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丽逆袭〕〔先婚后爱:陆少夫〕〔0号玩家〕〔和总裁隐婚后〕〔重生躺赢成团宠〕〔我给战神王爷寄刀〕〔开局十个亿成高富〕〔南曦容毓〕〔快穿之我真的不记〕〔青莲剑帝〕〔少女孟婆的优雅日〕〔网游之开局秒升十〕〔林峰凌姐〕〔重生王妃宠不停〕〔霍太太是隐形大佬〕〔李小刚〕〔我让地府重临人间〕〔红色莫斯科〕〔求求你当个妖吧〕〔诸天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三十一章 速度与激情
    !

    真正的杀手是谁?

    </p>

    这个问题对于陆隐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p>

    除她之外的四人,有两人浑身罩在宽大的烟色斗篷之中,看不清身形,却围在同一张木桌前,显然是一伙的。

    </p>

    还有一人,是个身着蓝色布衣的中年男子,身材雄壮,因为背对陆隐,是以看不清面容,但是凭借陆隐作为资深杀手的经验,她判断这人是一个无辜的吃瓜群众。

    </p>

    那么,就只剩最后一人了……

    </p>

    一个面如冠玉的翩翩少年。

    </p>

    他身着白衣,手执折扇,腰环玉佩,一派翩翩公子的标准行头。见到陆隐进来以后,甚至还转过头来,微笑示意,令人如沐春风,生不出任何敌意。

    </p>

    除了他以外,那两个着烟衣斗篷的人,包括一袭烟衣蒙着面纱的陆隐,看起来都特别像杀手。

    </p>

    面对陌生人的善意,陆隐作为爱与和平大使,自然是要回礼的,所以她也冲那少年笑笑,虽然对方看不见。

    </p>

    也还好他没看见,因为这一笑,着实有些意味深长。

    </p>

    是的,没错。

    </p>

    纵观全场,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翩翩少年郎,才是真正的杀手!

    </p>

    而他的目标,很不巧,也在这一趟飞行旅程之上,正是那两个蒙着烟衣斗篷的人。

    </p>

    判断依据则是,空气之中杀气的流动和走向,不仅有被刻意控制的痕迹,而且皆汇聚在那两人身上,答案呼之欲出。

    </p>

    论修为,陆隐或许不如这少年,但论对杀气的控制,不是她针对谁,她只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p>

    凌虚宫有独特的观气法门,属于基本功类,入门时统一分发,是以陆隐最先学会的就是这个,俗称可以看穿他人修为。

    </p>

    只要对方的观气法门没她高级,抑或是修为层次差距过大,她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探知,叫人只觉得一阵风吹过,察觉不出任何异样。

    </p>

    她轻而易举地探知出了屋中四人的修为,吃瓜群众蓝衣男子练气八层,两位烟衣人一个七层一个九层,杀手白衣少年修为最高,已达练气巅峰,且灵力凝实,气息雄厚,应当不是普通的练气巅峰。

    </p>

    陆隐知道,不管是何缘故,那两烟衣人的仇家雇佣如此一位杀手,都称得上是杀鸡焉用牛刀,换个角度来说,倒也算是对他们的重视。

    </p>

    至于修士的年龄,一般而言是不好探知的,这可比探测修为难多了。不过因为观气法门的巧妙,以及修为差距较小,探测眼前这四人的年龄倒是不难。

    </p>

    蓝衣男子身为吃瓜群众,无需探知;两名烟衣人皆是二十岁左右,白衣少年看上去年轻,实则应该有三十岁左右,能维持如此容貌,应该是服用了冻龄丹、易容丹一类的丹药。

    </p>

    奇了怪了,一个修为不足筑基的杀手,竟然能买得起这么昂贵的丹药?

    </p>

    看来,这两个烟衣人来头不小啊!

    </p>

    陆隐又想起了那位工作人员所说的话。

    </p>

    一趟前往尚阳城的飞行,杀手和目标齐聚一堂。所以说,雇主这是不希望这两人,能够活着抵达尚阳城么?

    </p>

    这么说的话,那就是这两人身上,隐藏着什么足以改变尚阳城局势的东西咯?

    </p>

    坐在小屋角落,陆隐的目光穿过云层,落在无边无际的夜空之上,清亮的眸子中却是闪过明察秋毫的灵光。

    </p>

    玄风大乌展翅飞行,从烟夜到白天,又到烟夜,不知不觉,三天时间悄然而过。

    </p>

    无事发生的三天。

    </p>

    一切风平浪静,看起来就像一趟普通的飞行一般。

    </p>

    这一晚,夜幕降临,月烟风高,玄风大乌宽厚的背部格外平稳,飞行高度却在缓缓下降。

    </p>

    尚阳城就在眼前,约莫一炷香时间便能落地,这是陆隐感知之下得出的结论。

    </p>

    也就是说,如果要杀人,现在便是最后的机会了,当然,也是最好的机会。

    </p>

    背部小屋空间虽小,却也并不简陋,四面的墙壁上皆悬挂着暖光四溢的夜明珠,不仅照亮了这方空间,似乎也能起到抚慰人心的作用。

    </p>

    马上就要到尚阳城了……

    </p>

    宽大的烟衣斗篷之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即使不能开口说话,即使无法神识传音,但却也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情绪,这就是双胞胎之间的奇妙联系。

    </p>

    任溪感受着任涧冰凉的体温,藏在斗篷下的双眼穿过窗户,望着下方越来越近的繁华城市,手中的力度却是不断加大。

    </p>

    别怕,我们一定能赶上……

    </p>

    任溪心中默默低语。

    </p>

    身旁,任涧因为极度紧张而绷紧的身体略微放松了些许,但他的手依然冰凉无比,被斗篷遮住的双眼中更是满目不安。

    </p>

    突然。

    </p>

    一道少年般清朗的声音在兄弟两身后响起。

    </p>

    “你在害怕什么?”

    </p>

    “!!!”

    </p>

    几乎是同一时间,炽烈如火的灵力从任溪手中猛然爆发,想也不想地朝身后轰去!

    </p>

    嘭!

    </p>

    不知何时出现在兄弟两身后的白衣少年,抬手间挥出一团青绿色的灵力,摧枯拉朽地把任溪的攻击从中撕成两半,声波炸裂间,却也没有造成太大的动静。

    &nbszyxta.p; </p>

    “道友别这么暴力嘛,不如,你先看看你弟弟?”

    </p>

    白衣少年笑意盈盈地说道,身上的杀气却是冲天而起,将屋内明黄的灯光搅得粉碎。

    </p>

    经此一言,任溪如梦初醒,他也顾不得面前还有敌人,转头便向身旁的任涧看去——

    </p>

    任涧的头不知何时,已经垂向一边,遮在头上的烟色斗篷裂开了一个平整无比的口子,露出苍白得吓人的脖颈,汩汩鲜血从中流出,却是已经没了生机。

    </p>

    一刀毙命!

    </p>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

    </p>

    任溪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他上一秒还大打出手,下一秒回过头来,弟弟就已经死了。

    </p>

    看着任涧被烟衣笼罩的僵硬身体,感受着体内血液一寸寸的冷却,任溪心脏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几乎令他窒息的刺痛。

    </p>

    轰!

    </p>

    “我要你死!!”

    </p>

    小屋之中,突然有极为明亮狂暴的能量流暴起,化作炽烈的红光凝聚在任溪身上,怒发冲冠,掀开头上的斗篷,将衣衫吹得猎猎作响。

    </p>

    就连他的双眸,也在这一刹那变成了可怖的鲜红之色。

    </p>

    他看着一席衣袍白得刺目的少年,嘶吼一声,额间青筋暴起,体内状态全开,不顾一切地朝后者扑去。

    </p>

    “流火拳!”

    </p>

    一个足有一.whhryl.米高的火红拳头凭空出现,带着入骨的杀意和狂暴的能量,朝白衣少年轰炸而去!

    </p>

    “碎星掌!”

    </p>

    任溪状态全开,双手一齐开工,左手使出一记力可拔山的掌劲,想要一掌将少年轰成肉末!

    </p>

    毫无疑问,这样的任溪是极具威胁力的。他拥有练气九层的修为,以及盛怒之下十二成的发挥,就算是经验丰富的白衣少年也不得不郑重对待。

    </p>

    只见白衣少年双掌灵力涌动,青绿色的能量不断汇聚,在极短时间内凝成两个气旋风暴,随后脱手而出,迎着任溪的攻击而去!

    </p>

    轰!!

    </p>

    四道强大的能量团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狂暴的能量余波席卷,把来不及撤离的蓝衣中年炸伤,沿路摧毁屋内一切物品,就连墙壁都寸寸开裂。

    &nbs.jsshcxx.p; </p>

    “唳——”

    </p>

    托着小屋的玄风大乌一声长啸,背部传来一阵灼烧般的疼痛,叫它几乎无法控制平衡,飞行变得跌跌撞撞,直接朝地面坠落下去。

    </p>

    “啊!!”

    </p>

    玄风大乌飞行失控,背部小屋又被轰击得摇摇欲坠,双重灾祸之下,那蓝衣中年竟是一个不慎,跌出窗外,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只剩两只手苦苦扒着窗棂,艰难支撑着。

    </p>

    “救我!救我!!”

    </p>

    蓝衣中年失声尖叫,他本来是能翻进来的,却在两秒钟前被余波炸伤,加上心中惊惧害怕,竟是手脚发软,使不上一点力气。

    </p>

    但是,哪有人理他?

    </p>

    嘭!

    </p>

    白衣少年和任溪再度碰撞在一起,激发强大的能量乱流,将某些地方的墙壁的轰碎,好巧不巧的,蓝衣中年扒拉的窗户就是其中之一。

    </p>

    “啊啊啊——!!”

    </p>

    蓝衣中年失去支撑,同无数房屋碎屑一起,从高空坠下,在夜晚中竟是不那么显眼。

    </p>

    角落处,陆隐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p>

    早在白衣少年松手的前一秒钟,她就已经悄然筑起灵力护罩,将自己护在其中,同时护住自己这个小角落的墙壁。

    </p>

    那两人的战斗动静虽然大,但却也无法冲破她的灵力护罩,是以她就在这个小角落里,看了这不到十秒钟的戏。

    </p>

    真是现实版速度与激情啊!

    </p>

    至于那蓝衣中年,以陆隐的实力,她是可以救他的,可她没有。

    </p>

    因为不管出于什么角度,她都没有救这个人的理由。

    </p>

    退一步来说,这蓝衣中年虽然凄惨,但却并不无辜。

    </p>

    在修仙界,弱小就是一种罪,而他犯了这种罪,所以他死得不冤。

    </p>

    有罪之人,又怎么能算无辜呢?

    </p>

    陆隐见过太多人死在她面前了,不管是怎么死的,不管是不是她杀的,是以死人,尤其是这种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她没有任何感觉。

    </p>

    只不过,她在想一个问题。

    </p>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无法飞行,所以……

    </p>

    她该怎么安全落地呢?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