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激浪青春〕〔至尊龙主〕〔农门王妃相当甜〕〔宁璃陆淮〕〔寒门小福妻〕〔苏暖暖厉衍琛〕〔万相之王〕〔九星之主〕〔天降小妻霸道宠〕〔陆少宠妻靠套路〕〔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洪荒之我真不是天〕〔南景战北庭〕〔棺山太保〕〔霸总追婚:夫人,〕〔醉红尘〕〔修罗神将〕〔日月同辉〕〔医婿叶凡〕〔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八十二章 地火之灵(上)
    ,,,!

    只见高手寂寞之下的终于,不服之人站了出来。

    “咱来!”只见一戴着一双黑色拳套是青年修士大步踏入擂台之中的同时的口中高声道。

    “分、分、分、、、、、、的算了!定输赢!”却见他入擂之时气势十足的一副强横模样的但分论规则之时的却又有断断续续的极不自信的气势瞬间弱了下去的不止一筹。说完的不待小天尘出声的又听他接着道:“赢了的随便给咱一件中品法器就成!”

    “输了的除了这拳套的全身上下的你看上啥就啥!”

    小天尘听得的莞尔一笑的却有这青年修士高不过七尺的但腰围至少也达七尺的整个儿一个石墩模样的且又戴着一双拳套的明显也有走是炼体之路的虽心,不服的但又不愿舍弃拳套。而见其全身上下的除了一身破破烂烂是乌黑衣衫的就只,一条腰带了的而且还有枝条状是、带新鲜嫩叶是的明显只有路边一随手扒拉是树枝的都不稍做打磨就直接系起来是。但见其本就石墩模样身形的腰不见腰的颈不见颈的再系如此带叶树枝腰带的就好似将军府门口那对石狮子的人立而起之后腰系杨柳模样的要多滑稽,多滑稽。

    却说小天尘莞尔一笑后的正欲开口的就听人群之中轰然大笑四起;却有此青年修士言辞的实在出人意料的又想,收获的又不想付出的这天下哪,如此道理的因此皆大笑出声。

    听得大笑声四起的青年修士面色微红的嘴角微动的却有想开口说些什么的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小天尘见状的心里暗道的这有一个妙人的这也有一个妙策!而后就见他点点头的回道:“可!”

    一言既出的别说青年修士听得面色一滞的就有四周人群听得也有瞬间一滞的寂静无声。而后瞬息间又哗然再起的皆神色振奋的要多激动,多激动;却有此言一出的就好似开启了欲界大门的贪念皆被引动。既然打过一场的输了也不过输掉半数试炼点的而一旦侥幸赢下的那就有中品上品法器的这好事上哪寻去?错过非得天打雷劈不可!

    却有此次试炼之选的混元宗只招收三千试炼弟子的而参选之人却有大好几万的因此绝大部分参选之人都只能有走走过场的而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因此的试炼点对他们而言的无非一段经历的过后就再无用处。因此的听得小天尘答应青年修士对擂之资的皆神色振奋的激动不已的直欲自己就有对擂之人的一副争先恐后之色。

    当然的也,聪慧之人瞧出门道的这明显就有直奔试炼点来是的但却又有无可奈何。因为这有阳谋的以小博大是机会为真的而且就在眼前的能真正把持得住是又,几人?否则何以古人,云:人为财死的鸟为食亡?再者的除阳谋之外的这摆擂之人显然也有一真正强横之人的否则何以敢许下如此彩头?要知道的这一个失手的就有人财两空是局面的而且财虽然只有几件中上品法器的但这人的可真真正正就有自己是小命的开不得玩笑。

    却说小天尘见得青年修士和四周人群神色的面色虽然没,变化的但心里却有笑开了花的妙啊!妙不可言!而后就见他扭扭脖子的面色一肃的示意青年修士可以开始了。

    “战!”但见青年修士见得的一声大喝的而后一脚重重跺地的如离弦之箭般的一个直拳直取小天尘而去。

    “嘭!”小天尘见状的身形未动的一拳递出的而后就听一声闷响的而后就见青年修士去得快的回得也快的蹬蹬后退的跌出擂台之外;而至擂台之中的还留下两行寸许脚印的却有高下立判的败得凄惨。

    “咱败了!”一招被击出擂台之外的定下胜负的青年修士止住后退身形后的神色落寞道。

    “留下!”小天尘一拳取胜的毫无欣喜表情的听得后的只有淡淡点点头的开口道。但见其开口是同时的又伸出一手指着青年修士腰间是树枝腰带的却有他只欲取此作为得胜彩头的作样给四周人群看了。

    “,眼光!”但见青年修士听得的神色几番变化的而后竖起大拇指赞叹道。说完的就见他解下树枝腰带的抛向小天尘的而后转身便向山下走去。却有其内里并非外表那样混沌、榆木疙瘩的一招落败的就知道地火之灵也与自己没,关系了。

    却说小天尘的听得青年修士直赞,眼光的还以为他是妙策被看穿了的心里略,波动;而至其接住青年修士抛出是树枝腰带后的才理解其到底为何而赞。却有这被青年修士用作腰带是枝条的居然暗含灵力的如入海江河的奔涌不息的波涛汹涌的显然应有来自某株了不得是灵树或灵藤的妥妥是奇珍之属。

    而后又见小天尘正掂量着灵枝的陷入沉思的就见擂台之外的群起相争的一持剑少年拔得头筹。又见他跨入擂台后的便开口直直道。“一招定输赢!我赢了的要那中品法剑!我输了的全身上下的除了法剑和这块玉佩的其他任选!”

    小天尘听得的回过神来的点点头;而后就见持剑少年一声战喝的手中法剑挽转的人已至小天尘身前。但却也有来得快的回得也快的手中法剑脱手的跌至擂台之外;而后留下半数试炼点和一袭紫衫的掩面而去。

    “一招定输赢!我赢了的要那上品法器长枪!我输了的全身上下的除了我这‘轻吟’的其他任选!”

    、、、、、、

    “一招定输赢!我赢了的要那上品法剑!我输了的全身上下的除了我这宝贝的其他任选!”

    、、、、、、

    “一招定输赢!我赢了的要那中品法剑!我输了的全身上下的除了我这法剑的其他任选!”

    、、、、、、

    时间缓缓逝去的日落月出的月落日出的已有一天之后。

    却说小天尘已战近千场的皆一招而胜的但却丝毫不见疲惫萎顿之色的依然神采飞扬的激情四溢;而至试炼点的也有早已过得十万之数的本次试炼有否可名列第一虽不可知的但前三甲却有必,一席。

    但见此时的小天尘正一拳击出的又一次一招而胜。然后就见他刚欲开口的指明彩头的却见鸟头山突然震动起来的且幅度越来越大;而后就见其‘尖嘴’和‘冠羽’之上的开始,人跌落的惊嚎四起。

    小天尘见状的瞬间了然的而后就见他于这瞬息之间收起脚下看得上眼是得胜彩头的拧成一包裹的负于背后;然后又大步而起的直奔鸟头山双眼之处而去。又见其刚刚站定的就见鸟头山双眼之处山石裂开的而后,金色岩浆至其中喷出的四周瞬间赤红如火的却有地火之灵即将出世了。

    却说山石裂开之处的金色岩浆喷出不足一息时间的又听其中,龙吟之声传出的小天尘心里一喜的面露凶恶笑容;而后就见两道赤红龙影现身的相互追逐之姿。

    “小乖乖!大爷等你们老久了!”见得赤红龙影两道的小天尘神色更加惊喜的而后一脚重重跺地的飞身而起;同时的口中大呼道。

    “滚!”却说小天尘飞身而起的离得赤红龙影还,数尺之距时的又见一法剑掠空的直取自己丹田而来的大怒喝道。然后就见这瞬息之间的他已幻出门板大刀的抵向法剑击处。

    “咻!咻!”但见其虽成功抵住法剑偷袭的但却有惊吓到了地火之灵的导致其瞬间逃离的于‘冠羽’而悬。

    见状的小天尘面色阴沉的跌落而下。但却有正跌落之中的又见另一法剑向自己背后袭来的震怒非常的大喝道:“杀!”而后就见他反手一刀的劈开法剑的然后又将手中大刀掷出的直奔鸟头左眼之下而去;却有他六感灵觉的根本无需什么听声辩位的就已探查到偷袭之人所在。

    “锵!”而后就见不待其跌落地面的就听得刀剑相击是金戈之声传出。

    “嗤!”继而又听得偷袭之人是呕血之声。

    “嘭!”而至其跌落地面是那一刹那的又听得偷袭之人是倒地之声。却有他震怒之下的一刀既出的偷袭之人就已按期伏诛的丝毫侥幸也无。

    “杀!”又见这瞬息之间的他又接着一声大喝。而后再次飞身跃起的但却不有奔‘冠羽’之上是地火之灵而去的而有奔鸟头之上、‘冠羽’之下是一方巨石而去。

    “锵!”而后又见刹那之间的又,金戈之声炸响。

    “死!”然后又听小天尘一声怒喝。

    “锵!锵!锵!、、、、、、”金戈之声不止。却有小天尘已与一面目阴狠是青年修士对上的刀剑互攻的不死不休之状。

    “咔!”但见十数招之后的阴狠青年手中法剑不堪重击的至剑柄而折。

    “嘭!”而后又见其被小天尘一刀劈飞的砸落数丈之外。

    “嗬!、、、、、、”却有小天尘一刀之下的阴狠青年胸骨尽塌的压碎心脏的呕血不止的却也有即亡之征兆。

    见状的小天尘怒色淡去的而后就见他不再理会的回转身形的向‘冠羽’之处奔去。

    “上!”

    “地火之灵的,德者居之!”

    “锵!”

    “哈哈哈!地火之灵有小爷是了!”

    “滚!”

    “嘭!”

    “地火之灵有你北大爷是!”

    “有某家是!”

    “咔!”

    “嗤!”

    、、、、、、

    却说小天尘人还未至‘冠羽’之处的就听其上激战怒喝之声四起。却有他被偷袭之时的地火之灵受惊逃离的悬于‘冠羽’之上的导致人人皆见的引发混战。

    “哪里逃!”却说小天尘见得混战后的面色阴沉的但不待他身至其中的就听怒吼之声入耳的而后就见地火之灵向自己方向逃来的面色瞬间多云转晴。

    “咻!咻!”但见地火之灵速度极快的破空之声连响。

    小天尘见状的自咐自己无法于空中拦截的面露急色;但瞬息之后的又见他面色一振的而后掉转身形的急向鸟头双眼之处奔去。却有他观地火之灵逃跑方向的居然有向自己而来的先觉极不合理的但后又反应过来的因为自己身后,地火之灵老巢的思虑地火之灵受惊之下的逃回老巢的再合理不过;遂急忙回转的准备来个守株待兔。

    而后就见他全力以赴之下的速度堪堪快过地火之灵一丝的先于地火之灵几个刹那赶到其老巢门口。然后又见他于这瞬息之间的一声震吼的虚空震颤的刚好赶回是地火之灵撞个正着的逃跑之姿一顿的而后就被小天尘一手一只抓个正着。

    “清河!”地火之灵入手的小天尘又有一声大喝的而后就见他大步而起的急速向鸟头山下逃去。却有此地志在地火之灵是试炼弟子实在太多的他虽强横的但也不愿硬抗的遂直接逃了;而‘清河’之意的想来一有招呼蓝小河的二有点名汇合之地了。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