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丽逆袭〕〔先婚后爱:陆少夫〕〔0号玩家〕〔和总裁隐婚后〕〔重生躺赢成团宠〕〔我给战神王爷寄刀〕〔开局十个亿成高富〕〔南曦容毓〕〔快穿之我真的不记〕〔青莲剑帝〕〔少女孟婆的优雅日〕〔网游之开局秒升十〕〔林峰凌姐〕〔重生王妃宠不停〕〔霍太太是隐形大佬〕〔李小刚〕〔我让地府重临人间〕〔红色莫斯科〕〔求求你当个妖吧〕〔诸天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三十三章 无解的死局
    ,,,!

    事情是在任氏两兄弟,离开尚阳城后第二天发生的。

    短短九天时间,尚阳城势力大洗牌,城主府权力被彻底架空,绝影楼独掌大权,城中所有刚需岗位都换上了绝影楼的人。

    比如城门看守,比如交通中心。

    消息尚未传出之时,许多外来人口进入尚阳城,不少人对新任掌权者的管辖方式大发牢骚,如官员横行霸道,如入城费用大幅增加等。

    随后,绝影楼便对这些人进行暴力镇压,但凡不服从管理者,一律格杀勿论。

    是以这段时间的尚阳城,血光冲天,血气逼人,人心惶惶,繁华景象一去不返,整座城安静得像一座死城。

    除了被人架上刑场的城主府。

    绝影楼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城主府上下全部死绝,这一点,无论是从之前撂下狠话连灭十家,抑或是对城民在城主府前闹事不闻不问,都能看得出来。

    但奇怪的是,九天过去了,尚阳城中每天都在死人,城主府里却是风平浪静,绝影楼也没什么动静,就好像是忘记了这件事一般。

    绝影楼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下,许多在城主府门前闹事的人也搞不懂了。

    后来甚至还传出了,某天夜里绝影楼使者进入城主府密探的小道消息,可谓是谣言四起,但说到底,谁也不知道真相究竟是什么,更不敢将这消息大肆宣扬,生怕绝影楼的报复。

    以上,便是从任溪嘴中听来的所有消息。

    至于他们兄弟两被人试图谋杀的原因,也并非是如陆隐所想那般,不过是有人想要借他们的项上人头,讨好那绝影楼楼主罢了。

    只可惜,因为陆隐的出现,这一计划泡汤了。

    “前辈,你来尚阳城,是要去万鬼沼泽吗?”任溪将弟弟的遗体安置在树下,眼神直视不远处的黑衣少女,出声问道。

    陆隐扬眉,“你家出了这么大事,你不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还关心起我来了?”

    听闻此言,任溪却是缓缓摇头,“前辈,你知道绝影楼为什么一直不动手吗?”

    “大概是想把你们一家一网打尽吧。”陆隐推测道,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了。

    “父亲把我和弟弟送出城,肯定是早就知道绝影楼的存在,想让我们好好活下去。但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白露城难道就安全了吗?”任溪露出苦涩的笑容,“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我们经历的第一波刺杀了,到白露城的第三天,就开始有杀手出现,而且不止一批。他们得到了消息,都想要我们的命!”

    “后来,我们兄弟俩花了身上大半积蓄,住进了白露城中防护性最好的客栈,那一晚倒是无事发生,但是,我们身上的钱,也只够住一个晚上。”

    “所以我们决定回尚阳城。逃是逃不掉的,我们没有实力,也没有财力,更不能就这样放任城主府上上下下不管,在外苟且偷生。哪怕是死,我也要跟父亲死在一起!”

    任溪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他眼中噙着热泪,却是没有掉落一滴。

    “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既然绝影楼能做的出,屠戮全门上下这种事情,那么他们迟迟不对城主府动手的原因便只有一个,他们在等,等我们死在外面,或者等我们回去送死!”

    又是一个死局啊……

    陆隐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她真不知道这世界究竟怎么了,为什么每次听故事,到最后都是一个无解的死局呢?

    宗中的那两人也就算了,可是这萍水相逢的一个路人,怎么也是这样的?

    事到如今,她也有些理解任溪先前的行为了。反正他自己的一切都已成定局,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转移下注意力,也许还能好受点。

    “对,我是要去万鬼沼泽。”片刻的沉默过后,陆隐开口了,却是在回答任溪的第一个问题。

    此时的任溪也已经冷静下来,眼神清澈,眺望远方,道,“自我出生起,我们家便是尚阳城的城主府,我生命中做过最冒险的事情,便是曾经去过一次万鬼沼泽。”

    陆隐没接话,而是静静地看着任溪。她知道,这大概是任溪最后一次跟人倾诉了。

    “万鬼沼泽真的很危险,我是半年前跟任涧一起去的。我们没敢走得太深,却遇上了传说中的鬼族。他们实力强劲,阴森可怖,会从任何地方出现,当时,如果不是任涧替我挡下了致命一击……”

    停顿了一下,任溪吞了口唾沫,继续说道,“那鬼族抓破了任涧的心脏,触发了他的保命底牌,借着父亲留下的一道虚影,我带着任涧从里面逃了出来。但他是被鬼族所伤,救治极难,父亲寻遍所有门路,却也没有找到治好他的办法。”

    “就这样,任涧的气息一天比一天微弱,像是随时都要死掉一样。后来有一天,父亲出了趟远门,回来的时候浑身是伤,却带来了能治好任涧的宝物。任涧被治好了,心脏伤口愈合,可父亲对那天发生的事绝口不提,直到现在……”

    “前辈。”任溪侧过头来,看着陆隐,像是如释重负,又像是临死前的怅然无奈,“你说,尚阳城出了这样的事,是不是因为那一天?”

    这话虽然是疑问句,可他的语气却非常笃定,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

    他没等陆隐回话,而是移开目光,自顾自地往下说道,“父亲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了。他为人敦厚老实,爱民如子,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我从没见过他得罪过人。所以,这件事,只有这一种可能。”

    “可是,父亲又有什么错呢?他只是想救任涧,只是想让自己的儿子活下去而已啊!还有尚阳城那些无辜死去的人……”

    “不,他有错。”陆隐却是突然出声打断了他,她直视任溪的双眼,目光深邃宛如一汪古潭,“弱小,就是错。”

    正说到激昂处的任溪,动作突然顿住。

    他迎着陆隐清亮得刺人的目光,缓缓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是啊,前辈,你说的没错。弱小也是错,现在,就是为这错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任溪说道。

    代价。

    生命的代价。

    陆隐看着任溪,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那看似乐观的面容,实则却是满脸绝望的苍白。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是他的命运,他既然无力反抗,那便只能承受。

    而从陆隐的角度来说,一个故事完整的听下来,最悲哀的是,这一切皆因任涧而起,可他却依然是最早逝去的那一个。

    摇了摇头,陆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时候,一切言语都是那么苍白,就像任溪的脸色一样。

    “前辈,尚阳城毗邻万鬼沼泽,此处离尚阳城不远,万鬼沼泽也是。你等会按我说的路线走,不进尚阳城也能抵达,就当是……对你听我这么一堆废话的感谢吧。”任溪说道,他似乎连扬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疲惫地看向远方,万鬼沼泽的方向。

    闻言,陆隐却是笑了。

    “在那之前,还有最后一个麻烦要解决。”

    任溪惊愕地回头。

    只见黑衣少女笔直地站在枯叶之上,满头乌发和黑色面纱迎风飞舞,配上那双入鬓长眉,神采飞扬,像是夜幕星辰般璀璨夺目。

    “出来吧,绝影楼的人。”他听到少女如此说道。

    “什……绝影楼?!”任溪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唰唰唰!

    话音未落,几道急促的破空声响起,六位黑衣蒙面人从暗处闪出,呈六芒星阵形将陆隐团团围在其中。

    不是他们听话,而是……

    这女人的杀气未免也太强了点吧!

    杀意凝风,此乃大敌!

    绝影楼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知道在这样的人面前,躲在暗处是没用的。当然,任溪的存在就更没用了。

    “前辈,这……”任溪傻了。

    “六角结星大阵!”

    几乎是同一时间,任溪和六位黑衣人同时开口。下一刻,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突然出现,几乎割裂大地的刺目白光在地面上纵横交错,从六个方向一路延伸到陆隐脚下,形成一个气势滔天的大阵,冲天而起!

    那是极致的锋利和尖锐,站在阵法外面的任溪,被阵法外泄出来的一道力量直接划出一道血痕,可见这六角结星大阵之威。

    可是……

    换一个角度来说,能量外泄,不正是说明这阵法漏洞百出吗?

    六角结星大阵内部。

    白光刺目,吞没了一席黑衣的少女。却怎么也无法掩盖,那正中央处越来越盛的紫色雷光。

    “那、那是什么?”一位黑衣人看见了,语气有些惊恐。

    “别紧张,这女修才练气七层,我们六兄弟的六角结星大阵,可是连筑基期都能困住呢!她算个屁!”

    “我、我也觉得不太对……你们没发现,那光实在是亮得有点过分了吗?”

    听此一言,黑衣人们皆是紧紧盯着大阵内部。

    那一道紫光,最初时只是一粒尘埃般大小,如今却已经变成火球状,光芒之盛,逼得白光寸寸退让。

    与此同时,阵中,响起了一道清冷动听的女声。

    “破虚雷指!”

    话音落。

    轰!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