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毒舌美女上司〕〔第一神医〕〔虐缘:女人你好甜〕〔无敌小神医〕〔少夫人今天又败家〕〔郑怀辰白锦瑟小说〕〔修炼5000年还是练〕〔炼气五千年〕〔炼气五千年方羽〕〔史上最强练气期方〕〔史上最强炼气期(〕〔无敌小神医〕〔炼气炼了五千年〕〔最强练气师〕〔史上最强炼气期〕〔王者战神〕〔陆先生,爱妻请克〕〔江山谋之锦绣医缘〕〔龙魂丹尊〕〔龙隐宁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百零七章 最好的肉,最烈的酒(下)
    一人头大酒樽的百字战酒,林霸天一饮而尽,直觉有味儿,够味儿,还好重。

    但不待他开口,又见大力霸霸滞呐面色一垮,继续嘟哝道:“哥哥,没味儿!”

    林霸天脑子一转,这莫不是天生异种之因?口味儿重?甚于我人族不知凡几?

    思虑至此,又想到今日乃是他大哥风华展露,铁定拿下未来得力打手的天赐良机,一声大笑,大赞道:“霸霸真少年!”

    听得大力霸霸松垮猿脸团皱,一边难为情,一边笑开花,第一次被好哥哥赞赏,高兴得忘乎所以,没味儿淡酒也好似瞬间升华,玉色酒缸凌空,战酒如瀑。

    “哗哗哗!……”一息不到,三尺方圆玉色酒缸,涓滴不剩。

    林霸天见状,心里大喜,这小猴子铁定是被自己拿下了,再一声大笑,吆喝道:“最烈的酒,上来!”

    声出庭阁,不大,但正于九十楼躬身弯腰的万安良、耳边惊雷炸响,浑身一颤,青红面色一滞。

    ……

    却说九战楼,如雷贯耳于人族五域,酒楼金字塔、塔尖尖的那一小撮。

    其东主楼九战,境至涅槃大圆满,盛名数万年。

    但长生难问,楼九战困境涅槃大圆满数万年而不得,眼看有限寿元一天天逝去,而自己于大道领悟点滴不得,遂一改问道之途,不再闭关清修求悟,开起了修士酒楼,红尘走一场,大道或自降。

    但他可能是真不得大道青睐,没有长生之命,这酒楼一开就是上万年,但这大道领悟还是点滴不得。

    眼看寿元即将耗毕,精血一天天枯败,神魂一天天虚浮,心之不甘,如海怒涛。

    万安良所言云游四海?也不过他四处苦求机缘,临死一搏。

    再说九战楼,初开时不过百丈小楼,上下九层,别说闻名于修士之间,就是与凡俗酒楼相比,也多有不如。

    但楼九战对大道无悟,对经营酒楼却得心应手,不过短短百年,最底层的修士酒楼,就已渐渐闻名于人族五域。

    而至如今,上万年过去,如雷贯耳也不过自谦之词,实则他九战楼就是酒楼代表,人族酒食化荟聚之巅峰地。

    因此,为了更好的传承酒食化,当然,也不离酒楼客栈等接物待客地的通病,划分顾客等级,视修为境界和壕气程度区别以待。

    因此,九战楼经营至巅峰后,就建出了九十九层,名九十九楼,意百里挑一,意登峰造极。

    普通顾客视花销可上一至三十六楼,普通贵客视心意可上三十七至七十二楼,壕气顾客和重要贵客视花销和心意可上七十二至八十一楼。

    而八十一楼之上,九十楼之下,非特殊贵客不可上,比如长生大能子侄,比如壕气得一塌糊涂的强人。

    而至于九十楼之上,那就不再看壕气程度和身份背景了,那只看实力,不境至天位涅槃,想都不要想。

    当然,若是长生大能光临,那没说的,就是楼九战都得门前静候,亲身伺候,毕竟,这大道机缘或就在这只言片语之间。

    言归正传,今日林霸天欲展露大哥风华,收心未来得力打手大力霸霸,因此也足够壕气,直接上了八十一楼,这也是先前万安良吃亏于大力霸霸后,还得躬身抱拳见礼的原因。

    毕竟,可上得八十一楼的贵客,不是有背景,就是有实力,他万安良作为九战楼执事,未现身也就罢了,一旦现身,那就得伺候好了,否则生出事端,他万安良也吃不消。

    而伺候完林霸天后,真正背景深厚的贵客临门了,中天域长生大族轩辕世家当代圣子,人族三宗之天玄宗唯一圣子,轩辕北风堂弟,轩辕北书登门宴客了。

    原来,十数日前林霸天战败白衣玄祝和青衣司马,混元宗两大老牌绝世天骄联手,盖世之姿不改,盖世天骄再证,引爆人族五域,莫不沸腾。

    而这一万年来,人族有盖世天骄之名的总计也不过三人,八千年前的祝家圣子祝一心,当代天玄宗和轩辕世家双料圣子轩辕北风,然后就是最近十数年来声名渐起的林天尘。

    祝一心悟时空大道,一手时空大磨盘横推无敌、盖压一代,百族战场纵横无忌,久历考验和亲证,莫不认可和仰慕。

    轩辕北风自悟红尘剑道,一人一剑就可镇压同代,横推百族战场无敌,同样久历考验和亲证,同样莫不认可和仰慕。

    但林天尘,声名于十数年前突然传出,后虽有影录和其他佐证说明,但终究不如亲证来得让人心服口服。

    因此,其声名刚传出时,人族五域也稍有沸腾,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是我人族后辈就成,如此念头者,十之八九。

    而真正关心他潜力实力者,相对于整个人族来说,实则并不多,或者说就是很少。

    但十数日前,林霸天于混元宗天虞战擂,混元宗十二倾天主峰的前辈大能,混元宗数十上百万弟子面前,一站而胜。

    同时战败老牌绝世天骄祝安阳和司马天赐,虽然也没有做到轻易横推,但也毫无取巧,盖世天骄之潜力展露无遗。

    而再思虑他如此修炼时间,就有如此修为,更有如此实力,盖世天骄之潜力?

    不!不是潜力,就是盖世天骄无疑!

    因此,欲面之一番的前辈大能,欲战过一场的前辈师兄,欲瞻仰一番的后辈师弟,如星河聚海,混元宗五龙纯阳福地,白日霞光,如烟花般灿烂。

    而天玄宗和轩辕世家,对新晋盖世天骄林天尘,同样大感兴趣。

    半是振奋,我人族天骄并起,我人族越发昌隆。

    半是掂量,我人族天骄多多益善,但盖世天骄?唯一就好!

    若再多出一人,这气运分散,这后辈领袖,这内部唯一决断,都好似有点不愉快了。

    因此,轩辕北书,轩辕北风堂弟,这修炼过百年,境至破虚大圆满的绝世天骄,就被遣至混元一观,一来大面上的恭贺,二来私下里的掂量。

    但天不遂人愿,待他身至混元宗时,林霸天已陷入悟道之中,影子都没瞧见一个。

    而他身负重责,未掂量清楚前,又不能一走了之,遂就一边老友相访,一边暗等。

    但谁知,这一等就是十数日,依然连影子都不可见,心情之烦闷,让他怒火也跟着熊熊而起。

    一旦见着这所谓的新晋盖世天骄,必然要好好掂量一番,让他知道,他轩辕北书虽不是轩辕北风,但也不可轻辱。

    对,就是轻辱!轻易侮辱!

    在轩辕北书眼里,林霸天避而不见,不论是何原因,不论是否只针对于他轩辕北书,都是对他轩辕北书的侮辱。

    而对于侮辱,他轩辕北书自咐心胸广如汪洋、可纳星海,可以轻承。

    但此时,他代表的可不是他自己,而是天玄宗,而是轩辕世家,至少他这么认为。

    因此,林霸天避而不见,就不止是侮辱了他轩辕北书,还侮辱了天玄宗,更侮辱了他轩辕世家。

    而天玄宗,执离尘人族牛耳的天玄宗,不可承,不可轻承,这是侮辱,必须还回去。

    而轩辕世家,与离尘人族同岁的轩辕世家,更不可承,更不可轻承,这是极致侮辱,必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因此,轩辕北书暗等、苦等不得,心情烦闷,心火熊熊而起,大战一场,已是必然。

    而今日他烦闷之中,多年老友混元宗刑殿大弟子,破虚大圆满天骄木归一,于百族战场回宗,听闻他正于圣宗内相访,遂兴致勃勃登门,宴好友、话前尘,毋庸赘言。

    但轩辕北书自持身份地位均高过木归一一筹,这师兄屁股须得坐稳了。

    因此,这宴请之人就由木归一改成他轩辕北书了,这宴请之地也由木归一修炼分峰、改成距混元宗最近的南铭城九战楼了。

    而此时,身份地位皆具的轩辕北书,正于九战楼第九十楼大发雷霆,训得万安良躬身弯腰战战兢兢、面红耳赤。

    万安良无奈,心苦,这是大爷,人族亿万后辈之中有数的大爷,他万安良惹不起,东主楼九战也惹不起。

    要知道,于此等人前,唾面自干都是小事,一个不小心,身死魂灭,也绝不是虚言。

    毕竟,下尊上,上礼下,和谐相处,相亲相爱,永远都只是美梦,只能想想的美梦。

    凡有利益处,皆有争斗,高低上下,孰强孰弱,都得争一番,否则何来尊卑礼数?

    虽然会自相矛盾,但事实就是如此,胜于雄辩,不得不接受。

    因此,自持身份地位的轩辕北书,居然于九战楼内不得鲲鹏可上,烦闷之心,瞬间怒火,雷霆而发。

    万安良被训得战战兢兢、面红耳赤,心里也一半悲凉,一半怒火。

    而此时,林霸天吆喝声如惊雷炸耳,浑身一颤,青红面色一滞,怒不可遏。

    这鲲鹏本有,但被你不守规矩,无端索要,害我人前大执事,卑躬屈膝,面红耳赤。

    而你倒好,居然还得寸进尺,还要最烈的酒?咋不要最浓的尿!?

    万安良怒不可遏,酒楼大执事身份不再,职业操守也不顾了,战战兢兢道:“轩、轩、、、轩辕大人,鲲鹏本有,但被一客人强买,小人实在没有办法!”

    “哼!”正大发雷霆的轩辕北书、面色刹那阴沉,一声重哼,风云起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