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娱乐王朝〕〔天降三宝:虐渣妈〕〔天下第肆〕〔邪龙道〕〔八零宠婚:甜妻太〕〔奋斗在沙俄〕〔天降六宝:追我妈〕〔姜暖霍北辰〕〔至尊弃婿〕〔龙尊一怒〕〔盛翰鈺时莜萱〕〔王牌神婿〕〔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豪婿〕〔废婿崛起〕〔姜岁岁霍临西〕〔韩三千苏迎夏〕〔华丽逆袭韩三千〕〔豪婿((超级女婿〕〔家族禁令韩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卷 潜龙在渊 第一百三十章 恶心!恶心!
    “咕噜!咕噜!……”

    “前辈,咕噜!咕噜!……”

    “小子已修成四境金身,咕噜!咕噜!……”

    “咻!”

    “本王不知道?”

    “前辈慧眼!前辈慧眼!”惊雷王玉床前,林霸天小鸡啄米,大嘴一张,不要功德的马屁虚空生花。

    “前辈,小子想举举大炉!”

    “那是本王本命法宝,大肚狱炉!”惊雷王双眼一斜,不虞之声传出。

    “大肚狱炉?”林霸天低声重复,这般清新脱俗的法宝名字?接着又马屁连起:“大肚如狱,炼器如宝!”赞完,媚笑如花。

    “谁跟你说是炼器的!?”惊雷王听得,鄙夷开来。说完,见林霸天面色微红,又轻笑道:“困敌锁敌,炼敌成灰,才是大肚的本事!”

    林霸天面色一滞,暗道好狠,但转瞬之间又继续媚笑起来:“前辈威武,大肚威武!”

    “那当然!”惊雷一脸傲然。

    “前辈,小子想举举大肚!”林霸天见惊雷王神色好转,把握机会道。

    “自己去!”惊雷王摆摆手。

    “前辈?”林霸天四下环顾,根本不见那百丈大炉,又转身媚笑道。

    却是刚刚他上得赤海的瞬息之间,大肚狱炉就已被惊雷王收起,此时,这偌大石室内,已不见其踪影了。

    “喏!”惊雷王一手撑腮,一手拍着腰粗大腿,向玉床前的石桌上努努嘴。

    林霸天见状,转过身来,只见石桌之上百丈大炉没有,但尺许香炉到是有一只,而且緲緲青烟还正冒得欢实,瞬间了然。面色没有变化,但心里却是已诽谤开来,法宝也能这般用?

    但不待他迈步,就又听惊雷王嚅嚅声音道:“大肚有百万法阵加持,引动之后重一千八百万钧,你若能举起一息,本王金口玉言,那块血纹神金就赏你了!”

    “去罢!”

    说完,假寐模样,不再理会。当然,这是她的地盘,有无理会,都只有她自己知道。

    “谢前辈!”林霸天听得,回转身形,躬身大拜开来。

    但见他拜完,就神色一肃,一步迈至石桌前,观瞧起尺许大肚来。

    只见尺许大肚方形三脚,大肚圆身,两耳悬挂,其内虽有緲緲青烟冒出,但却朦朦胧胧一片,让人根本瞧不清内里如何。

    又见大肚整体暗金墨色,外表符满布,而透过符又可见炉身覆有生灵印纹。当然,不是什么花鸟虫鱼,也不是什么龙凤麒麟,而是林霸天从未见过的生灵之属。

    林霸天好奇,细瞧起来,只见有正对天震嚎之姿的鸟头人身三尾生灵,有四臂持刃挥杀的四臂四翅四足生灵,有大嘴吞天的蛇身尖扁长嘴生灵,有扑天欲战的六足独角生灵,四类之属,总计一十有三。

    而他虽然没有见过,但心里却是一见就清晰明了,这应是百族敌属,惊雷王斩杀的王者之敌。

    因为人族有古老法阵传下,将斩杀的敌属印于法宝之上,不止可增加法宝威力,还能增加此法宝对此敌所属之族的克制力。

    显然,先前拓跋旦丁所言,惊雷王三入百族战场,斩敌天位境十三尊,不是吹嘘夸言,而是实话实说。

    见得林霸天观瞧大肚,沉思模样,惊雷王又傲然声道:“怎么?被本王风采惊到了!?”

    “前辈绝世,小子榜样,必不叫前辈失望!”林霸天听得,转过身来,又躬身一拜。

    却是此言既赞叹了惊雷王风采,又道出了他之志向,必不辱惊雷王赐下的血纹神金,信心十足,坚定非常。

    “不要让本王后悔就好!”惊雷王摆摆手,又催促道:“举罢!”

    只见她话毕,尺许大肚瞬间三丈方圆,离桌而起,向林霸天盖压而下。

    见状,林霸天一声大喝,双腿陡震,双手托举接上。

    但见大肚有百万法阵加持,重一千八百万钧绝非虚言,林霸天四境无漏金身,千万钧巨力之下也是双腿瞬颤,弯曲而下。不说能否举起一息时间,就是能在一息之内不被压扁都好似成了奢望。

    而后.jsshcxx.几个.jxpx.刹那之间,就见林霸天双臂弯曲近半,双膝几近着地,再无外力相助,就将直接失败了。

    “啊!”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只见他一声震喝出口,浑身灵元瞬间燃烧起来,四境金身都瞬间暗红,勉强撑住了几个刹那。

    又见这几个刹那之间,他暗红金身又瞬间赤金,有规则流转,而后就见他虽然双膝依然几近着地,但双臂却是打直了,将大肚狱炉举起了数尺之高。

    当然,这样的举起与惊雷王的举起显然不是一个概念,而且林霸天自己也非常清楚。

    而后就见他好似瞬间引爆了全身灵元,肉身之中有轰轰隆隆的震鸣声传出;然后又见这瞬息之间,他赤金肉身瞬间赤红如火,其上流转的规则也清晰了倍许。

    接着就见这刹那之间,他几近着地的双膝瞬间站直,终于将大肚狱炉完完整整的举了起来。

    但又见一息时间才过去不到三分,震身举炉的他又一口暗红鲜血喷出,而后又开始摇摇欲坠。

    “啊!”但见摇摇欲坠的瞬息之间,又听他一声震声怒喝。

    接着就见他举炉之中,身形瞬间变大,至丈二之高;且赤红肉身也不再是他原身的清瘦身形,而是筋肉爆满,威煞之气四溢。

    但见此暴走显像之下,林霸天举炉之姿终于稳定,不再摇摇欲坠,就看能否坚持至一息时间结束了。

    而见惊雷王,却是正一副羞怒恼色。当然,这肯定不是因为林霸天举起了她的大肚狱炉,更不是她小气手中的那块血纹神金,而是林霸天暴走显像之下,浑身衣衫尽碎,近乎裸奔之故。

    想她惊雷王,修道至今三千载,境至天位大圆满,一颗纯净道心,丝毫瑕疵也无。

    而今居然在非战斗杀伐之中,自己玉床之前,纤毫必现的‘欣赏’了一番男子童身,那真是让她又惊又怒,又羞又急,直让她道心涟漪骤起,脸色瞬间羞恼。

    而说她身高丈二,雄壮的一塌糊涂;肤色古铜暗金,比男性还男性;青丝毫无,只有光秃秃锃亮亮的暗金反光大脑袋,其实也只是她的伪装而已。

    至于她为何会有如此伪装,那也还是因为血纹神金之故,后辈弟子不停讨要,搞得她不厌其烦,遂摇身一变,就成了这般五大三粗的吓人模样,接着就成了圣宗最不可招惹之人,得以清静下来。

    而其真实身形容貌,虽说不能与柳大美人相较,风华倾世;但伴王者之势,那也不定就差了去,只能说各有千秋。

    而她修道三千载,为保道心纯净,连道侣都从不考虑。而今居然大意之下,于自己石室之内,道心泛起涟漪,生出瑕疵,那真是要多后悔就有多后悔。

    而后就见她羞恼之色瞬息而过,接着就是阴沉水色生出,直欲将林霸天生吃了模样,而且还是那种嚼碎了吃,有凄惨嚎哭的那种。

    要知道,道心瑕疵,如若能及时圆满还好;不能的话,轻则数百年不得寸进,重则?重则就大发了!

    再说林霸天,距他完完整整举起大肚狱炉已过半息,只见他此时仍稳稳当当,没有丝毫颤动。

    却是四境无漏金身的千万钧伟力,再加上他本就是某灵体之属,此时又燃烧百倍浑厚于普通同境修士的雄厚灵元,最后又燃烧本命精血,激发肉身极致暴走显像,终于使双臂短暂拥有了一千八百万钧巨力,稳稳当当的举起了大肚狱炉。

    当然,如此燃烧灵元和精血,事后他也必会重伤之身,哪怕他四境金身,又身具灵体,也依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过来的。

    要知道他身具灵体,灵元好补,至多几个时辰;但精血就麻烦了,而且还是四境金身的精血,这没有数月时间,没有大补灵物,哪怕他身具灵体,也绝对恢复不过来。

    时间缓缓逝whhryl.去,一息时间终至,林霸天正欲开口,却突感手中大肚狱炉瞬间重过倍许,瞬间压得他蜷身匐地,七窍尽皆溢血。

    “嘭!”而后不他待反应,又瞬间被惊雷王扔出石室,砸出一声嘭响。

    “啪!”接着又被一块巴掌大的血色神金打在脸上,瞬间青紫起来。

    林霸天本就重伤之身,陡然间被大肚狱炉震压,瞬间眩晕,脑袋都不听使唤了;而至被扔出石室后,脑袋一震,终于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一副有出气没进气的就毙模样。

    “师兄!”石室外等候的拓跋旦丁见状,一声惊呼,一把抓起血色神金,而后抱起林霸天就跑。

    原来林霸天虽然看着凄惨,但绝不会有性命之危,这点他百分百确定;因此,虽然惊呼出声,但也毫无忧心之意。

    而之所以又抱着就跑,却是见林霸天如此凄惨模样,在他想来无非是林霸天惹恼了师叔惊雷王。

    而他本就怕惊雷王,那此时就更担心自己也被迁怒了,遂抱起林霸天就跑,还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跑得再快些。

    ……

    俗话说,昏得不够久,那是你伤得不够深;而林霸天此次就伤得够深,因此也昏得够久,直至五日之后才醒转过来。

    只见他醒转过来后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关心自己伤势,而是瞬间神念外放,接着坐起身来,一把抓起身旁的血纹神金观瞧起来。

    一旁守候的拓跋旦丁见状,急忙停下修炼,惊喜声道:“师兄,你终于醒了!”

    林霸天只是点点头,眼神都不曾瞬离血纹神金,拓跋旦丁无语,又劝诫道:“师兄,恢复要紧!”

    “你此次伤得很重,恐伤根基!”

    “小事!”林霸天头也不回,说完,摆弄着手里的血纹神金又接着道:“我欲炼刀,该寻何人?”

    拓跋旦丁没有回答,只是瞬间一脸谄媚,凑近林霸天,笑得像一朵菊花。

    “你!?”林霸天何人,见状,瞬间了然。

    “嗯!嗯!”拓跋旦丁小鸡啄米,直直点头。

    林霸天一脸怀疑之色,盯着拓跋旦丁菊花大脸瞧个不停。

    拓跋旦丁被盯得发毛,笑容渐渐僵硬,但他身为器殿弟子,走炼器之道,遇得神金那与猫遇得鱼、老鼠遇得的大米一般无二,不能错过,不容错过。

    因此,就见他僵硬笑容又瞬间绽放,接着又双手搂住林霸天肩背,撒起娇来:“师兄,交给旦丁好不好嘛?”

    被八尺壮汉楼着撒娇,林霸天面色一滞,接着瞬间寒毛到竖,反手就是一扒拉,直将拓跋旦丁扔进他那赤色炼炉内仍不解气,怒喝开来:“恶心!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