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搞突袭:总裁〕〔圣手医妃定天下〕〔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龙王婿萧战〕〔农家傻女〕〔苏年医妃权倾天下〕〔超绝英豪苏阳〕〔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辣妻萌宝娶一送二〕〔盛世红妆倾天下〕〔此去经年花依旧〕〔文明之万界领主〕〔苏桀然〕〔萌宝驾到:总裁爹〕〔江志浩钟佳薇免费〕〔如果不曾遇见你时〕〔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二十一章 无漏金身
    春秋变换,岁月轮转,元回村时,已是十万年之后。

    此时的元,境至大能,威能无边。

    但,幽没了,村没了,石屋也没了,就连他誓要灭掉的末犀族也迁走了。

    元大殇,恸喝出声,天穹暗淡,日月无光。而后又见这瞬息之间,他有大手探出,亿万里之遥,惨嚎漫天,血雨连绵。

    其后,元枯坐荒地,神伤千年,捧起一抔黄土,一步天边。

    ……

    却说林霸天,浑身一震,醒转过来,半步金身,也泪如雨下。却是元的那声恸喝实在悲凉,他沉入其中,无法自拔,哪怕此时已醒转过来,仍不能自已。

    而他心里也是清楚,这元,应该就是混元祖师了;这一抔黄土,应该就是苍梧峰的原身了;而这写下‘尺寸天地’的精血,就是混元祖师元自己的精血了。

    他思幽,而幽炼体,遂已自己精血写下这四字,以寄托自己对幽的念,或者还夹杂对与幽同修炼体之道弟子的期望。

    而至于是否还有其他原因,林霸天却是猜不透了,大能级的祖师,也不是他小小先天境的蝼蚁弟子可以猜透的。

    接着又想到祖师识海里的zyxta.人形金光,摇摇头,洒然一笑,自己识海里也不有过么?而且祖师既然敢公之于众,那就绝对有压服的实力,关心也好,异心也罢,都是白瞎,除了给自己寻得麻烦,一无是处。

    但他却是对祖师口中的王庭感兴趣,但也只是感兴趣,他如今可没有实力去什么王庭,而后就见他摇摇头,不再瞎想。

    但见他不再瞎想,面色瞬间肃然,而后不过刹那之间又瞬间变换,一脸欣喜之色。

    原来混元祖师对与幽同修炼体之道的弟子还真有期望,因为他发现此时自己的神魂居然比先前强大了近倍,念头无比通达,甚至直觉只要轻轻一戳,就能戳破那困锁他三年的先天极境薄膜,是的,只需要轻轻一戳就行。

    而炼体修为,先前就已寻得突破契机,赤色流光覆体外显,随时都可正式突破;而此时虽然还是流光覆体、外显模样,但流光之色已由赤色转为赤金。

    因为他此时的肉身又有了进步,他不知不觉间的进步,比之先前至少又强大了三成的重大进步。因此,一脸欣喜,激动开来。

    而后不过一息之间,又见他神色再肃,向‘尺寸天地’四字躬身而下,大拜道:“谢祖师成全!”话毕,抬起头来,四下环顾一周,准备突破四境无漏金身了。

    只见他面色肃然,闭目凝神,开始运转起‘钧天术’来。而后刹那之间,就见他周身赤金流光好似沸腾,有龙吟虎啸之声骤响。

    又见随着‘均天术’的运转,其肉身居然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周身经脉穴位皆清晰可见,周身三百六十窍穴瞬间炸裂,聚合成星,又分散成点。

    时间缓缓逝去,只见他周身赤金流光越来越盛,龙吟虎啸也已转天崩地裂,周身经脉串联分散,有细枝缓显,随着他功法运转,肉身先天的九九八十一条正脉已缓缓增加到周天之数三百六十条正脉,只待正式突破,就可数倍呈之。

    而三百六十窍穴炸裂后,也有暗星凸显,随着他功法运转,缓缓增加到三千道之虚数,只待正式突破,同样就可数倍呈之。

    及至三个时辰,只见他周天之数三百六十条正脉同时成型,而三千道之虚数的窍穴也同whhryl.时成型,而后就见他浑身一震,仰天长啸,霎时间金丹界内风起云涌,罡风倾天,雷鸣怒海。

    又见他长啸未止,又开始演起拳来,赤金流光覆体,好似战神演道,三百六十正脉精元运转,三千窍穴气血开合,皆清晰可见。

    又见他拳法越来越快:

    一拳而出,肉身化灵,无垢无漏;

    一拳而出,金身宝相,万象千山;

    一拳而出,日月纳掌,天地寸尺间。

    又见他演着演着,又一步虚空:

    一拳而出,金戈炸响,雷鸣震天;

    一群而出,虚空陡陷,怒海腾翻;

    一拳而出,虚空生莲,罡风尽散。

    而后又见他四肢齐动,且口中同时有大喝出声:

    一拳伏厄,天地暗淡;一鞭伏魔,血海倾天;一掌伏冥,黄泉至暗;一臂伏天,血海尸山;仰天一喝,道消匮伏,地塌天陷。端的是相由心生,拳由心起,五族尽伏,威势滔天。

    而后又见他飞身往转,离地三尺,虚空盘坐,赤金流光冲天,气势铺散开来。

    但见其人,却是凝神闭目,神色痛楚,好似正经五族倒逆,一口鲜血喷出。

    “我之道,霸道!”

    “我之魔,无魔!”

    “若有!”

    “战!战!战!”

    而后又见他喷血的这瞬息之间,神色震怒,大喝连起。

    话毕,就见他身形不动,双眼不.jxpx.睁,但又有一声震喝出口:“杀!”

    但见杀字出口,虚空震荡,倾天罡风瞬起,雷鸣怒海再现。

    但见杀字出口,金戈骤响,血腥气息弥漫,古老战鼓声传。

    但见杀字出口,天穹陡暗,哀嚎连天。

    而后不足一息之间,又见他浑身一震,气势冲天,罡风溃散,怒海沉眠,金戈止声,天穹刺眼。接着又闻他哈哈大笑声,如暗夜里的明灯,四传开来。

    却是他此时,终于突破至四境金身,不能自已,大笑开怀。

    这一大笑的确酣畅淋漓,直至十数息之后才停下声来。原来四境金身,按境界划分,等同于炼气通玄。

    而境至通玄,不论是圣宗内外,还是人族五域,都不再属后辈弟子,而是人族后辈脊梁。而且他还是四境金身,战力比之炼气通玄,根本不是一个量级,一巴掌就可拍翻一片。

    而于他自己来说,踏入四境金身,也终于在大道征途上踏出了第二步,离自己的道更近了一步,离自己的梦也更近了一步;因此,突破之后,激动之心,开怀之意,不能自已。

    但见他大笑声后,又瞬间默然不语,开始体悟起突破之后的境界感悟和实力提升了。

    却说四境无漏金身,哪怕是刚刚突破,于战力之上,只要近身,别说通玄修士,就是绝大部分的破虚修士,也无可奈何,且稍不注意还可能遗憾饮恨。

    而要是突破至五境宝相金身,那就能真正虚空漫步,到那时候,就再也没有什么近身不近身的限制了;到那时候,同境横推,盖世无敌,就将真正成为现实。

    当然,五境宝相金身也只是他想想而已。毕竟,他才刚刚突破四境无漏金身,离五境宝相金身还天差地远。

    但他也不气馁,不说五境宝相金身他有绝对信心,就是现在他的炼气修为也已至先天极境;因为他突破四境金身时,也同时悟出了自己的拳意,霸道拳意,有我无敌;且经四境金身的突破感悟,先天极境也瞬间稳定圆满,随时都可一步金丹。

    而炼气修为突破至金丹境后,同样可虚空漫步,到那时,金丹境内的他,就是抬手横推,盖世无敌。而至于通玄境,也可纵横无忌,往来随心。

    当然,纵横无忌归纵横无忌,要想横推无敌还是不可能的;毕竟百族争霸,天骄四起,可自信自强,但不可自傲自负。

    时间缓缓逝去,又是数个时辰。只见此时,林霸天终于睁开双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而后又转身向‘尺寸天地’四字躬身一拜。拜完,一声大笑,迈步开来。

    且见他此时,也有了拓跋旦丁的走路气势,龙行虎步,不可一世。却是少年人就是少年人,意气风发就意气风华,不可一世那就不可一世。

    ……

    “轰!”

    “大哥!”

    “师兄!”

    林霸天回转先天界,推开界门,不曾见人,就先听得两声惊喜呼声。

    “哈哈哈!”

    “不错!不错!”

    接着就听他哈哈大笑,大赞起来。

    却是出得金丹界后,一眼之下,林霸天就瞧出曾高和拓跋旦丁二人已突破至肉身先天,因此欣慰大笑。

    “啪!啪!啪!……”

    但见他笑毕,不待二人开口,又接着拍起二人脑袋来,且一边拍还一边鼓励道:“好好跟着大哥,大哥吃肉,也给你们汤喝!”

    而见曾高和拓跋旦丁二人,面色瞬间一滞,心里暗诽:这是什么话?但又是虽有不满,却还不敢出声,反而一改滞纳面色,崇拜笑容。

    原来他二人虽然已突破至肉身先天,比之先前强出了老大一截,但在林霸天手下,还是差得太远太远。

    只见此时,随着林霸天的大手拍动,听着啪啪声的带感脆响,他二人一寸矮似一寸,不到一息之间,就被林霸天整个儿拍进地里了,只留两大脑袋露出地面。

    然后就见林霸天蹲坐地上,一脸语重心长,轻声道:“大道争途,其路漫漫,任重而道远啊!”

    而见曾高和拓跋旦丁二人,一脸受勉之色,急忙开口:“大哥(师兄)教训得是!”

    “恩!”林霸天点点头,欣慰笑容。

    “走!”说完,又接着一声轻喝,说走就走。

    曾高和拓跋旦丁对视一眼,无语凝噎,大哥(师兄)肯定是突破了,真强!但这也太显摆了,无语。而后又各自摇摇头,浑身一震,出得地来,大步跟上。

    ……

    “啪!”

    “是否大有收获?”

    又见林霸天三人于先天界内围寻得满身是窟窿又满身是血的于子建,林霸天一步欺身,大巴掌连着,而后又喝问出声。

    于子建正苦苦坚持,林霸天大巴掌一下,瞬间一个踉跄,跌坐而下,恍恍惚惚。

    “啪!”林霸天见状,又是一个大巴掌。

    于子建清醒过来,瞬间一颤,抖抖嗖嗖道:“师兄!你终于回来了!”说完,嚎啕大哭,泪如雨下。

    见状,林霸天三人面色皆瞬间一滞,这什么情况?但不待他们开口相问,就又听于子建泣声道:“师兄,师弟丹药被抢了!抢光了!”说完,哭声更大,撕心裂肺。

    “是谁!?”但见林霸天三人听得,瞬间震怒,而后就听曾高怒喝声道。

    “不、不……不知道!”于子建一边大哭,一边结结巴巴。

    “人在哪里?”林霸天震怒,沉声喝问。

    “几日前出去了!”于子建停下哭声,急忙回道。

    “可记得面容!?”

    “记得!女人!”

    “什么!?”

    “一、一、一个女人!”

    “比、比、、、、、、我还高、高、、、、、、高出一个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