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悍妇:带着包〕〔秦慕晚和墨景修小〕〔万相之王〕〔非我倾城独宠太子〕〔废后她命中带煞〕〔重生倾城太子妃月〕〔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天才医妃要改嫁〕〔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谋君心废后倾城又〕〔月千澜君墨渊第一〕〔女帝攻略〕〔独宠太子妃月千澜〕〔战少晖宁夕〕〔紫星大帝〕〔萌宝天降总裁爹地〕〔太荒吞天诀〕〔民调局异闻录之最〕〔天才酷宝:总裁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一百五十四章 前有无视,后有挑衅
    却说林霸天正骇然大惊之中,身旁虚空突然震动,瞬间一惊,就欲一步踏出,却听一声轻喝:“想死!?”

    话落,林霸天抬脚放下,因为从声音听出,这是闾丘原道。

    他对自己暂时没有恶意,而自己一步踏出,就是长生大能战场,确实是想死无疑。

    林霸天收脚,转身抱拳一拜:“见过亚魔大圣!”

    虽是敌属,他也还是有礼有节,毕竟现在的闾丘原道对他还没有恶意。

    而既然没有恶意,那就不得自引恶意、自讨苦吃,那么有礼有节就是最正确做法,他林霸天可不蠢。

    “嗯!”闾丘原道面无表情,一声低哼,而后凝神默观状。

    显然,闾丘原道之所以现身,不是因为林霸天,而是因为他族长生大能。

    林霸天见状,不再多言,也转身凝神默观起来。

    时间缓缓逝去,只见两长生大能互攻互伐不休,但直至百十息,都不见有血雨飘荡,林霸天甚是失望。

    原来在他心中,亚魔族也好,孔蟒族也好,都是敌族,大敌之族。

    因此,两个大敌之族互相攻伐,一见就令人开心;而攻伐间,再有长生大能级强者陨落,那就更开心了。

    当然,长生大能陨落,那将是天大祸事,因此,非百族战场的万年大战,也甚少发生。

    是以,林霸天此时,也没期望亚魔族长生大能和孔蟒族长生大能,能真正大战至陨落一方。

    但受点伤,最好是重伤,他也还是万分期待的。

    但百十息时间过去,别说重伤,别说受伤,就连血都不见飘洒一滴,这是单纯的印证修为么?心里无比失望。

    “你真想死?”又见此时,林霸天正想入非非中,又听闾丘原道轻喝之声,面色瞬间一滞。

    显然,少年性情,得意之下,相由心生,被闾丘原道瞧了个正着。

    但又见闾丘原道轻喝之后,又继续凝神默观状,未再多出他言威胁。

    林霸天见状,面色恢复如常,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般,又继续凝神默观起来。

    但在心里,却是默默念叨起来,小心,小心,一万个小心。

    这里可不是人族之域,这里可是大敌族属之域,出师未捷身先死,可不能悲剧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jsshcxx.

    时间继续逝去,两长生大能仍鏖战不休。

    “呲!……”只见孔蟒族长生大能尖扁长嘴里不时有无形之气吐出,亚魔族长生大能身上时灰时暗。

    “铿!……”亚魔族长生大能如臂双刀在孔蟒族长生大能身上、上下翻飞,金戈炸响不止。

    ……

    “呲!……”只见孔蟒族长生大能久攻之下,亚魔族长生大能身上虽然一直时灰时暗,但终不见有伤生出。

    “咔咔!……”亚魔族长生大能久攻之下,孔蟒族长生大能青金鳞甲终于开始破裂,而且还是成片破裂。

    林霸天见状,虽面无表情,但心里已开始暗喜。

    但他暗喜不及一息,就见两长生大能互相停下手来,而后就听他俩交谈起来,非常客气的交谈起来,听得林霸天气不打一出来。

    “延公吾弟,问道长生,可喜可贺!”只听亚魔族长生大能金石之声。

    “全赖正威兄相助,延公感激不尽!”又听孔蟒族长生大能尖刺之声,但见他说完,有躬身动作,想来是行礼之类了。

    “友族互助,本天经地义,延公吾弟,不必如此!”亚魔族长生大能见状,摆摆手,笑着道。

    但见他话虽如此,身形却又未动,直接受了这一礼。

    林霸天见状,不由暗道,这孔蟒族长生大能还真是亚魔族长生大能相助之下,才问鼎长生的啊,这亚魔族长生大能真是多管闲事。

    “延公吾弟,你初突破,就有如此实力,他日百族战场,必是中流砥柱,为兄提前祝你斩马、刀下,族碑立名!”

    “借正威兄吉言,必不叫正威兄失望!”

    “好!”

    “你初突破,急需感悟,且先回罢!”

    “待你稳定境界,长生贺喜,为兄再登门拜访!”

    “谢正威兄!”

    话毕,不见虚空震荡,就见孔蟒族长生大能瞬间消失。

    林霸天见状,还在暗道可惜,就见身旁闾丘原道躬身弯腰,大拜开来:“原道见过老祖!”

    亚魔族长生大能点点头,一步消失,也不见虚空震荡。

    “恭送老祖!”闾丘原道见状,又躬身一拜,三息之后,才抬起头来。

    而见他抬起头来后,看也没看此时正一脸向往面色的林霸天,也跟着一步消失。

    林霸天见状,三息之后,才一改向往面色,恢复如常。

    但又见他浑身紧绷,双拳紧握,显然内心之中,也并非寻常。

    又见一息之后,他双拳松开,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摇摇头,一声轻喝,继续大步开来。

    却是被人无视,心里终究不能平静,哪怕他是长生大能,自jxpx.己万万不敌;哪怕他是同辈绝世天骄,自己也不可敌,也依然不能平静。

    而呼宝帥、號一幽七人,在初见长生大能的刹那之间,就已尽皆身落地面;虽未匍匐而下,但也一直躬身弯腰,两耳不闻身外事,一心只想把命保。

    而至此时,听得林霸天轻喝,才终于敢抬起头来;见长生大能已去,见林霸天只余余影,战战兢兢模样,急忙跟上。

    ……

    却说暮沉域,为人族大敌孔蟒族所属之域。

    而孔蟒族,与亚魔族一般,都位列百族,都是有地一域的巅峰大族。

    因此,林霸天踏入暮沉域,也与他踏入落星域一般,都是老鼠入得猫笼,自投罗网。

    但经亚魔族惨痛教训后,他还是不打算低调做人,依然于暮沉域虚空,风驰电掣。

    当然,这也并非是他仍欲装大头或是显摆什么的,而是三思之后的决定。

    要知道,孔蟒族和亚魔族是友族,因此,他在落星域的一路大战,必然也早已传至暮沉域zyxta.。

    是以,不论他做何选择,都必然会被孔蟒族后辈狙击。

    因此,与其偷偷摸摸,不如继续光明正大。

    至少光明正大不虞被前辈大修偷杀,而偷偷摸摸不止必然会被发现,丢尽人族颜面,而且还有被前辈大修偷杀的风险。

    是以,暮沉域虚空之上,林霸天携呼宝帥、號一幽七人,依然大步开来,风驰电掣。

    ……

    时间缓缓逝去,林霸天虽然大步模样,但也一直小心谨慎着,毕竟是敌族之域,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但及至踏过暮沉半域,依然风平浪静,别说狙击之敌,就连孔蟒族人都少见。

    而见到的那寥寥无几的孔蟒族人,也是正眼都没有一个,任他呼啸而过,林霸天心里大感奇怪。

    非常之情,必有非常之事,林霸天不由更加小心谨慎。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五个时辰,林霸天渐渐接近暮沉边域,下一域就是归藏域了,也是他回转人族之域的最后一域了。

    但见此时,突变终于发生,林霸天没有惊慌之色,反而是大出一口气,有突变就好,有突变就不虞性命之危了。

    只见他正大步之中,陡然瞧见身前有一十数丈身形的孔蟒后辈,而见他神情动作,显然是在此等候自己的。

    林霸天停下身来,不待开口,就听他大喝声道:“人族,我族天骄于踏天谷等你!”

    “若你怕了,落地步行,任你出域!”

    “若你不怕,就跟上来罢!”

    但见他话毕,瞬间掉转身形,身下有气障浮云,极速开来。

    林霸天见状,一声大笑,还怕了你族天骄?落地步行?开什么玩笑!?

    要知道,他林霸天要是真敢落地步行,不说他自己道心,就是人族五域,他之名讳也将瞬间四传,一个辱族之名,生生世世都将抬不起头,生生世世都将活在屈辱之中。

    而他林霸天,可做轰轰烈烈而死的大丈夫,但却绝不做自我沦丧的苟小人。

    再者,你族天骄很强?

    同境一战,我天天蛇羹都行!

    当然,你要跟我同辈一战,那也没说的,战就是,谁还怕谁来着!?

    因此,听得孔蟒后辈之言,林霸天一声大笑,瞬间跟上。

    时间转瞬即逝,不过十息之间,就已至孔蟒后辈口中的踏天谷,一人形模样的百里低谷。

    其内有血色河泉涌动,其内数丈、十数丈的孔蟒后辈,一、十、百、千、万,足足过万之数。

    林霸天见状,不待引路孔蟒后辈开口,直接一步踏下,接着又一声大喝:“人族林天尘在此!”

    “谁想死!?”

    “哈哈哈!”

    话毕,一声大笑,笑止,又一声震喝:“战!”

    但见他战字出口,气势陡放,呼啸声陡起,身下血色河泉瞬间起浪,百丈之高,打湿他衣角。

    林霸天见状,气势一滞,满脸晦气。

    “人族,你找死!”又见这瞬息之间,他满脸晦气刚出的瞬息之间,孔蟒后辈大怒喝声连串而起。

    “来来来!你人族大爷等着!”林霸天听得,一边晦气不消,一边连连大喝道。

    “轰!”孔蟒后辈气急,当然,也是怒极,气势外放开来,血色河泉浪涛,轰然而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