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丽逆袭〕〔先婚后爱:陆少夫〕〔0号玩家〕〔和总裁隐婚后〕〔重生躺赢成团宠〕〔我给战神王爷寄刀〕〔开局十个亿成高富〕〔南曦容毓〕〔快穿之我真的不记〕〔青莲剑帝〕〔少女孟婆的优雅日〕〔网游之开局秒升十〕〔林峰凌姐〕〔重生王妃宠不停〕〔霍太太是隐形大佬〕〔李小刚〕〔我让地府重临人间〕〔红色莫斯科〕〔求求你当个妖吧〕〔诸天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八章 地狱与陷阱
    !

    “姐,醒醒……姐……姐?快醒醒,他要来了……”

    </p>

    一阵焦急的低呼在耳畔响起,温热的呼吸吐在脖颈,激起皮肤一阵颤栗。

    </p>

    陆隐挣扎着睁开双眼。

    </p>

    “姐,你终于醒了,院长就要来了,我们赶快站好……”陆淮俊秀精致的脸庞在视线中放大,他满眼都是惊喜之色,搀扶住陆隐虚弱的身体,引导着她一点一点站起身来。

    </p>

    但是不论他怎么努力,陆隐都使不上任何力气,娇弱柔软,根本无法站直身体。

    </p>

    陆淮不由得急了,他怕……如果那个男人来了,看到他们姐弟俩这副模样,指不得又要用什么法子折磨他们呢!他倒是无所谓,可是姐姐……姐姐怎么办?她正发着高烧,可能会死的啊!

    </p>

    &nbjsshcxx.sp; 越是心急就越是慌乱,陆淮不仅没有扶起陆隐,自己还一个脚滑跌在地上,洗得泛白的衣衫皱在一起,看起来狼狈极了。

    </p>

    “姐……”陆淮软糯的嗓音里隐藏着强忍的委屈。

    </p>

    陆隐直直的看着他,从醒来到现在,她本人没有动过一下,她只是看着陆淮,一直看着,看到双眼干涩,却依然不愿移开目光。

    </p>

    回来了,回来了,真的是这一天,真的是活着的陆淮……

    </p>

    她吃力地抬起酸软无力的胳膊,猛地将陆淮抱在怀中。

    </p>

    “姐……?”陆淮有些吃惊,双手愣在半空,随后便是环住她的身体,紧紧的,一点空隙也不留。

    </p>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姐姐身上散发着一股特别特别悲伤的气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拥抱,应该能带给她力量吧?

    </p>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陆隐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抱着,双唇紧咬,泪如雨下。她在克制自己不要发出痛苦的悲鸣。

    </p>

    不知过了多久,几乎是直到陆隐耗尽力气不得已垂下双臂,两人才结束了这个拥抱,陆淮看着她满脸泪痕,紧咬着唇一言不发,却是一把抱起她朝院长划定好的位置走去。

    </p>

    四周全是十二岁以下的小孩,也是这家孤儿院的收养标准,放眼望去,没有一个人比陆淮更高,没有一个人比陆隐更大。

    </p>

    只有倚靠着陆淮才能勉强站稳的陆隐,视线在破旧古老的大厅缓缓扫过。她在想,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那个男人选择今天带走他们。

    </p>

    是她年龄已达十二岁,还是陆淮长得过于优越,抑或是有人指使,叫他毁了他们?

    </p>

    但不管原因究竟为何,结果都是无法改变的。陆隐记的很清楚,这一天,是他们来到这家孤儿院的整整一月之期,也是一切的源头,烟暗的开始,是她……心底深处最害怕的东西。

    </p>

    一片死寂的沉默之中,院长大牌皮鞋踏在木地板上的哒哒声响起,他西装革履的身影出现在孩子们眼前,如老鹰般阴鸷的眼神划过每一个人。

    </p>

    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孩子们皆是低头垂立,生怕与他对视。

    </p>

    只有陆隐陆淮两姐弟例外。

    </p>

    陆隐依然靠在陆淮身上,只有九岁的陆淮已经比她还高一些,肩膀宽阔坚硬,宛如最可靠温暖的港湾。她微仰着头,精致如洋娃娃的娇嫩脸庞苍白如纸,一双如神灵低语般灵性的眼眸中满是厌恶与恨意,她直视院长,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

    </p>

    陆淮站在她身后,身姿挺拔,稚嫩却俊秀的脸如刀鞘般坚毅,全然没有半分在姐姐面前的委屈软糯。

    </p>

    “很好。”看着他们,院长唇边勾起一抹残忍却愉悦的弧度,眼中尽是意味深长,“就是你们了,今晚来我办公室。”

    </p>

    说完,院长便不再停留,转身离去。在他走后,直到孩子们再也听不见高级皮鞋落在地面上的脚步声,大厅内才恢复些许人声。

    </p>

    陆隐支撑不住跌坐在地,陆淮在旁静静守护,没被恶魔选中的孩子们小声讨论着,看向两人的眼神中充满怜悯,也有掩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p>

    “姐。”陆淮低低唤着。

    </p>

    “你怕吗?阿淮,你怨我吗?”

    </p>

    陆淮被这问题惊到了,他抓住陆隐的肩膀,让她跟自己对视,满脸难以置信地说道:“姐,你在说什么?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发生什么,我永远都和你站在一起,就算是死亡,我也会和你一起,就算坠落地狱,你也休想甩下我!”

    &nbwhhryl.sp;</p>

    陆隐垂下头,柔顺的乌发遮住了她的神情。

    </p>

    “姐,除了你,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你身旁。”陆淮说道,握着陆隐肩头的双手是那么有力。

    </p>

    陆隐抬起头,看着陆淮,这一回,她的眼神已经充满坚定。

    </p>

    “你说得对。坠落地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尽烟暗之中,无人相陪。”

    </p>

    最烟暗最绝望的痛苦就让她来承受吧。阿淮,你的地狱没那么痛苦,因为我一直在你身旁。

    </p>

    两人紧紧相拥,在陆隐看不见的地方,陆淮唇边勾起一抹诡异邪恶的笑容。

    </p>

    他不是陆淮,而是通天阶之灵幻化成的影子,他知晓人们心中一切烟暗与恐惧,并善于伪装成烟暗中唯一的光亮。在闯关者以为自己抓住希望的时候,它便会暴露本性,将上钩的人击落最绝望的深渊。

    </p>

    很显然,这个看起来并不普通的猎物也上钩了。

    </p>

    时间过的很快,陆隐与在她记忆中占据最美好温馨位置的弟弟度过了一个短暂的下午,尽管心事重重,可她依然很快乐。此生还能再见前世的陆淮,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奢望。

    </p>

    夜幕降临,所有孩子们回到自己的宿舍,紧闭房门。在这家孤儿院,晚上是绝对不能出来的,否则将会受到严惩。一些以身试法的孩子们,都成为了院长立威的工具,他们的鲜血与生命锁住了孩子们的灵魂。

    </p>

    咚咚咚……

    </p>

    陆隐轻轻敲击着院长办公室的房门。

    </p>

    “进。”

    </p>

    嘎吱——

    </p>

    两人推门而入,在陆隐记忆中,这是她第二次见到院长办公室的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的装潢精美,摆满书架,为了塑造自己饱读诗书正人君子的形象,可真是煞费苦心呢。

    </p>

    院长站在书桌后方,身着华贵的欧式礼服,胸前别着一朵妖艳的红玫瑰,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他无疑是很帅的,如果忽略眼中阴鸷而猥琐的精光的话。

    &nxgchotel.bsp;  </p>

    “怎么样?为了配上你们两的身份,我特意找了最贵的衣服出来穿,是不是能勉强入你们的眼呢——陆氏财阀的大小姐、大少爷?”

    </p>

    “你果然是受人指使。”陆隐眸中敷上一层冰霜,眼底蛰伏的杀意几乎抑制不住。

    </p>

    这一段对话是前世的这一天没有发生的,但那时的院长确实穿了这一身。这说明什么?这一切果真是早有预谋!

    </p>

    “陆世博害死我父母还不够,还想杀了我们,斩草除根……呵,如果我早一点发现这一点,一切是不是不会发展成后来的样子?”

    </p>

    陆隐垂着头,每一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身上跳跃着凌厉暴虐的杀意,回想起这一天之后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她真的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人撕成碎片!

    </p>

    “没想到你这小鬼头年纪不大,该知道的却一点不少……看来陆总说得对,留不得你了!”院长震惊地说道,他仿佛没有察觉到陆隐身上死神降世般的杀意,而是拿起自己准备好的匕首,一步一步朝陆隐走去。

    </p>

    其实事情的走向早就已经不对劲了,在陆隐前世的这一天,他们本还期待着院长会放他们一马,直到最后才知道院长是想将他们先奸后杀。

    </p>

    是的,这家孤儿院的院长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拥有嗜之如命的恋童癖,每到周末都会随机挑选院里的孩子,经过一番惨无人道的折磨以后,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死在那一晚。

    </p>

    事实上,他早已和夺取陆氏家业的陆世博狼狈为奸,如果不是前任陆氏财阀总经理陆世博给他便利,他又怎会残害无数幼童后至今逍遥法外?而他要做的工作也很简单,就是像往常一样毁掉陆氏正牌继承人陆隐和陆淮,这两人继承了董事长夫妇的惊人美貌,更是院长这种变态恋童癖的最爱。

    </p>

    对于院长来说,这简直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p>

    只是,陆氏财阀那样的超级财团,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又岂是等闲之辈?那一晚,陆隐和陆淮奋起反抗,联手杀死了院长,至此,两人一同落进了陆世博为他们设定好的地狱之中。

    </p>

    当经历了一切的陆隐再度回到这一晚,无边无际的烟暗与愤怒将她吞没,她无可避免的失去了理智,再一次杀死了院长,尚还温热而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指尖滴落,活像一个从地狱深处走出的恶魔。

    </p>

    与真实发生的一切所不同的是,这一回,陆淮没有插手。或者说,自从进入院长办公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动过,就像一个不会动的机器。

    </p>

    陆隐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双眸血红,神情冰冷,自信手握答案的她,却早已陷入了幻境的陷阱之中。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