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凛渊冷蓉蓉〕〔九阳神诀〕〔明星萌宝找上门:〕〔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第一名媛:童小姐〕〔童小姐乖乖受宠〕〔凤卿离墨〕〔权倾盛世〕〔童颜陆霆骁〕〔神医小兽妃〕〔农门娇长媳〕〔修真强者在都市〕〔无敌小天师〕〔剑临诸天叶玄〕〔汉雄〕〔无敌天王归来〕〔天王殿〕〔最强战神奶爸夏天〕〔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天王殿夏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百二十一章 前路漫漫,前尘心间
    林天尘修炼短短数十年,一路高歌猛进,实力远超钟离少康等修炼数百近千年的同辈天骄,盖世天骄,名副其实。

    但有得必有失,一路高歌猛进,少经人世沉浮、岁月历练,他的心境修为,已经远远跟不上他的实力修为。

    而今,至此时,钟离族地两三事后,他自己也终于发现,为时尚未晚。

    林天尘心里暗叹,钟离族地一行,不虚,甚好。

    钟离一族大恩,更甚,必报。

    钟离尽义,便宜师尊,也好似不再便宜。

    “唔!”思虑至此,林天尘又突然想起二十年前,钟离尽义强迫他拜师时的一番言辞。

    “你如今四境金身,又金丹大圆满,修炼过快,心境已明显不稳,否则何至于如此心潮起伏!”

    “你真以为我忠义王收个弟子也要暴力用强?”

    “哼!”

    “念你年幼无知,暂不与你计较!”

    “但你要知道,修炼一道,不论是高歌猛进还是循序渐进,根基心境都是重中之重!”

    “而至于修为,根基渊厚、心境明台者,一夜金丹通玄,甚至一夜破虚天位,也不是没有!”

    旧忆复起,林天尘暗自恼怒,自己在钟离尽义这些稍具盛名的前辈大修眼里,就是一丝不挂几近于裸!

    而这些前辈大修,稍具盛名的前辈大修,真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他们心仪的红颜,比他林天尘见过的红颜都多,林天尘心里恼怒,暗自诽谤。

    但接着瞬间,又想起钟离尽义后面的话。

    “这是为师的一些修炼经验,你自己好生悟去!”

    “这是为师纵横百族战场的无敌战法,好生悟去!”

    “哼!”

    “如若敢丢了我忠义王名声,你自己想想后果!”

    林天尘面色不屑,心里诽谤,一个靠战骑活命的王者,有什么值得一传的修炼经验?有什么引以为傲的无敌战法?还值得好生一悟?不然会丢了你大好盛名?然后还有凄惨后果?

    林天尘面色不屑,心里鄙夷,一个靠战骑活命的王者居然也敢这般大话?

    他林天尘同境无敌、越境横推,逆行伐王弹指间,也不敢如此大话。

    你一个靠战骑活命的王者居然就敢?谁给你的勇气?

    哪怕是自己师尊,哪怕现在已不再便宜,林天尘依然不屑一顾。

    他林天尘,才具无敌战法。

    哪怕钟离尽义不再便宜,也依然不能让他心服口服,诚心一呼。

    因为他林天尘无敌之心,坚若磐石。

    因此,林天尘心里鄙夷之后,暗黑念头丛生,那我林天尘到要好好观摩观摩。

    若被我寻出缺漏,嘿,下次见面,定然扳回一局,不能欺师灭祖,但论道而胜,落落脸面,总是可以的罢。

    林天尘心里暗黑念头丛生,心神瞬陷钟离尽义传下的修炼经验和无敌战法。

    “道之始,唯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道之传,源荒!沐大道之光,纳混沌之源!”

    “道之华,尚古!神魔争霸,岁月沉浮!”

    “道之伤,远破!界域倾覆,祖地崩碎!”

    “道之衰,自上!三皇沉沦,血腥动荡!”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大力霸天,钟离族地长生境大力魔猿所遗,好似就为他而备似的。

    一近万兽岭就被引动,一引动就瞬陷其中,一陷其中就瞬间了然因由。

    而至了然因由,就是大步迈开,机缘拿来。

    当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一步一呕血,一步一势落,实则也并不简单,实则也万分艰难。

    但大力霸天向道之心绝坚,大力魔猿力可撑天之号不可负,大力霸天厚重之名不可负,好哥哥林霸天之小瞧不可有。

    因此,哪怕一步一呕血,一步一势落,他那心神念头反而更坚,不可动摇,不可摧毁。

    因此,至此时,暗黑时空内百千日过去,玉色心脏之遥已不再天边,玉色心脏之路已迈过半。

    而见大力霸天,哪怕直觉小如微粒也筋肉爆棚的肉身,已消瘦如骷髅,皮包骨头,我见可怜。

    而见他之眼,猩红外色,但又神光冲天。

    再见他之神,好似即消,但又厚重如山。

    显然,天将降大任于斯猿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非是虚言。

    显然,路漫漫其修远兮,但一步一步迈,终将至目巅。

    大力霸天陡陷磨炼,感悟至深。

    大力霸天机缘就在眼前,必然一朝直上青云,信心满满。

    “嗷!”

    “嗤!”

    “……”

    ……

    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

    三日之后,林天尘心神回转,一脸犹意未尽。

    万万没想到,一个靠着战骑才能活命的王者,居然有如此深见,甚于他同境无敌、越境横推林天尘不知凡几。

    “好一个大道论断,好一个大智若愚!”林天尘一脸犹意未尽,嘴里念叨。

    却是至此时,他终于心服口服,在心里认可了钟离尽义,可为他师尊,第一位三叩九拜师尊。

    原来,钟离尽义所传修炼经验,非是简单的修炼手札,而是一番断道,论断大道。

    大道之始,大道之传,大道之华,大道之伤,大道之哀,一一表来。

    让他第一次对大道有了相识,非是悟道问道之识,而是明其源,识其理。

    虽然于此时此刻无有大用,但对大道有了相识,就相当于凡俗秀才参考时有了大纲。

    这,好处不言而喻,大了天去。

    但接着瞬间,又见他一脸匪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道,钟离尽义居然也可以清晰论出断出?

    林天尘直觉匪夷所思,要知道,钟离尽义不过天位大圆满,还是刚刚修上去的,如此‘低境’,怎么就能将大道清晰论出断出,然后再传之于他?

    林天尘直觉匪夷所思,在他眼界见识里,就是长生大能,也是不可能做到,更别说钟离尽义这般天位‘低境’修士。

    林天尘直觉匪夷所思,想破头也不得其解,摇摇头,暂且抛开这个问题,又想到钟离尽义的大智,那真是打心眼里佩服,五体投地。

    原来,钟离尽义也是于千年前崛起,盛名加身。

    原来,千年前,刚刚问道六境天位的钟离尽义,就赶上了百族战场的‘千年中战’,王者战。

    那一战,他盛名加身,有了智计超人、算无遗策的智名相传。

    那一战,初至六境天位的钟离尽义,本不过王者间后辈末修,要实力没实力,要声望没声望,于参加千年中战的诸王而言,有如鸡肋,可有可无。

    但钟离尽义虽然没实力、没声望,但他有大智,让人族诸王、震撼的大智,让百族诸王惊恐的大智。

    那一战,王者战,初至六境天位的钟离尽义,布下‘滔天杀阵’,一战覆灭千百敌族王者,锋芒毕露,盖压百族战场。

    而至于‘滔天杀阵’,却非其名目外相般的惊天法阵,而只是一言,一智计之言,让千百敌族王者一战而亡,让钟离尽义盛名加身,让同境无敌、越境横推林天尘五体投地。

    “百族诸王,我钟离尽义唯敬法海!”

    何为法海?谁是法海?

    离尘巅峰大族,瀚海族,威加四海。

    离尘巅峰大族,瀚海族,人族第一敌族。

    法海,瀚海族六境王者,同境可敌者不过唯一。

    法海,那一战,王者战,人族敌属诸王第二统领。

    那一言,‘百族诸王,我钟离尽义唯敬法海!’,百族间隙陡生,一二统领争雄,自相残杀,未战先陨千百。

    那一战,人族未战先胜,再战定胜。

    那一战,钟离尽义盛名四传,王者金口玉言?

    不!钟离尽义张口落王,千百!

    林天尘打心眼里佩服,五体投地。

    古语之言,字有力大于天,落地成实,尤甚亲眼一见。

    师尊,不再好似不便宜。

    师尊,确实不便宜。

    林天尘终于在心里认可了钟离尽义,我林天尘师尊,还是甚有风华,哈哈!

    ……

    时间缓缓逝去,又是十数日过去。

    林天尘几番问心,明了自身缺处,感悟钟离尽义传法,师尊不再便宜,师尊终于认可,心里畅然。

    但碍于大力霸天正于万兽领博取机缘,遂便于六合福地内‘多走走’,好似仍对‘意想不到收获’抱有期待。

    而见大力霸天,暗黑时空内嗷嗷声不止,嗷嗷声惊天。

    而至于呕血声,没了,瘦成骷髅,皮包骨头,能呕的血都已呕尽。

    而且,要非他向道之心绝坚,神魂都得消散,直接夭折。

    当然,这也并非全然,毕竟此暗黑时空可是他大力魔猿一族前辈传承机缘之地,若传承后辈因传承考验而折,那这传承不就白瞎了么?

    是以,大力霸天虽然看着凄惨,但实则却并不致命,不过考验磨炼艰难了些,不过他大力霸天‘柔弱’了一些。

    “嗷!”大力霸天一声惊嗷,虽然瘦成骷髅、皮包骨头,好似下一刻就将夭折,但还是中气十足。

    “踏!”大力霸天艰难迈步,无声胜有声。

    “嗷!”惊嚎续起不休。

    “踏!”迈步续起不止。

    “……”

    又见此时,大力霸天距玉色心脏已不足百丈之距,如若是他全盛之身,半个刹那就可行至。

    但此时,他早已力竭血尽,百丈短距,也好似远在天边,不可能行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