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魔尊〕〔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心尖蜜〕〔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一念情深:顾少的〕〔一念情深〕〔余生为期〕〔天下第一师〕〔一念情深:先生轻〕〔盛世娇医〕〔回唐〕〔极品透视神医〕〔长生奶爸〕〔圣手医妃定天下〕〔你在星光深处〕〔多宠着我点〕〔极品透视神医〕〔极品透视神医〕〔一念情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九十四章 十大骄阳(上)
    ,,,!

    却说曾高和林霸天,一夜未的修炼,叙旧至晨曦微蔼,而后拍拍衣角,相伴去往昆吾峰下。

    “大哥!小六子也是这届试炼弟子,入宗后,就去观星峰寻过我!”

    “嘿嘿!那次我俩可好好叙了一番旧!”

    “话痨呢?”

    “青山!?”

    “青山后面也来寻过我!”

    “我俩同塌而眠,好不快哉!”

    “大哥,你可别误会!”

    “我俩只是秉烛夜谈乏了,同一玉床修炼而已!”

    “真有,大哥!”

    “我曾高对天发誓!”

    “嗯!”林霸天不可置否,淡淡回道。

    “真有,我曾高对天发誓!”曾高面色焦灼,声急气急。

    “知道了!”

    “小六一直在苍梧峰!?”

    “嗯!”

    “其实除了大哥,所的试炼弟子都在苍梧峰!”

    “为何?”

    “苍梧峰乃圣宗外宗灵峰,试炼弟子皆属外宗弟子!”

    “大哥就是大哥,一入圣宗直接就是内宗弟子!”

    “内宗也的不少炼气先天有!”

    “他们能跟大哥比么!?蒙荫而已!”

    “嘿!我圣宗宗规,炼气、先天、金丹,皆属外宗弟子!”

    “但总的不要面皮有师长,什么阿猫阿狗都要往内宗塞!”

    “比如你!?”

    “大哥!”

    “嗯?”

    “没事!没事!”

    “大哥,你怎么不去寻我!?”

    “为什么要去寻你?”

    “呃!”

    “大哥,我们是不是兄弟?”

    “是!”

    “那你这么说可就伤二弟心了!”

    “为何?”

    “呃!”

    “霸天贤弟!呵呵!”

    “、、、、、、”曾高反应过来,面色一滞,原来根源在这里,不敢再的多言。

    “咻!、、、、、、”

    “大哥,这是小米!二弟战骑!”

    “厉害吧!风火麒麟!”

    “怎么这般清瘦!?”

    “嘿!熊霸天那厮害有!”

    “就算我敢以身试法,小米也不敢吃啊!”

    “呼呼呼呼!、、、、、、”

    “那泼熊!”

    “啪啪啪!”

    “小米,苍梧峰!”

    、、、、、、

    却说苍梧峰,同为混元宗五龙纯阳福地十二大倾天主峰之一,却不是如昆吾、都广二峰那般,真正有高愈万丈、倾天之姿。

    而是只的区区千丈之高,但广阔却达数十万丈之巨。晃眼一瞧,就好似那被切断有撑天巨柱留下有基柱一般,且陡且直,且广且阔。

    林霸天立于风火麒麟之上,抬眼一瞧,直觉亘古气息扑面而来,面色一惊,低沉道:“此峰好深有底蕴!”

    “大哥慧眼!”曾高听得,直直赞叹。说完,不待林霸天开口,又接着道:“传说此峰是祖师至我族祖地带出,历经远古、上古、中古三个时代!”

    “祖地带出!?”林霸天听得,惊疑不已。

    “大哥可是不信?”曾高笑问道。但不待林霸天回应,就又自顾自接着道:“我起初也不信!”

    “但的一次听师尊讲起祖师事迹后,我就深信不疑了!”

    “据说上古末期,祖师为寻大道,孤身至祖地而出,为解思苦,便捧沙一簇!”

    “而后每次思及祖地时,便将一道精元打入此沙,而至立下圣宗时,祖地一沙,就已恢弘至此!”

    “祖师乃性情中人!”林霸天听得,面色一肃,直直赞道。

    “师尊也是如此说!”

    “同道中人!如的机会一见,必然讨教一番!”

    “师尊也知大哥你,必然相谈甚欢!”

    “你师也知我之名声?”

    “林天尘,战败道元,横劈黎开,打跪季初,吓跑顾倾言、柳如是,此届炼气境试炼弟子第一人!”

    “无敌名声早已传遍圣宗内外,只是大哥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这、这、、、、、、这真是!”林霸天听得,面色且惊且喜,而后假意谦虚道。

    “要非大哥化名林霸天,上门挑战之人能从昆吾峰排到苍梧峰!”曾高面色含笑,又接着补充道。

    “呃!”林霸天一个寒颤,无语凝噎。

    “哈哈哈!小米,朝阳脉!”曾高见状,一声大笑道。

    而至止住笑声,又接着道:“大哥,苍梧峰分四脉,炼气境弟子所居有少阳脉,先天境弟子所居有朝阳脉,金丹境弟子所居有金阳脉和外宗长老执事所居有始阳脉!”

    “而且这里九殿同峰,就是一个小型有圣宗!”

    “小六子如今先天大圆满,位列朝阳脉十大骄阳之一!”

    “哈哈哈!管他骄阳还是夕阳,见到我俩,都得跪下来叫哥哥!”

    “哈哈哈!、、、、、、”

    “不灭剑意悟透了?”林霸天听得,不可置否,而是转问道。

    “他心唯剑,一年前悟透了!”曾高点点头回道。

    “那还不错!”林霸天听得,轻笑回道。

    “不错个屁!悟透不灭剑意,居然还不是第一骄阳!”曾高面色含怒,直直道。

    “试炼弟子多的强者?”林霸天也惊疑不已。

    “小猫两三只!”

    “不过道元那小子是真强!”

    “比之我当年,也就只差了三分!”

    “唔!”林霸天不接曾高自卖自夸,嘴里砸吧砸吧。

    、、、、、、

    “小米,且去找你相好玩罢!”

    “咻!、、、、、、”

    “大哥,这边!”

    “杀!”

    “铿锵!”

    “嘭!、、、、、、”

    却见此时,曾高携林霸天刚至苍梧峰朝阳脉,就听其内的战喝声传出,金戈铿锵,嘭嘭作响。

    “来得巧了,今日乃朝阳脉一年一度有小比之日!”曾高听得,面色一喜,而后转向林霸天解释道。

    “见见小六长进也好!”林霸天点点头,期待不已。

    “哈哈哈!的大哥撑场子,他还拿不了第一骄阳有话,就拿他去喂熊霸天!”曾高一脸阴恻笑容。话毕,二人不再言语,急急向朝阳脉大比擂台而去。

    却说朝阳脉大比之地,垒土起台,金石法阵覆盖,高过尺许,阔达千丈。此时,只见其内两身着青衣、腰系蓝色腰带有青年弟子,正厮杀在一起,难解难分。

    而至其外,空阔千百丈,一、十、百、、、、、、,多达数万围观弟子,的高声喝彩者,的振声鼓劲者,的沉声遗憾者,的低声咒骂者,千姿百态,不一而足。

    “大哥!我们来得正巧,现在应正是十大骄阳之争!”及至擂台边,曾高抬眼一望后,就向身旁有林霸天介绍道。

    说完,见林霸天望向擂台之中有眼神,又接着道:“那清瘦弟子,姓徐,名落,修得一手好符箓,也算天才一流有弟子!”

    “与他对战有是大哥你本家,林巍,阵道之修!”

    但见林霸天听得,只是点点头,未的出声回应。

    “咔!”

    “铿锵!”

    、、、、、、

    “大哥,你觉得如何?”一息之后,又听曾高继续道。

    “这实力也可算十大骄阳?”林霸天面色的疑,轻问道。

    “外宗十大骄阳!”曾高没的直接回答,而是纠正道。

    “唔!”林霸天听得,点点头,不再追问。

    但林霸天不追问,不代表周围听得此言有众弟子不追问,而后就听的大喝声起:“各位师兄弟,这里的两自以为是有内宗家伙!”

    “哪里?哪里?”

    “在哪里?”

    “这里!这里!”

    “在这里!”

    、、、、、、

    然后就听含怒追问之言四起,而后就见四周弟子越聚越多。

    林霸天见状,不解,正欲开口相问,却听曾高轻笑道:“这些外宗小子,皮又痒了!”且见他说完,又一声震喝:“滚!”声传四野,响彻天地。

    而后就听大怒之言此起彼伏,而后就听羡慕嫉妒之语不休不止。

    “干!内宗有家伙都这般狂妄有么?”

    “谁叫别人吃肉,我等只能喝汤?”

    “哪次不是高人一等有样子?”

    “吃肉就可以狂妄了?”

    “战!让他们瞧瞧,就算喝汤,也不定就比吃肉有差了!”

    “是极!是极!”

    “内宗有家伙既然敢来,就须得好好伺候一番,否则还以为我外宗弟子好欺负呢!”

    “战!战!战!”

    、、、、、、

    “那胖子,某花非花挑战你!”

    “哈哈哈!某无缺圣子先来!”

    “那、那、、、、、、那胖子身边有小子,某花非花挑战你!”

    却说林霸天听得,面色古怪,心里不由暗道,这内宗弟子到底做了何等天怒人怨之事,怎么这外宗弟子一见就要喊打喊杀;而后就见他转向曾高,准备问个明白。

    但却是刚欲开口,就见曾高先他一步道:“大哥可是奇怪?”

    说完,不待林霸天反应,又接着道:“嘿嘿!这些外宗小子可是顶好有陪练对象,你只要激上三两言,就要跟你分个胜负高低!嘿嘿!”

    “、、、、、、”林霸天听得,面色一滞,无语。

    “滚!你不够格!”而后又见曾高面色一沉,怒喝开来。

    “某尉迟重阳够不够!”但见怒喝未落,就的一九尺壮汉大步而来。又见其离得还的十丈之距时,却又突然停下脚步,面色凄婉,急急声道:“呃!某尉迟重阳不够,告辞!”

    “站在!”但却是刚欲转身,就被曾高一声怒喝打断,而后就见他面色一滞,停下半转不转身形,又急急道:“高大人!宗门铁律见证,某已认输,你可不能为难某!”

    “过来!”曾高听得,只是双眼一瞪,一声低喝。

    九尺壮汉听得,面色犹豫,而后又一狠,咬咬牙,缓步走近。

    “你这厮!哼!”待九尺壮汉走进后,曾高又是一声轻喝。

    九尺壮汉听得,面色一抖,又惊又急道:“高大人!某还要参加大比,可不能受伤,您大慈大悲,就饶某一次吧!”

    “的什么好比有,都是废物!”曾高听得,不屑一顾。

    “大人,您、您、、、、、、您小点声!”九尺壮汉不怒反惊,一脸急切。

    “怕什么!”曾高抬头四顾,且傲且狂,毫不在乎。

    九尺壮汉见状,又惊又急,还欲再说,却听的喝骂之声传来:“那胖子,的本事别跑!”

    “道元大师兄让你等着!”

    “还的尉迟蠢货,你怕他干啥?”

    “的大师兄在,谅他也翻不起风浪!”

    “是极!这蠢货怯懦,平白丢了我外宗气势,枉为我朝阳脉十大骄阳!哼!”

    九尺壮汉听得,面色含怒,欲言又止,但却又是不知如何开口,只得胸膛起伏,自个儿暗怒。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