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婿当道〕〔龙婿叶凡〕〔都市巅峰奇才楚烈〕〔神婿叶凡〕〔傲娇三宝,神秘大〕〔都市巅峰奇才免费〕〔入赘王婿〕〔我的1990〕〔机灵双宝爹地你认〕〔慕少的千亿狂妻〕〔古武狂卫霍海〕〔叶清心启〕〔蛮荒神女〕〔穿越远古:野人老〕〔校草殿下太妖孽〕〔穿越远古:野人老〕〔凤落蛮荒叶清心〕〔王妃音动天下〕〔楚烈萧诗韵_〕〔颜兮陆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二十四章 拜见大师兄
    只见千丈擂台边缘,顾宣、温如画五人各自虚空端立,轻笑面容。

    而擂台之中,季武一边往来还转,一边无形箭气连发。

    而林霸天一边追逐季武,一边气急大喝:“站住!否则打断腿!”

    “师弟,师兄腿在这,就看你本事了!”

    “到是师弟你,可千万要看好自己的腿,别一不小心就被师兄打断了!”

    “咻咻咻!”

    原来林霸天四境金身,只能短暂飞行,而季武一心逃遁,根本不给他近身相战的机会,让他有力无处使。

    而他虽然伤不得季武,但他四境金身的肉身修为摆在那里,哪怕没有元气大刀,季武也奈何不得他,两人就这般你追我逃的转起圈来。

    时间缓缓逝去,十数息之后,林霸天气急,只见whhryl.他一声轻喝,瞬间幻出数十幻影之身,向季武围堵而去。

    而季武不愧金丹极境天骄,见状,一步虚空,直入天际,瞬间摆脱围堵。

    且在这刹那之后,手中法弓震响,三箭齐发,六箭齐发,九箭齐发,瞬息之间就有嘭嘭爆裂声传出,林霸天近半幻影之身瞬间炸裂。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林霸天幻出幻影之身的目的也只为季武这刹那的立身时机,而后就见季武手中法弓震响的瞬息之间,林霸天真身一脚重重跺地,以比季武箭气还快的速度瞬至季武身下,一把抓住季武脚踝,又如炮弹般直坠落地。

    “嘭!”而后就闻季武以面捶地的嘭响声骤起。

    又见嘭响声未落,林霸天一脸阴沉,对着此时正满脸是血的季武低喝道:“师弟,打断哪条腿!”

    季武以面捶地后眩晕状态,有没有听清楚不知道,但没有回应是真的。

    见状,林霸天又自顾自道:“师弟跑得快,那就两条腿都打断!”

    “咔咔!”

    “啊!”

    话毕,就见他单手抡起季武,一掌砍下,咔咔骨裂声传出,接着哀嚎痛楚声响起。

    顾宣五人见状,面色一寒,就欲开口呵斥,但见林霸天先人一步,怒喝声道:“敢跑,打断腿!”说完,抬手将双腿均被打断的季武扔至先前被拍昏的金丹大圆满弟子之中,又转向顾宣五人道:“敢跑,打断腿!”

    五人阴寒面色,听得此言,心火熊熊而起。

    “战!”而后就见顾宣一步向前,距林霸天十数丈距离,战喝出声。话毕,就见他手中有血色长枪瞬现,阴冷狂暴。

    “杀!”接着又听他一声阴寒杀声,手持血色长枪瞬间跨出。

    林霸天干脆利落,不言不语,手中门板大刀幻出,一脚踮地,飞身迎去。

    “铿!”两人交错而过,金戈余声。

    “咔咔咔!”顾宣丝毫不损,林霸天手中门板大刀应声而碎。

    “嘭!”回身续战,林霸天双手化刀,硬接顾宣血色长枪。

    “咔!”顾宣血色长枪瞬间断折。

    “嘭!”顾宣被林霸天一肘击飞。

    “咔!”顾宣被林霸天欺身,一掌砍断右腿。

    “啪!”顾宣被林霸天一巴掌扇向季武身旁。

    “嘭!”顾宣俊秀面容触地,摩擦出声。

    “哗!……”擂台之外,哗然瞬起。

    “得、得、得、、、”温如画四人面色呆滞,浑身轻颤,牙齿也不听使唤了。

    却是说来话长,实则瞬息之间,金丹极境的顾宣,号称通玄之下战力第一的顾宣,就这般简单的被林霸天打折本命法器,打断右腿,拍飞坠地。

    数十万弟子见状,无不惊颤哗然,温如画四人见状,无不心胆皆滞。

    这就是四境无漏金身的近战伟力,这就是与林霸天近身相战的凄惨后果。

    只见此时,顾宣瞧也没瞧他那断掉的右腿一眼,神色凄凉,怔怔出神。

    要知道,本以他的战力,不大怒失去分寸,选择与林霸天近身相战,不说能否取胜,就算依然败退,至少也得百息之后,而且林霸天一个不好还得披红挂彩,但他选择了这般对战方式,就有了这般凄凉的战败方式。

    再见林霸天,面色依.jxpx.然如常,丝毫没有觉得瞬间战败顾宣值得骄傲自豪。

    只见他又转向正陷入呆滞的温如画四人,摇摇头,一声轻喝:“你们一起上罢!”

    “战!”但见温如画四人听得,回过神来,浑身一颤,对视一眼后,面色一狠,大喝出声。

    却是此时,四人已被林霸天强横的肉身战力吓坏了,已经失去取胜念头,只期冀不要像顾宣那般瞬间凄凉战败就好。

    因此,听得林霸天轻喝之言,也不再顾忌脸面,同时战喝出声。

    话毕,就见温如画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而后瞬息间就见千丈擂台顿起云雾,其中风雷阵阵,有利剑穿梭。

    又见擂台法阵升起的瞬息之间,师宫旭大手翻挥,云雾之中顿有百花灿烂,异香扑鼻。

    边溯身形瞬间消匿,云雾之中阴冷长鞭肆虐,好似蛛网,直向林霸天盖绕。

    钟离勋一步踏天,手中墨色法剑劈下,剑气森然,云雾陡起风啸。

    而见林霸天,身形动也未动。利剑近其身,自动溃散;异香扑鼻,面容陶醉,但却不影响他一拳对空轰出,钟离勋剑气溃散。

    而这瞬息之间,又见他另一手瞬间张合,边溯长鞭就已被他牢牢抓在手里;而后又见他一震一缓,隐身消匿的边溯就已被他拽至身前,但不待他出手,边溯就自己陶醉面容,仰天倒地。

    而见边溯仰天倒地的刹那之间,林霸天手中长鞭也没有停下,瞬间抽出,一声脆响;而后就见师宫旭腰缠长鞭、脸带血痕,也被拽至阵中,被林霸天一脚踏断右腿,急怒攻心晕了过去。

    又见林霸天抬脚的刹那之间,钟离勋面带欣喜,持剑直击其后心而来。

    只见他人至剑至,剑至即中,但却不见他想象中的透体穿心,而是一声轻“嘭!”,剑止人止,欣喜面色亦止。

    但不待他持剑再击,就见林霸天脑袋扭转,一脸亲善。

    “啊!”见状,钟离勋一声惊叫,就要后退。但为时已晚,持剑右臂被林霸天一把抓住,连人带剑拽至身前,一个脑袋互碰,瞬间晕厥,直挺挺倒地。

    几个刹那解决掉边溯、师宫旭和钟离勋,林霸天无视利剑风雷,对阵外温如画嬉笑声道:“师妹,还不快快过来让师兄打屁股?”

    只见阵外的温如画听得,一脸羞恼,又惊又怒。

    一来林霸天实在太强,四人合力共战,但几个刹那就溃败开来,只留她一人,而且还应是林霸天留手的原因,又惊又悸。

    而此时还不待她思虑是否主动认输,就又听林霸天嬉笑之言,先前听得还不放心上,但此时听得,那真是又惊又怒。

    但林霸天不给她考虑时间,又有不虞声传出:“师妹,你不过来,师兄就过去了!”

    温如画浑身一颤,一脸惊恐,跑、跑不掉,打、打不过;而后瞬息之间,就见她苍白面色,一步踏入阵中。

    而见林霸天,其实也只是嬉笑之言.xgchotel.。见状,面色一沉,一脚踏下,边溯右腿咔声脆响,而后假怒声道:“还不叫师兄!?”

    “如画拜见师兄!”咔声脆响,听得温如画浑身一颤,也听得她瞬间反应过来,急忙躬身大拜而下。

    “哈哈哈!”林霸天仰天大笑,傲娇万分。

    但不待他大笑声毕,就听脚下因右腿折断极痛而醒转的边溯开口威胁道:“我乃刑殿弟子!……”

    “咔!”边溯左腿应声断折。

    “我……”

    “咔!”边溯右臂应声断折。

    “我……”

    “咔!”边溯左臂应声断折。

    “……”边溯神色惊恐,不敢再言。

    “咦,怎么没声了?”林霸天一脸好奇,惊疑出声。

    “边溯拜见师兄!”边溯惊恐神色,急急出声。

    “啪!”林霸天抬手又是一巴掌。

    “……”边溯不解,呐呐无言。

    “如画拜见大师兄!”温如画心思灵动,见状,急忙打样。

    “边溯拜见大师兄!”边溯福至心灵,急忙接上。

    “啪啪啪!”林霸天欣慰神色,拍拍边溯脑袋,又拍拍温如画脑袋,赞许道:“师弟乖!师妹也乖!”

    听到林霸天赞许言辞,边溯收起惊恐神色,直直点头;温如画面色滞呐,心有暗怒,但又不敢反驳。

    “啊!”

    话毕,又见林霸天一步迈出,从钟离勋大腿上踏过,而后至他那刺眼金色巨座上端坐。

    温如画见状,急忙连掐法诀、收起法阵,而后一脚踹醒因急怒攻心晕过去的师宫旭,气急声道:“胜负已分!”

    师宫旭被踹,瞬间惊醒,听得此言,神色落寞。温如画见状,刚欲再言,就见他大手翻飞,千丈擂台百花瞬间凋零,异香淡去,不论是被拍昏过去的数十金丹大圆满弟子,还是因吸入异香昏过去的顾宣、季武和莫迦南等人,皆瞬间醒转过来。

    林霸天端坐刺眼金色巨座,见状,点点头,但没有开口言语,只是直直盯着他们。

    而见莫迦南醒转过来后,瞬间抬头四顾,而后又瞬间一步跃下金色巨座,直向林霸天躬身大拜而下,口中振声道:“莫迦南拜见大师兄!”

    再见曾高、拓跋旦丁和于子建三人,也只是比莫迦南慢了半拍而已,莫迦南大拜声毕,就听他们大拜声连起。

    “曾高拜见大师兄!”

    “拓跋旦丁拜见大师兄!”

    “于子建拜见大师兄!”

    三人大拜声未毕,接着又听:

    “温如画拜见大师兄!”

    “边溯拜见大师兄!”

    但见顾宣、季武等擂台之上的数十金丹弟子听得,面色瞬间苍白,欲言又止模样。

    “哼!”林霸天见状,一声冷哼出口,如六月惊雷,炸响开来。

    顾宣、季武等人入耳,心里一滞,而后皆难堪面色,躬身拜下:“拜见大师兄!”

    却是圣宗有圣宗的铁律,修炼之人也有修炼之人的坚持,胜就是胜,败就是败;败了就要遵守契约,否则不止逾越圣宗铁律,也有损自己道心。

    因此,哪怕再不愿,再不堪,也只能愿赌服输,拜林霸天为大师兄。

    但见顾宣季武等圣宗六大金丹极境天骄和数十金丹大圆满弟子皆躬身拜下,擂台之外的数十万普通先天、金丹弟子瞬间哗然,但哗然不过半息时间,就见他们也如顾宣季武等人一般,躬身大拜开来。

    “拜见大师兄!”

    “拜见大师兄!”

    “拜见大师兄!”

    ……

    “哈哈哈!”林霸天振身而起,大笑开怀。

    少年人就是少年人,意气风发就意气风发,丝毫不做掩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