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一百九十七章 千古擂战(三)
    万丈擂台间无形规则瞬起,即擂战开启。

    林霸天见状,转向祝安阳和司马天赐,点点头,不待二人开口,先人一步道:“圣宗铁律天执,于二位师兄形同虚设!”

    “天尘有感,欲让二位师兄更正!”

    “得罪!”

    话毕,拱拱手。

    拱毕,血色昆吾横臂,气势冲天而起。

    而见祝安阳和司马天赐,听得此言,洒然一笑。

    笑毕,就见祝安阳摇摇头道:“师弟之心,师兄了然!”

    祝安阳话毕,又见司马天赐接着道:“师弟不必如此!”

    二人也干脆利落,就此二言,而至言毕,瞬间一步踏出,一左一右,距林霸天百丈之隔。

    “师弟,你欲何战?”祝安阳乃师兄,也甚是执礼,一脸轻笑,再问道。

    “你们一起上罢!”林霸天气势冲天,豪情万分,决心横推,强势到底。

    “恭敬不如从命!”祝安阳点点头,示意了然,司马天赐笑笑,恭敬不如从命。

    “战!”林霸天见状,一声战喝,血色匹练千百丈,万丈擂台猩如血。

    “战!”祝安阳和司马天赐见状,面色肃然,异口同声。

    战毕,刹那之间,万丈擂台内金色法剑冲天,血色匹练飘摇,锋锐剑意滔滔。

    战毕,刹那之间,万丈擂台内金木水火土五行法则同现,锋锐之矛,沉命之木,浮生之水,曜日之火,极巅之土,相生相克,共生共戮。

    战毕,刹那之间,林霸天陡感天地规则压身,灵元滞呐,神魂重沉。

    战毕,刹那之间,林霸天直觉剑意刺身,锐意入心,血色匹练飘摇,沉浮刹那间。

    战毕,刹那之间,林霸天大惊骇然,大喜无边,盛名之下无虚士,古人诚不欺我,不虚,不虚。

    祝安阳和司马天赐,不愧闻名数十年的绝世天骄,盛名传遍圣宗内外,人族五域。

    这刹那之间,不过气势初放的刹那之间,林霸天终于了然。

    同时,心里也终于认可,横推之心淡去,这或将是他迄今为止,同辈之争中,最为辛苦一战。

    就单单这气势,十年之前的他,可一巴掌拍死六境残王的他,就不可敌。

    当然,十年清修问道,他也不可再同日而语。

    逆伐残王,依然一巴掌之简单事。

    逆伐完王,也不是做不到,不过代价而已。

    言归正传,林霸天大惊骇然,大喜无边,接着就是一声大笑。

    “哈哈哈!”

    而不待笑止,就见他一步踏出,司马天赐身前,半步六境万象金身的大拳头,刹那击出。

    而见其身后,血色昆吾也瞬间千百丈,向着祝安阳百丈金色法剑横劈而下。

    不待风雷声起,不闻金戈震响,甚至不见风云起浪。

    林霸天半步六境大拳头准确中的,击中司马天赐胸腹,血色昆吾也准确中的,正正劈上祝安阳百丈金色巨剑。

    但不见司马天赐断骨、呕血倒飞,林霸天一拳中的,踏踏实实,大惊。

    且这刹那之间,又见不得建功的血色昆吾,也被祝安阳一剑震回。

    而这刹那之后,再见祝安阳随剑欺身,一剑穿心,即在刹那间。

    林霸天面色大惊,但心里也早有应对之策,当然,实则也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毕竟皆是可越境斩敌的天骄之属,杀伐经验之丰富,哪有你预判、高人一筹的资格?

    “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林霸天反攻之势毫无,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破音追光之极速,刹那千百丈。

    “呲!”祝安阳法剑落空,虚空生裂,呲然作响。

    “轰!”而见林霸天,刚停下身,又听轰然声响,一墨色长矛划破虚空,直击而来。

    “铿!”林霸天挥刀重劈,金戈震天,虚空震荡。

    “咔咔咔!”墨色长矛一击而碎,但不待林霸天心喜,这刹那之间,又见千百墨色长矛同现。

    林霸天一个寒颤,绝世天骄级的符修,真真强绝,不能于短时间内拿下司马天赐,最终落败的就一定会是自己。

    “咻!”林霸天脑海里千回百转,但手里也刹那不停,一步登高万千丈。

    祝安阳可也是绝世天骄,而且还是剑道之修,攻伐最是犀利,这刹那之间,他只差分毫,就又将被穿心而败。

    “呲呲呲!……”接着就见林霸天前一刹那停身之虚空尽裂,嗜人灰暗。

    “咚咚咚!……”时间回转,又见林霸天这一刹那停身之虚空,震荡开来,好似有低沉战鼓骤起。

    “轰!……”而刹那之后,万千沉天巨石陡现,覆盖万丈擂台,如三月春雨般密不透风,轰然而下。

    “嘭嘭嘭!……”林霸天避无可避,大拳头四下翻飞,沉天巨石虽沉,但毕竟不如他半步六境万象金身之力,轰然炸裂,不见尘灰,只余法则隐现。

    “呲!”且这瞬息之间,又见祝安阳金色法剑破裂虚空,再次临身。

    “铿!”林霸天无奈,只得以血色昆吾暂抵。

    同时,心里也更加确信,必须以最快速度拿下司马天赐,否则败落之人,必定将是自己。

    但这千古擂战,可是由自己挑起,如若最终败落之人是自己,那于脸面?那没有脸面了!

    林霸天面色一狠,刹那之间,浑身赤金流光冲天,血色环绕。

    接着就见他不再顾忌轰然而下的沉天巨石,一步踏出,祝安阳身前,一拳连着一拳,轰然而至。

    “轰!……”

    而见祝安阳,大惊,他可是有大致了然林霸天肉身之力,因此不敢直觉对拳,收剑身前,以剑对拳。

    但林霸天十数拳连击如幕,祝安阳金色法剑也不可敌,连人携剑,一退再退。

    然而又见这刹那之间,林霸天又瞬间抬步落步,司马天赐身前,血色昆吾横击而下,双拳如幕同现。

    司马天赐更加大惊,但反应也丝毫不慢,林霸天血色昆吾至其身三寸之距时,就好似瞬受困傅,击不出,也收不回。

    但林霸天之本意,也并非倚昆吾建功,不过分散司马天赐注意力,延缓他符修莫测手段罢了。

    因此,这千分之一个刹那,血色昆吾受傅,但他主攻之五伏霸拳,半步六境大拳头,如幕而出。

    一、二、三、、、,不过半个刹那,千百重拳就已连出。

    “咔咔!”

    “嗤!”

    司马天赐手段莫测,但也不敌千百重拳连击,身前莫测防护被击破,胸塌骨陷,呕血而出。

    “呲!”但同时对战两大绝世天骄,有建功就必然会有受创,祝安阳法剑临身,林霸天胸腹透骨,半背血流。

    “杀!”一剑受创,林霸天好似战出火气,面色阴沉,一字战杀。

    话毕,就见他对祝安阳法剑不管不顾,一步欺身司马天赐,重拳连击,毫无保留。

    显然,这是欲先战败手段莫测的司马天赐,再取攻伐犀利的祝安阳了。

    而见祝安阳和司马天赐,见状,皆瞬间了然。

    且他俩相争相杀数十年,虽为竞争对手,但遇共敌,那又可瞬如同心兄弟。

    因此,林霸天之意,瞬间落空,万丈擂台间瞬现江海河流,祝安阳一步其中,瞬息司马天赐身前。

    “铿!”

    “呲!”

    然后就见林霸天连击重拳瞬至,但却是正正击上祝安阳金色法剑,金戈震响的同时,自己大拳头也跟着开裂,剑刃至骨,鲜血溢流。

    “轰!”且这刹那之间,又见林霸天身后有曜日陡现,寒冰透骨,两者相遇相融,大爆炸开来。

    “嗤!”林霸天来不及反应,后背如窟,一口鲜血喷出。

    “咻!”再度受创,虽不至战力有失,但林霸天还是抬步一迈,远离了祝安阳和司马天赐二人,一脸阴沉。

    “师弟,如何?”祝安阳见状,也没有继续欺身,一脸轻笑,如是问道。

    “想必痛快非常!”司马天赐抹去嘴角血迹,沉闷声接上。

    “痛快!”林霸天虽一脸阴沉,但心里也不是如何有怒,本就同门相争,又非生死之敌,不过自己自大了,苦头一场无疑。

    “师弟风采!”祝安阳见状,收起轻笑,点点头,也终于在心里认可了林霸天。

    实力绝世,气度也有,同门师兄弟,此战无论胜败,都将是一生之友。

    司马天赐没有言语,但也还是点点头。

    显然,他也在心里认可了林霸天,这是同道中人,不得轻视,可以相交。

    林霸天见状,阴沉面色渐缓,他六感灵觉,祝安阳和司马天赐的态度变化因由,他也瞬间了然。

    要知道,他二人先前还只拿他作后辈师弟,虽然面上客客气气,实则心里不屑一顾。

    但现在,已明显不再拿他作后辈师弟,面上心里如一,有了尊重,平等相待,视为同道中人无疑。

    林霸天有感,阴沉面色渐缓,点点头,缓缓道:“祝师兄剑道煌煌,师弟不可及!”

    “司马师兄符道莫测,师弟更不及!”

    “但师弟修炼至今,一路横推!”

    “从不思量敌之强弱,但凭一双铁拳!”

    “今番擂战起因,想必二位师兄皆有了然!”

    “师弟得罪,必胜!”

    “战!”祝安阳和司马天赐听得,点点头,异口同声,战喝开来。

    “哈哈哈!”林霸天见状,面色恢复,一声大笑,而至笑毕,也跟着一声战喝。

    “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