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狂爸〕〔总裁的私宠甜妻〕〔亿万豪宠:总裁的妙〕〔许若晴厉霆晟龙凤〕〔十方武圣〕〔孤才不要做太子〕〔我捧红了半个娱乐〕〔林帘湛廉时〕〔猛婿崛起〕〔秦舒褚临沉〕〔重生之全球首富〕〔三国之世纪天下〕〔巫师的次元物语〕〔足球符咒系统〕〔大明第一吏〕〔大宋有种〕〔大道惊仙〕〔龙门之主杨潇唐沐〕〔绝品神医混都市〕〔战婿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二十九章 白衣玄祝,青衣司马
    日落日升,第二日一大早,林霸天五人携五人高玉瓶,直向天虞峰而去,寻靠山王了解因果。

    但见此时,林霸天五人初入金丹,第一次可以凭仗自己修为乘风而行,遂连清瘦麒麟也得闲了,五人鼓荡灵元,风驰电彻,好不快哉。

    时间缓缓逝去,几近半个时辰,终于从苍梧峰行至天虞峰,混元宗五龙纯阳福地十二大倾天主峰之一。

    但见此峰,高万丈,阔?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边,一眼见不到沿,端的是雄峻非常,无与伦比。

    再见其上,殿堂楼阁几不可见,尽皆百丈、千丈、万丈论道擂台。

    而见此时,一眼望去,论道擂台之上尽对擂之人,无一空出之地;而擂台之外,也满布观战弟子,时而凝神默观,时而高声喝彩。

    “大哥,壮观与否!?”见林霸天神色吃惊,曾高大笑问道。

    “壮!”林霸天点点头,说完又自顾自道:“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曾高听得好奇。

    “怪不得你也这般壮!”林霸天一副原来如此神情,说完,一声大笑。

    “呃!”曾高不解,半息之后才反应过来,但也没有生怒,而是跟着大笑起来。

    笑毕,又接着道:“大哥,先去拜见靠山王,待事毕,再回来过过手怎么样?”

    “没意思!”林霸天摇摇头,不感兴趣。

    “大哥,通玄破虚的前辈师兄!”曾高瞬间了然,又接着道。

    “好!”林霸天兴致瞬起,一字铿锵。

    “走!”说完,一脸急不可耐,开始催促起曾高速度领路了。

    时间缓缓逝去,又是数百息时间,曾高领路下,五人终于行至靠山王所居之地,这无边倾天之峰深处的一座千丈方圆小峰之下。

    只见五人刚至,还不待扣阵,就见山峰法阵自开,其间一道三丈方圆大门,没有招呼声传出,更没接领之人。

    “走!”曾高见状,挥挥手,说完,当先一步跨入阵中,林霸天四人急忙跟上。

    又见法阵之内,千丈方圆小峰,其上不见殿堂,只有三座十丈楼阁,静谧幽旎,但也平平无奇。

    又见山峰之间,没有灵气雾霭,没有深幽古朴,更没有宣威赫赫,如普通山岳般,寂静无声,毫无生气。

    曾高低头领路,未有言语,林霸天四人也一般模样,只顾低头前行。

    但见三息之后,五人于中间那座楼阁前停下,曾高躬身开口道:“师叔!”

    “吱呀!”楼阁大门随声而开,接着终于听得靠山王金石之声:“进来罢!”

    五人急忙进入,但见靠山王正端坐于一方玉台之上,手中有金箔玉书翻起,又急忙躬身下拜道:“林霸天拜见前辈!”

    “曾高拜见师叔!”

    “莫迦南拜见前辈!”

    “拓跋旦丁拜见前辈!”

    “于子建拜见前辈!”

    而见靠山王听得,却没有出声回应,只是依然翻看着手中的金箔玉书。而林霸天五人不得回应,也不敢直起身来,就这样一直躬身大拜之姿。

    或是金箔玉书实在有趣,靠山王深陷其中,及至十数个时辰之后,仍未回神招呼。

    而林霸天五人不得招呼,也就只能这样一直躬身大拜着,且心里还不敢有丝毫怨言,丝毫不忿之色也无。

    时间缓缓逝去,又是十数个时辰,至林霸天五人进屋已几近三日,靠山王手中金箔玉书终于落下。而后就见他缓缓抬起头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开口淡淡道:“寻本王何事?”

    “小子已寻得百万、功德,特来孝敬前辈!”听得靠山王开口,林霸天躬身之姿不改,急忙振声回道。

    “还有何事?”靠山王可不在乎什么百万、功德,因此,又听他接着道。

    “小子每每思及大过,夜不能寐,特再孝敬五瓶灵丹,已稍补罪过!”林霸天早有准备,张口即道。

    “还有何事?”显然,靠山也看不上什么五瓶灵丹,丝毫不作理会,又继续道。

    “呃!”林霸天一时无言,不知如何应对。

    但靠山王也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盯着他,林霸天六感灵觉,虽未抬头,也不敢释放神念探查,但他有一种如芒在刺之感;因此,心里直觉这因果可能不会这般轻易让他结过。

    遂再三思虑之后,又接着道:“前辈旦有吩咐,小子必竭力完成!”却是聪明人,自己不知如何应对,那就把球踢回靠山王,你若有吩咐,我完成就是。

    “哼!本王金口玉言!”只见靠山王听得,神色瞬间不虞,金石震响,呵斥开来。

    但听其话外之.xgchotel.意,又明显就是有吩咐,不说,无非先前有过承诺,奉上百万、功德,黎开被活劈的因果就此结过,他靠山王怎么能出尔反尔,这不打他脸么?这不让人笑掉大牙么?

    林霸天极有眼色,听得此言,瞬间一脸焦灼,急急声道:“小子罪过,惹前辈生怒!”

    说完,不待靠山开口,又振声道:“但能为前辈效劳,小子三生之幸!”

    “请前辈给小子一个机会!”

    “师叔,这是我等小辈孝心,请师叔给个机会!”曾高见状,急忙出声附和道。

    “请前辈给个机会!”莫迦南三人眼色也不差,也急忙出声请求道。

    “唔,本王玄孙之事早已结过!”但见靠山王听得,神色一缓,点点头道。

    “谢前辈!”林霸天听得,振声道谢。说完,就直起身来,一脸期待的望着靠山王,等候三生有幸的为前辈效劳。

    曾高四人有感,也一一直起身来,而后如林霸天一个模样,望着靠山王,一脸期待,等候效劳机会赐下。

    靠山王见状,点点头,接着就一脸忧色,缓缓道来:“圣宗天执铁律,但如今有弟子屡屡违反,刑殿毫不作为,本王甚忧!”

    话还未落,就见林霸天躬身抱拳,急忙接上:“小子愿为前辈分忧!”

    “恩!”靠山王神色一转,一脸欣慰,接着道:“那什么白衣玄祝、青衣司马,区区通玄小境,就敢视圣宗铁律如无物!”

    “哼!”说完,又一声冷哼,阴沉下来。

    “前辈放心,小子必叫他们知道何为天执铁律!?”林霸天.jxpx.神色一沉,急忙振声回道。

    “好!”靠山王神色再转,一脸欣慰道好。说完,不待林霸天开口,又摇摇头,低沉声音道:“本王三年之后将巡百族战场!”

    闻其音,知其意,林霸天又急忙道:“小子三年之内必让前辈宽心!”

    “恩!”靠山王欣慰神色,满意之声:“这功德和灵丹,本王就先收下,待本王无忧之时,你来取回!”

    “去罢!”说完,摆摆手。

    “是,前辈!”林霸天五人再次躬身一拜,而后退出楼阁,退出千丈小峰。

    “大哥!……”退出千丈小峰,莫迦南一脸急色。但没说完,就被林霸天摇摇头打断,而后又见他示意曾高速度领路走人。

    百十息后,五人远离天虞峰深处,林霸天看向莫迦南,示意可以说了,而后就听莫迦南急急声道:“大哥,白衣玄祝和青衣司马,你知道是谁吗?”

    “祝安阳,司马天赐!圣宗通玄境绝世天骄!”林霸天一脸阴沉,他当然知道,而且不止知道名讳,还大概了解他们的修为实力,那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匹敌的。

    但哪怕林霸天知道,莫迦南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来:“天赐大哥金丹境时,就比之前的金丹第一人顾宣强出一大截!”

    “而修至通玄后,实力更是十倍于金丹!”

    “且据我所知,天赐大哥在先天境时,就已修得肉身先天!”

    “如今是否修成四境金身不知,但就算未有修成,也应相差不离了!”

    “而祝安阳,能与天赐大哥争锋十数年,也必然分毫不弱!”

    “恩!”林霸天点点头,一脸阴沉。

    “如果同境相争,大哥必胜,但现在……”莫迦南担忧不已。

    “不是还有三年么?”林霸天神色一缓,轻笑道。却是他有无敌信心,可不会被两个通玄境的绝世天骄就给吓住。

    “三年,修至通玄?”莫迦南仍然忧心忡忡。

    “事在人为!”林霸天振声以回,说完,又接着自嘲道:“总比接靠山王大刀来得容易!”

    “恩!”莫迦南虽然心忧,但还是点点头,赞同道。

    “他俩怎么违反圣宗铁律了?”暂时抛下忧心,林霸天又好奇起来。

    “大哥,你听听他俩名讳!”曾高失笑,直直道。

    “白衣玄祝,青衣司马?”林霸天念叨起来。

    “对,就是一个白衣,一个青衣!”曾高轻笑道。

    说完,不待林霸天开口,又接着道:“圣宗铁律,凡炼气弟子,着白衣,系青色腰带;凡先天、金丹弟子,着青衣,系蓝色腰带;凡通玄、破虚弟子,着蓝衣,系紫色腰带;凡天位、涅槃前辈,着紫衣,系黑色腰带!”

    “当然,这是指圣宗正式场合,必须如此穿着!”

    “外出任务,历练,攻伐等不需!”

    “但他们两人,从先天境起,就一直白衣青衣,且还不分任何场合!”

    “但因为实力的确强横,圣宗后辈之中的绝世天骄,所以刑殿也没有在意过!”

    “嘿,现在靠山王看不下去了,他俩要倒霉了!”

    “不!他俩马上就要倒霉了!”

    “祝安阳不是你师whhryl.兄吗?”拓跋旦丁见曾高一脸幸灾乐祸,好似不解,出声疑道。

    “师兄和大哥能比吗?”曾高一脸鄙夷,理直气壮。

    “啪啪!”林霸天一脸欣慰,啪啪曾高肩膀,以示鼓励。拍完,又接着问道:“司马天赐师尊是谁?”

    “殿主战天王!”曾高张口即道。

    “都是忠义王师侄辈!”

    “他俩也是大哥你师侄!”

    “哈哈哈!”

    说完,又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实力唯尊,何来辈分!?”林霸天脑袋清醒,摇摇头,又接着道:“走,去器殿!”

    曾高修得肉身先天,且又一步金丹大圆满,一直惦记着试试实力,见状,急忙出声道:“不过过手了?”

    “你们先去!”林霸天又背‘外债’,直欲先炼制本命法器,再回来试手。

    “走!”说完,就见他转向拓跋旦丁,催促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