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搞突袭:总裁〕〔圣手医妃定天下〕〔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龙王婿萧战〕〔农家傻女〕〔苏年医妃权倾天下〕〔超绝英豪苏阳〕〔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辣妻萌宝娶一送二〕〔盛世红妆倾天下〕〔此去经年花依旧〕〔文明之万界领主〕〔苏桀然〕〔萌宝驾到:总裁爹〕〔江志浩钟佳薇免费〕〔如果不曾遇见你时〕〔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一十六章 让你喝个饱
    时间缓缓逝去,林霸天闭目凝神,眼不见为净;曾高三人也无语,旦作修炼。

    几近半个时辰,拓跋旦丁终于回转,只见他大喜面容,一进石屋就惊喜声道:“师兄,师叔现在正有暇,快快快!”

    林霸天听得,大喜,双眼圆睁,就欲开口,但却被拓跋旦丁打断,只见他拽着林霸天的手臂,就又急急走出石屋。

    曾高三人见状,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默哀之色。

    、、、、、、

    百息之后,只见拓跋旦丁拽着林霸天来到山腹之间的一道十丈石门前,而后就听拓跋旦丁催促道:“师兄,师叔正等你,快进去罢!”说完,轻扣石门三声,然后,然后撒丫子跑了!

    林霸天见状,暗道:惊雷王就这般恐怖?但他明显还是不相信,一边摇头,一边转向石门。

    但又见他一边摇头,一边转向石门,但头确实在摇,但石门又是没有看到,或者说他已于不知不觉间就已进得石门背后。因为他此时正.zyxta.一边摇头,一边下降,而脚下是赤海蓝焰。

    “啊!”林霸天一脚踏空,终于反应过来,见脚下赤海蓝焰,一声惊呼。

    但反应过来又如何,点用没有,就这般直直落入赤海蓝焰之中,连浪花都不见一朵。

    又见数息之后,林霸天终于从赤海之中冒出头来,满脸通红,张口欲言,却是喷火。

    而后又见这瞬息之间,又有百丈炼炉轰然而下,然后林霸天声音都没有一句,就又被砸入赤海之中。

    “咕噜,咕噜、、、、、、”百丈炼炉砸下后,又瞬间飞起,赤海咕噜咕噜声连绵不绝

    “前辈!”又见数息之后林霸天再次冒出头来,一句前辈夹杂火光。

    “咻!”百丈炼炉轰然而下。

    “、、、、、、”林霸天没有反应,再次被扎入赤海之中。

    “前辈!”

    “咻!”

    “、、、、、、”

    “前辈!”

    “咻!”

    “、、、、、、”

    时间如流水,一日时间就这般平平淡淡过去。当然,平淡是针对惊雷王而言,至于林霸天,平不平淡根本不重要,惊雷王不关心,不!应该是关心,就好比游戏,玩上瘾了。

    “前辈!”只见此时,林霸天又冒出头来,中气十足,火光四射。好似这一日间的不间断被砸,不间断赤海浸身,于他根本没有损耗似的。

    但见他吐出前辈二字,就又一副立即下沉模样,却是按规律,百丈炼炉该砸下来了。

    但这次却没有,不但没有,还终于听得惊雷王出声了:“小鬼壮硕,有本王风采!”

    “来,陪本王唠唠嗑!”

    声音嚅嚅糯紉,一听就是佳人之属。

    林霸天听得,真是万分惊喜,终于被惊雷王搭理了,这先天精金也终于有着落了。而后不待他反应,就见惊雷王大手一挥,林霸天瞬至一三丈玉床之前。

    “小鬼,叫什么名字?”接着又听惊雷王那嚅嚅糯紉的佳人之声。

    林霸天正欲回答,但却又是张口无言之状,呆了,就这么呆住了。

    原来此时,他终于见得惊雷王本人了,也终于理解为何惊雷王会是圣宗最不可招惹之人了,也理解曾高他们一听惊雷王三字就吓得直哆嗦的原因了。

    只见惊雷王,本是女性之身,声音嚅嚅糯紉,但她却身高丈二,雄壮的一塌糊涂。

    而见其肤色,也不是什么女性通俗的雪白、粉红,而是比男性还要男性的古铜暗金。

    再见其青丝,呃!没有青丝,只有光秃秃锃亮亮的暗金反光大脑袋。

    林霸天一见之下,呆了,真的呆了。

    “哼!”见林霸天呆立模样,惊雷王好似不喜,一声轻哼。

    轻哼入耳,好似天雷,林霸天浑身一震,回过神来,急急躬身大拜道:“林霸天见过前辈!”

    “寻本王何事?”又听惊雷王出声,分不出喜怒。

    “听说前辈手中有血纹神金一块,一直在等有缘之人,而今特来相取!”听得相问,林霸天急忙道出来意。但见其言辞语气,端的是自信非常,当然,实际上就是脸皮厚。

    “你?”惊雷王轻疑之声,说完,看向林霸天,上下打量。

    “恩!”林霸天见状,期待模样,直直点头。

    但见惊雷王打量一番后,收回眼神,摇摇头,直直道:“你无缘!”

    林霸天如此自信之人,怎么会因为一句无缘就死心?因此,又见他瞬间谄媚模样,继续道:“前辈,您再看看!”

    “滚!”显然,惊雷王不吃这一套,轻喝以回。

    “前辈!那如何才算有缘?”林霸天面色一滞,又瞬间恢复,继续道。

    “有缘就是有缘,无缘就是无缘,何必强求?”惊雷王摇摇头,如是道。

    “但我辈修炼之人,、、、、、、”林霸天大道理刚出口,就被惊雷王打断,只见她一副厌烦神色,轻喝道:“空乏之言少谈!”

    “无非就是为血纹神金而来!”

    “本王说你无缘就是无缘,明白么?”

    “明白!”林霸天神色一滞,而后点点头。

    “你可以走了!”然后就见惊雷王摆摆手,兴致缺缺。

    “但小子需要血纹神金!”林霸天纹丝不动,沉声道。

    此言一出,惊雷王兴致渐复,惊喜道:“本王不给,你要抢么?”

    “小子不敢!”

    “不敢还不滚!”

    “但小子需要血纹神金!”

    “那你来抢!”

    “小子不敢!”

    “不敢还不滚!”

    “但小子需要血纹神金!”

    “那你来抢!”

    、、、、、、

    真是无聊之人遇得厚脸之人,就这般简简单单四句话,两人连道了一个时辰之久都不见停下来,且惊雷王不见生怒,林霸天也不见不耐,好似寻得大道一般,居然越道兴致还越高。

    两个时辰之后。

    “小子不敢!”

    “不敢还不滚!”

    “但小子需要血纹神金!”

    “那你来抢!”

    、、、、、、

    三个时辰之后。

    “小子不敢!”

    “不敢还不滚!”

    “但小子需要血纹神金!”

    “那你来抢!”

    、、、、、、

    十个时辰之后。

    “小子不敢!”

    “不敢还不滚!”

    “但小子需要血纹神金!”

    “那你来抢!”

    、、、、、、

    又是一日过去,两人好似在比耐心,看谁先耗不下去。

    惊雷王天位王者,寿万岁,时间于她来说,别说一日两日,就是一年两年也是眨个眼的时间,毫不在意。

    但林霸天却是耗不起了,一年也就三百六十天,而.jxpx.现在两日已过,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因此,只见此时,他先认输了。

    “小子不敢!”

    “不敢还不滚!”

    “前辈,请给小子一个机会!”林霸天认输改口,说完,躬身一拜。

    “那你、、、、、、”惊雷王来不及收口,道出一半才止住。止住后又向林霸天上下打量一番,然后点点头,开口道:“唔,你现在有缘了!”

    “谢前辈!”林霸天听得,大喜,躬身大拜而下。

    “不用急着谢!”

    “现在的小辈越来越没有耐心了,你不错!”

    “但不错归不错,缘分还是没有!”

    听得此言,林霸天又滞,惊雷王见状,继续道:“但本王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看见本王的炼炉了么?”

    “看见了!”

    “你能举起它,血纹神金送你!

    “、、、、、、”林霸天面色一黑,如土,刹那间无言。

    “前辈,这、、、、、、”而后又吞吞吐吐道。却是惊雷王那百丈大小的炼炉有多重,他深有体会,毕竟那一日间的不间断被砸,也不是白砸的。

    而要举起它,别说现在的自己,就是突破到四境无漏金身的自己,也不定行;毕竟王者之器,加持规则法阵,非其之主擅动,就是对抗天威。

    惊雷王见状,好似也直觉过了,又退让一步道:“给你一年时间,行!血纹神金带走!”

    “不行!那就是真的无缘,勿要强求!”

    “前辈!、、、、、、”林霸天还欲再说,但见惊雷王不虞之色,只能止口。

    “前辈,那小子先告辞!”而后就见林霸天面色几番变化,躬身拜别。

    “急什么?”惊雷王听得,轻疑道。

    “时间紧迫,小子立即回去修炼,争取尽早举起大炉!”林霸天躬身之姿不改,立即道。

    “你是说跟本王说话是在浪费时间?”惊雷王面色一沉,石屋风起,赤海浪涛。

    “不、不、、、、、、不是!是、、、、、、、”林霸天见状,面色一惊,急急道。

    但话没说完,就被惊雷王打断,只听她阴沉声道:“本王天位王者,时间不比你宝贵!?”

    “是!是!是!”林霸天急急改口。

    只见惊雷王听得xgchotel.,又瞬间神色大改,一脸向往,缓缓道:“明日陪本王看日出!”

    “后日陪本王观落霞!”

    “现在,先沐浴!”

    “沐、沐、、、、、、沐浴?”林霸天听得,满脸骇然,大嘴圆张,结结巴巴。

    但不待他说完,就见惊雷王下得玉床,虚空漫步,已至赤海之上。

    “这、这、、、、、、这?”林霸天见状,语无伦次。

    “还不过来?”又听惊雷王嚅嚅糯紉佳人之声,尽显不耐。

    “前、前、、、、、、前辈!”林霸天骇然之色,哆哆嗦嗦。

    此时,他终于反应过来,先前的理解错了,大错了!如今这才应是惊雷王最不可招惹之处,曾高他们一听其名就吓得直哆嗦的原因,因为他也开始直哆嗦了。要知道,陪如此‘佳人’沐浴,那、那真是不哆嗦都不行。

    “嗯?”林霸天不至,惊雷王轻怒之声传出,赤海震荡,轰然声响。

    “前、前、、、、、、前辈!小子已经洗过了!”林霸天反应极速,急忙回圆。

    “不敢?还是不愿?”惊雷王不理,又道。

    “不敢!”林霸天躬身直言。

    “连本王洗澡水都敢喝,还有什么不敢?”惊雷王嚅嚅紉紉之声,狂野无边之言。

    “、、、、、、”林霸天面色一滞,无言。

    “那就是不愿!?”又听惊雷王嚅紉之声如惊雷炸响。

    “是!”林霸天面色一狠,直直回道,说完,一副准备挨揍之色。

    “不愿?那为何要喝本王洗澡水?”惊雷王收怒,疑惑之声。

    林霸天无奈,心里诽谤,这是我要喝的么?但却是不敢说出来。而后就见他面色往来变换,最后止于谄媚,恭维道:“这、这、、、、、、这甘甜爽口!”

    “甘甜爽口?”但见惊雷王听得,轻笑出声。话毕,就见她大手一招,林霸天虚空倒挂,直奔赤海,而后又听惊雷王欣慰之言传出:“本王雅量,让你喝个饱!”

    “咕噜!咕噜!、、、、、、”旦息不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