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玥韩依依小说名〕〔我当上门女婿的那〕〔餮仙传人在都市〕〔我家古井通武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神医毒妃:嗜宠废〕〔名侦探修炼手册〕〔超强狂婿〕〔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萧天爱燕王〕〔苏红珊韩大壮〕〔农女致富腹黑夫君〕〔90后风水师李十一〕〔穿越星际:妻荣夫〕〔农女致富:山里汉〕〔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爆笑穿越:王妃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一百四十六章 前辈,这是个误会
    却说林霸天被藏剑一脚踹入暗黑洞窟后,就一直急速下坠,点滴光明不见,只有漆黑如墨。

    又见数十息之后,他人还没落地,就听得有惊怒之声连起。

    “敌袭!敌袭!”

    “保护祭坛!”

    “快快快,保护、、、”

    “嘭!”

    但惊怒之声未落,林霸天就已直坠而下,砸在一方圆百丈的暗黑圆形祭坛中央,发出一声震天巨响。

    “咔咔咔!……”

    而后就见这刹那之间,百丈方圆的暗黑祭坛瞬间咔咔裂响,却是被林霸天直接给砸碎了。

    “啊!……”

    接着又听惊怒啸声冲天而响。

    林霸天砸碎百丈祭坛,自己也是瞬间昏昏沉沉,听得惊怒啸声,才勉强回过神来。

    抬眼一瞧,自己身在一破碎的百丈暗黑祭坛之上,而祭坛之外,不知名族类熙熙攘攘,有的惊怒生啸,有的大嘴圆张、一脸呆滞。

    再一细观,身下还有一十丈身形的肉翅大鸟,内脏全无,只余皮囊。

    但其两只肉翅之上却各插有一血色长矛,长过三丈,直钉祭坛之内。

    且又见其头顶还有附有一颗人头大小的不知名神金,暗金之色,灵潮如幕,阵阵威煞之气四散。

    接着又见祭坛之外,天穹好似被幕布遮盖,阴暗无光。

    围绕祭坛的不知名族类尽皆三丈之高,四臂两腿,一角双翅,身着兽皮之物,两臂合十,两臂各持一三丈血色长矛。

    有的一脸惊怒,盯着他长啸不止;有的一脸呆滞,盯着他怔怔出神。

    林霸天心里一个咯噔,自己这绝对是误入狼窝了。

    而后瞬息之间,又听藏剑‘快逃’之声在脑海里响起。

    “咻!”接着就见他面色一狠,大手一招,收起身下肉翅大鸟头顶的暗金神金,咻的一声,逃遁而去。

    “逃!?”

    “往哪逃!?”

    又见这瞬息之间,有惊怒低喝传出,虚空幕网生现,林霸天一头撞上,逃遁之姿瞬止。

    “前辈,这是个误会!”林霸天无奈,回过身来,一声讪笑。

    “误会?”惊怒声依然惊怒,低沉如鼓。

    林霸天脸皮之厚,万中无一,因此,又立即神色一肃,躬身道:“前辈,这真是个误会!”

    “人族,你从哪里来?”惊怒声之主毫不理会,而是反问道。

    “人族?”但见林霸天听得,神色疑惑,而后又一脸真挚道:“前辈,我乃蓝金族蓝金灵,为历练而来,但不知为何,就掉入了贵族这、这祭坛之上!”

    “实在抱歉!”

    “蓝金族?”惊怒声之主一声疑惑,而后又接着惊怒声道:“人族,你当我鹄翼族没见过人族吗!?”

    “前辈息怒!前辈息怒!”林霸天急忙躬身哈腰,说完,又急忙道:“前辈,小子的确是蓝金族,只是欲去往人族之域历练,才变化成人族身形的!”

    话毕,就见他浑身一震,虽然还是双臂双腿,但高过丈五,圆过丈五,额头有峥嵘大角,浑身星光萦绕、蓝金耀眼,粗粗一观,那是与人族半点干系也没有。

    但见他变化完,又接着道:“前辈,您看,我真是蓝金族!”

    “蓝金族!”惊怒声之主疑惑不已,直觉好似听过此族,又好似没有听过此族,一时间陷入沉默。

    此时,又见一三臂老者一步虚空,向祭坛后方一拜,躬身道:“王!蓝金族破坏我族圣地,又偷盗我族圣物,是否抽魂纳魄,以作祭物,请示下!”

    “前辈,这是个误会!这是个误会!”林霸天听得,额头冷汗直冒,不待惊怒声之主开口,就急忙大拜开来。

    但见他拜完,胸前衣衫陡裂,人头大小的暗金神金直坠而出,而后又听他惊疑声道:“这是什么!?”

    “何时跑我怀里来的?”

    “哼!”林霸天一番装模作样,惊怒声之主好似毫不在意,但三臂老者却是一脸阴沉,一声低哼。

    林霸天听得,立即浑身一抖,低下头去,哆哆嗦嗦模样.jsshcxx.。

    “王!”而后又听三臂老者请示之声。

    “蓝金族,少小时听过!”惊怒声之主没有回应三臂老者,而是思及过往,飘飘忽忽。

    林霸天面色一滞,还真有什么蓝金族?

    但不待他继续思虑,就又听惊怒声之主继续道:“你族如今何在?”

    “我族现于海外栖息,族内长者思及我年少无知,特遣我于大陆历练,说人族如日中天,可师之!”林霸天哆哆嗦嗦,破罐子破摔模样,一股脑道出。

    “如何过来?”

    “族内老祖开辟虚空通道!”

    “他之名讳?”

    “这、这、、、这不知!”

    “但我等后辈皆称蓝金王!”

    “你叫蓝金灵?”

    “是的,前辈!”

    ……

    “王!”

    “赔偿所失,让他走!”

    “是!”

    ……

    “先祖祭坛,立十万年,我族后辈问道修炼之源!”

    “念你非敌族,抽魂纳魄可免,但我族所失需偿!”

    “请前辈示下!”林霸天知错就改,躬身抱拳,没有疑义。

    三臂老者见状,神色渐缓,而后一副低头计算模样,一息之后抬起头来,大嘴一张:“按灵脉计,十道六阶灵脉或一道先天灵脉!”

    而见林霸天听得,蓝金大脸瞬滞,十道六阶灵脉或一道先天灵脉?有没有搞错!?

    如此价值的灵脉,别说一方百丈祭坛,就是一方百万丈祭坛也能立起来了,念他好欺,jxpx.狮子大开口么?

    见林霸天滞呐神色,三臂老者神色一凝,又接着道:“也可、以等价灵物相偿!”

    “如没有!”

    “那就留于我族,以岁月相偿罢!”

    但见他说着说着,声音也渐渐阴沉起来,听得林霸天心火熊熊而起,这明显就是念他好欺,欲让他为奴啊。

    但此时祭坛后方有惊怒声之主,按藏剑所说,一尊长生大能,他也没有万全之策。

    遂只得心里火起,面色悲戚,躬身一拜道:“前辈,如此灵物,小子实在拿之不出,可否?”

    但见三臂老者听得,只是阴沉面色,摇头不.zyxta.语。

    林霸天见状,咬咬牙,又道:“前辈,可否让小子回族取回!”

    “前辈有暇,也可跟着一道!”

    三臂老者仍然只是阴沉面色,摇头不语。

    “那小子就留下来慢慢偿还罢!”林霸天无奈,一脸悲戚。

    话毕,一步踏下,祭坛边缘,悲戚面色,怔怔无语。

    ……

    却说鹄翼族,曾经有过辉煌,但在离尘界十万年前的黑暗岁月中,族破离散,一蹶不振。

    而至如今,虽仍为一族,但族内长生境就只一尊,实在太弱,已不入百族之列。

    但毕竟曾经有过辉煌,底蕴虽失,但崛起之心片刻未忘。

    因此,此族内杀伐风气盛隆,处处皆是比斗战场,时时都有血腥战斗。

    时间如流水,已是三日之后。

    只见此时,鹄翼族最大的比斗战场内,化身蓝金灵的林霸天浑身欲血,正与一鹄翼族青年大战不休。

    当然,那欲身之血可不是他的,而是鹄翼族后辈子弟的。

    却是三日前,他于破碎祭坛边缘回过神来后,就被带至此处,而至此时,比斗已过百场。

    鹄翼族杀伐风气盛隆,后辈子弟间比斗,不断手、断脚、断翅,不鲜血飘洒、倒地不起,那比斗就不得算结束。

    因此,上百场的血腥比斗,林霸天虽然还不曾受伤飚血,但却早已被鹄翼族后辈子弟的鲜血洗了个十数遍了。

    只见此时,他一手血色大刀翻飞,虚空震荡,风雷齐鸣,金戈铿锵震天而响。

    而见其对手,一鹄翼族青年,四轮修为,双臂持三丈血色长矛,双臂持丈许方形护盾,于林霸天血色大刀下,左冲右突,浑身飚血,一脸急色。

    何为四轮修为?却是鹄翼族等部分族类的修炼境界划分。

    人族炼气问道,有炼气、先天、金丹、通玄、破虚、天位、涅槃、长生等境界划分,而部分族类不直接纳灵炼气,而是于引灵入体时,在心海之中炼出一道日轮或月轮,而后每多炼出一轮,就是境界迈出一步。

    而此鹄翼族青年心海之中已炼出四道月轮,按此族境界划分,就是四轮修士,等同于人族通玄境界。

    言归正传,只见此四轮鹄翼族青年,双臂血色长矛,上下翻飞,破空啸声旦息不止。

    但奈何林霸天技高不止一筹,任他如何强攻猛攻,任他还有双臂持盾防守,都不止奈何不了林霸天分毫,还时不时就被林霸天大刀劈掉一块肉,鲜血飙射而出,越战越弱。

    时间缓缓逝去,十息而过。

    只见此四轮鹄翼族青年双臂持盾之手皆已尽折,只余皮肉相连,盾失防失。

    又见他双臂持矛之手也已断折一只,同样只皮肉相连,而另一只手虽然还不曾断折,但手中血色长矛也已摇摇欲坠,却是久战之下,气力不济,连矛都握不住了。

    林霸天见状,一步欺身,刀背而下,四轮鹄翼族青年最后一只完好之臂断折,血色长矛坠地。

    鹄翼族青年一个踉跄,单膝跪地,败。

    但见其神色,却毫无战败的落寞之色,反而还一脸振奋。

    至于为何?这却是那鹄翼族三臂老者的心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开局签到十万年〕〔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