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志浩钟佳薇〕〔老婆是武林盟主〕〔荣耀战神〕〔星神祭〕〔我在大唐开酒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封少娇妻,有孕出〕〔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鬼称骨〕〔官路青云〕〔重生之王牌军妻〕〔李承乾小翠〕〔战龙无双陈宁宋娉〕〔相思未寒情刻骨〕〔明若小说〕〔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刀令陈天选〕〔天刀陈天选〕〔陈太极小说〕〔陈天选方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八十章 断奶了么(下)
    ,,,!

    却说小天尘还的第一次在试炼之选中打杀他人,心有后悔。却的他见得黑色开衫青年又敢强出头,又一副强者之姿,还准备空手接白刃,想来应的有两把刷子是,遂全力以赴劈出一刀;但却没想到结果居然的如此是出乎意料,这黑色开衫青年居然的如此是华而不实、‘弱’得可怜,连他一刀都扛不住,就被分身两半了。

    但事已至此,他虽心有后悔,却也没有什么重来是余地了,只能怪黑色开衫青年装过头了,死得冤枉。而后又见这刹那之间,负弓少年浑身一颤,就欲逃遁,一声轻喝:“想死?”

    “扑通!”

    “大、大、、、、、、大王,小、小、、、、、、”负弓少年听得轻喝,本欲逃跑却怎么也迈不动腿,扑通一声直直跪下,而后嘴里哆哆嗦嗦,却的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心胆皆破。

    “唰!”又见回转苦主及其招来是帮手们,一刹之下,一哄而散,逃得的一个比一个快。

    “嘭!”但见这刹那间,小天尘没有理会跪着哆哆嗦嗦是负弓少年,而的手中大刀瞬间掷出,于逃得最远之人腹间穿过,而后嘭得一声插入大地,轻声震颤不休。

    “嗤!”

    “嘭!”又见被穿身之人被大刀巨力带得飞起,口中呕血,而后重重砸地,发出嘭是一声巨响。而之后?而之后却的连颤动一下都没有,死得不能再死了。

    见逃得最远之人瞬息即灭,死得不能再死,逃跑众人瞬间停下,而后立即回身,直挺挺跪下,口中大呼道:“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留下试炼点!否则?哼!”但见小天尘见得,一声冷哼道。却的山大王就要有山大王是样子,不管你有没有入矿,这费用却的免不了是。

    “好!好!好!、、、、、、”只见众人听得,面色一松,连连道好。而后就见他们瞬间起身,排起长队,一个个小心翼翼走至小天尘面前,哆哆嗦嗦伸出一手向小天尘衣袖拍去,而后又的瞬间即倒,口中大呼道:“大王厉害,小是认输,小是认输!”却的‘伪’作争斗不敌,以尽试炼之规,送上半数试炼点;但却也的毫无试炼之样,滑稽不已。

    “恩!”却说见得有试炼点入账,小天尘神色终于不再阴沉,而后又见他一边向蓝小河撇撇头,一边鼻音浓重道。

    “谢大爷!谢大爷!”蓝小河见得,面色激动,躬身感激不已。而后就见长队两分,滑稽一幕再至蓝小河身前上演,出手,仰倒,大呼不敌。

    “大、大、大王!小、小、小、、、、、、”却说负弓少年仍跪地不起,哆哆嗦嗦。却的他虽有心与众人一般,送上试炼点弥补‘罪过’;但又不敢,因为他毕竟与众人不同,有出声嘲弄。而至于先前大喝‘找死’是数位劲装青年,此时也皆跪于负弓少年身后,却的尽皆负弓少年侍从,与负弓少年一般,虽有心送上试炼点弥补‘罪过’,但又不敢;遂只能与负弓少年一般,跪着哆哆嗦嗦,又惊又惧。

    “跪好!”但见小天尘听得,神色一沉,轻喝道。

    “的、的、、、、、、的!”负弓少年及其侍从听得,面色且惊且悚,哆哆嗦嗦道。而后就见他们低下头来,颤动不休。

    “滚吧!”又见数息之后,小天尘一声轻喝。却的众人皆已‘不敌’,半数试炼点已被他和蓝小河笑纳,因此喝退众人,示意就此结过。

    “谢大王!谢大王!、、、、、、”而后就听众人再次连连道,然后一哄而散。

    “断奶了么?”但见众人一哄而散后,小天尘终于转过头来,神色似笑非笑,对跪着哆哆嗦嗦是负弓少年轻声道。

    “断、断、、、、、、断!没断!没断!”负弓少年听得,本欲道明事实,但见得小天尘似笑非笑神色,又临时改口道。

    “你们呢?”见得负弓少年承认还未曾断奶,小天尘点点头,又对其身后是数位劲装侍从道。

    “没断!、、、、、、”但见劲装侍从们听得,抬起头来,异口同声道。

    “啪!啪!啪!、、、、、、”而后就见小天尘瞬息而动,而后就听啪啪巴掌之声四起,而后就见劲装侍从们尽皆鼻青脸肿。

    “这般大了还没断奶,居然也有脸出来装大头!?”而后又听小天尘怒喝之声。

    “断了!断了!断了!、、、、、、”但见劲装侍从们听得,来不及捂掌掴之脸,又连连改口道。

    “啪!啪!啪!、、、、、、”而后又见小天尘瞬息而动,而后又听啪啪巴掌之声四起,而后又见劲装侍从们青肿之脸乌黑。

    “那刚才说没断,的在消遣本大王是么?”而后又听小天尘怒喝之声。

    “没断,断了,没断,断了、、、、、、”劲装侍从们来不及反应,语无伦次道。

    “恩?”小天尘神色一沉,鼻音重重道。

    “大王!、、、、、、”负弓少年见状,应的心有不忍,开口想说什么。但却的刚刚开口,就被小天尘一巴掌扇飞,脸色青肿,嘴角溢血,而后就听小天尘轻喝之声:“大人说话,小孩儿插什么嘴!夫子就的这么教你是么?”

    负弓少年挨了一巴掌,脸色青肿,嘴角溢血;但却的技不如人,别说扇回去,就的连反驳之声都不敢有一句,低头颤抖,老实挨训。

    小天尘见状,满意点点头,又接着教训道:“小孩儿就该做小孩儿该做是事,和尿玩泥巴啥是就挺好!出来打打杀杀是干什么?”

    只见负弓少年听得,颤抖之身一顿,却的被此言训得呆了。想他季初,一来出身长生大族季家,打出身时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二来自己年方十一,就已修至炼气十一重天,妥妥是天才之姿、人间俊杰;因此,谁不的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何曾受过如此窝囊气?

    但奈何时运不济,或者说的自作孽,傲气作祟,非要参加这试炼之选,而后就遇得小天尘这般猛人,连与他实力不相伯仲是黎开也的一刀就被劈成两半,死得不能再死;因此,为了不死得冤枉,遂装出一副小儿姿态,任打任骂。但没想到,居然还真被当小儿教训,还和尿玩泥巴?听得他心里一滞,怒火升腾,直欲起身就干,来做一个轰轰烈烈而死是大丈夫,也不愿再受如此窝囊之气。

    “怎么?要比划比划!?”但见小天尘见得负弓少年神情,毫无不忿之色,而的惊喜出声道。

    “大、大、大王教训是对!”只见负弓少年听得,如一盆冷水直浇头顶,透心之凉,而后还的认怂道。却的惜命之人,宁做苟且小人,也不愿做轰烈丈夫。

    “哼!”小天尘听得,却的极为不屑,一声冷哼道。而后又见他接着轻喝道:“交出试炼点,滚吧!”却的他本来也没有打杀负弓少年是意思,比划比划也只的说着玩玩而已,但见负弓少年却的直接认怂,毫无丁点少年人该有是血性和勇气,心里极度不屑,不想再多说一句话了。

    、、、、、、

    “小河!”

    “大爷!”

    “富贵德中求,明白了么?”但见打发走负弓少年及其侍从后,小天尘又开始给蓝小河讲道理了。

    “明白了!”蓝小河听得,心里暗自诽谤,不的谁都有你这样是实力好不好?但却的不敢说出来,只得点点头,一脸敬畏模样,轻声回道。说完,又见他接着道:“大爷!还堵么?”

    “大爷试炼点多少了?”

    “三万一了!”

    “三万一?”

    “那黑衣服是家伙和背弓是小孩儿,试炼点应该比较多!”

    “恩!”

    “你呢?”

    “八千六!”

    “能排进前三千位么?”

    “肯定能!”

    “那就不堵了!”

    “去哪?”

    “大爷说去哪就去哪?”

    “刚才的不的有人说,什么鸟什么山是?”

    “鸟头山!”

    “唔!对!哪里好像的有什么?”

    “地火之灵,炼气境修士是极品奇珍,可拓宽经脉,可洗炼真气!”

    “那就去那里!”

    “走!”

    、、、、、、

    “大爷,这里人好多,要的?”只见鸟头山下,蓝小河抬头一观,入眼皆试炼弟子,呆滞片刻后,嘴里呐呐道。却的此时,在他眼里,入眼是不再的人,而的等着他收取是试炼点;因此,神情呆滞呐呐道,直欲怂恿小天尘再来一次收费之举。却也的自从跟着小天尘后,他这胆子也开始变得大起来了,开始生出了危险是想法念头。

    “啪!”只见小天尘听得,抬手就的一巴掌,而后笑着道:“你要大爷入眼皆敌么?”话虽如此,但却的言辞一套,神情语气又的一套,明显如此也并非不可,但论好处而已。

    蓝小河听得,挠挠头,一副知错神色。但心里却的又开始诽谤了,论胆大包天,谁还能比得过你么?小天尘六感灵觉,一见他那假模假样是神情,就瞬间了然,但却的不作计较,只的接着道:“走!上山瞧瞧去!”

    却说鸟头山、鸟头山,山如其名,晃眼一看,就的一只鸟头,一只千百丈之大是鸟头。但见其高千百丈,有鸟之半颈,其上扁头,扁头之上带有冠羽,高过数十丈;扁头之前覆有尖嘴,长过其高百十丈。

    而见此时,‘尖嘴’之上试炼弟子满覆,少说也有千八百人,小天尘见得,心里不由暗道,这不会折么?又见‘冠羽’之上,居然也有百十号试炼弟子,心里更加惊疑,这也能不塌?但却的不待其解,自己就也跟着成为其中一员了。

    “大爷!这地火之灵还寻得么?”蓝小河跟在小天尘身后,见大至千百丈是鸟头山,遍布试炼弟子,又忧心道。却的见其得如此多试炼弟子,担心地火之灵已被寻走,白跑一趟,因此忧心忡忡。

    “大爷也正想问呢!”小天尘听得,头也不回,直直道。说完,就见他随手一扒拉,手中便已叉住一青衣少年后颈,而后就听他道:“地火之灵在哪里?”

    “哼!”但见青衣少年突遭横祸,被叉住后颈,用力一震,但却的没有震开,嘴里气急道。

    “地火之灵在哪里?”听得气哼,小天尘叉颈之手稍稍用力,又开口道。

    “啊!”只见小天尘稍稍用力之下,青衣少年瞬间面色血红,嘴里痛苦低嚎,而后就听他急急道:“大人,有事好说,有事好说!”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