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悍妇:带着包〕〔秦慕晚和墨景修小〕〔万相之王〕〔非我倾城独宠太子〕〔废后她命中带煞〕〔重生倾城太子妃月〕〔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天才医妃要改嫁〕〔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谋君心废后倾城又〕〔月千澜君墨渊第一〕〔女帝攻略〕〔独宠太子妃月千澜〕〔战少晖宁夕〕〔紫星大帝〕〔萌宝天降总裁爹地〕〔太荒吞天诀〕〔民调局异闻录之最〕〔天才酷宝:总裁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一百六十五章 边域战城
    却说边域,何为边域?

    东皇域,归藏域,血煞域,三域交界之杀伐战场是也!

    原来,百族争霸,以至有十万年前的离尘黑暗岁月,天地被无尽杀伐戾气充斥,清明不复、祥和不再,甚至离尘百族因此而除名者,就十之二三。

    有感于此,离尘巅峰强者们齐聚商议,为平衡天地间修士数量和各族间资源分配,重塑清明祥和天地,百族大战由此诞生。

    但百族大战的目的是旨在减少争斗厮杀,而非完全杜绝争斗厮杀,是以,各族各域之间杀伐依然。

    但又因百族大战有专用的百族战场,是以,境至六境者,甚少有于族域间、直接出手了。

    而至于倾族大战者,更是直接被严厉禁止,何族敢犯,百族共讨之!

    是以,各族各域间的杀伐虽然如故,但也止于六境之下了。

    更清晰明白一点,就是族域之间的杀伐,因受约束,已化身各族各域间锻炼后辈子弟的战场了。

    言归正传,话说边域乃三域交界之处,形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因此,三域三族就互有默契般,未有一字一言通传,尽只派后辈子弟相争,以作磨练之地。

    是以,边域起浪,非是边域将启族域大战,不过三域三族后辈子弟间,因时间流转,互有默契的相争开启罢了。

    ……

    却说林霸天和司徒寻花的一番肉搏大战,终以林霸天获胜告终。

    司徒寻花气急无奈,他四境金身,绝不算弱,但终是剑修,走炼气之道的剑修。

    但谁知,林霸天四境通玄,居然有他也看之不透的肉身修为,如之奈何,披头散发,满脸青肿,败下阵来。

    当然,也因此,他和乱世终于真正明了,林霸天踏马四域的底气究竟为何。

    只不过,他付出了一顿胖揍,而乱世,以热闹看出。

    只见此时,他满脸幽怨,盯着林霸天,心里暗骂不停:这哪还是人,这就是披着人皮的大力魔猿,可力敌真龙的史诗传说。

    只怨自己点儿背,大意之下,一个不查,倒了血霉了。

    乱世见状,一脸沧桑也犹显痛色,安慰道:“师弟,你也不算全败!”

    “至少扒下了林师弟裤子!”

    “师兄看见了!”

    只见司徒寻花听得,幽怨瞬消,欣喜开来。

    但转瞬之间又听他冷嘶声,这左脸何为肿得这般高,不就是因为扒了他裤子吗?

    值?还是不值?好像都一个结果。

    而见林霸天听得,欣喜面色瞬滞,气急开来。

    干,一个不查,居然被人扒了裤子,这要是传出去,这一世英名都将毁于一旦。

    乱世见状,又急忙一脸痛色,安慰他道:“林师弟,你不也扒了寻花师弟裤子吗?”

    林霸天心忧这落脸事传出去,有辱他英明,没有反应。

    但司徒寻花听得,再次幽怨满面。

    然后又见这刹那之间,林霸天和司徒寻花没有言传,没有神传,但念头却出奇的一致。

    只见这刹那之间,林霸天瞬至乱世身后,一个熊抱,将乱世紧紧箍住,不得动弹分毫。

    这刹那之间,又见司徒寻花瞬至乱世身前,趁林霸天紧紧箍住乱世的刹那之间,一把将乱世的裤子也给扒了下来。

    而这刹那之后,他两人又瞬间飞退千百丈,不待乱世回过神来,就向边域方向,疾驰开来。

    “啊!”而见乱世,直至林霸天和司徒寻花至眼前消失,才回过神来,一声急怒大啸,震动天穹,晴空起霹雳,万里风云散。

    “咻!”接着就见他嗜人模样,急追开来。

    显然,可逆行伐王的绝世天骄,不是这般好欺负的,林霸天和司徒寻花,不提也罢。

    ……

    再见边域,不愧被三域三族视作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只见其广阔百万里,虽无名山大川,但也河流星布,虽不为修炼福地,但可是凡俗宝地。

    但如之奈何,身在三域交界之地,攻也不是,伐也不是,弃之可惜,不弃也可惜。

    只见此时,东皇域界域处,人族大营,百里大城内,两面目青肿青年和一面目青肿少年,披头散发、衣衫缕缕,疾步而行。

    “师兄,你下手也忒狠了!”司徒寻花满脸青肿,一脸悲戚,边走边抱怨道。

    “是极!”林霸天同样悲色上脸,万分赞同。

    “哼!”乱世一声闷哼,但同样满脸青紫。

    “乱世师兄,你是五境金身么?”林霸天十分好奇,因为在乱世手下,单纯的赤手肉搏,他也没有讨到半点好。

    “哼!”乱世只是闷哼。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林霸天顶着青紫大脸,大为不满。

    “师兄百年前就是了,尽问些幼稚问题!”不待乱世闷哼出声,就听司徒寻花鄙夷声道。

    “小四境的不要说话!”林霸天更加鄙夷,说完,见司徒寻花青紫大脸僵硬,又接着鄙视道:“大五境之间的较量,你小四境的插什么嘴?”

    “青莲宗都不讲尊卑礼数的么?”

    司徒寻花胸膛起伏,如波涛汹涌,大脸青紫僵硬,如旱魃再世,盯着林霸天,咬牙欲嗜。

    想他司徒寻花,修道三百年,境至破虚大圆满,只要他想,随时可半步天位,然后再一步封王。

    再者,单纯境界比拼,那太低级,他还不屑为之。

    要知道,他是剑修,达天人合一、剑心蕴道的剑道之修,可一剑生莲、草木皆剑的剑道大修,数十年前就剑意大成、剑域初成的剑道宗师。

    不论是人族五域,还是离尘百族,拿出去比一比,那都是天骄一流人物。

    而今,居然被自己眼中的一后辈弟子,一小破孩儿似的后辈弟子给鄙视了,以肉身修为给鄙视了。

    那真是,怒,大怒,但又无处可发,毕竟那是事实不是!

    司徒寻花有怒无处发,最终只得哑巴吃黄连,自己咽下去,连闷哼都没有一句,低头疾步,不再言语。

    而乱世本就沧桑青年,寡言无语,也一般模样,低头疾步,不言不语。

    林霸天不得回应,大感无聊,摇摇头,冷嘶两声,不再说话。

    ……

    边域人族大营,百里大城,城内,高越十数丈的石质塔楼,八纵八横,连片成野。

    林霸天陡一进入,就直感古老、苍凉气息扑面而来,让他内心悸动不已。

    而至乱世和司徒寻花均不再跟他言语,遂一边跟身而上,一边左顾右瞧,城池虽古老苍凉,让他心悸颤动,但同时也让他直觉新鲜。

    这是一座战城,只为攻伐搏战所建之城,八纵八横暗合阵法相生相克、无始无终,一旦陷入其内,凡长生之下,皆应是待宰之局。

    这点,哪怕他对阵法之道一窍不通,也直觉如是。

    又观这些石质塔楼,尽皆暗红扑面,是否真血不得而知,但其上凶煞气息也直让人心悸,胆小之人或未历杀伐之人,陡一感应,心胆皆破都有可能。

    疾步半百里,石质塔楼一成不变,凶煞气息一丝不少,林霸天久历杀伐,也有冷汗夹背。

    当然,倒不是他被凶煞气息所摄,而是他脑子一抽,外放神念气势,‘欲’以一人对抗一城,自己给自己捡了一个苦果子吃。

    而乱世和司徒寻花见状,不但不提点告知,还心里暗笑,五境大金身了不起?还不是要吃没有见识的亏!

    但他俩脸色神情一丝不露,只当不知、不觉般,低头疾步。

    林霸天六感灵觉,苦果子吃下后就已反应过来,但为了不显自己孤陋寡闻,也只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般,一路跟身而随,神色都不见一丝变化。

    但心里却在念叨,果然不愧战城,其内人数过万,但四境之下,几不可见。

    要么四境通玄,要么五境破虚,甚至感应不出修为境界的都有十数,六境王者无疑。

    虽然吃了一人对抗一城的亏,但也基本了解了此城内的人数实力,也还是小有所获,不算大亏。

    而至念叨完就是大惊骇然,边域一座战城,其内居然都常驻过万中阶修士,我人族果然不愧巅峰大族,赞,大赞。

    而大惊骇然结束,就是原来如此,怪不得先前于宗内少见通玄破虚师兄,想来都是至人族界域各座战城之内历练任务了,怪不得,怪不得。

    林霸天反应过来后,就是与有荣焉,身为人族,除了与有荣焉,再无其他。

    若必须有,那就成为其中一份子罢!

    既是战城,就需战者,如是,舍我其谁!

    林霸天与有荣焉,振奋开来,看得乱世和司徒寻花心里暗赞,果然不愧是能踏马四域的盖世天骄,理清因果后,就是身先士卒,舍我其谁。

    言归正传,疾步半百里,林霸天三人终至战城中央,一广阔千百丈的石质塔楼前。

    只见此石质塔楼虽广阔千百丈,但高也只有十数丈,与城内其他塔楼一般无二,暗红扑面,凶煞气息四溢。

    又见此石质塔楼门额,‘战!战!战!’三个血红大字过丈,煞气冲天而起,虚空隐约扭曲。

    林霸天抬眼一瞧,双目瞬红,气势爆发开来。

    “轰!”

    无风起浪,轰然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