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激浪青春〕〔至尊龙主〕〔农门王妃相当甜〕〔宁璃陆淮〕〔寒门小福妻〕〔苏暖暖厉衍琛〕〔万相之王〕〔九星之主〕〔天降小妻霸道宠〕〔陆少宠妻靠套路〕〔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洪荒之我真不是天〕〔南景战北庭〕〔棺山太保〕〔霸总追婚:夫人,〕〔醉红尘〕〔修罗神将〕〔日月同辉〕〔医婿叶凡〕〔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一十一章 师兄请住手
    但见苍梧峰下,密林之中,啪啪脆响声如雨大蕉叶,且急其促,惊起灵禽无数。

    “啪!啪!啪!、、、、、、”

    “师兄,这厮扇不醒!”于子建双手相撮,转向林霸天,气急声道。

    “扒光!挂起来!”

    “是,师兄!”

    “等等!等等!”

    “各位师兄,不知小弟哪里开罪了您们?还请给小弟一个机会,小弟赔罪!小弟赔罪!”

    “嘿,你这厮敢骗你、、、、、、你于爷!”

    “啪!啪!啪!、、、、、、”

    “师兄请住手!师兄请住手!”

    “小弟也是刚刚醒来!”

    “绝没有欺骗师兄!”

    “啪!啪!啪!、、、、、、”

    “真的,小弟绝没有欺骗师兄!”

    “小弟发誓,小弟绝没有欺骗师兄!”

    “啪!啪!啪!、、、、、、”

    “好了!”好似觉得差不多了,林霸天终于出声喝止。

    “各位师兄,不知小弟哪里开罪了您们?”姬泽青肿面容,顾不得疼,急忙相询这凄惨遭遇原由。

    却是他也聪慧,可不相信功德殿内那点污言碎语就能让林霸天等人大怒至此,要胁了自己到这无人之地狠揍。

    “你?没有!”林霸天摇摇头,肯定回道。

    “那!?”姬泽惊疑。

    “你爷有!”

    “我爷!?”

    “各位师兄,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

    “我爷百年前就陨落在百族战场了!”

    “、、、、、、”林霸天四人面色一变,无言。

    “扒光!挂起来!”而后又见林霸天面色几番变化,最后一沉,恨恨道。

    “师兄等等!师兄等等!”

    “小弟发誓,小弟爷爷真的百年前就陨落在百族战场了!”

    “扒光!挂起来!”

    竜竜窣窣

    “师兄!师兄!、、、、、、”

    “走!”

    “师兄!师兄!、、、、、、”

    、、、、、、

    “大哥,就这样放过这小子?”

    “恩!”

    、、、、、、

    “大哥,得想想办法赚取功德!”

    “恩!”

    “大哥有办法?”

    “没有!”

    “、、、、、、”

    “师兄,可以扫地!”

    “啪!”

    “师兄!、、、、、、”

    “没出息!”

    “知道什么最赚功德么?”

    “宗门任务!”

    “啪!”

    “师兄!、、、、、、”

    “抢!”

    “、、、、、、”

    “回去!”

    却是于子建的可以扫地点醒了林霸天,让他灵光一闪,想起了五年前百炼山内,他们被群狼环视那一遭。

    群狼以势压人,明则赔罪,实则抢劫,莫迦南连根毛都没剩下;遂直觉此法值得效仿,遂立即效而行之。

    、、、、、、

    “师兄!师兄!”

    “放他下来!”

    “谢师兄!谢师兄!”

    “知道什么最赚功德么?”

    “不知道!”

    “啪!”

    “知道了么?”

    “知道了!知道了!”

    “什么最赚功德?”

    “宗门任务!”

    “啪!”

    “再想!”

    “想起来了么?”

    “炼制灵丹!”

    “啪!”

    “再想!”

    “啪!”

    “小、小、、、、、、小弟实在想不到!”

    “啪!”

    “告诉他!”

    “抢!”

    “抢?”

    “啪!”

    “知道了么?”

    “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呢?”

    “然后?”

    “啪!”

    “师兄请住手!师兄请住手!小弟也没有啊!”

    “你没有?”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啪!啪!啪!、、、、、、”

    “师兄请住手!师兄请住手!小弟真没有啊!”

    “小弟的功德都买法宝了!”

    “你能用法宝!?”

    “不能!”

    “那你买法宝干什么?”

    “小、小、、、、、、小弟,、、、、、、”

    “啪!”

    “师兄!师兄!送人!送人!”

    “送人?”

    “恩!送人!”

    “送谁?”

    “送、送、、、、、、送柳、柳、、、、、、”

    “啪!啪!啪!、、、、、、”

    “师兄请住手!师兄请住手!”

    “送、送、、、、、、送师兄!送师兄!”

    “啪!啪!啪!、、、、、、”

    “送师兄!送师兄!”

    “小六!”

    “拿出来!”

    “师、师、、、、、、师兄,给!”

    “多少功德?”

    “一、一、、、、、、一千!”

    “小六!”

    “啪!啪!啪!、、、、、、”

    “一、一、、、、、、一万!”

    “啪!”

    “败家玩意儿!”

    “、、、、、、”

    “去退了!”

    “师、师、、、、、、师兄,这、这、、、、、、这退不了!”

    “恩!?”

    “能退!能退!”

    “那去退了!”

    “但、但、、、、、、但师兄,退、退、、、、、、退货只有半价!”

    “恩!?”

    “师、师、、、、、、师兄,器殿师兄黑,小、小、、、、、、小弟也没办法!”

    “大哥,找拓跋豆丁,让他去退!”

    “恩!”

    “大哥,能不能不退!?”

    “恩?”

    “算三弟欠大哥的!”

    “这一万、功德,三弟来想办法!”

    “小六,值得么?”

    “是啊,莫师兄,值得么?”

    “就依小六的!”

    “谢大哥!”

    “这一万、功德、、、、、、”

    “什么一万、功德?不就是一支发簪么?大哥还有两支呢!”

    “谢大哥!”

    “啪!”

    “师兄!师兄!”

    “拿出来!”

    叮叮当当

    “师、师、、、、、、师兄,给!”

    “zyxta.这是什么法宝?”

    “首、首、、、、、、、首饰”

    “也是送人的?”

    “是、是、、、、、、是!”

    “啪!”

    “败家玩意儿!”

    “多少功德?”

    “一、一、、、、、、一万!”

    “多少?”

    “一、一、、、、、、一万!”

    “啪!”

    “败家玩意儿!”

    “拿出来!”

    “师、师、、、、、、师兄,没了!”

    “啪!”

    “师兄!师兄!真没了!真没了!”

    “本命法器呢?”

    “这、这、、、、、、这?”

    “啪!啪!啪!、、、、、、”

    “师兄请住手!师兄请住手!”

    “小弟没有本命法器!”

    “小弟只有本命真符!”

    “拿出来!”

    “给!给!给!”

    “这多少功德?”

    “小弟自己炼制的!”

    “啪!”

    “败家玩意儿!”

    “是极!就算你爷还在都得被你活活气死!”

    “解除认主!”

    “是、是、、、、、、是师兄!”

    “师兄,给!”

    “还有没有?”

    “没、没、、、、、、没有了,师兄!”

    “挂起来!”

    “师兄,还有!还有!”

    “拿出来!”

    “身上没有,在符殿!在符殿!”

    “挂起来!”

    竜窣

    “师兄!师兄!”

    可怜姬泽,符殿天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毒打暴揍,被抢劫一空,又被锁住真元肉身,扒光挂起。

    只见此时,他凄惨面容,泪滴成线,问苍天,问大地,这到底为何!?

    、、、、、、

    走出密林,林霸天心情大好,见于子建神色振奋,会心一笑,而后训声道:“知道什么最赚功德了么?”

    “恩!师兄!”于子建听得,神色振奋,重重点头。

    却是一想到这般简简单单,就入账两万、功德,他就振奋得不能自已。

    想他于子建,辛勤扫地五载春秋,且至入宗时起,整整十五年,一个功德都舍不得花,一个功德都珍若生命,但就是这般辛勤与节俭,也不过存下区区一千三功德.jsshcxx.。

    两相对比,直觉自己这十五年都白过了,而今寻得发财大计,振奋,无比振奋。

    曾高见状,暗自诽谤,于师弟走入歧途了。而后又想到自己好似也如此这般,摇摇头,洒然一笑,不再理会,转向莫迦南道:“小六,这铃铛还要jxpx.不要?”

    “二哥,发簪足以!”

    “好!”

    “大哥,那这真符和铃铛,我找拓跋豆丁去卖掉!”

    “恩!”

    “你先去吧!”

    曾高点点头,一声长啸,不足三息之间,就见清瘦风火麒麟破空而至,而后一步跃上,一声轻喝,去往少阳峰寻拓跋旦丁销赃去了。

    林霸天三人无事,准备回转朝阳脉,一边修炼一边等待。

    但见路途之中于子建面色复杂,变来变去,林霸天见状,轻问道:“师弟有事?”

    “师兄,殿主那边?”

    “不用担心,师兄心里有数!”

    “恩!”

    “师兄,青蛟那厮怎么还没来寻我?”

    “会不会被熊霸天吃掉了?”

    “你有感应么?”

    “有!”

    “活的死的?”

    “活的!”

    “那你说吃没吃掉?”

    “没!”

    “但、、、、、、”

    “等它寻来,挂起来抽一顿就好了!”

    “恩!”

    原来是眼红曾高风火麒麟听话,一声招呼,瞬间就至;而他的青蛟就没拿他当主人待过,别说一声招呼,就是他喊破喉咙也理都不理他,心里羡慕得发狂,嫉妒的要死。

    、、、、、、

    时间缓缓逝去,百十息后,三人终于上得朝阳脉,莫迦南领路,直往自己别院方向而去。但却是还没走两步,就听有惊喜声道:“林霸天,给姑奶奶站住!”

    三人听得,向声音处看去,就见暴躁丫头顾倾言领着十数弟子向自己方向急急而来。

    原来自从在药殿被林霸天当众打屁股后,顾倾言直觉没脸见人,整天阴阴郁郁,别说修炼,连餐食都吃不下了。

    其师闻之,甚忧,遂遣坐下弟子安抚,言道:他当众打你屁股,你颜面尽失,但你也可当众打他屁股,让他也颜面尽失,这样也算勉强扳回一局。

    顾倾言听之,精气神渐复。其师闻之,甚慰,而后又遣坐下弟子献计,言道:这先天境弟子也好,金丹境弟子也好,都只是低阶弟子,只要不坏人性命道途,都不违圣宗铁律。

    话不尽言,其意自明,顾倾言听之,福至心灵,而后一边寻战力出色的金丹境师兄师姐,一边打探林霸天消息。

    但奈何这林霸天做了五年藏经殿扫地童子,除了每月去传法殿听道一次,剩下的时日就全在藏经殿扫地。

    因此,那真是识其人者众,知其名者少,半月时间过去,战力出色的金丹境师兄师姐寻得十数,但林霸天此人却是只有现身朝阳脉之后的点滴消息,让顾倾言气急的又吃不下餐食了。

    其师闻之,摇摇头,一指点向藏经殿,而后除了林霸天就是林天尘这唯一隐秘外,其至圣宗后的点点滴滴都被顾倾言了然于胸。

    因此,而后这数日间,顾倾言就一直领着这十数战力出色的金丹境师兄师姐于功德殿外等着。

    但又是天不遂人愿,林霸天出得先天界的那片刻时间,数日间的唯一一次,她领着师兄师姐饱餐去了,因此,又被错过。

    而当她饱餐结束回到功德殿外,得知林霸天已现身的消息时,差点没气得直接就背过气去。

    但金丹境的师兄师姐们就是见多识广,见状,急忙安抚道:莫急,莫急,朝阳脉等着就好。

    而当她领着师兄师姐们于这朝阳脉等着,但又是迟迟不见林霸天现身,心里的焦躁,那真是比热锅上的蚂蚁来得还要滚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