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龙战神〕〔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神秘老公〕〔极品花都医仙〕〔爹地:妈咪她火遍〕〔林羽江颜〕〔江小柔〕〔我有九个神级姐姐〕〔重生后王妃飘了〕〔师兄很妖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二十三章 眼见亦为虚
    !

    回到灵郁峰以后,陆隐的第一打算便是找夜孤鸣算账。

    </p>

    然而……

    </p>

    轰!

    </p>

    后山,无数修仙文中的妖兽领地。

    </p>

    脸色烟如锅底的少女提着一只比她还高的铁齿虎,杀气腾腾地问道:“夜孤鸣呢?!”

    </p>

    “呜……呜呜……”

    </p>

    浑身被雷电烤得焦烟的铁齿虎,睁着一双大如铜铃凶蛮无比的兽瞳,满脸可怜兮兮地哼哼道。

    </p>

    要是它能说话的话,这只被陆隐暴揍一顿的铁齿虎必然会大声咆哮:人家,人家真的不知道啊!

    </p>

    是的,它是母的,母老虎。

    </p>

    一只生性凶猛的母老虎居然被打成一只小猫咪,陆隐之威,恐怖如斯!

    </p>

    “这家伙,到底跑哪去了?”第五十三次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算是陆隐,也不由得有些泄气了。

    https://m.xqula.

    </p>

    她松开自己的玉手(魔爪),看着铁齿虎连滚带爬地逃离她的视线,在脑中经过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之后,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p>

    说实话,夜孤鸣那家伙,如果他真想隐瞒自己的行踪,陆隐是绝对不可能找得到的。

    </p>

    他身怀真龙血脉,若是他有意为之,这满山的妖兽都无法违背他的意愿。在妖族之中,血统和血脉的压制力可比修为大得多,面对立于妖族之巅的龙族,哪怕只是一丝血脉,这份与生俱来的畏惧也已足以驱使它们做任何事情。

    </p>

    哪怕是为之付出生命。

    </p>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接连拷问了五十三只妖兽的陆隐,才没有将它们赶尽杀绝。

    </p>

    “算了,不管他到底去了哪里,总归也是会回来的。到时候,哼哼……就算是龙,我也能把你电成皮皮虾!”

    </p>

    站在遍地残枝断树,仿佛空袭现场的后山,一身白衣的少女宛若误入凡间的仙子,只是她握紧的粉拳以及唇边邪魅的笑容,叫人颇有几分幻灭之感。

    </p>

    -

    </p>

    灵郁峰峰顶。

    </p>

    正在和某金丹期妖兽谈笑风生把酒言欢的夜孤鸣,突然间打了个喷嚏。

    </p>

    赤焰妖熊睁着萌萌哒的大眼睛,怀中抱着半人高的酒桶,道:“怎么了?”

    </p>

    夜孤鸣揉了揉鼻子,目光投向下方被云雾遮挡住的灵郁峰,却是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什么。估计是有人想我了吧。”

    </p>

    说完,他一手举起身旁的同款酒桶,仰起头来就是一顿吨吨吨。

    </p>

    见他这副模样,脑容量本就少得可怜的赤焰妖熊自然没有多想,而是直接把头埋进酒桶之中,鲸吞海吸起来。

    </p>

    -

    </p>

    有道是: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p>

    时光匆匆,眨眼间又是一月过去。

    </p>

    这一天的灵郁峰,火光明亮,袅烟缕缕,香气四溢,细细嗅闻,嗯……是烤兔的香味。

    </p>

    无数躲在自家小窝的妖兽们,一边闻着这魂萦梦绕的迷人香味,一边瑟瑟发抖自我控制,生怕自己直接冲出去,然后变成这香味中的一员。

    </p>

    但是……

    </p>

    真的好香啊!

    </p>

    &whhryl.nbsp;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要吃一起吃啊!

    </p>

    此时正值清晨,天边初露鱼肚白,乃是一天之中最佳的冥想时间,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p>

    然而,这座山上的近半居民此时却是无心修炼,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某个自己不修炼还要祸害大家一起不要修炼的家伙。

    </p>

    “冷师兄,你可是有一阵子没来了。”手艺娴熟的烧烤大师陆隐,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尚未烤熟的兔腿,却是在跟身旁的人聊天。

    </p>

    身旁的人正是那位常来灵郁峰蹭饭的师兄,姓冷名广清,自称和玄飏楚师兄一辈,也不知是真是假。

    </p>

    其实若是换做别人,这么说她肯定就信了。但放在冷广清这人身上,莫名其妙的,陆隐觉得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一如他这个人般,令人捉摸不透,难以揣度。

    </p>

    “说实在的,吾等修仙之人,不该贪口腹之欲。如此荤腥,虽然美味,但杂质甚多,于修行不利。师妹你也该少吃才对,你看那夜师弟不就戒了吗,多好。”

    </p>

    在等待的过程中,冷广清一如既往地喋喋不休,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句话,所幸陆隐早有经验,直接拿起烤得焦黄酥脆的兔腿堵住他的嘴。

    </p>

    “你怎么知道他戒了?”看着一心享受美食无心说教的冷广清,陆隐问道。

    </p>

    “着不适冥掰着德码(这不是明摆着的嘛)。”冷广清津津有味地嚼着兔肉,含糊不清地说道,“夜师弟今天不在,一看就是已经对这等荤腥失去兴趣了。”

    </p>

    冷广清此言,陆隐不置可否。

    </p>

    事实上,夜孤鸣已经整整一个月没出现过了,起初她还有几分秋后算账的气势,后来就没甚所谓了,说到底他们之间也不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关系,不过是朝夕相处罢了。

    </p>

    就像是前世读书时代,一直坐在旁边的同桌突然请了一个月的假,虽然会有些不适应,但也不影响日常生活,对陆隐来说就更是如此。至于那家伙到底去干嘛了,是在躲她还是干正事,说到底,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p>

    陆隐给烤好的第二只兔腿撒上自制调料,刚准备犒劳一下自己,却感觉身旁一阵风吹过,手中顿时空空如也,叫她一口咬了个寂寞。

    </p>

    “师兄,你干嘛……”陆隐无语地看着行为幼稚顶多三岁的冷广清。

    </p>

    “今天可是钟八师叔的生辰宴,你还是别吃这东西了,免得染上荤腥之味。”冷广清说道,他看着手里抢来的烤兔腿,尚未熄灭的火光在他脸上投射出一片阴影。

    </p>

    钟八师叔……

    </p>

    都说凌虚宫在这方面并无管束,一切随心,但是怎么她遇见的人,薛恒也好,冷广清也好,却是一个比一个更在乎这些呢?就好像有了这一个真传的名头,就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一样……

    </p>

    “你不去吗?”

    </p>

    蓦地,似乎是捕捉到一丝不对劲,陆隐突然出声问道。

    </p>

    然而,面对少女炯炯的目光,冷广清却是一声轻笑,脸上尽是满不在乎的神色,“当然了。那可是钟真传的生辰宴,也是她的成人礼,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去的。像我这种普通弟子,自然入不了她的法眼……不过,陆师妹,说起来,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去吗?”

    </p>

    陆隐看着冷广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

    </p>

    他的五官精致无比,糅合在脸上却是显得极为普通,就像他这个人一样,虽然第一眼给人以与众不同之感,可是接触下来,却会发现其实他非常普通。

    </p>

    可是这一刻,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回来了。

    </p>

    少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一座被迷雾遮掩的大山,平时只能看见他捉摸不定的外衣,如今却猛然间将外衣掀开一角……

    </p>

    &nbsjxpxxs.p; “因为我是她的朋友。”陆隐回答道。

    </p>

    “你为什么会成为她的朋友?”冷广清低笑,他的眼神是陆隐从未见过的神色,似是锐利,又似是冰冷。

    </p>

    “你想说什么?”少女黛眉微蹙。

    </p>

    她知道冷广清肯定是想引导她说出她们相识的经过,可是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呢?放眼全宗,随便找个人打听就知道了,像冷广清这种入门多年的师兄,根本不愁没有人脉才对啊。

    </p>

    所以,冷广清肯定是想借此告诉她一些事情,陆隐的直觉如此告诉她。

    </p>

    “凌虚宫是一个很好的宗门,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敢打包票,全古幽界,绝对不会有比凌虚宫更好的宗门了。”冷广清说着,从烤兔腿上撕下一块肉来,垂眸自顾自地吃着,什么事都没有吃重要。

    </p>

    “但是,每一个宗门都不像表面上那般简单,就算是凌虚宫也是如此。”咽下一口香喷喷的兔肉,冷广清继续说道,“用人话说就是,你看见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p>

    常言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冷广清却说,眼见亦为虚……

    </p>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把我当朋友是假的?”陆隐总结道,她看着正在大快朵颐的冷广清,眼眸宛如烟曜石般幽烟深邃。

    &zyxta.nbsp;</p>

    冷广清却是摇了摇头,“我可没有这么说。”

    </p>

    “当然,因为,你说的也可能是假的。不是吗?”陆隐笑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耳听为虚,眼见为虚,那还有什么是真的呢?

    </p>

    “你学得很快嘛。那作为奖励,剩下的烤兔肉我全帮你吃了吧。”冷广清笑嘻嘻地说道,看起来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吃货。

    </p>

    “冷师兄,你还真是不简单呢。或者说,凌虚宫里,没一个人是简单的吧?”

    </p>

    少女非但没有制止他,反而极为配合地撒上了调料,蹲在火堆旁看着他无所顾忌的豪迈吃相。

    </p>

    “拉式铛让(那是当然)。”冷广清点头,丝毫不介意陆隐这话把他自己也套进去了。

    </p>

    今天这顿烧烤的食材只有一只兔子,是以冷广清很快就席卷一空,光盘行动以后还意犹未尽地拍了拍肚皮。

    </p>

    “可惜,如此美味,我却不能常吃。陆师妹你要谨记师兄所言,少食荤腥,最好戒了,不然这满山的兔子被你吃光了,我就吃不上了……”临走前,冷广清不忘对陆隐进行一番醍醐灌顶,可谓是语重心长,只不过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p>

    “嗯,我会的,我一定争取多吃点,师兄你以后别来了。”陆隐大力点头。

    </p>

    “你能这么想就好。”冷广清也跟着点头,像是完全没意识到两人的对话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随后脚掌一跺飞剑,整个人便腾空而起,化作一道天边流光离去了。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开局地摊卖大力〕〔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冰河下的庇护所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