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罗十六民间诡闻实〕〔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嫡女重生权臣的掌〕〔婚久情深:霍少太〕〔剑尊〕〔权臣的重生嫡女沐〕〔九域剑帝楚宁〕〔沐云安萧承逸最新〕〔嫡女重生:权臣的〕〔沈昭慕〕〔巨擘巅峰〕〔婚情告急:陆少娇〕〔阮苏薄行止〕〔夜北唯吾独尊系统〕〔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镇国战神〕〔萧承逸沐云安〕〔北王战刀〕〔缔世魂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十三章 喂到嘴里的八卦
    !

    陆隐在进入凌虚宫的第一晚成功引气入体,自然也具备了催动储物符的条件。她取出符纸,注入自己淡紫色的灵力,霎那间,一座雕工精致的竹屋凭空出现,稳稳落在空旷的地面上。

    </p>

    “这屋子看起来还不错嘛。”夜孤鸣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烧烤兔腿,一边站在陆隐身旁,发表自己的意见。

    </p>

    “你住哪?”陆隐摆好自己的小屋,白皙玉指捏着符箓,瞥了夜孤鸣一眼。

    </p>

    “住你旁边啊。要是没有你,我可吃不上这么美味的烤兔腿。”夜孤鸣一脸理所当然。

    </p>

    “……”她有一句槽不知从何吐起,她是真的没想到看起来贵气逼人的夜孤鸣竟然拥有如此之厚的脸皮。

    </p>

    虽然今夜烧烤的食材都是夜孤鸣搞回来的。

    </p>

    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怎么做到的?他明明还是个凡人啊。

    </p>

    心中不着边际的想着,一面把夜孤鸣的竹屋也安置妥当,便是迈开长腿走进自己的竹屋,取下腰间的储物袋开始收拾。

    </p>

    是的,储物袋。这大概是凌虚宫最有人性的地方了,办入门手续的时候还配了一个储物袋,不然的话,那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怎么装。

    </p>

    储物袋和储物戒指是有区别的,虽然内部都含有远超本体体积的空间,但打开储物袋并不需要灵力,就像是一个修仙界版纳米空间,不过是把一个空间无数倍缩小以后装进储物袋中而已,伸手可取。

    </p>

    但也因为如此,储物袋的空间并不大,比竹屋里的一个卧室还要小些,装不了什么东西。不过因为价格低廉,在修仙界中很受散修欢迎。

    </p>

    陆隐将自己领到的物品一个个取出,放在竹桌上。此时她穿的乃是凌虚宫弟子制服,面料不俗,触感很是舒适。本来她一直穿着先前云蔼城统一派发的白衣,但因为引气入体排出了大量身体杂质,所以那衣服已经不能要了,她便直接换上了制服。

    </p>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物件便数弟子令了,其余都是些杂物,比如数本修仙界常识书籍,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一套铁制工具等。

    </p>

    老实说,当初在看到那些锄头、铲子、斧头之类的东西时,她人都傻了,修仙还要用这些玩意儿?

    </p>

    但事情发展到现在,陆隐已经成长了。她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开荒用的,宗门为了他们的丛林探险生活可谓是操碎了心啊。

    </p>

    无语子。

    </p>

    陆隐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随后便是拿起刻着自己名字的弟子令,将灵力注入其中,看着代表着她灵根的淡紫色光线点亮白玉般的弟子令,新奇地眨了眨眼。

    </p>

    &nbs.whhryl.p; 据她了解,凌虚宫的弟子令并不只是一枚证明身份的令牌这么简单,反而是和前世的科技概念有些相似,甚至可以说,弟子令内部藏着一个系统,比如宗门地图就是在弟子令中查阅的。

    </p>

    之前钟泠泠所说的在地图里给他们把灵郁峰标红星,也可以类比成拥有管理员权限的上层改动了她的地图,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前世手机里的许多功能,在弟子令中也都是可以实现的。

    </p>

    陆隐的玩心早已在命运的捉弄中泯灭了,她坐在床上一边休息一边刷地图,一阵毫无头绪的寻找之后,终于锁定了自己的目的地。

    </p>

    藏经阁……真远啊。

    </p>

    凌虚宫很大,就以陆隐目前的了解来看,凌虚宫的山门面积应该抵得上一个小型国家。而给新弟子分配的山峰也是完全随机的,中心到边缘地带,随处都有空余的山峰,她的运气其实也不算差,也就是中规中矩,当然,重点是名字很好听。

    </p>

    而作为一个宗门立宗之本的藏经阁,自然位于凌虚宫中心地带,但是由于整体面积很大,所以这个距离并不近,如果她仅靠自己双腿走路,怕是得走上一个月。

    </p>

    因此,她便只能预支贡献点叫一头飞禽妖兽载她过去了……要不要问问夜孤鸣去不去?大家都是刚入门,功法术法之类的都是刚需啊。

    </p>

    好吧,其实她只是想找人平摊一下费用罢了。

    </p>

    当夜孤鸣的房门被陆隐敲响时,这家伙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p>

    “嗯?租一个妖兽接送你去藏经阁?”夜孤鸣揉着眼睛问道,初见时的贵族气质消失得一干二净。

    </p>

    “对啊,一起吗?”陆隐倚靠在竹门上,双手抱胸。

    </p>

    “我就不去了,没那个必要……不过你也没必要搞这么麻烦,我叫一个送你过去吧。”夜孤鸣摇了摇还没睡醒的头,打着哈欠跟她擦肩而过,留下一脸懵逼的陆隐。

    </p>

    不出片刻,夜孤鸣就回来了,身后跟着一只在地上走路的狮鹫。

    </p>

    是的,狮鹫,飞禽类妖兽,它在用自己纤弱得仿佛随时都可能折断的下肢走路。

    </p>

    陆隐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夜孤鸣拍了拍她的肩膀回屋睡觉,眼珠子仿佛僵尸一般在狮鹫和夜孤鸣的背影上来回移动。

    </p>

    “喂,这可是练气七层的狮鹫啊……”

    </p>

    “没关系的,它会送你回来的。”夜孤鸣头也不回。

    </p>

    “我……”我说的是这个吗??

    </p>

    她看着夜孤鸣直线走进自己的竹屋,然后嘎吱一声关上门,这才咽了一下口水,转头看向狮鹫。

    </p>

    是错觉吗……是错觉吧?这家伙……在笑?

    </p>

    在那张难以分辨神情的脸上,不知怎的,陆隐莫名感受到它的讨好之意。狮鹫低下高昂的头颅,待陆隐在它身上坐稳以后,这才低啸一声,振翅长空。

    </p>

    在狮鹫开始飞翔之前,陆隐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瞥了一眼夜孤鸣的竹屋。

    </p>

    夜孤鸣……到底是什么来头?取消政审,看来真的跟他有关系啊……

    </p>

    “唳——”

    </p>

    高空之上,狮鹫尽情长鸣,就连陆隐,也在这急速的飞行体验中享受地眯起了双眼。

    </p>

    -

    </p>

    藏经阁。

    </p>

    狮鹫把陆隐安安稳稳地送到地面,在后者温柔的抚摸中微眯兽瞳,听着她的声音在前方响起:“我去去就回。”

    </p>

    陆隐跟狮鹫道别,她倒不是怕狮鹫等会就不见了,而是……咳,它的毛摸起来有点上头。

    </p>

    凌虚宫的藏经阁是一座雕工精致的阁楼,一如凌虚宫山门的风格般,令人不住地生出一种敬仰之情。陆隐走到门口登记处,取出弟子令,轻声道:“灵郁峰陆隐。”

    </p>

    守门的是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师姐,她的双眸呈现奇异的灰色,浑身上下散发着神秘而迷人的气质,就像一朵被迷雾包裹的灰色玫瑰。

    </p>

    修仙界美人多她已经说腻了,正式进入凌虚宫以来,遇见的钟泠泠、云青芜、以及眼前这位师姐,无一不是人间绝色,这让她的眼光都无形中拔高了无数个档次。

    </p>

    “灵郁峰……被取消政审的那两个孩子啊。”师姐摩挲着弟子令,美眸微眯,有几分慵懒磁性的声音中满是耐人寻味。

    </p>

    “师姐,有什么问题吗?”

    </p>

    师姐微微摇头,弧度很轻,仿佛动作大点就会惊扰什么,“没问题,你进去吧。”

    </p>

    “是。”陆隐接过弟子令,转身进入藏经阁。五识六感极其敏锐的她,竟然没有发现,在她身后,灰色眼眸的师姐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p>

    陆隐极力回想着自己曾经看过的修仙小说的内容,她记忆力很好,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依然烙印在脑海中。

    </p>

    “功法,修仙之本。术法及神通,打架用的……”陆隐小声嘀咕着,一边在排排.jsshcxx.檀木书架中穿梭着,双眼如同红外线扫描仪般高强度工作。

    </p>

    凌虚宫很奇怪。在那些小说中,藏经阁都是有权限限制的,比如练气期只能在一层,筑基期二层之类的.xgchotel.,还有每人一次只能借固定数量的典籍等,可是这些规则,凌虚宫都没有,因为如果有的话,守门师姐在她进来之前就会告诉她。

    </p>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陆隐只打算在第一层寻找,她认为宗门此举是在考验弟子的自制力,毕竟贪多嚼不烂,学透一本再谈其他也不迟。

    </p>

    大概一炷香时间,陆隐把第一层几十排书架都大概扫了一遍,最后决定选一本功法和两本术法,都是十分符合她单雷灵根资质的。

    </p>

    选好以后,陆隐抱着三枚玉简向门口走去,路过上楼阶梯的时候,却被一道陌生的声音叫住了。

    </p>

    “师妹等等。”

    </p>

    陆隐回头,却见一位清朗俊逸的少年一步一步下着楼梯,看起来颇有几分温润如玉的风姿。

    </p>

    “师兄有事?”

    </p>

    “嗯……其实也没事,你就是陆隐吧?别紧张,我们宗门人少,大家彼此之间都认识,所以生面孔肯定就是刚入门的新弟子了。”少年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我叫谢琅,目前还没有道号,不过我可是泠泠师妹的师兄哦。”

    </p>

    陆隐微讶:“泠泠吗?这么说来,谢师兄是和她一个师尊?”

    </p>

    “那倒不是,我是掌门的三弟子,第七真传,所以我就只有泠泠一个师妹。”谢琅挠了挠头。

    </p>

    “那就不能叫师兄了,得叫一声谢师叔才是。”陆隐煞有其事地行了一礼。

    </p>

    谢琅反应比她还大,连连摆手,摇头道:“别别别,叫师叔太别扭了,我们宗门不讲究这些的,你还是叫师兄吧。”

    </p>

    停顿了一下,谢琅神秘兮兮地凑近几分,悄悄说道:“陆师妹,你不知道吧?泠泠她,其实是我师尊的女儿哦。”

    </p>

    陆隐听着喂到嘴里的八卦,缓缓睁大了双眼。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开局地摊卖大力〕〔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这个诅咒太棒了〕〔第一战神杨风〕〔我是剑仙转世〕〔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在八十年代又野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