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婿当道〕〔龙婿叶凡〕〔都市巅峰奇才楚烈〕〔神婿叶凡〕〔傲娇三宝,神秘大〕〔都市巅峰奇才免费〕〔入赘王婿〕〔我的1990〕〔机灵双宝爹地你认〕〔慕少的千亿狂妻〕〔古武狂卫霍海〕〔叶清心启〕〔蛮荒神女〕〔穿越远古:野人老〕〔校草殿下太妖孽〕〔穿越远古:野人老〕〔凤落蛮荒叶清心〕〔王妃音动天下〕〔楚烈萧诗韵_〕〔颜兮陆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一十九章 据可靠消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至林霸天四人入得肉身界,已过去足足月余。

    而在这月余时间内,圣宗后辈弟子间有传言四起,有人据可靠消息,圣宗有气运之子诞下,姓霸名天;他落地即言,一日先天,而今过去近月,即将修成通玄。

    后又有人据可靠消息,气运之子霸天,感圣宗后辈凋零,欲重振声威,遂停下修炼,以金丹之境,于十月之后,在苍梧峰金阳脉开启圣宗假圣之争。何为圣宗假圣之争?圣宗后辈弟子第一人之争也。

    传言初出,质疑者、鄙夷者、当笑话看者,比比皆是。但不待传言平息,又有人据可靠消息,十月之后,凡圣宗先天、金丹境者,凡未准时至金阳脉参战者,假圣之后,得见霸天,需三叩九拜。

    此传言一出,瞬间引发轩然大波,内宗九殿,外宗苍梧,怒喝叫骂声,旦息不止,日夜不休。

    但又不待他们平息,又有人据可靠消息,气运之子霸天,负人族气运,欲扫平百族,时间甚为紧迫,遂更改假圣之争规则,圣宗后辈实力潜力不至前十者,挑战资格取消,假圣之后,得见霸天,同需三叩九拜。

    此传言一出,轩然大波变惊涛骇浪,先前还只当看笑话的极境天骄们,也开始有怒喝叫骂声传出。但还是不待他们平息,就又有人据靠消息,气运之子霸天,已收一极境天骄,作第一使者,代传旨意。

    而这极境天骄,或是因第一使者之名缘故,势足气傲,半句旨意未传,就先有恶口相出:说什么圣宗后辈弟子尽插标卖首之徒,无有资格挑战气运之子,遂待他先扫荡一空,一人独享气运。而此极境天骄,实力也的确非常,至朝阳脉横扫而过,于金阳脉虚空骑蛟,无有一合之敌。

    至此,关于气运之子霸天之传,质疑者不再质疑,鄙夷者不再鄙夷,看笑话者也不再看笑话,皆开始认真以待。

    当然,气运之子霸天之传,可先相信,但这口出狂言之徒还是不得饶过。自咐实力者.zyxta.,心有余怒者,遂开始四处打探此第一使者,欲出手教训,泄心头之怒。

    但又不待他们寻得其人,又有人据可靠消息,凡圣宗后辈实力潜力前十者,挑战气运之子霸天时,若胜,气运之子将奉上气运,倚身追随;若败,也可追随气运之子,同享气运,乘风而起。

    此言一出,如狂风刮过,一片狼藉,圣宗后辈弟子间,风起云涌,挑战之风瞬起。

    、、、、、、

    苍梧峰下,密林之间,古树洞口,三人窃窃私语。

    只见其中一面容猥琐,肤色嫣红的青年修士面色紧张,低声道:“莫骄阳,哥哥可是尽全力了!你承诺的十万、功德可一点也不得少!”

    “花大哥,你信不过我莫迦南也就罢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四叔祖么?”但见莫迦南听得,神色一沉,不满声道。

    此言一出,不待那叫.xgchotel.花大哥的青年修士开口,又见一斗鸡双眼、歪口兔牙的青年修士低喝出声:“花哥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莫骄阳金口玉言,还能少了我们兄弟那点辛苦费吗?道歉!”

    “无缺大哥严重了!花大哥也只是放心不下而已,道歉不必,道歉不必!”莫迦南听得,连连摆手。

    “大哥,一码事归一码事!”花大哥仍不放心,低声继续。

    “花大哥,我莫迦南承诺的事,必然准时兑现,你且放心!”又听莫迦南继续道。说完,不待花大哥开口,又听他接着道:“只要再把最后这句话放出去,十月之后,十万、功德,我莫迦南以大道起誓,必双手奉上!”

    只见花大哥听得,面色一缓,而后又接着沉声道:“嘿,莫骄阳,你可真黑!”

    “花大哥有这个实力,也可以试试!”莫迦南面色不改,轻声回道。

    花大哥面色一滞,而后嘿嘿一笑,笑毕,就见他对着无缺大哥一声低喝:“大哥,走!先把差事办了!”说完,就见他领着无缺大哥走出洞口,瞬息间消失在密林之中。

    莫迦南见状,摇摇头,默然不语。而后数息间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大哥,万事已备,只待金身!”说完,一步踏出,就欲走人。

    但却是刚刚踏出,就听有喝声炸响:“狂徒在此!”话毕,就听咻咻破空声四起。

    而见莫迦南听得,面色一沉,瞬间招出一十丈青蛟,低喝道:“快走!”

    “追!”

    “别让狂徒跑了!”

    “咻咻!、、、、、、”

    、jsshcxx.、、、、、

    三息之后,又见先前那叫花大哥和无缺大哥的两人于树洞前现身,只听无缺大哥道:“花哥儿,我们这样好吗?”

    “功德好不好?”但见花大哥听得,神情不屑,反问道。

    “好!”

    “你嫌多么?”

    “不!”

    “那就结了!”

    “他莫骄阳大哥,大嘴一张,就是千万、功德!”

    “分我哥俩儿多少?十万!打发叫花子呢?天下有这般好事吗?”

    “没有!”

    “那不就结了!”

    “走!先把事办了!我哥俩儿的名声也不能坏了!”

    、、、、、、

    “姓莫的!今日我屠雷倒要看看谁才是插标卖首之徒!”

    “某爹紫龙王!”

    “紫龙王???”

    “咻!”

    “追!”

    、、、、、、

    “姓莫的!今日我看你往哪逃!?”

    “某爹紫龙王!”

    “上!”

    “铿!”

    “咔!”

    “嘭!”

    、、、、、、

    “莫狂徒,上次屠雷让你逃掉了!”

    “我端木山可不是那蠢货!”

    “某爹紫龙王!”

    “紫你爹个蛋!给我上!”

    “某爹紫龙王!”

    “先把这欠抽的赖皮蛟给我抓住!”

    “它端木爷爷要好好拾撮一番!”

    “咻!”

    “站住!”

    “站你爹个头!”

    “啊!”

    “追!”

    “我要扒了那赖皮蛟!”

    、、、、、、

    却说林霸天四人,入得肉身先天界后,不过一日,四人就已分成三波,各自修炼。

    于子建境不至灵身,弱得一塌糊涂,最先掉队,按林霸天嘱咐,先于先天界外围修炼,循序渐进。

    曾高和拓跋旦丁半步肉身先天,远胜于子建,但又远弱林霸天,其后也跟着掉队,按林霸天嘱咐,沉下心来,务必在先天界内修成肉身先天。而至于林霸天本人,却是直奔界门而去。

    原来肉身界中的天地规则虽然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但林霸天境至半步金身,实在太强,先天界中的最强规则体现,于他也毫无压力。

    比如最初遇得的黄沙席卷,他肉身还未有所反应,就已消匿;而其后遇得的极寒罡风和倒挂赤练,也是刚刚有点反应就又消匿。无奈之下,嘱咐曾高二人一番后,自己独自上路,直奔界门而去。

    而至此时,他已踏入金丹界中近月之久,正于漫天冰箭中艰难抬步。只见他除了周身要害之处外,浑身上下大大小小透明窟窿遍布,虽未有猩红热血流出,但一眼之下仍让人浑身发颤,毛骨悚然。

    却是此时,他不止踏入了金丹界,而且还走到了金丹界深处。而至金丹界深处,天地规则之强,于他也有了碎身之压力。

    但他时间紧迫,根本不可能行什么循序渐进之法,遂只得拿出拼死相争的勇气和毅力,坚持,一刻也不停歇的坚持。

    当然,如此残酷的修炼,不止让他找回了为梦而行的‘吃苦’初心,同时,进步也非常明显。

    但见他此时肉身,比起初入肉身界时,至少强大了三分之多;三分虽然看着不大,但不要忘了他可是在半步四境金身的境界上,而如此境界,能进得一两分那也是重大突破;但他,只用了区区近月时间,就直接进步了至少三分还多。

    当然,四境无漏金身的强大毋庸置疑,因此,突破的难度也毋庸置疑;而他此时虽然已比初入肉身界时强大了至少三分还多,但仍没有寻得突破契机,差得还不是一分两分,任重而道远。

    时间缓缓逝去,来到三月之后。

    但见此时,林霸天浑身上下已无再有透明窟窿;而且不止没有透明窟窿,浑身上下还隐隐有赤色流光,若隐若现;一眼看去,就好似那虚空布影,明明遮天,但又有星光闪现。

    原来此时,又经三月磨炼,他半步金身终于圆满,离得真正的四境金身就只一纸之隔,突破就在旦息。

    但又见他却没有就此停将下来,寻突破契机,而是依然向金丹界深处行去,不知是准备继续磨炼还是有其他想法。

    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距林霸天四人踏入肉身界已足足九个月;距可靠消息传出,十月之后金阳脉之上的假圣之争也只一个月了。

    但见此时,于子建在不限量的灵丹供应下,在师兄林霸天吃苦的感招下,整整九个月的生死之炼,肉身境界已由不至灵身,连连越境,大步突破至大灵身巅峰,距半步肉身先天也不远了,吃苦满满,收获也满满。

    而见曾高和拓跋旦丁两人,此时正于先天界核心、金丹界门外闭目凝神。且见他们周身灵雾蓬勃,头顶虚空分合,却是即将突破至肉身先天的征兆。

    再见林霸天,此时浑身上下的赤色流光已不再若隐若现,而是覆体外显。明显,以他此时状态,随时都可戳破那一层薄纸,真正修成四境无漏金身。

    但见他却是没有坐下来寻求突破,而是正对着肉身第四界,通玄界的界门,怔怔出神。

    只见这通玄界门三丈之宽,十丈之高,门盈四个古朴大字‘尺寸天地’。又见这‘尺寸天地’四字,好似精血写就,一眼之下直觉古朴苍老,但再一细瞧又觉鲜活无比,甚至让人觉得就是前一刻才刚刚写下,鲜活,灵动,饱含生气。

    林霸天陡然见之,甚是好奇,仔细观瞧一番后,不得结果;而后一拍脑袋,神念瞬出,欲探个究竟。然后?然后就是心神皆震,瞬间陷入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