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鬼称骨〕〔官路青云〕〔重生之王牌军妻〕〔李承乾小翠〕〔战龙无双陈宁宋娉〕〔相思未寒情刻骨〕〔明若小说〕〔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刀令陈天选〕〔天刀陈天选〕〔陈太极小说〕〔陈天选方糖〕〔盛翰鈺时莜萱〕〔萧辰〕〔前妻有毒〕〔医妃逆天:残王绝〕〔至尊龙主〕〔看不见的恋人〕〔激浪青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归一 第二百二十四章 百族战场(上)
    却说轩辕北书和大力霸天,大战数百息就已各自力竭,而之后虽大战不止,但却平淡如水。

    时间缓缓逝去,又百十息过去,只见他俩有板有眼的一招一式,看得林天尘三人兴致毫无,昏昏欲睡。

    因此,林天尘实在看不下去,一步战场之央,摆摆手道:“言和罢!”

    “嗷!”大力霸天见状,一声低嚎,极为不满道:“俺马上就能坐死他了!”

    “找死!”轩辕北书带血面容也能看出怒色,阴沉声如寒风飘散。

    “哼!”林天尘好似不耐,一声重哼。

    大力霸天满脸遗憾,不再言语。

    “哼!”轩辕北书一声低哼,好似不服,但却也没有再次喝骂,一步踏出,刹那间消失于天元福地内。

    林天尘见状,一声低笑,转向紫阳清风和宇画画,拱拱手道:“师弟欲寻千城师兄,还请紫阳师兄、宇师姐行个方便!”

    “呵呵!”宇画画轻声一笑,遗憾道:“林师弟,你来的真不巧!”

    “千城师兄数日前受命前往百族战场,救援我宗陷落师弟,怕是数月都不能回转!”

    “你若有急事,可百族战场一行!”

    “若没有急事,于宗内等待也无妨!”

    “我天玄向道师弟师妹,不会比混元少了!”

    “而且,你可是这万年内,我人族第三尊盖世天骄,仰慕你的师妹,呵呵!”

    林天尘越听越不对味,而至听得宇画画轻笑,浑身一颤,师妹?我林天尘不可喜欢师妹,我林天尘腻歪师妹。

    林天尘浑身一颤,遗憾面色,急急道:“师弟寻千城师兄有紧急要事,实在等不起!”

    “还劳师姐告知方位,师弟去百族战场寻!”

    “呵呵!”宇画画轻笑不止。

    “还请师姐告知方位!”林天尘拱手一拜。

    “呵呵!”宇画画见状,轻笑暂止,一声低叹:“哎!”

    “师姐也仰慕师弟!”

    林天尘浑身一哆嗦,女人如狼似虎,真真消受不起。

    娘子顾倾言之言,真理,真真有理。

    这修为境界越发高深的女修,越发招惹不得,一个不好,大道止途,生死不由自主。

    这刹那间,林天尘深信不疑,师妹腻歪,师姐也腻歪。

    而见紫阳清风,一脸呆滞,平日英姿飒爽、无心男女之事的师姐,今个儿怎么了?

    春心萌动?这不应该啊!

    师姐再怎么着也是绝世天骄,人族有数的巅峰后辈,除了混元莫向阳之外,无有同辈女修可比。

    今日怎么了?居然能说出这般令人直觉匪夷所思的话?

    难道盖世天骄真有这般魅力?

    紫阳清风一脸呆滞,心里念叨不止。

    “师姐,师弟已有道侣!”林天尘哆嗦模样,低声自语。

    “哈哈哈!”宇画画遗憾瞬止,掩嘴大笑。

    “……”林天尘见状,刹那无语,接着面色也红,这、这、、、这是玩笑?而自己当真了!

    林天尘面色青红,心里暗骂,丢脸,丢大脸了。

    紫阳清风见状,呆滞面色恢复,大松一口气。

    这就对了,这才是他所了解的师姐,英姿飒爽,无心男女之事,且还有点小恶作剧,不时戏耍一番师弟师妹。

    宇画画一笑就是十数息,笑得林天尘抬不起头,笑得大力霸天莫名其妙,笑得紫阳清风讪笑面色,看着林天尘,无可奈何模样。

    而至止住笑声,一脸意犹未尽,嬉笑声道:“师弟真好玩!”

    话毕,不待林天尘开口,又接着道:“我宗师弟陷落血幻城,林师弟路上可要小心!”

    “谢师姐!”林天尘拱手一拜,话落,又急忙告辞道:“紧急要事在身,师弟不便久待,这就告辞!”

    话不待落,又急忙转向紫阳清风,急急道:“师兄,师弟告辞!”

    话毕,就欲走人。

    显然,刚刚丢了大脸,他是一刻也不愿多待了,哪怕于天玄宗内取长补短的先念,也完全抛之脑后了。

    但又见不待他抬步,就又被宇画画叫止,只听她道:“再急也不差这一时半刻!”说完,见林天尘止步,又接着道:“师弟若这般拜门不入,岂不是在说我天玄无待客之道吗?”

    “不不不!”林天尘面色一惊,连连摆手,连连道:“师姐哪里话,师姐哪里话、、、”

    “呵呵!”宇画画听得,不待林天尘说完,一声轻笑打断,接着道:“三宗六教,同气连枝!”

    “师弟身为混元假圣,拜天玄而不入,这于情于理?”

    话毕,摇摇头,一个意味深长笑容,看得林天尘面色几番变换,咬咬牙道:“师姐说的是!”

    “师弟无礼!”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宇画画轻笑颔首,一词小夸,接着抬手一礼道:“师弟,请!”

    林天尘见状,面色又开始变换,接着躬身一拜道:“谢师姐!”

    “咻!”话毕,直起身来,向着宇画画和紫阳清风点点头,瞬间消失,只余破空声传回。

    “……”宇画画见状,瞬间呆滞,这是跑了吗?我宇画画是洪水猛兽?还是我天玄宗内有洪水猛兽?

    “……”紫阳清风见状,瞬间呆滞,林师弟被吓跑了?被师姐吓跑了?

    “……”大力霸天见状,也瞬间呆滞,哥哥怎么了?跑了?为什么跑了?

    大力霸天虽然不解因由,但反应也极为迅速,顾不得恢复,瞬间抬步。

    但又见他刚刚抬步,还不待迈出,或是根本就迈不出,就听宇画画刺骨之声:“小猴子,你也想跑?”

    大力霸天直觉寒风刺骨,迈不出脚,转身一个讪笑,刚欲开口,但又被宇画画打断,只见她抬手一握,本就重创之身的大力霸天瞬间嗷嗷不止。

    “嗷!……”

    “师姐?”紫阳清风脸色也不好看,林天尘逃跑行为,让他也心里生怒,但无关大力霸天,因此,还是出声劝阻。

    “哼!”宇画画一声轻哼,提着大力霸天就走。

    紫阳清风见状,不敢再言,摇摇头,跟身而上。

    ……

    却说林天尘,实则还不是被宇画画吓跑的,也不是因落脸难堪逃跑的。

    而是他想起了娘子顾倾言的警告,不论男女老少,不论飞禽走兽,凡是有对他漏出男女之意的,不论真假,一律不得靠近,一律须得远离。

    因此,他后面、面色变换,接着转身就遁,原因在此。

    而至跑出数万里,不见大力霸天身影,才终于想起他居然把大力霸天抛下了,面色又开始变换,心里打鼓,我这是怎么了?

    身为哥哥,遇着危险,居然只顾自己而不顾兄弟,这与他林天尘一贯作风大为不同,难道他林天尘也落入外道了吗?

    但转念之间,又面色一改,这应该不是危险,大力霸天应该没有危险,不过他林天尘危险而已。

    思虑至此,林天尘面色恢复,还好他林天尘见机得快,否则?好险,好险!

    林天尘面色恢复,继续逃遁,至于大力霸天,刚刚外力加身,天玄宗内历练一番也不错。

    显然,他林天尘开罪了宇画画,因此,大力霸天接下来的遭遇,他林天尘心里也非常有数。

    但一非道途性命危险,二还有历练进步好处,林天尘心稍安,他只是违背了些许本心,而非真的落入了外道。

    女人是洪水猛兽,娘子顾倾言警告在心,他林天尘也无可奈何!

    林天尘一边逃遁,一边念叨,心渐安。

    ……

    却说百族战场,为止十万年前的黑暗月岁而开辟,本是离尘主界的一方衍生界,但经离尘巅峰强者们共布法阵,加固升华,其内天地束缚,甚于离尘主界不止一筹。

    比如人族修士于离尘主界,金丹修为就可依仗法器飞行,通玄修为就可脚踏虚空、自由翱翔。

    而境至破虚天位,就能引动界域规则,刹那千万里,一剑破苍穹。

    但于百族战场内,金丹修为?连入场的资格都没有,天地束缚之下,光赶赶路都能累死你。

    而至于通玄修为,也不过入场的最低修为,至于想飞行、翱翔天地,那真是想太多了,那是普通破虚修士也做不到的,普通破虚修士想要飞行,也得依仗法宝不可。

    当然,天位境的王者级大修,自由飞行,那还是没有疑问的。

    毕竟天位境的王者级大修,都已悟离尘主界天地规则,神魂必然不会弱了去,引百族战场天地规则加身,自由飞行,也就没有疑问了。

    当然,巅峰修为实力的破虚境修士,自由飞行?也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就是太耗灵元,一般也不愿、也不敢如此空耗。

    毕竟,百族战场,百族杀伐之地,生死,往往刹那之间,非是实力真正强绝者,也不敢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而林天尘,远离天元福地百万里,终于放缓速度,心里纠结开来。

    老东皇在百族战场内,不入百族战场,就收不得急需的巨债功德,而收不得巨债功德,藏剑就恢复不了,他林天尘也进步不了。

    但他林天尘又急需大步迈进,这如何办?好难办!

    百族战场天执义务,人族修士凡境至通玄者,皆需一行。

    而且于他林天尘而言,还不单单只是尽天执义务,还有修炼,还有逞风华。

    他林天尘修炼至今,高歌猛进,因由无非有三。

    其一,他林天尘得大道青睐,天赋悟性绝佳。

    其二,他林天尘不怕吃苦,甘于吃苦。

    其三,他林天尘战斗中进步,查寻缺漏,取长补短。

    再者,他林天尘身为人族盖世天骄,斩敌族天骄,落敌族脸面,义不容辞,必不得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