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违者!打断腿!
    功德殿外殿,肉身先天界传送法阵。

    林霸天四人刚刚现身,就听有大喝连起:“狂徒霸天现身!”

    “狂徒霸天现身!”

    “狂徒霸天现身!”

    “快快快!”

    “围住!”

    “围住!”

    “秦师兄马上到!”

    “快快快!”

    “围住!”

    “千万不能让他走脱了!”

    林霸天四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团团围住,先天、金丹、天上地下。见状,面色皆瞬间一惊,而后又是一喜,看这气氛,莫迦南这把火,烧的那是真旺啊!

    前因后果刹那理清,林霸天也就不欲现在就起干戈,只见他一拳轰出,身前围困弟子瞬间人仰马翻,漏出一条道来,四人见缝插针,突围而出。

    但身后围困之人却是瞬间震怒,一边大喝,一边急追而来。见状,四人无奈,只得先向苍梧峰下‘逃’去。

    、、、、、、

    夜色深沉,如渊如狱,但苍梧峰下,却亮如白昼。只见此时,成千上万先天金丹弟子,正燃烧真元,照亮古树密林,一寸一寸搜寻狂徒霸天藏身之地。

    “一队,向东搜索!一旦发现,立即相招,不得擅自出手!”

    “二队,间隔十里,跟着一队!一队若有发现,立即围堵!”

    “三队,向西搜索!一旦发现,立即相招,不得擅自出手!”

    “四队,间隔十里,跟着三队!一队若有发现,立即围堵!”

    “诸位且请用心,一旦困住狂徒,待秦师兄擒住后,必有重酬!”

    “诸位也需小心,狂徒力强,千万不可擅自出手!”

    ……

    少阳峰,拓跋旦丁石室。

    “大哥,现在你的名声可比宗主还要响亮千百倍!”只见曾高一脸崇拜之色,挪揄出声,嘻嘻笑道。

    林霸天听得,莞尔一笑,正待开口,但却被莫迦南抢先一步,只见他神色沉重,担忧道:“大哥,明日就是大战之期,你?”话不尽言,其意自明,林霸天明日能否一战而胜,横推问鼎,他忧心忡忡。

    “小六辛苦了!”

    “明日且看大哥如何抽打他们就是!”

    “哈哈哈!”

    林霸天信心十足,说完,抬手抽打动作,接着又哈哈轻笑起来。

    莫迦南听得,稍稍安心,但又接着遗憾声道:“大哥要是能再突破金丹就更好了!”

    “无妨!”林霸天信心十足,摆摆手道。说完,见莫迦南仍担忧神色,又接着宽慰道:“金丹而已,随时可破!只是,你不觉得以先天境抽打他们更有劲道么?”

    “你的委屈,可不能就这般轻易放过!”

    “哼!”

    但见他说着说着,神色渐渐阴沉,声音也跟着狠戾起来。却是这数月间,莫迦南如何过的,虽然没有一言一词提起,但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他刚刚出得肉身界那片刻时间,就已心里有数。

    因此,心里怒火zyxta.升腾,直欲当场就大打出手,但未免节外生枝之故,才暂时按捺下来。

    遂因此,他决定直接以先天境修为开启假圣之争,一路横推问鼎。

    如此一来,他不止将更加名副其实;同时,也能让这数月间‘追杀’莫迦南的那些弟子们更加刻骨铭心。

    什么金丹天骄?被先天境碾压!要他们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要他们一.xgchotel.见到他林霸天和他林霸天的兄弟,就得绕道走。比狠?他林霸天可以更狠!

    “大哥!”莫迦南听得,感动不已,一句大哥,也有些许颤动。

    林霸天见状,拍拍莫迦南肩膀,又接着宽慰道:“你先休息一番!明日要有霸天气势,可不能这般谨小慎微!”说完,又转向拓跋旦丁道:“拓跋师弟,你去炼制一张十丈大椅,明日用的着!”

    “要法器级的,别师兄气势一震,就散架了!”

    “是,师兄!”拓跋旦丁听得不解,但还是立即应承下来,说完,就起身向石室外走去。

    曾高见状,急忙起身道:“大哥,我也去!”

    “拓跋豆丁没见过世面,不知何为气势,我去指点指点他!”

    拓跋旦丁还没走出石室,听得此言,呼吸一滞,我拓跋旦丁没见过世面?就欲回身反驳,但又听曾高催促道:“走!师兄让你见识一番什么叫气势!”话毕,就见曾高螃蟹模样,先他一步走出石室。

    “师兄,我做什么?”见诸人都有安排,于子建急忙出声求事。

    “你?”

    “啪啪啪!”

    “好好恢复,明日呐喊助威就交给你了!”林霸天神色一凝,拍拍于子建脑袋,如是道。

    “师兄!痛!”于子建被拍,浑身一颤,急忙出声。

    “痛还不快恢复!”林霸天瞬间怒目模样,重重喝道。

    ……

    天玄历,十二万八千五百三十八年五月初五,天南域,混元宗,苍梧峰,金阳脉。

    却说今日乃可靠消息,圣宗气运之子霸天定下的圣宗假圣之争日期。

    而据可靠消息传出至今的十月间,不止各种可靠消息疯传,还有气运之子霸天的第一使者,朝阳脉十大骄阳之莫迦南以身说法,无不在证明圣宗的确有气运之子诞下,且今日也必定是其定下的假圣之争日期。

    因此,就算心里仍存质疑或不屑的先天金丹弟子,也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理下,也不敢不至金阳脉观战或参战。毕竟,要是传言为真,而自己却没来,以后得见气运之子霸天就得三叩九拜,这搁谁身上都吃不住。

    因此,只见晨曦微蔼之时,金阳脉就已云集圣宗数十万先天金丹后辈弟子,将金阳脉千丈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而不管是内宗弟子还是外宗弟子,不管是抱着万一心态而来还是纯碎看热闹而来,反正九成九的先天金丹弟子都到了;至于剩下的百分之一?估计也没人敢不来,现在未至,无非顾忌脸面而已。

    “师兄,您可有见过霸天圣子?”

    “师兄无缘!不过不用遗憾,再等片刻就能见得了!”

    “不知霸天圣子何种风采?”

    “霸天!霸天!不是霸道风采就是天道风采!”

    “什么是天道风采!”

    “待会儿见得就知道了!”

    “谢过师兄!”

    ……

    “师兄,待会儿你参战吗?”

    “功德你出?”

    “呃!”

    “师兄,你说霸天圣子是真有其人,还是为抢功德的强大师兄?”

    “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不管是真是假,都是来抢功德的!”

    “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他问鼎我圣宗后辈弟子第一人,他就是假圣!他就是气运之子!”

    “师兄说得在理!”

    ……

    “师姐,霸天圣子是我的,你不能跟我抢!”

    “恩!”

    “师姐,你发誓!”

    “……”

    “什么破圣子?一个流氓罢了!”

    “你!”

    “不对,是一个流氓头子!”

    “呜呜呜……”

    ……

    时间缓缓逝去,及至巳时三刻。

    只见此时,天边突然传来一声大笑,而不待大笑声毕,就见一十丈青蛟破空而来。而后又不待分出蛟上何人,就又听嘭的一声巨响,大比擂台中央已竖一十丈金色巨倚。

    众人见状,急不可耐看去,却又被初阳照射下的金色巨倚瞬间刺得紧闭眼帘,而待一息之后,才勉强虚眼观瞧。

    只见金色巨倚,其上一座四台,座上一六尺俊朗少年,面带肆意笑容,挥手致意;四台左右各二,左一青年胖子,神色傲然,抬头望天;左二八尺壮汉,面色微红,略显尴尬;右一朝阳脉莫骄阳,神色冷冽,不屑一顾;右二方头大耳青年,头上顶蛟,阴沉面色。

    终于得见气运之子霸天真容,数十万先天金丹弟子瞬间哗然。

    “干,就是个小屁孩!”

    “小不小有什么关系,实力唯尊!”

    ……

    “原来是他!”

    “姬爷相识?”

    “当然!”

    “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姬爷!”

    “那叫什么?”

    “泽爷!”

    ……

    “这流氓头子,真不要脸!”

    “哼,你刚才还不是哭了!”

    “姑奶奶是被刺眼了!”

    “就是哭了!”

    “花痴!”

    “男人婆!”

    “你!”

    ……

    “花哥儿,你说咱们会不会做错了?”

    “不会!”

    ……

    “不是大爷!”

    “大爷,你在哪里?小河都寻你五年了!”

    ……

    “这小子好似在哪见过?”

    “传法殿,熊前辈!”

    “是他!”

    “有的瞧了!”

    ……

    “承北王,你藏经殿弟子都这般刺眼吗?”

    “战天王,你战殿弟子又何尝不是?”

    “嘿嘿!”

    “哈哈哈!”

    ……

    “苍穹王,你器殿弟子不行啊!”

    “哼!”

    “师妹,这一遭过后,有劳你了!”

    “师兄放心!”

    ……

    “宗主,这小鬼要是真横推而过,这假圣是真是假?”

    “弟子们认为是真就真,弟子们认为是假就假!”

    “呵呵,无断!无断!”

    “小池瑶!”

    ……

    “尊者?”

    “咔咔咔咔!……”

    ……

    却说林霸天听得哗言四起,不仅没有丝毫不虞,反而神色还更加振奋。只见他一边拍着金色大倚,一边对左右四人一蛟道:“看见没有,什么叫气势?这就叫气势!直接刺瞎他们双眼!”

    说完,见拓跋旦丁脸色微红,瞬间一恼,又轻喝道:“拓跋师弟,你脸红什么?”

    “好好跟着师兄学学,你这样成不了大事!”

    话毕,又见于子建面色阴沉,拍拍大倚扶手,接着道:“青蛟,站这来!”

    “你这样有损于师弟脸面!”

    “某爹紫龙王!”青蛟抬头望天,神色傲然,不屑一顾。

    “恩!”林霸天一声闷哼。

    “这就来,这就来!”

    处理完自己的身边事后,林霸天站起身来,转向四周数十万后辈弟子,环顾一周后,神色一肃,开口振喝道:“我,林霸天,圣宗后辈弟子第一人,圣宗假圣!”

    “旦有不认可者,午时之前,可上擂挑战!”

    “若没有,至今日午时之后,凡圣宗弟子,凡境不至通玄者!”

    “见我,需大师兄称之!”

    “违者!打断腿!”

    但见他喝声出口,便如浪潮般四下奔腾,数十万先天金丹弟子,无不直觉声隆震耳,直透心底;而后就见哗言瞬间消匿,只余林霸天震耳之言四传,听得数十万弟子无不打心底里崇拜和仰望。

    却是不管林霸天是否真有无敌实力,是否真能横推问鼎,单单他这出场气势,单单他这于圣宗数十万弟子jxpx.面前的振喝之言,就无不说明他的勇气和无畏,无不道明他的决心和信心。

    当然,管中窥豹,也可看出他的确深有实力,霸道无边。

    而今何世?百族争霸,大争之世!因此,陡见自己族内有人风采绝世至厮,而且还是自己师兄,数十万先天金丹弟子无不热血沸腾、不能自已,甚至瞬息之后就有“拜见大师兄!”之言稀稀拉拉响起。

    当然,单凭一番热血言语就想证位圣宗假圣,也明显不可能。因此,此时此刻,认可者少,不认可者多,如男人婆此等,听得现在就有“拜见大师兄!”之言传出,气得直跳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