尘刚欲开口,就被林大将军打断,只见他摆摆手,笑着道:“爹没事,咳咳!没事,没事!”而后又见他收起笑容,呐呐道:“肉身先天,天极境先天中期!肉身先天,天极境先天中期!、、、、、、”

    “小林子,虎爷无犬孙!虎爷无犬孙!”只见柳飘摇大笑过后,又轻抚长须,对着林大将军连连道。却是显摆之意,不言而喻,甚至都忘了小天尘不止是他孙,还是林大将军子。

    “屁!那是虎父无犬子!虎父无犬子!”林大将军听得,神色‘震怒’,大声回怼道。

    “爹!外爷!”见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又好似要吵将起来,小天尘挠挠头,神情无奈,言语不满道。

    “哼!”

    “哼!”

    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听得,各自一声闷哼,而后互不理会。小天尘见得,勉强放下心来,但又觉浑身一紧,因为林大将军和柳飘摇虽然互不理会,但却又好似作下商量般步调一致,都直勾勾的盯着他,盯得他寒毛倒竖,盯得他毛骨悚然。

    三息之后,但见林大将军和柳飘摇眼神依然尽在己身,小天尘实在受不住了,开口惊疑道:“爹?外爷?”

    小天尘惊疑之下,林大将军终于收回眼神,而后又见他开口沉声道:“尘儿,你是如何修得天极境炼气先天的,爹不多问!但爹接下来的话,你务必谨记,不得有忘!”

    “第一,你同具肉身先天极境和天极境炼气先天极境,除此间三人外,不得再传第四人,哪怕是你娘,也不能说!”

    “第二,至今日起,非生死存亡之际,你肉身先天极境绝不可显露人前,哪怕就是言语之间,也绝不可露!”

    “就算有人怀疑,也不要去理会,不要承认,也不要不承认!”

    “有天极境炼气先天为基,你炼气修为实力,也足可应对绝大部分磨炼和争斗了!”

    “记住,非生死存亡,绝不可再暴露你肉身先天的炼体极境了!”

    “天极境炼气先天,如非必要,也是能不暴露就不暴露,且以普通炼气先天应对就是了!无非就是真元雄浑一些罢了!只要你不说,他人又如何可知?”

    “是极!是极!”柳飘摇收回眼神,听得林大将军的一二三,也连连点头,附和道。却是林大将军说的,也正是他想说的,因此没有再起争吵,而是直直赞同附和道。

    但见小天尘听得后,神情却是极不自在。林大将军见得,心里一个疙瘩,而后急急道:“已经有第四个人知道了?”

    小天尘摇摇头。

    林大将军见状,悬起的心放了下来,连连道:“那就好!那就好!”

    柳飘摇也是如此一般,扔掉手中的胡须,又拍拍胸口。却是刚刚也吓了一大跳,见得小天尘摇头,才放下心来,恢复平静。

    但见小天尘又摇摇头,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但还不待他们开口询问,小天尘就主动交代了,只听他掰着手指道:“爹,外爷!不是有第四个人知道了,而后有一、二、三、四,加我们三人,总共七个人知道了!”

    “什么?七个人!”又听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异口同声道。而且神情也是一模一样,又惊又急。

    “唔!不是,是六个人!有一个是灵宝之灵,算不得人!”只见小天尘掰掰手指,又改口道。

    “什么?六个人!还有一个是灵宝之灵?”但见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听得灵宝之灵,又被惊吓了好一大跳,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了。

    “藏剑,快出来拜见我爹和我外爷!”小天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今夜林大将军和柳飘摇心绪注定难平。

    “唤吾何事?”只见藏剑依言现身,但言辞神情却又极度傲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前辈高人模样。

    但见林大将军和柳飘摇见得真有灵宝之灵现身,竟一时失声,只顾盯着藏剑怔怔出神。

    “这是我爹,我外爷!”小天尘见得藏剑傲然模样,直觉颜面被抹,面色不虞,开口低沉道。

    “见过我爹!见过我外爷!”却是藏剑见小天尘面色不虞,暗道还是给他个面子,因此开口见礼道。但却又不知是其真的不知如何称呼还是故意如此为之,又是闹了笑话。

    “不敢当!不敢当!”见得藏剑见礼,林大将军和柳飘摇急忙躬身抱拳,回礼道。却是灵宝之灵,论地位,那可是等同于长生大能的,他们先前虽未曾有真正见过,但好歹还是听过一二的,因此可不敢在藏剑面前装大头;因此又皆急忙躬身抱拳回礼,且言辞诚恳,神情恭敬。

    “这是我爹,我外爷!”小天尘见得藏剑见礼,面色回转,又开口纠正道。

    “吾知道!”藏剑三字回道,好似极为不耐。

    “不碍事!不碍事!”林大将军和柳飘摇见状,急忙出声缓和道。

    “这是我爹,我外爷!”小天尘面色又晴转多云了,再次沉声纠正道。

    “吾知道!”藏剑还是三字重复,且神情更加不耐。但不待小天尘面色多云转阴,就又听藏剑不耐之声继续道:“你是吾主,你爹即我爹,你外爷即我外爷!如何有错?”

    真不愧是‘活’了十数万年的‘老妖精’,这解释,你就不得不服!这脸面,给的那叫一个稳准狠!只见此言之下,小天尘瞬间笑灼颜开,哪还有半点不虞之色?而至于林大将军和柳飘摇,除了如小天尘一般笑灼颜开外,还能干什么?什么都干不了!光是心里那激动兴奋之情,就够他俩好好喝一壶的了。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