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丽逆袭〕〔先婚后爱:陆少夫〕〔0号玩家〕〔和总裁隐婚后〕〔重生躺赢成团宠〕〔我给战神王爷寄刀〕〔开局十个亿成高富〕〔南曦容毓〕〔快穿之我真的不记〕〔青莲剑帝〕〔少女孟婆的优雅日〕〔网游之开局秒升十〕〔林峰凌姐〕〔重生王妃宠不停〕〔霍太太是隐形大佬〕〔李小刚〕〔我让地府重临人间〕〔红色莫斯科〕〔求求你当个妖吧〕〔诸天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二十二章 昆珏真君
    !

    “那这么说来,这头玄烟巨蟒成长得真快,短短十几年就练气圆满了,天赋异禀啊。”陆隐津津有味地听着故事,就差磕点瓜子了。

    </p>

    闻言,薛恒却是一脸无语地瞥了她一眼,道:“它天赋异禀个鬼,琼华峰可是虚境灵气最为浓郁的几处之一,这碧水潭下,灵植数不胜数,更有许多天材地宝,但如今却只剩下一株神清草,你以为这是为什么?全部都被它给吃了啊!”

    </p>

    陆隐:“……”

    </p>

    别骂了别骂了,她这不是不知道嘛……隐隐子委屈巴巴。

    </p>

    灵植和天材地宝大抵是每个炼丹师的命根子,说起这事,薛恒的脸色瞬间阴云密布,甚至杀气腾腾地瞪了一眼玄烟巨蟒的尸体,咬牙切齿地说道,“它何止天赋极差,简直是蠢笨如猪,暴殄天物!真是一池子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

    </p>

    “咳,师兄消消气,反正它已经死了……我好像还把它打得蛮惨的哈。”陆隐连忙出来充当和事佬,虽然说她也不知道跟一个尸体有什么好置气的。

    </p>

    “嗯,那确实,师妹,打得好!”薛恒狠狠点头,大力称赞,就差竖个大拇指,给她颁发小红锦旗了。

    </p>

    见这位天才炼丹师这副模样,陆隐心中突然划过一个有些滑稽的念头。

    </p>

    薛师兄……该不会是因为目睹了她暴打玄烟巨蟒的现场,所以才提出要送丹药的吧?

    </p>

    如此想着,陆隐悄悄瞥了一眼正极力克制怒火的薛恒,越看越觉得就是如此。

    </p>

    果然,炼丹师这个物种,思想古怪,恐怖如斯,绝对不能招惹啊!

    </p>

    (夜孤鸣:你也配说这句话?)

    </p>

    陆隐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两句转移一下薛恒的注意力,她轻咳一声,做沉思状,道:“可是师兄,十几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琼华峰变得如此特殊呢?”

    </p>

    少女的疑问成功牵引走了薛恒的思绪,后者终于把他那锋利似剑的目光从尸体上移开,接话道:“那你可知,琼华峰的主人是谁?”

    </p>

    琼华峰之主么?看来果然跟那位画中女子有关啊。

    </p>

    当然,想归想,陆隐却还是摇了摇头。说实话,这背后的故事她是真的不了解,毕竟在宗门之中,她熟人不多,而且也不是经常见到,想八卦也没机会。

    </p>

    见她一脸迷茫的模样不似作假,薛恒开口徐徐道来,“我们凌虚宫当代真传,钟师叔位列第八,属玄字辈;现任掌门昆昀真君,乃是上一届真传之首,属昆字辈。虽说我们宗门没有几大山峰之分,但毫无疑问,每一届的真传弟子都是同届最优秀的存在。”

    </p>

    zyxta.陆隐深以为然地点头,这种基本常识她还是知道的,不过这些跟琼华峰之主又有什么关系?

    </p>

    “琼华峰之主,便是昆字辈真传之一,位列第三,道号昆珏。当年她在世之时,修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昆珏真君的名号。”薛恒的声音一字一句,宛如惊雷乍响在少女耳边。

    </p>

    “昆珏真君?等等,我没记错的话,她就是……”似乎是勾起了某段回忆,陆隐双眸缓缓瞪大。

    </p>

    “是的。”薛恒知道她想说什么,但还是自顾自地往下说道,“昆珏真君,便是掌门结发之妻,也是钟八师叔之母。十几年前,昆珏真君身死道消,掌门为了纪念她,请来宗中最具权威的几位道君,将琼华峰上的时间封印,让这里的一切永远停在十几年前,昆珏真君尚还在世之时。”

    </p>

    “这,就是琼华峰如此特殊的原因。”薛恒说道,似是感慨,又似是惋惜,他极目远眺,望着琼华峰高耸入云的山顶,眼神复杂。

    </p>

    听完这么一段沉重的故事,陆隐沉默了。

    </p>

    她又回想起了碧水潭底的那一座青色宫殿,那造价昂贵极为珍稀的天青元矿,那悬立于空却看不清容颜的女子画像。

    </p>

    原来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了纪念多年前死去的一个人啊……

    </p>

    长久的沉默过后,少女抬起头,目光直视薛恒眼底,“她是怎么死的?”

    </p>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有传闻说,她是死于魔道之手,我觉得可信度极高。”薛恒说道,他的眼神突然变得肃然而凌厉,“除了魔道,这世上绝没人敢杀她,也没人能杀她。”

    </p>

    薛师兄也是有故事的人啊……

    </p>

    陆隐理解他的心情,但比起他,她觉得自己应该更理解钟泠泠。只不过,她着实没想到钟泠泠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十几年前,那个时候她应该才刚出生吧……

    </p>

    说起来,她们两认识也有两年了,却从来没有听钟泠泠提到过任何一句有关家人的消息。如果不是因为各种小道消息,陆隐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父母是谁。

    </p>

    “故事也讲完了,我也该告辞了,陆师妹下次再会。”薛恒这次是真走了,对他来whhryl.说炼丹大概是一秒都耽误不得的大事,走得那叫一个健步如飞,眨眼间就消失在陆隐的视野之中。

    </p>

    任务做完了,故事也听完了,陆隐没有继续留在琼华峰的理由,于是也紧接着下山了。临走前,她站在碧水潭边望向山顶,就像薛恒那样。

    </p>

    “是了,这里是她母亲的山峰,所以她肯定会经常来这里吧……掌门也是。说不定他们父女俩如今正坐在山顶,借旧景追忆斯人呢……”

    </p>

    少女轻声低语。

    </p>

    没有人比她更懂那种失去至亲的感觉了。

    </p>

    但是与她相比,钟泠泠无疑是幸运的,她至少还有父亲,至少还有容身之所,至少还可以在那人生活过的地方追忆思恋。不像她……

    </p>

    陆隐摇了摇头。

    </p>

    她已经放下了。

    </p>

    家破人亡也好,流离失所也好,手刃血仇也好,前尘往事虽然痛苦,但她已经为过去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xgchotel.; </p>

    陆世博死去的那一瞬间,她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下跪天地,对远在天国的父母和弟弟说:我为你们报仇了。

    </p>

    从那一刻开始,一切就都结束了。

    </p>

    陆隐移开目光,中断了自己脑中不断播放的回忆。她迈开双腿,沿着薛恒走过的路朝山下走去。

    </p>

    那里,狮鹫还在等她。

    </p>

    -

    </p>

    琼华峰顶。

    </p>

    恐怕就连陆隐本人都没有想到,不过一句感概之词,却是无意间一语成谶。

    </p>

    掌门真君和钟泠泠在昆珏真君的见证之下结束了一年一度的父女会谈,随后便是赶走钟泠泠,独自一人在山顶枯坐。

    </p>

    钟泠泠知道自己的父母非常相爱,尤其是她的掌门父亲,可谓是爱母亲至深,简直到了同生共死的地步。

    </p>

    几十年前宗门高层改朝换代之时,他甚至为了享受二人世界而推辞掌门一职,把自己亲师弟推上掌门之位,结果那位师叔在任不久便逝世了。

    </p>

    此事可谓是给正如胶似漆的这对夫妻泼了一头冷水,昆昀真君更是把师弟的死怪在自己头上,接任掌门之后疯狂工作,生怕自己不会走火入魔。

    </p>

    那一段时间,几乎可以算是凌虚宫几千年来最烟暗的一段时光,外忧内患加在一起,几乎压垮这位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新任掌门。

    </p>

    不幸中的万幸,他扛下来了,因为有同门师兄弟的鼓励与关怀,更是因为昆珏真君不辞昼夜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爱护。

    </p>

    于是他们有了孩子。

    </p>

    春泉漱玉寒泠泠,钟泠泠的名字寄托着这对璧人最美好的祝福,也承载着修仙界最耀眼的万千星光。钟泠泠的一生,可以说从出生开始就站在了无数人汲汲以求的终点。

    </p>

    然而,上天却好像给这一家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p>

    钟泠泠三岁那年,昆珏真君奉命前往南域,为追杀一名魔道真君而深入天魔城,却是一去不返,再也没有回来。

    </p>

    后来,昆昀真君震怒,不顾他人劝阻,一人一剑杀入天魔城深处,连斩数十位魔道真君首级,包括亡妻的任务目标,以及他的杀妻仇人,并将他们的头颅悬挂于云蔼城大门外足足一年之久。

    </p>

    其威赫赫,名震古幽!

    </p>

    他用绝对的实力证明,凌虚宫不可犯,魔道之人皆蝼蚁!

    </p>

    也是那一年,年仅三岁的钟泠泠决定学剑。她拜入昆字辈最强剑修昆谕真君门下,离开温暖舒适的天照峰,同师尊一起在终年飘雪的凌雪峰上修行,数十年如一日,如今年方十八,却已是古幽界赫赫有名的天才剑修。

    </p>

    虽然父亲已经以雷霆手段为母亲报仇雪恨,但这还不够。

    </p>

    钟泠泠要让所有人知道,冒犯凌虚宫是什么后果。魔道杀她母亲,她便要整个天魔城为母亲陪葬!

    </p>

    当然,不只是母亲的,还有几十年前那位师叔的。天魔城那群魔道欠下的血债,终有一天,她也会像父亲当年那样,一人一剑,将那血红的天穹捅穿!

    </p>

    这一天,是昆珏真君的忌日。被父亲赶下山顶的钟泠泠没有离开,而是笔直地立于青云之巅。

    </p>

    她黔首微仰,清亮如雪的眼眸中倒映出琼华峰碧空万里的天穹,但却并非是澄净明澈的墨烟,而是鲜亮刺眼的血红,以及深沉入骨锋利尖锐的杀意。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开局地摊卖大力〕〔最强杀手〕〔这个诅咒太棒了〕〔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