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炼气五千年方羽〕〔无敌小神医〕〔史上最强练气期方〕〔史上最强炼气期(〕〔无敌小神医〕〔炼气炼了五千年〕〔最强练气师〕〔史上最强炼气期〕〔王者战神〕〔陆先生,爱妻请克〕〔江山谋之锦绣医缘〕〔龙魂丹尊〕〔龙隐宁欣〕〔废土特产供应商〕〔穿越星际:妻荣夫〕〔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盛世无双:毒医太〕〔闪婚娇妻是哑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一十章 姬爷?鸡子!
    时间缓缓逝去,各自恢复完毕,林霸天见状,停止念叨,不待有人开口相问,就直直喝道:“走!”话毕,领路而出。

    众人见状,皆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辛苦面容,急忙跟上。

    只见此时,林霸天也收敛不少,闷不做声,一心赶路,却是生怕有人重提躺过一事,太过有损颜面。而曾高、拓跋旦丁等人,也各心知肚明,遂也没有人开口说话,只顾跟随前行。

    没有躺过的念头,接下来众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林霸天六感灵觉,感应到大群神魂就转向避过,感应到小股神魂就直直而上。

    毕竟,闯界也是历练,过程也得把握,承受可控的神魂攻伐,既能锻炼自己的神魂,又能磨炼自己的意志,好处不言而喻。

    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十天之后,哪怕有主动冲入小股神魂中磨炼自己,众人也走出了数万里,虽有惊但无险,皆感大有收获。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消耗实在巨量,拿莫迦南来说,闯界前养魂丹和灵魄丹各有四十八枚,但现在养魂丹已不足二十,灵魄丹稍好一点,但也同样消耗过半。

    而这先天界有多大,众人不知,反正走出数万里,天还是那天,地还是那地,就像原地打转似的。

    莫迦南消耗不起,林霸天、拓跋旦丁等人也同样消耗不起。而于子建入宗十五年,一个功德都舍不得花,而自从进入先天界后,脸色虽然还算大气,但心里一直疼得滴血。

    此时,只见他实在忍不住了,靠近林霸天,面色扭曲,低沉声道:“师兄,直取界门吧!”

    “你认识路?”林霸天听得,头也不回。

    “不认识!但!”于子建张口回道,话不尽言,其意尽显。

    于子建所忧,林霸天一清二楚,而后就见他回过头来,直视于子建双眼,训斥开来:“功德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赚!”

    “实力安身立命之本,没有!何以问道!?”

    “别忘了百族战场,快则数十年,就该我等担当了!”

    但见于子建听得,低头默然不语,而至一息之后才起头来,躬身一拜:“谢师兄教诲!”

    其余众人听得,也是面色一震,不再忧心消耗之事。

    、、、、、、

    时间缓缓逝去,三天之后,众人又走出上万里。但见此时,小股神魂已几不可见,只要一遇到,必然大群之属,且其中大半都还比最先遇得的黑魂大圣和兽毒大圣群属数量更大。

    林霸天九人此时,也已开始举步维艰了。养魂丹和灵魄丹只余聊聊,如果不能及时避开大群神魂,一旦陷入,除了承败,逃出这先天界,别无二路了。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林霸天再如何六感灵觉,终不敌生魂气息浓烈,更不敌阴魂强大本能。

    只见他们正竭力紧锁识海,小心翼翼穿梭于大群神魂间的空白地段,却突然听得有大喝连起:“生魂!好多的生魂!”

    “上!上!上!”

    “哈哈哈!天赐某裂魔大圣!”

    “儿郎们,给大圣上!”

    “哈哈哈!、、、、、、”

    “什么?生魂!”

    “雷蛇的儿郎们!抢!”

    “浮山的儿郎们!抢!”

    “狂风的儿郎们!抢!”

    “白尾的儿郎们!抢!”

    一时间,足足五群阴魂大圣所属的神魂覆压而下,天穹不再阴暗,天穹已经没了,漫天都是神魂。

    林霸天九人见状,面色霎的惨白如纸,而后就听莫迦南结结巴巴道:“大、大、、、、、、大哥!”

    林.jsshcxx.霸天瞬间回神,急急喝道:“回!回!回!”

    话毕,就见九人各自神念入令,而后九道蓝金二色光芒冲天而起,九人唰的消失不见。

    “生魂!”

    “杀!”

    “雷蛇的杂碎,吓跑了某的生魂,儿郎们,给某杀!”

    “狂风的儿郎们,给某宰了白尾的小尾巴!”

    “浮山的儿郎们,咱们走!”

    、、jxpx.、、、、

    外宗功德分殿内,林霸天九人于先天界传送法阵上现身,惨白面色不改,浑身轻颤不休。太、太、、、、、、太恐怖了,只差一步,就是废人了,包括林霸天在内,就算此时已经出了先天界,仍心悸颤动。

    “又是一波胆小鬼!”

    “哈哈哈!”

    “瞧这模样,估计都吓尿了!”

    “瞧瞧!瞧瞧!湿了没有!?”

    “流氓!”

    “哈哈哈!”

    “走!”听得嘲弄,九人回过神来,林霸天一声轻喝,也不计较,领着八人下了传送法阵,就直奔功德殿外走去。

    但却是天不遂人愿,还没走至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只听先前那出声湿了没有的青年修士嬉笑声道:“别急啊!让你家姬爷瞧瞧湿了没有!?”

    “哈哈哈!”但见他说完,又一声哈哈嬉笑。

    “姬爷!肯定湿了!”

    “姬爷!小豆丁,污你圣眼那!”

    “姬爷!小豆丁就没什么好瞧的了,不过姗姗师妹!?”

    “哈哈哈!”

    “姬爷!姗姗妹子是否湿了,劳您给检查一番!”

    “哈哈哈!”

    “姬爷!前面这小豆丁好似对您有意见呢!”

    “姬爷!这小胖子也是!”

    “姬爷!这两豆丁也是!”

    、、、、、、、

    却说林霸天九人,听得污言碎语,面色虽怒,但也不欲生戈,毕竟自己等人模样,的确难堪。

    但还没走至门口,就又被拦了下来,正待出声呵斥,却听这拦路青年修士一口一个姬爷,而后又听其身后出声之人,也是一口一个姬爷。瞬间一震,连污言碎语都好似已化成緲緲轻风,既不入耳,更不入心,眼里只有姬爷二字和姬爷其人。

    而后就见林霸天、曾高、莫迦南和于子建四人神情一振,直直盯着‘姬爷’打量不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姬泽!你找死!”只见此时,又听拓跋旦丁突然大震怒喝。

    “怎么?小豆丁还不能让人说了?”但见青年修士听得,面带嬉笑,轻疑声道。

    说完,不待拓跋旦丁开口,又见他转向林霸天四人道:“怎么?你们四只小豆丁对姬爷有意见!?”

    “没有!没有!”林霸天四人听得,面色一‘惊’,直直摆手。

    “谅你们也不敢!”青年修士面色傲然,不屑一顾。说完,又转向拓跋旦丁,嬉笑道:“小豆丁,真要湿了,哥哥这里有衣衫,可以让与你遮一遮!”

    “哈哈哈!”但见他说完,又轻笑起来。

    拓跋旦丁听得,面色阴沉,就要开口。但却是还没开口,又被青年修士打断,只见他面色一改,遗憾道:“可惜啊!哥哥的衣衫要给姗姗师妹用哩,没你的份儿!”

    “哈哈哈!”说完,又哈哈大起来。

    “你、找、死!”拓跋旦丁怒极,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来啊!试试谁先死!”青年修士面色又改,阴恻恻道。

    见状,拓跋旦丁就欲出手,但却又被林霸天四人打断。

    “拓跋师弟!这位是姬爷?”林霸天神色作惊,姬爷二字咬得极重。

    “拓跋师弟!这位是广德王后辈?”曾高神色作惊,广德王三字咬得极重。

    “拓跋师弟!这位是内宗天骄?”莫迦南神色作惊,内宗天骄四字咬得极重、

    “拓跋师弟!这位、这位、、、、、、这位姓姬?”想问的都被林霸天三人问完了,于子建无词,明知故问道。

    “是!”拓跋旦丁面色阴沉,虽不解何意,但还是沉声回道。

    拓跋旦丁大怒之中,听不出林霸天四人此问何意,但青年修士却是瞬间了然,而后就见他眉毛一扬,轻疑道:“怎么?你们四个只小豆丁是真对姬爷有意见那!”说完,仍不屑一顾。

    “没有!没有!”但见林霸天四人听得,大惊失色之态,直直摆手。

    “哼!”青年修士神色鄙夷。

    “我们对姬爷没有意见!”而后听林霸天急急声道。说完,见青年修士又向自己看来,又接着道:“我们只是想揍姬爷一顿,狠狠揍一顿!”

    “把姬爷揍成姬子!”

    “小鸡子!”

    青年修士听得,先还没有反应过来,神情依然鄙夷;而至反应过来后,瞬间大怒,就要开口怒斥,但却又被林霸天whhryl.打断,只见他一改嬉笑面容,轻声道:“姬爷有没有意见?”

    “姬爷肯定没有意见!”不待青年修士开口,曾高就接过话头道。

    “姬爷应甘之如饴!”曾高话落,莫迦南又接着道。

    “姬爷应、应、、、、、、、应抗揍!”于子建落到最后,又没词,结结巴巴道。

    “找死!”四人话落,青年修士终于不再被打断,面色血红,一步跨出,怒声大喝。

    “滚!”林霸天早就等着,一声轻喝,一拳击出。

    “咔!”腕臂断折之声骤响。

    “咻!”极速破空之声炸裂。

    青年修士去的快,回的更快,瞬间消失于功德殿内。

    “追!”林霸天轻喝出声,话毕,领着曾高三人也瞬间消失于功德殿内。

    “、、、、、、、”拓跋旦丁。

    “、、、、、、、”落天辉、灵姗姗等。

    “、、、、、、、”青年修士姬爷伙伴。

    而至一息之后才有人反应过来。

    “姬爷!”青年修士伙伴面色大惊,一声急呼,急忙追出功德殿。

    “哗”功德分殿内外,瞬间哗然四起。

    “林师兄,强!狠!”拓跋旦丁五人相视一眼,一脸震惊。

    “有过节?”又听落天辉惊疑声道。

    “不是过节!是大过节!要把姬爷揍成鸡子的大过节!”此时,拓跋旦丁也回过味来,缓缓开口道。

    说完,又见他一副为青年修士默哀的‘悲痛’之色,但转眼间就又变成了欣喜万分的畅快之色;明显,这也是他所渴求的,只是他办不到,而今林霸天替他办了,畅快,好不畅快。

    “师兄!我们要不要?”拓跋旦丁说完,五人沉默半息,而后又听落天辉开口,话不尽言,其意自明。

    “不用!”拓跋旦丁摇摇头,一口否决。

    “那?”

    “回少阳,见过师尊再说!”

    话毕,拓跋旦丁领着师弟师妹回转器殿而去。

    却说林霸天四人这边,追上被一拳击飞的青年修士姬泽,不待他反应,林霸天就是一记又狠又沉的手刀,直奔他脖颈而去,而后又像拎小鸡子一般拎着陷入昏迷的姬泽脖子,领着曾高三人向苍梧峰下极速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