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一百九十章 顾家小妞,何时生崽?
    紫竹灵海倒了大霉,被狂暴气势席卷,咔咔断折,一片狼藉。

    只见此时,林霸天一口咔咔,一口噗噗,狼藉竹海之中,面色悲苦。

    而见顾倾言,熊霸天千丈青玉石床之上,抱膝而坐,腮挂臂弯,一会儿暗笑,一会儿气怒。

    再见熊霸天,一边咔咔吃竹,一边噗噗噗噗,噗噗完,还哇哇两声:“顾家小妞,何时生崽?”

    听得顾倾言暗笑面色滞呐,气怒面色悲苦,生崽?一生都不要生罢!

    听说,那很疼!

    但我辈修炼中人,哪有怕疼的说法?

    好难为情,真的好难为情!

    顾倾言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林霸天,也不敢再看熊霸天,一路货色,都不是好东西!

    但熊霸天明显不欲就此了事,继续哇哇道:“顾家小妞,何时生崽?”

    顾倾言气急,果然泼熊无疑,女孩儿们私事,你一泼熊关心什么?

    但熊霸天泼熊归泼熊,前辈大能坐得稳稳的,一而再、再而三相问,如若不答,至其生怒,后果必然更加严重。

    顾倾言无奈,羞红面色,结结巴巴道:“前、前、、、前辈,这、这、、、这还早!”

    “噗!”熊霸天听得,大黑眼圈一斜,一口竹渣吐出,哇哇道:“早什么早?”

    “霸天弟弟的师弟,那叫啥小建建的,崽都修炼哩!”

    “你们也得加快!”

    “前辈,这、、、”顾倾言大惊。

    但话没说完,就被熊霸天哇哇声打断:“这什么这?”

    “就今日罢!”

    “前辈,这!?”顾倾言骇然。

    “就这么说定了!”熊霸天大黑眼圈一竖,接着哇哇道:“要是明日没有崽子,哇哇哇!”

    话不尽言,其意自明,顾倾言浑身轻颤,这泼熊,真真泼熊,林天尘怎么会跟这种泼熊交好,顾倾言气急发抖。

    我顾倾言这般小,自己都还是崽子,你就要我生崽子,这不明显以大欺小吗?

    还有,人族怀胎十月而生,这泼熊居然也能说出今日行房、明日见崽的话,这不就是欲欺于我吗?

    顾倾言气急,面色凄惨,浑身轻颤,熊霸天这厮,真真不当熊子,真真不是好东西。

    此时的顾倾言,林霸天之体会,入心,如海,熊霸天就是一泼熊,只配这厮、那厮呼之。

    “咔咔咔!……”

    “噗噗!……”

    但熊霸天不管不顾,不理不睬,继续咔咔吃起竹来。

    而林霸天六感灵觉,虽于狼藉竹海之中被迫吃竹,但顾倾言一举一动皆在他眼里,见状,大怒,心火爆发。

    欺我可以,欺我娘子,不行!除非我林霸天死!

    “噗!”这刹那之间,就见他一口竹渣吐出,面色阴沉,一字一顿道:“熊霸天!”

    “噗!”

    “咻!”

    “啪!”

    而见熊霸天听得,一口竹渣喷出,咻的一声,瞬至林霸天大脸,啪声闷响。

    “嘭!”林霸天丝毫反应没有,仰身而倒。

    “林天尘!”顾倾言刹那而惊,一边心忧,一边暗怒,这泼熊!这泼熊!这泼熊!

    “哇哇哇!”一口竹渣击晕林霸天,熊霸天兴奋哇哇声四传。

    “轰!……”又见它兴奋哇哇声四传的刹那之间,紫竹灵海浪涛,狼藉不再,灵海复原,紫气萦绕。

    “嘭!”接着不待顾倾言反应,又见林霸天虚空自起,千丈青玉石床跌落,清脆声响。

    “这厮不堪吾一口渣渣,算你小妞逃过一劫!”林霸天跌落青玉石床,仍晕厥之中,熊霸天大黑眼圈转动,不屑哇哇声,鄙夷至极。

    “……”顾倾言无语,感谢不是,不感谢也不是,吃亏的都是自己,这厮,真真不当熊子。

    但不待她继续念叨,又听熊霸天继续哇哇道:“这厮欠吾龙蛋,一、二、三、、、,十八颗!”

    “夫债妇偿!”

    “你何时还来?”

    “……”顾倾言无语面色再滞,这是赏一颗甜枣打一棒子吗?还是一环接一环?

    还有,林天尘欠你十八颗龙蛋!?

    确定是十八颗龙蛋,而不是十八颗鹰蛋?

    他能欠下如此重债?

    他从哪儿来龙蛋?

    别说他境不至王者天位,就是境至大能长生,他也还不起十八颗龙蛋的重债啊!

    顾倾言滞呐面色,滞呐心间,脑海里千回百转,熊霸天这厮,真不是好东西,以大欺小,以大欺小无疑。

    不见顾倾言回答,熊霸天大黑眼圈又转,继续哇哇道:“一年多一颗!”

    “小妞你看着办罢!”

    哇毕,见顾倾言张口欲言,又一巴掌打断,打得林霸天瞬间醒转,接着又听它哇哇声道:“霸天弟弟,你好虚!”

    “连哥哥一口渣渣都挡不住!”

    哇毕,摇摇头,半是遗憾,半是鄙夷。

    “呸!”林霸天晃晃脑袋,直起身来,一口唾沫喷出,恨恨道:“熊霸天,我林霸天与你割袍断义!”

    显然,娘子被恐吓,自己又被当娘子面落脸,林霸天之心火,忍无可忍了。

    “好啊!好啊!”而见熊霸天听得,大喜,大黑眼圈月牙,连连哇好,哇完,又听它接着道:“那十八颗龙蛋还来,就割袍断义罢!”

    显然,对林霸天的割袍断义,熊霸天也不无不可,但十八颗龙蛋的债务,须得先还清了才可。

    林霸天大怒面色瞬滞,干,何时欠这般多了?而后刹那之间,又反应过来,面色一改,讪笑道:“哥哥何来此言,弟弟说说而已,弟弟说说而已!”

    “哼!”熊霸天一声轻哼,极为不屑。

    又见它哼完,大黑眼圈转动,退让一步,哇哇道:“哥哥也是说说而已!”

    “咔咔咔!”

    哇毕,就见它自顾自吃起竹来,林霸天见状,面色几番变换后,躬身抱拳,一脸讪笑道:“弟弟体虚,急需恢复,先行告辞?”

    “咔咔咔!……”

    “噗噗!……”

    熊霸天吃竹,不理不睬。

    “弟弟告辞!”林霸天抱拳一礼。

    话毕,探手一招,大手握小手,紫竹灵海紫色萦绕,林霸天和顾倾言一步踏出。

    然后又见他抬步落步,万丈昆吾,山腰近半之处,藏经大殿,破落小屋。

    ……

    “吱呀!”

    “你就躲在这里?”破落小屋,数丈方圆,一眼之下,坍塌随至,顾倾言抬步而入,面色匪夷,既惊既气。

    “修炼!修炼!”林霸天一脸讪笑,面色僵硬。

    “哼!”顾倾言一声轻哼,抬眼环顾。

    一张石床,三尺。

    一、、、,没了!就只一张三尺石床!

    刹那之间,顾倾言既惊既气不再,既疼既叹开来。

    天骄非是眼里的天骄,天骄的背后,付出和辛酸,常人根本就不可见。

    就如眼前这数丈大小的破落小屋一般,你能想象?它就是人族新晋盖世天骄林天尘的修炼‘密室’!

    刹那之间,顾倾言心里暗疼,暗叹。

    我顾倾言夫君,将横推三世的盖世天骄,而他的背后,我顾倾言无一丝一毫了解。

    我顾倾言,大道在上,执子之手,也不尽职。

    刹那之后,顾倾言面色大缓,既然他一心修炼,那就少做搅扰,默默跟随,于他于己,都或是最好。

    思虑至此,顾倾言心间终畅,面色含笑,轻声道:“天尘,一心修炼是好!”

    “但这‘密室’,也得像个密室!”

    “否则被人搅扰,轻则受创,重则损道,岂不是?”

    话不尽言,其意自明。

    林霸天从善如流,一边点头,一边连连道:“倾言说的是!倾言说的是!”

    “这就换!这就换!”

    顾倾言听得,摇摇头,继续道:“换到没有必要!”

    “有专用修炼法宝,可随身携带!”

    但见她说完,探手一招,一尺许楼船现身,接着又听她继续道:“这是族内赠于你的虚空楼船,下品灵宝!”

    “前主印记已抹去,你先认主,赐名罢!”

    话毕,虚空楼船轻震,破落小屋起风,瞬间坍塌。

    “噼里啪啦!……”

    “……”林霸天刹那无语,要不要这么巧?今日就没一件顺心事,糟心,太糟心。

    “认主罢!”顾倾言见状,一声轻笑,催促道。

    “不用!不用!”林霸天回过神来,摆摆手,连连道,说完,不待顾倾言开口,又急忙接着道:“我有藏剑!”

    “这楼船你认主!”

    顾倾言听得,就欲反驳,林霸天见状,又急急打断道:“你不认主,我不安心!”

    话毕,也探手一招,千丈塔楼,三尺身形,朦胧青光,刺眼缭绕。

    顾倾言见状,还是不愿,又欲开口,林霸天面色一沉,低沉道:“认主!”

    显然,事大事小,事轻事重,他林霸天有自己的决断。

    再者,这夫为妻纲,夫唱妇随,他林霸天也有过了解。

    因此,此时不振夫纲,更待何时!?

    “好、好罢!”或是受林霸天阴沉气势所摄,或是思及让林霸天安心修炼、一往无前,顾倾言沉默刹那,最终答应下来。

    “倾言乖乖!”而见林霸天听得,面色瞬改,急忙媚笑道。

    顾倾言见状,三尺身形,刹那似花。

    夫君?还是个好夫君!就是这修炼之心太过坚定,忽略了娘子、我顾倾言啊!

    顾倾言面色似花,心里暗叹。

    但她也是修炼中人,既然已经想通,那也就不会再多做墨迹,朝令夕改。

    因此,如花面色,法诀连掐,神念瞬出,心血似珠,一息、两息、三息、、、,一个时辰之后,虚空楼船认主,灵宝之灵显形,绕身而旋。

    “赐名天倾,问长生,踏不灭,三生三世!”顾倾言见状,轻笑开来。

    “嘘!”林霸天急忙打断,急急声道:“永生永世!”

    “好!”顾倾言一字道好,斩钉截铁。

    话毕,心畅轻笑,如花,甚于花。

    灿烂,无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